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章 守法良民死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章 守法良民死曜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坐在首位上,亢金龍身上的氣息幽深,較諸之前,更添幾分王霸氣息,即使刻意壓制,仍顯得澎湃難抑,可以想見,也在穿越之旅中獲得了不少好處。

太一給的任務,當然都是內含風險,依照個人實力,給予相對等級的要求,能讓溫去並龍雲兒總在暗罵「太一的錢不好賺」,自然也不會便宜其他的參與者,縱是地階,稍差幾分運氣,就直接殞落在裡頭。

然而,死曜七邪都不是普通的地階,每一個在自家宗派都是大人物,資源眾多,隨身之寶不缺,扔到穿越任務裡頭,大多都能順利完成任務,若遇到險況,拚著耗光手上資源,發揮越階的力量,要平安度過不是難事,而完成任務,往往也能拿到相應好處,提升本身實力。

單單以金葉數來看,最終所得到的器物,未必貴過為了完成任務所用掉的那些道具、裝備,這筆買賣顯然是虧了,可若換個角度,完成任務后所帶來的實力增長,這比什麼都貴重,等若是用一些珍貴的隨身外物,來換取本身力量的提升,那就沒有任何不值。

死曜七邪,個個精於算計,賠本賣賣是肯定不幹,這一趟穿越之行,人人都非常滿意,甚至裡頭還有完全忘記本來目的的。

因為是心月龜帶來的新人,太一沒有直接扔極樂任務下來,任務失敗的代價,就是倒扣金葉,不用抹殺性命。既然沒顧慮,那就不用忌憚,參水猿、亢金龍壓根把任務扔著不管,穿越到異界后,拚命奪寶、修練,專註在自我提升上,當任務時間到期,就把搜颳得來的東西兌換金葉,扣款賠錢了事,總和一算,仍然是大賺。

這樣的好事,恐怕只有第一次有,兩人心裡也清楚,這回在太一眼皮子底下玩規則,下次搞不好直接就是極樂任務扔頭上,但不管如何,本身的力量提升是一切,這回的歷練,確實為本身找到方向,停滯不前許久的修為,有了大幅躍進,突破在望。

「……我知道你們都得了不少的好處,我也一樣,但越是這樣,越要小心,修行之路,從來就不是幾次奇遇、幾件寶物,能一蹴而成。」

亢金龍道:「我們都不是初出茅廬的年輕小輩了,像這樣的機緣,很難得發生在我們身上……」

在座的死曜三邪,聞言閫罰能夠成長到這地步,一時俊彥,他們之中誰在年少時沒有點奇遇?不過,越是年長,這些機遇發生得越少,一來是位高權重后,行事益發穩健,不再冒險,當然就少奇遇;一來是本身層次提升,普通蠅頭小利看不上眼,符合自身層次的機遇則百年難逢。

憶起少年事,三邪都是思緒飄動,那時隨便得件異寶,獲高人指點三招兩式,吃點靈藥珍材,都能令自身修為陡然拔高一截,突破境界,立竿見影,可到了現在,再難有這種好事,等閑的上乘功法、靈藥奇丹,自己根本不缺,就算得點新的,對修為的增長也幾乎看不見。

像這回穿越之旅,各人修為明顯提升,這樣的好處,已不知多久不曾有過,著實讓他們重新感染年少時的興奮之情。

「……登天之路,修練固然重要,但心性的打磨更不可缺,這份磨練要長久維持,非成於一朝一夕,這回大家各有所得,修為的提升非常明顯,所以你們都很興奮,這我理解,我也一樣。」

亢金龍長長吁了口氣,道:「但力量提升太快,容易造成心境不穩,輕則走火入魔,重則神魂崩潰,你們不覺得,自己的行為有些管束不住,呈失控之象了嗎?急功近利,非修行之道。」

在座三邪俱是一驚,奎木狼為了儘快提升,不惜暴露身分,把自家的手下、門徒一起帶著穿越,這固然是急功貪利之舉,參水猿也因為事涉平日痴迷之道,開口露了形跡,讓人窺見底細,這種平時所不應有的異常行為,都是失控之兆。

叩關天階之前,竟出現這樣的反常異狀,心靈產生破綻,這是非常兇險的事,遭到亢金龍點醒后,死曜三邪為之默然,反思自身的行為,氣息也隨之收斂。

半晌之後,聲調重新回復平靜的柳土鷹,開口道:「麒麟呢?」

當日諸邪共同準備,進行異界穿越時,麒麟與亢金龍是最早出發的兩個,其餘人都落在後頭,怎麼晚進的都回來了,一早出發的反而沒影了?

亢金龍道:「可能還在任務中,我從太一處得知,某些特殊任務,回歸時扣去相應時間,並不會回到出發時間點,但也有可能是先行離開,我們這位同志,素來行藏隱密,不怎麼與旁人接觸的。」

說完,亢金龍望向桌旁的一個空位,道:「至於這一位引路的同志,經此一事後,大家也對他有更深了解了。」

話甫畢,那個空蕩蕩的座位,忽然生出變化,從後方的無垠星海中,憑空浮出一道人影,整個身體由星光所構成,如幻似真,讓人無可捉摸,正是早先引領諸邪見太一的心月龜。

奇異的身影浮出,其餘四邪心頭都是一震,自從與太一接觸后,他們對心月龜的真身有了猜測,如今更覺得是八九不離十。

心月龜……恐怕,不是人族,而是近似太一,為某些妖魔的聯合顯化。

這個猜測,還沒有證據,但心月龜的加入,是在百族大戰末期,前代七邪盡滅,新七邪重新組建時,與其餘諸邪共同持信物會面,成為七邪之一。

那時的心月龜,還比較有人樣,雖然也用幻形遮掩,但還戴了面具,體型像個魁梧的壯漢,幻術給人覺得有些沒練到家,後來百族大戰結束,他也基本沒再出現過,頂多就是留些傳書或訊息,再不露面。

七邪本就行蹤詭秘,剩下的麒麟、尾火虎,也是見首不見尾,心月龜的行為不算太奇怪,其餘諸邪也沒拿這當回事,今次他忽然現身,反倒令諸邪心生警惕,暗暗戒備。

原本還不太清楚他露臉示好的意義,直至接觸了太一,諸邪這才恍然大悟,確認心月龜這號同志,有九成不是人族,而是異界諸魔的使者。

根據情報,前任死曜曾試圖聯絡邪魔,想要出賣人族,進行聯手,但還沒來得及有什麼成績,就告覆滅,很有可能也是在那時候,信物流落到魔族手中。

百族大戰結束后,心月龜沒有再出現,很可能是封神之力影響,神魔禁絕,諸魔的手伸不過來,心月龜當然也沒法現身,只能以莫大神通,傳些留言過來,維持存在假象。

而今,心月龜再現,更直接把眾人帶到太一面前,背後代表著什麼,死曜諸邪無不心中有數,再結合他們從西北之戰中獲得的各種隱密情報,一個結論推估出來:封神結界恐怕出了大岔子,諸天神魔的力量重新進入這世界,開始掀風作浪。

風波不平,這個世界要亂了,但對於死曜組織而言,這是絕佳的發展良機!

心月龜平板至沒有起伏的聲音響起,「我將為各位同志提供後備支持,其他的工作,我暫不參與,請便。」

冷漠聲音,聽來極不友善,但在場諸邪心中的想法都一樣:你不參和最好!

這一代的死曜,與上一代理念一樣,若有必要,出賣人族不在話下,但眼下情形還沒到這一步,眼下這階段,還沒必要搶著攬禍上身。

既然異界諸魔無意在這階段,把手更進一步伸入主世界,那就還是由己方來行動,不管怎麼說,有心月龜、太一,己方可以說背靠一棵大樹,可靠的資源有了保證,大有揮灑餘地。

亢金龍道:「麒麟的計策可行,我也已經從軍部探得消息,韋士筆行刺被擒一事,確實如此,我們可以憑此攪動風雲,把消息散播出去,然後靜待各方反應,尤其是極樂堂。」

這是開始穿越任務前,麒麟擬好的策略,哪怕他不在場主持,一樣能夠進行,不過,在諸邪點頭之前,一直沉默的奎木狼卻開口。

「我要先對付一個人,嶺南溫去病1

奎木狼冷冷道:「他累我在大荒西朝險死還生,損失慘重,更重要的是,他手執江山社稷圖,運使得出神入化,在大荒西朝中,表現出種種神異,我懷疑他與碎星團的關係不簡單,極可能是一直躲藏在黑幕之後的碎星團高層。」

柳土鷹看了亢金龍一眼,後者點了點頭,她道:「正要對付碎星團的時候,就送來了目標,對我方是好事,但我們正要趁著混亂,轉明為暗,在此時出手針對他,會引來不必要的暴露,需得驅虎吞狼,找一個符合利益的目標,借刀殺人。」

奎木狼道:「不親手殺他,我於心有憾,不過,利益為上,妳想引哪方禍水到他頭上?」

柳土鷹還未開口,參水猿已如往常那邊猥瑣笑起,「我們都是守法良民,這種事情……當然是上報朝廷解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