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七章 意外之喜(周一紅包滿五百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七章 意外之喜(周一紅包滿五百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平陽城外,司馬家的年輕一輩,群聚起來,連同大批百姓,萬頭鑽動,在城外迎候重要人物的歸來。

司馬家是非常桀傲不遜且排外的世家,想要他們這樣主動且熱切地迎接,只能是備受他們真心喜愛的自家人,換了是外人,就算是天子親臨,也得不到這待遇,頂多就是司馬家的長者帶著儀隊出來。

這回他們所要迎接的,是司馬家最引以為傲的小公主,司馬冰心。

她原本就是背負司馬家上上下下希望的明星,年紀輕輕,就被送到玉虛真宗,在大門派里表現傑出,沒多久就擠身星榜,一手琵琶曲妙絕大地,仙姿綽約,引得無數青年才俊拜倒裙下,奉為謫仙。

對司馬家人來說,冰心小姐代表一個理想,即使是出身物資條件艱困的大西北,司馬家人依然可以優雅,可以玩文採風流,不輸給那些城裡人,更讓那些上流階層的世家公子爭相傾倒。

這麼一位為家族爭光、爭口氣的大小姐,哪怕在老一輩的眼中,頗有些不以為然,但在年輕一代看來,這就是他們的偶像人物,只要是姓司馬的,誰不是自豪滿滿,對著旁人介紹說這是我家堂姊、堂妹,表姊、表妹?

除了本身才能傑出,音律動人,司馬冰心在血統身分上,更讓司馬家人挑不出問題來,大俠司馬樵峰的親妹妹,只這一點,也就值得眾人推愛,擁戴再三,而她更沒辜負自家人的期盼,在出外習藝之餘,仍保持著滿腔熱血忠魂,當家族遭逢危難,她沒有躲在安全的大後方,竟銳身赴難,趕回西北,並且勇闖敵後。

據戰後傳出來的消息,冰心公主聽聞家鄉戰雲密布,局面不穩后,不顧勸阻,執意趕回,共赴家族危難,並在戰爭最激烈的時候,潛入敵後,與敵酋托爾斯基、獸尊嘎古這些大人物周旋,高度活躍,為獸族的全面潰敗出了大力,最後,更折服了不可一世的遮日那王,被他派出儀隊,敲鑼打鼓地恭送回來。

這些訊息,乍聽荒唐,卻得到了戰爭最高統帥武蒼霓的親口認證,雖然沒什麼人知道,這些消息本就是武蒼霓派人到處散播,但司馬冰心與她不睦,是眾所周知,既然連關係不好的敵人都不得不親口承認,這些消息肯定沒錯。

況且,就算武蒼霓的話信不過,獸族與司馬家可是死敵,雙方素來相互敵視兼鄙視,如今都用大車大轎,長長儀隊,擺足排場地把人送回來了,說她折服獸王,贏得受人尊重,這還能有假?

出於這些理由,司馬家人扶老攜幼,搶著出城,排出足足綿延數里的人龍,搶著一見這位家族的大英雄,為全司馬家爭光的冰心公主,在無數引頸期盼的老老少少身影中,武蒼霓一馬當先,站在最前頭,等著隊伍的到來。

「……快要到了……可惜他不在,否則看到冰心這麼風風光光地回來,一定會很高興。」

策馬在隊伍之中,武蒼霓遠看那長長的獸族儀隊,心中一下感嘆,一下欣喜,感覺十分複雜。

自己的個性,高傲到不屑說謊,但身為軍事統帥,當然也懂得宣傳,尤其是,並非歪曲事實,僅是加油添醋的宣傳手法。

潛入敵後,這個確實有。

與狼王子、獸尊周旋,這個也沒說錯,打過照面基本可以理解為周旋,頂多標準放寬些,就算沒交談,有過目光交會,都是周旋過了。

高度活躍,這個更沒人能反對,從一開始與安德烈王子的接觸,中間被困狼王廟,與遮日那王的對峙,再到最後與托爾斯基的遭遇戰,冰心這丫頭基本全數到場,這樣若還不算活躍,其他人都直接算死人了。

對獸族的全面潰敗出了大力,這個還真是事實,那些獸王、獸兵,不知中了什麼邪,在戰爭結束后,忽然瘋狂迷戀上音樂,哪怕找不到合格的美女歌者,能找個美女來奏樂也湊合,群情激動之下,逼得遮日那王請出了司馬冰心,讓她在飆狼族連辦數場演奏會,擄獲了大批支持者,為敵方的「潰不成軍」與往後西北和平,奠下漂亮的基礎,貢獻卓越。

正因為這份貢獻,遮日那王擺出了歡送貴賓的架勢,獸軍們抬著大轎,以千人儀隊送她至平陽城,給足了司馬家面子,也開創西北地方千年未有之奇。

雖然對事情的奇妙發展,覺得有些難以索解,武蒼霓對這情形仍是樂觀其成,一面派出人手,散播流言造勢,一面親自率隊出迎。

西北大勢已定,自己無意也不可能永守此地,終究要還權於司馬家,由他們自己來守家園,在那之前,自己除了交一個大好局面給他們,其餘所能做的,就是盡量為司馬家留些人才來。

冰心是個資質很好的孩子,可以預見,將來無論司馬家如何權力變遷,都會有她的一席之地,如果能把她拉拔上來,既有戰功,又有與獸族和平往來的交流經驗,這樣的人才,會是司馬家的寶貴資產。

基於這理由,自己想把她拉拔上來,也希望……她在天上的兄長,能為著這一幕而欣慰。

武蒼霓心緒涌動,目光水平掃過在場的司馬家人,忽然看見一個意外的身影,正擠在歡迎的隊伍中。

「……司徒家的小姑娘?」

武蒼霓著實一驚,剛剛自己去她住處接人,撲了個空,把守門前的護衛,完全沒看到她出門,這個離奇的失蹤,讓自己正下令全城找人,哪想到人居然跑到外頭來了?

再一瞥司徒小書的狀況,仍是與失蹤時一樣,頭上身上都裹著繃帶,可能殘疾的那條手臂懸挂著,似乎還往外滲血,估計是勉強起身出來,牽動了傷口,破裂出血。

武蒼霓微微皺眉,身旁的司馬路平看見,順著目光看去,發現了司徒小書,道:「滿城找她找不著,怎麼跑到這裡來了?要來也不打聲招呼,累得我們擔心半天,她也未免……武帥,有什麼不妥嗎?妳的表情……」

微皺著眉,武蒼霓不曉得該如何開口,真看起來很正常,沒什麼問題,但自己心中又有種感覺,好像這女孩某些地方起了變化,與早先不同。

「不,沒事,應該是我多想了。」

片刻思索,武蒼霓把這絲困惑壓下,決定先接完人,再找司徒小書詳談,她是因公而傷,手臂的傷殘怎麼樣都要想辦法替她治好。

正想著,獸人的隊伍停了下來,護守在前的獅族、飆狼族戰兵們,分別往兩邊一站,讓出一條大道來,十二名獸人扛著大轎子,緩緩走到最前頭,將大轎放下,前所未有的尊重排場,就是普通獸王都沒這待遇。

大轎的珠簾、紗幔掀開,一名白裳少女懷抱琵琶,端坐轎中,秀美無雙,貌若天仙,雪膚櫻唇,冰肌玉骨,素白色的曳地長裙,不沾染半點俗塵,雙眸似閉非閉,如若入定,通體仙氣充盈,哪有一點人間女子的模樣?

數以萬計的平陽城百姓,見了謫仙姿容,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滿心讚歎,就連從小看她到大的司馬家血親,也有驚艷之感,錯愕不解,怎麼往獸族一行,小丫頭出落得更為清艷可人了?

所有人當中,只有武蒼霓的訝異最為深刻,在看見司馬冰心的一瞬,她彷彿看出了什麼。

驀地,冰裳雪膚的仙子,從大轎上輕飄飄地飛起,恍若乘風柳絮,直直飄向武蒼霓,絕美的身法,讓人們都生出猶在仙境的錯覺,唯有武蒼霓,之前的懷疑,在看到她動作的一瞬,得到了確認。

……到底是什麼奇遇?

……小丫頭踏上地階了。

……但境界不穩,似只是勉強攀上地階,連法相都還未能完全穩固,境界不定,需要些時間來穩固。

令人驚訝的變化,但更多帶來的是喜悅,武蒼霓從沒懷疑過司馬冰心的能力,上佳的資質、一流的功法與栽培,唯獨欠的就是搏殺歷練,可即使如此,若二十歲前站穩高階末段,成為半步地階,就有希望在三十,甚至二十五歲前踏足地階……這已經是絕頂的修練速度。

想不到的是,小丫頭竟然在二十歲前就踏足地階了,雖然還未穩固,但以她資質,這也只是時間問題,少則十多日,慢則個把月,就能穩穩踏在地階上,這速度……是怎麼了?

「拜見武帥1

飄在武蒼霓身前,司馬冰心抱著琵琶,欠身一禮,雖然用的稱呼不是嫂嫂,但這是正式場合,武帥這叫法也沒什麼不妥,武蒼霓一時也摸不準小丫頭是什麼打算,可從態度上感覺,這小妮子好像一下成熟了不少。

「妳……」

「開演奏會的時候,意外引起了共鳴,有了點感悟,莫名其妙就升上去了,算是運氣不錯吧。」

司馬冰心仰著頭,笑容中有著掩不住的得意,「不恭喜我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