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九章 死曜的收穫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九章 死曜的收穫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一趟旅行的完結,要收拾善後的,並不是只有溫去病等人,在某個虛幻空間,死曜的成員聚會於斯。

以前的聚會,死曜組織都是選在某些秘密地方,漆黑洞窟,或是深深地底,無人野外,基本從沒在房舍裡頭開過會,這是死曜的傳統,從上一代傳延至今。

但這一回,開會的所在,格調是前所未有的高,那是一片無垠無際的星海,一張長長的圓形石桌,旁邊是座椅,飄翔於萬星閃爍中,別無他物,成了死曜組織的新會所。

這技術與碎星團的英靈殿類似,在虛數空間中,強行開闢出一個小小世界出來,道理很簡單,死曜之中人人知曉,只是沒能力做到而已。

為死曜帶來這個空間的,是太一,說得更正確一點,是西北戰役后,重新現身歸隊的心月龜。

離奇出現的他,直接拋出了一個提案。

「我有個建議,有一個方法、一個所在,風險極高,但能在短時間內壯大我們……」

這個所謂的方法,就是連通太一,接下任務,去諸天萬界歷練,反正一去一回,都在同一時間點上,等於不花時間,就能增強自身,還可以獲取一些本方世界沒有的物資,這種天大的好機會要去哪裡找?

死曜的幾名巨頭,都是見識非凡的人物,曉得百族大戰內情,更知道當年碎星團雖然站在抗魔的第一線,卻同時也掌握著與妖魔交易的關鍵,哪怕是在與妖魔戰得最如火如荼的時候,他們也能從妖魔那邊,源源不斷換來各種物資。

比起碎星團覆滅后,庫存留下的各種資源,這個秘密更讓七家八門念念不忘,畢竟,庫存的珍寶有限,有些消耗品更是用一樣少一樣,唯有掌握交易管道,這才是源頭活水。

心月龜帶來的機會,正是各家所渴望,當被領著進入太一的神魔空間后,太一為了死曜,開闢出這處用來跳轉的星宇空間,跟著就將他們引入任務。

能夠到異界歷練,是大機緣,心月龜的言語中更隱約表露,最好多帶些人一起去,好處大家一起享受。

在普通的世家、門派,這沒什麼好奇怪,長輩往往刻意在機緣中提攜晚輩,可死曜這種不能見光的陰謀組織,七邪的身分都要絕對守密,怎麼可能還呼朋引伴,拉自家的後輩參與?

柳土鷹、參水猿都感到荒唐,不過,當奎木狼從大荒西朝鎩羽而歸,從其他不同世界進行任務回來的他們,才知道還真有人把心月龜的建議當回事,帶著後輩、手下,一起去跑任務了。

「……諸天萬界,確實是修練的大好機緣。」

柳土鷹扶著額頭,輕啟朱唇,雖然戴著面具,但豐滿的身段,艷色更勝先前,明顯在任務中得了大好處,「操縱時空,去與回來在相同時間點上,從外界來看,一秒之間就變強、提升,就算是吃最好的靈丹,都沒這麼有效,大能手段,讓人嘆為觀止。」

「說得好像全無風險一樣,異界修練,每個世界都有不同的兇險,哪怕是那些更弱於我等的低武世界,也並非沒有能威脅我們的事物,稍微有個閃失,就不是一秒登天,而是一秒歸天了。」

參水猿的手輕敲桌面,原本他每次現身,周邊都有許多道大大小小的聲音,是本身心魔閣功法練至極高段的表現,但這一回,身邊所有的呢喃細語都消失,自身氣息也變得幽暗深邃,彷彿把附近其他的聲音都吸進去,讓人望之生畏。

這同樣也是在穿越任務中得了大好處,可能是某件通天異寶,也可能是自身修為的實質長進,這一點,同伴無意深究,因為死曜存在的第一規則,就是不去過問別人的秘密。

……可以窺探,但不管發現什麼,都沒必要大聲嚷嚷,這樣既顯示不了自身的高明,反倒是愚蠢的鐵證。

……就像靜靜坐在一旁不開口的奎木狼,雖然經此挫敗后,其他的同志都心中有數,他的真實身分必然與易水墳脫不了關係,甚至具體可以縮小鎖定在兩三個可能人選內,但知道歸知道,卻沒什麼必要表現出來。

柳土鷹道:「有了太一這個交流管道,要換各種資源都不是問題,於我們大大有利,最可惜的,就是那些道器,在穿越去的世界可用,偏偏在主世界用起來限制多多,如果也能隨意使用,別說地階內再無抗手,就是天階,我們都能抗衡。」

在所前往的那個世界,她以捆仙索暗算一名天階人物成功,雖然只是僥倖從其手下逃生,但如果換的是殺傷性道器,結果大有可能不同,這就由不得她不心動了。

「哪有這麼簡單……」參水猿搖頭道:「那些所謂的道器,本來就是諸天神魔彼此征戰時的武器與道具,內含天地法則,根本不是給人族使用的,想要自由運用,天階是起碼的要求。」

柳土鷹道:「我不這麼認為,神器的本質,也是含帶天地法則的器械,與道器一樣,使用神器耗能雖大,但可從沒聽說有這麼多的限制,只要找妥方法,我不通道器真沒辦法拿來用。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參水猿顯得遲疑,但考慮片刻后,他還是把經過考慮的話說出來,因為牽涉到這話題,內心燃燒的那股狂熱,就讓他忍不住想把那些思考多時的信息說出來共享。

「道器與神器的差別,還在研究中,目前為止的分析,道器都是一些頂級神器,甚至天神兵一類的弱化複製版,相信是諸天神魔為了增加中低層的群體戰力,為此開發出來的東西。」

「所有的道器,都有使用次數的上限,並且沒有任何成長可能,與有望生出靈識、強化升等的神器不同,打一開始,就是做為短暫使用的拋棄式道具。」

「道器與神器之所以威力強大,都是因為內中蘊含的天地法則,雖然現有技術無法分析,不過我相信,生出靈識的神器,蘊含的那絲法則屬於天生,兵主有希望憑此感悟,共同提升,但道器中的天地法則,應是神魔後天仿造灌入,無法用來參悟。」

「神器的發動,與兵主息息相關,汲取兵主元氣甚鉅;道器則是神魔直接灌注能量於內,憑此發動,所以條件滿足后,哪怕普通一個中低階,都可以發動道器,幹掉地階,甚至對天階造成威脅。」

「百族大戰初期,曾有神魔使用道器,交互攻伐,從記錄上看來,並沒有受那麼多的限制,但自從碎星團崛起后,道器就漸漸從戰場上絕跡,到了末期,那些妖魔即使身亡,都未曾再使用過相關器械。」

「綜合這些狀況,可以大膽推測為,碎星團封印了所有道器的使用,具體方法是造成時空變異,天地法則扭曲,落於後天層次的道器,全數被干擾,無法發動。」

長長說了一大串后,參水猿最後道:「而我從這個結論中,更有一個推想,就是碎星團當初能夠打得妖魔節節敗退,同樣是因為這份扭曲天地法則的力量,封神之戰的結果,就是鐵證。」

這個結論太過驚人,讓坐在一旁的柳土鷹、奎木狼都直起身子,驚愕無言。

碎星團如何奇似的擊退妖魔,即使是同時代的參與者,也常常覺得不可思議,猶如在夢中。

誠然碎星者勇猛善戰,個個都很厲害,但……似乎也沒厲害成那樣,至少絕不是唯獨他們強,其他人族都是飯桶廢物,可為何以前強得不可思議,宰殺人族高手如屠狗的那些妖魔,在遭遇他們之後,忽然就變得可以對付,一個個被幹掉,直至被驅逐出人間呢?

所有看似沒道理的奇,背後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,隨著碎星團覆滅至今,這個不解之謎終於露出曙光了。

柳土鷹、奎木狼都望向參水猿,眼中陣陣驚異,令他們吃驚的理由,不只是參水猿的這個驚天結論,更有這個結論背後所隱藏的訊息。

……乍聽起來,是研究神器與道器差異,意外發現了碎星團的大秘密,但神器、道器這種東西,普通人根本只在傳說中聽過,見都見不到,更別說研究。

……自己的門派同樣是大派,自己在門派里也是數一數二的大人物,接觸過神器,了解相關知識,但要說進行研究,提出有系統的專業見解,這別說自己沒能力,連自家門派都不敢想。

……參水猿又如何能發這番見解?說得更深一層,普天之下,有什麼其他組織,能夠做到這種事?

有!

而且恐怕只此一家,別無分號。

……九龍寨!

柳土鷹、奎木狼都生出一絲明悟:這死胖子,一直擺出心魔閣的樣子,原來竟是九龍寨的,那種研究狂人的派頭,可不是想擺就擺得出來的。

正自分神,主位座椅上光芒一閃,又是一名同志結束穿越任務回歸,戴著金龍面具的七邪之首,冷冷注視三人。

「你們最好收斂點,別被來得太急的好處,弄得丟了性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