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二章 地階之路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二章 地階之路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聞言所造成的驚愕,龍雲兒一時忘了身上的諸般苦楚,而溫去病更不答話,直接一指戳中她肩上穴位,指勁透入,冷熱痛癢之感立消,龍雲兒鬆了口氣,就聽溫去病開口道:「妳覺得,踏足地階,穩固境界之後,下一步該是什麼?休息放假,遊山玩水?」

「哥哥你之前,不是說了要上京嗎?參加武舉人的考試……」

「對,而最壞的情況,妳身分暴露,或我身分暴露,或妳我身分一起暴露,必須要殺出京城來。」

溫去病說得很自然,龍雲兒想像那情況,不由得頭皮發麻,這基本就是當年山陸陵、褒麗妲所完成的不可能任務,承受七家八門,各路人馬的圍殺,強行撕出一條血路,長途漫漫,直至萬里沙海。

這兩位是舉世難逢的煞神,做得到這種事,換了在自己身上,這種事情真是連想都不敢想,肯定一早就粉身碎骨了。

正因為將要面對的挑戰,如此嚴苛,所以他才一回來就安排自己接受訓練,而且還是這種非常痛楚的訓練?但接受痛楚,與提升實力有什麼關係?地階高手是靠自虐來提升實力的?

「……不要想偏!妳知道什麼是地階?有個法相就是地階了?」溫去病冷笑道:「法相是幹什麼用的?地階武者怎麼戰鬥?就召喚出法相,讓法相去砍人嗎?還是一亮出法相,力量就陡增十倍,進入無敵狀態?別搞笑,法相可不是背後靈。」

溫去病的一輪揶揄,龍雲兒起碼聽出了一層意思,早在大荒西朝的時候,他就對那些徒有天階力量,卻不知何謂天階的人,嗤之以鼻,如今這情形似乎也能套在自己身上。

知之為知之,既然曉得溫家哥哥這類專家,最討厭不懂裝懂,自己就不用犯這個傻錯,老老實實招供,用力搖頭。

溫去病道:「很好,本來這些問題,該靠妳自己摸索、整理心得,體悟才會深刻,登天時才能作為經驗累積,但現在時間緊急,讓妳摸索等於浪費時間,所以折衷吧。」

龍雲兒點頭道:「後頭我會加緊修練的。」

「努力是必要的,但需要走對方向,否則就是白使力,甚至扯後腿。地階的提升,就是登天的開始,或者說前期準備吧,在血脈技術出現之前,地階與高階最大的差別,就是對外界能量的調用。」

溫去病道:「法相的本質,是個人神魂投射於外部,所形成的虛像,透過個人法相,能調用天地之力,也就是水火風雷,乃至各種自然元素,這個力量比單純人身血肉之力要強得多,破壞力也不可相提並論,所以地階的戰鬥,就是各種天地之力的衝突,看誰能調用得多,誰運用得更好。」

「那……像武帥他們,也是這樣嗎?她法相的展現,就是對天地之力的調用,所以力量大增?」

龍雲兒道:「可是,我看族裡一些絕頂高手,展現法相的時候,好像沒有明顯的天地異象啊1

「那就是高手了,初入地階,對力量的掌控沒那麼精準,用起天地之力,總是搞得聲勢浩大,有時候可能炸了幾條街,唯獨沒傷到敵人一條毛,隨著修為提升,從力量的表面,漸漸掌握到本質,進而碰觸到深層的天地法理,這時候開始,善戰者無赫赫之功,出手反而沒有一些初入地階者聲威浩蕩,但妳接一下就會想死了。」

溫去病道:「永遠記住,在實戰時,戰力是本,境界是屁,但在修行路上,一切的修練都是為了提升境界,讓自己到更高層次,妳要對修行路上的一切都抱持懷疑,猛問為什麼,去了解每一個現象背後的細節,掌握入微,這才能走得穩、走得遠。」

龍雲兒出身世家,過去雖未習武,但接觸到的高手不少,聽他們高談闊論,了解的武道知識也有一些,卻從沒從他們口中聽過,這種拿武道當一門學術看待,邊練邊思考背後各種原理的說法。

大部分的龍家高手,都只是照著秘笈修練,一步步苦練上去,卻從沒有人在問為什麼?

從這裡,就能感覺出七家八門與當初碎星團的差別,當初的碎星者,儘管用了很多速成的修練手段,得到隱患深重的強大力量,但他們也透過各種學習,試圖從根本上消除這些隱患,這卻是外界所忽略的事。

想明白這些,龍雲兒希望能在溫家哥哥面前有好表現,努力思索問題,道:「那為什麼要做這種……修練?這根本是在受刑,為什麼碎星者晉級地階后,要接受這種洗禮?」

溫去病哂道:「因為這本來就是從施刑中發現的好處,褒麗妲在拷問地階的時候,對方的力量忽然變強了,差點破開封鎖,她後來開了個研究課題,最後交出這成果來。」

研究的結論是,透過不同的素材,對竅穴施加刺激,能夠開發肉身,催迫潛能,讓肉身對這些元素更為感應靈敏,更能夠在施行中,吸納素材中所蘊含的各類元素,提升修為。

「……只不過,如果用便宜貨,裡頭的能量既雜且微薄,吸了也沒什麼好處,甚至對身體有害,所以我給妳用的都是高檔貨,撐了這麼幾個時辰,應該有點感覺了吧?」

龍雲兒運功內視,果然發現力量有少許增長,而且各處經脈更為澄澈明凈,像是被洗了一遍,內息流轉通暢,這好處果然明顯。

回想起來,龍家的地階武者練到後頭,會覓地吸納自然能量,助長己身修為,有些特別搬到高峰之上,每日接受陽光或月光洗禮,吞蝕日能或月能;有的住在火山邊上,吸收丙火精氣;還有住海邊的、住在千年古木林里的,這些都是在吸納各種不同的天地精氣。

龍雲兒驚喜道:「這方法,可以提前開始吸納天地精氣?在地階初段,就直接進行中後段的修練訣竅了?」

溫去病道:「差不多,之所以要中後期才能吸納,是因為天地精氣過於浩瀚,初段的地階武者駕馭不住,很容易一口吞到炸掉,不過用這方式來進行,就沒那問題,等妳到了中後段,別人開始吸納天地精氣的時候,妳便能駕輕就熟,早他們一步感悟精氣中的天地法理,為登天打基矗」

龍雲兒用力點頭,深切覺得果然有個好師父帶領進門,效果就是不一樣,哪怕自己還身在龍家,恐怕也享受不到這種直指天階的教學。

不過,回頭一想,這次修練的物資,是自己一手張羅,粗略一算,七八百金幣就這麼用掉了……

「哥哥,這些素材……大概能用多久?」

「正常速度,不太揮霍,也沒有太省的話,大概用一個月吧。」

「一個月幹掉七八百金幣?」

龍雲兒倒吸一口涼氣,七八百金幣,換成金葉,在太一那邊只能換到渣,好點的東西根本買不到,可換到外頭,那可不是小數目,如果練上一年,足可以在西北邊境蓋一座荒城了,這種開銷,除了當世一等一的大勢力,幾個人用得起?

之前自己一直覺得,金葉與金幣號稱等值,但金葉比金幣重要,因為金葉可以換金幣,金幣卻沒法買金葉,可現在的感覺,金葉可以憑著做任務去賺取,金幣的獲取卻困難得多……

「鬼扯1一眼看透了龍雲兒的想法,溫去病冷笑道:「妳如果從太一那邊兌換各種天材地寶,拿到外頭來,保證賺翻,有很多是太一兌換榜上有,外界卻屬珍稀物的東西,妳有本事換了拿出去,保證金幣賺到翻。」

龍雲兒奇道:「哥哥,這麼說的話,碎星團應該根本不缺錢啊?為什麼後頭會為了籌集軍餉,弄到軍紀敗壞,為民所憎呢?」

被觸及傷口,溫去病表情看來極為無奈,道:「妳和太一打交道,覺得自己的金葉夠花嗎?」

龍雲兒想也不想便搖頭,「不夠1

太一那邊,各種東西貴得要死,金葉動不動就上萬,甚至是幾萬,每次任務的獎勵才到手,轉眼就花得光光,有太多太多的珍寶,刺激著自己的欲,偏偏金葉不夠,而且,總覺得怎樣都不夠……

溫去病道:「從太一那邊得到的物資,基本都投入成員的修練了,連征戰所得的那些金幣,很多也都買了材料,去向太一換金葉,立刻也花掉了,金葉不夠,金幣也不夠……唉,戰爭就是勞民傷財啊,不多扯了,妳繼續修練,爭取早日提升到能吸納自然能量。」

龍雲兒本能地點頭,但想到剛才的多番苦楚,馬上驚醒,想爭取多休息一下緩口氣,但溫去病不由分說,一指點中肩頭竅穴,冷、熱、癢、痛……十多種不同的煎熬感受,同時襲來,比之前猛烈得多,這下整得自己什麼鼻涕眼淚全都出來了。

在咬牙苦撐的同時,就聽溫去病道:「……忘了說,這個特訓還有項好處,只要挺得過,後頭落到敵人手裡,拷打什麼的就很能熬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