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四章 九十九萬金葉的問題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四章 九十九萬金葉的問題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在猜想司徒小書會兌換些什麼物品,或是選擇什麼功法時,不止溫去病,就連龍雲兒都忍不住生出諸多臆測。

司徒小書是名門出身,兼得丹陽朱氏、封刀盟兩家之長,更有一名舉世無雙的爺爺,從小真是要功法有功法,要資源有資源,什麼別人夢寐以求的好東西,她看都看到煩了,哪怕是其他世家貴胄的公子,都不能與她相提並論。

她為人又低調,不張揚,練功也是那種一步一腳印,悶著頭按部就班苦練的,從不好高騖遠,其他門派的神功,對她應該沒有吸引力,更不渴望速成,這種人扔到太一寶庫里,會挑選些什麼?實在讓人想不透。

兩人都生出的一個想法是,司徒小書在大荒西朝時,從不用刀,這固然是為了掩飾身分,但長時間下來,她被磨練出一身劍藝,是劍中高手,這些技藝她應該不會想拋棄,後頭大有可能補強,成為刀劍兼修的路子。

這條路,難度很高,可一旦走通,前程絕對遠大,更別說她得逢異遇,已經在這路上走出一段了……

龍雲兒、溫去病都存著這猜想,卻不料司徒小書的心,比他們預期的還要大得多,一開口,就拋了個大炸彈似的問題。

……她想解開寰宇咒武的天生刑克!

……真不愧是一心為公的封刀盟大小姐,時時刻刻,都以自家門派的利益為先。

龍雲兒暗自驚嘆,而自己更聽出司徒小書這問題中,包藏的另一個要命點。

……看似請教,但為何問溫去病這個,而不是其他的?

……因為知道你是碎星者,與碎星團相關的事,不問你問誰?

話不用明白說,但這層意思,龍雲兒感受得到,溫去病自然更是清楚,不過,既然大家是戰鬥夥伴,這些問題他也沒打算迴避。

溫去病道:「也是也不是,不能兼練是沒錯的,正常情況下,也沒機會兼練,新帝國建立后,四大派對這些戰爭神技看得很緊,妳想兼修,也要問問其他幾派肯給不肯給?」

司徒小書默默點頭,以自家來說,乾坤刀被奉為高段絕學,不是普通弟子能修練,遇到其他門派想武學交流,交出去的怎麼都不會是乾坤刀,其他三派也是如此。

溫去病道:「至於想破解這個先天刑克,我勸妳可以不必浪費時間,那不是妳能做到的,就算讓妳爺爺來,都束手無策,因為那已經不是單純功訣層次的問題。」

「怎麼可能?」司徒小書不信,道:「一套武學會被破解,就是給人找出了破綻,或是打一開始就被人留下了破綻,可只要截長補短,把破綻修正,那不但能不受克制,甚至還可以反殺,這是三歲小孩都懂的道理埃」

「問題是,這股先天刑克已經不是單純的武學破解,這次大荒西朝之旅后,我才能肯定,四絕學之間的相生相剋,固然有表面上的理由,柔克剛、強襲弱、簡破繁、快打慢,但背後還有更深的因果綁訂。」

溫去病道:「妳所謂的四絕學,有個正式的名稱,叫寰宇萬咒武卷,顧名思義,它是一套內含咒法,外武內咒的誓約類武學……」

司徒小書的眼睛一下瞪大,別的不說,光溫去病能說出「寰宇萬咒武卷」,這個自己首次聽聞的詞,就足見他知曉內情,遠在自己之上,而這名稱更給自己很不好的聯想。

締結咒約,背負誓言,承受某些代價而習練的武技,能發揮出遠超其應有的強大威力,這類技法罕見於人間,僅有傳聞,但據說在神魔世界廣為流傳,自己曾聽前輩提過,難道……

溫去病笑道:「如果這麼說,妳還聽不懂,那我再奉送給妳一個情報,和妳一樣魂穿到大荒西朝,在千年前建了封天壇的那一位,就是寰宇咒武的創造者,封天壇是什麼東西,妳自己想吧。」

司徒小書大吃一驚,道:「橫擊仙帝就是……就是碎星團團長賈伯斯?」

溫去病不再重複話語,但身旁的龍雲兒大力點頭,司徒小書見狀,一顆心筆直往下沉去。

如此一來,自己想要為封刀盟解除隱患的打算,等於全盤落空了,這根本就不是單純從武學特性著手,就能改良與避免的事。

從封天壇的案例,就可以看得很清楚,事關因果與氣運,冥冥因果纏繞,氣運流失之後,那數十萬民夫個個死於非命,死於各種理由,簡直就是不需要理由,甚至這效果還帶入輪迴,幾乎把整個人族都牽連毀滅……

溫去病道:「從封天壇的案例,妳應該心裡有數,事涉因果綁定,修練時候先天誓約一立,妳就算把整套乾坤刀打爛重改,也一樣逃不過相生相剋的規則,除非徹底廢功……」

司徒小書緊張道:「沒有其他方法可想嗎?」

溫去病攤手道:「就算有也不會是我來想,照我估計,除非修練上天階高位,能斷因果連結的地步,否則就脫不了這生克,或者……妳去找一個練上天階高位,能斷因果的高人,看看他有沒辦法可想吧。」

這話似乎指了一條明路出來,因為司徒小書的背後,就有一位九重天階的絕頂高人,問道於他,肯定有解答。

話雖如此,司徒小書自己卻感忐忑,因為自己從沒聽爺爺提過此事,照理說,以爺爺的個性,如果有解法,斷無可能不做處理,讓封刀盟子弟陷入風險中,可他別說沒處理,甚至提也不提,自己不能不猜想,他對此也束手無策。

「還有,這是我的善意提醒,也是我此次異界之旅的最大體會。」

溫乳星團的那個人,最恐怖的一點,不是他布局有多巧妙,設計有多精準,而是……這傢伙就他媽的是個來亂的,什麼技術,他也不管自己會不會,是不是真的會,只一時興起,就自以為是地用下去,那根本……是不可以這樣搞的,封天壇是什麼樣子,妳自己親眼看到了。」

本來還在苦苦思索的司徒小書,大荒西朝的經歷在腦中閃過,登時驚出一身冷汗。

原本以為,寰宇咒武四絕,為奸人設計,陷入彼此相剋的窘況,是封刀盟的大危機,背後也有大陰謀,這情形雖然糟糕,但還未必無解,因為所有的陰謀背後,皆有所圖,冷靜應對,未嘗沒有處理的方法。

可是,正如溫去病所說的,從這角度來看,整件事性質就不同了,賈伯斯用寰宇咒武所設下的大套,很可能是他自己都未能妥善駕馭,一知半解的技術,這就不是一個套,而是一堆被點燃了引線,不知何時會炸開的火藥,說不準在哪一天,練了寰宇咒武的所有人,就和那數十萬民夫一樣,給「炸」得粉身碎骨。

「那……這該怎麼辦?」

司徒小書心驚肉跳,本來只是覺得有隱憂,現在卻感到危機迫在眉睫,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問題解決,而溫去病肯告訴自己那麼多,足見誠意,這樣他都還說沒辦法,就真正是沒有辦法了。

左右無計,司徒小書忽然生出一個念頭,「或許……太一知道該怎麼辦,我有七千金葉,能換祂指點一個答案吧?」

在司徒小書想來,七千金葉,價值等同七千金幣,那是一筆好大的財富,向神魔求個指點,根本用不了這麼多,但此言一出,就看龍雲兒兩眼圓睜,一副頭皮發麻的駭然模樣。

「怎、怎麼了嗎?龍姊姊?」

「妳真是……不曉得厲害啊1

龍雲兒側眼望向溫去病,毫無疑問地,這裡正有一名向太一提問卻成了笑話的不幸受害者。

溫去病連答都不想答,直接抬頭對天叫道:「太一,出來回話,七千金葉買你一個回答,你還真是被人看不起了啊1

天空靜悄悄地,沒有任何回應,但司徒小書雙頰發燙,曉得自己錯估了情況,仔細想想,換了有人拿七千金幣來,買爺爺的一句指點,全封刀盟上下都會憤怒地把人轟出去。

「那……那要多少才行?」

這話問得非常沒底氣,畢竟自己只有七千金葉,就算要找溫去病借,也不曉得他願不願意借。

沒想到的是,一直沉默的太一,竟然對這問題有了反應。

「破解寰宇咒武因果牽連之法,九十九萬金葉1

轟雷陣陣般的聲音,傳入三人耳內,一下就讓三人作聲不得,之前還只有溫龍兩人曉得太一的作風,這回連司徒小書肚裡都開始罵:好黑!真的好黑!黑心黑肝黑到底了!

一個問題要收九十九萬金葉,這簡直是趁火打劫的極致,九十九萬金葉,這都能換到何等高超的絕頂神功?絕世神兵?現在就拿來換個一個解答?不如拿把刀去搶好了!

這一下,問題陷入僵局,溫去病事不關己,完全不在乎,但龍雲兒一直希望能夠幫助司徒小書,看彼此都沒有答案,努力思索,忽然冒出一個想法。

……不就是事涉因果嗎?別人沒辦法,但自己可是這方面的專才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