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六章 破產(周一求紅包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六章 破產(周一求紅包)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「奇怪?溫大哥為什麼進去那麼久?他在裡面換很多東西嗎?」站在光柱外,看著時間分秒過去,司徒小書覺得奇怪,而龍雲兒也不知該怎麼回答。

「可能……在與太一鬥智斗勇吧。」龍雲兒道:「太一非常強大,很多時候也很死板,根本不會變通,但家主說過,太一非常尊重規則,只要抓緊遊戲規則,把遊戲玩得好,就能反過來以太一為用。」

司徒小書搖搖頭,道:「遵守規則我懂,那種無視規則,橫衝直撞的人,我也認識一些,但這種往死里鑽研規則,玩轉暢行的路子,我真的不行。」

龍雲兒正想附和幾句,忽然想到一事,「西北之戰,聽說妳奮勇殺敵,傷得不輕,可現在……」

司徒小書點頭道:「嗯,其他的也就罷了,手臂的傷尤其嚴重,我還以為會傷殘呢,穿越的時候,這具肉身不知是什麼狀況,可能太一在保管的時候,順便把傷害治療了……現在一點傷也沒有。」

邊說著,司徒小書提手做了幾個動作,果然血脈暢通,沒有一點傷損窒礙,這個收穫著實令她喜不自勝,否則哪怕這次穿越撈到晉級地階,如果回歸到一具傷殘的**,那也沒什麼好高興的。

原本自己還擔心一件事,就是這具**的年齡,萬一是隨自己在異界的時間流逝而成長,那就算不會一夜白頭,也會長大不少,畢竟自己眼下正是成長的年紀,別說差個幾年,就算只差一年半載,外貌都會有差距,幸好……這種事情沒有發生。

「呃,太一還順便包治傷,這點真是妳賺到了,我們家那一位,還在抱怨作任務受傷不能報公傷呢。說不定……」龍雲饈翹一彌補把妳強拉入任務的彌補?」

司徒小書點頭道:「有可能,我也聽說過,那些頂峰上的大能,行事非常注重因果,有往有來,從不會讓人白乾。」

平心而論,如果打一開始,太一就以療傷、自我提升為代價,拉自己穿越到異界,自己答應的可能有九成五,事後回過來看,自己的獲益遠多過失去,怎麼看都不虧。

「可是……回去之後,妳怎麼辦啊?」龍雲兒為難道:「那邊的人都知道妳重傷,妳出現后卻一點傷也沒有,時間還這麼短,說自己好的都不會有人信。」

司徒小書奇道:「這有什麼問題嗎?有人問起,直接說是太一乾的不就行了?」

……之前被太一下了保密禁令,有口難言,在這幾年裡,自己無時不刻都謹防著泄密,也都等著有朝一日掙脫束縛時,要大說特說,現在機會總算來了!

龍雲兒遲疑道:「太一那邊倒是還好,但我聽溫哥哥說,像妳這樣被拉去穿越的人,恐怕不少,回去之後,天下必亂,在這種情形下,一早讓人知道妳與太一有牽扯,暴露在眾人眼前,怕是各種明槍暗箭不斷,並不理智。」

司徒小書想想也是,但如此一來,著實犯了難,自己的傷既然好了,要怎麼掩人耳目?總不成,自己在身上划幾道,重新裝有傷吧?

龍雲兒無奈道:「還是找太一吧,妳好像還剩了些金葉,左右手靈活性這種東西都能換,只是做點偽裝,應該不太貴吧。」

「也只有如此。」司徒小書點了點頭,卻看見前方光柱消失,溫去病從中緩步走來,急忙搶了上去。

溫去病的樣子沒什麼變化,手上、身上也沒多什麼東西,但誰也都知道這不準確,就算得的東西再多,也可能藏在芥子環里,到底得了什麼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「家主,你……換了些什麼?」

在司徒小書面前,龍雲兒的稱呼頗有顧忌,不過,這些話又是刻意問給司徒小書聽的。

為了未來作考量,為了不讓溫去病太過孤立無援,龍雲兒希望能盡量替他結些外援,別總是一個人獨撐,而司徒小書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夥伴,不僅背後有背景,個人有本事,更是難得的重義之人,應該要儘力拉攏,結好關係才是。

因此,龍雲兒主動開口,因為這是謹守分寸的司徒小書,還不方便提問,卻肯定想知道的事。

司徒小書不是笨蛋,龍雲兒做得那麼明顯,如何會看不懂?連忙投以感激的目光。

「咳咳1看這兩個女人眉來眼去,溫去病咳了兩聲,道:「換了些東西,太一這個大王八,強賣我神器,我不買,問祂原料有哪些,我換了回去自己造,那個大王八居然說,神器的原料與製造法是高度機密,能賣不能說,然後智能產權無價,一份製造教學兼藍圖,賣我十四萬,媽的,我被打劫了1

長長一段話,傳入兩女耳中,卻帶出不同的反應。

司徒小書驚道:「你真的有辦法鑄造神器?」就是九龍寨的頂級大匠,也不敢在此事上拍胸保證,這個男人真有如此手段?

龍雲兒錯愕道:「你哪來的十四萬?」先前搜颳了整個大荒西朝,也不過拚了六萬五,還差五萬五,想被打劫也沒資格啊?

溫去病沒好氣地道:「當然是老辦法了,直接買不行,就和祂玩猜猜看,我猜中的部分越多,能省的金葉就越多,在太一這邊,補完很省,買完整的東西貴,我耗了半天,猜中了幾十種輔料,還有六種鑄造手法,最後花兩萬金葉補完費,總算搞定了。」

搞定之後,清單中,獨眼金冠螭龍的爪子、黑翼鳳凰的羽毛、悲痛冰雪亡魂的祝福,這三件主材太難搞,從人間著手,估計要等個一百幾十年,唯有放棄,直接向太一購買,再加上其他一些麻煩的素材,雜七雜八,又要幾萬金葉,手上的四萬九根本不夠用。

迫於無奈,只好把兩件壓箱底的資源拿出,那是當日滅**尊、天師,他們所殘餘下來的半顆舍利子、金丹,內中蘊含他們生前的武學、術法痕,留存著幾許真意,細心參悟,有助於登天,是無價之寶,但眼下只好拿去交易。

算上內中蘊藏功法的真意傳承,半顆金丹、半顆舍利,分別都賣了一萬多,七湊八湊,總算滿足了開銷的數額,和太一把東西換出來,接下來就是找個安全地方,將這些素材處理妥當。

自己並不是要重新塑造一顆貪狼之心,所以原本的鑄煉方法,自己不會照抄,而是會用自己的技術,將這些素材處理后,融匯體內,以生命合成的方式鑄心,這種鑄煉技術,也只有體質特殊的自己能幹,普世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人。

「……溫大哥,你……真有本事。」

司徒小書衷心佩服,原本還覺得溫去病利用交易規則,與太一周旋,有點玩弄法條的意思在,如今才曉得,能玩弄法條也是硬本事,如果沒有他那樣的能耐,換了自己,只能太一開價什麼就什麼,哪還能用各種方法,把價錢硬生生砍下來?

……如果當年碎星團也有與太一交易,如果當年溫去病也在碎星團里,那他肯定是碎星團的重中之重,因為他的存在,才能讓碎星團提前使用一些本來根本用不起的東西。

……碎星團覆滅后,團長與四大武神盡皆殞落,主力戰將傷亡殆盡,所累積的各種軍事資源,不是落入官府之手,就是流散在各個獎金獵人、黑幫勢力手上,但唯有一點,是各方追捕勢力基本不提的,那就是碎星團的技術人員。

……普通匠師被捕殺的是有,可真正掌握碎星團尖端技術,知曉機密的人物,卻從沒有下落流出,致使許多關鍵技術失傳,此事一直在江湖上引人議論紛紛,看來,真相就在這裡。

……溫去病,碎星團藏得最深的大匠師,一手掌握碎星團機密技術的專家,即使在組織覆滅后,仍然以不同身分活躍著。

司徒小書有了這樣的明悟,跟著,在溫去病的指引下,她花了八十金葉,讓太一幫忙偽造了傷疤與傷勢假象,這些假象有效期一個月,並且會慢慢消失,如同傷愈,在這段期間內,就是天階高人也看不穿。

「溫大哥,離開這邊之後,你們是回港市嗎?」司徒小書道:「我立刻南下,趕去和你們會合。」

溫去病沒答話,多少有些詫異,這丫頭看起來是非常戀家的人,去異界漂流幾年,家鄉遠隔,照理說回歸后,該立刻趕回封刀盟總部,與家人團聚,怎麼會想要立刻趕來和自己會合?

龍雲兒也同樣有這疑問,但相較於溫去病,她更多的是覺得開心,有這麼一個值得結交,也能夠信賴的朋友。

經過考慮,溫去病道:「先不忙,我們回到港市,料理一些雜務后,恐怕也要準備北上,妳如果有興趣,大家可以在帝都碰頭。」

「帝都?」司徒小書反應極快,「武舉?得意宴?」

話才剛說,空中太一的聲音宏大傳響。

「停留時間已到,所屬人員,傳送回各自出發點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