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三章 我是神兵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三章 我是神兵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「少爺,你不是說,以後研究室這邊的工作,就交給龍家那姑娘,我單單負責家業管理就好了嗎?」

「是啊!我是這麼講過,研究室那邊容易出事故,在叔你年紀大了,莫名其妙被炸個幾下,骨頭就都散啦,我還希望你長命百歲咧,可捨不得你有什麼閃失。」

溫去病的一番言語,讓老管家十分溫暖,自家家主以往可不會這麼說話,能得他這麼一句,自己這把老骨頭就算真為溫家粉碎,也是心甘情願。

「但……既然都由她打理,又為何讓我回研究室這邊來?」

老管家的疑問,溫去病被問得有些尷尬,「這……這不就是缺人嘛!她被我扔研究室里,十天半個月內大概出不來,我自己也要進去,外頭沒人看,沒出岔子就不怕,要是有什麼岔子……外頭有個人照應會安全些。」

「少爺,龍家那姑娘是個好女孩子,有個這樣的女人伺候你,本來是打著燈籠都求不來的好事,可……她始終是龍家的,你最好……留點心眼。」

欲言又止,溫在乎的心情異常複雜,這趟家主回來,與龍雲兒之間的眼神、語氣,看得出兩人情感大大進了一步,如果這女子不是出身龍家,自己看家主終於有成家的適當對象,不曉得該有多高興?

但龍家是帝國內一等一的豪門貴胄,能與之通婚的,不是皇親,就是頂級高手,像老字號溫氏這樣的商人家世,他們怎麼可能看得上?明媒正娶是沒可能,就算拐帶私奔,一旦事情敗露,龍家勢必追殺而來,消除恥辱。

六郡世家,是當今世上頂級的大勢力,不是喪家之犬的碎星餘孽可比,只要稍稍使力,就能輕易輾碎溫家,家主與她關係越好,自己就越是憂慮……

溫去病揮手道:「別擔心,我有自己的分寸,你幫我看著研究室,我會把禁法完全開啟,如果有什麼緊急事,用老方法通知我,還有……關於極樂堂的情報,向浮萍居下單,出來后我要看報告。」

交代完這句話,溫去病進了自己的研究室。

之前自己離家前往西北時,溫家被極樂堂發動死亡襲擊,慘遭「清洗」,幸虧有司徒小書率眾來援,才得以倖免,不然溫家就直接給剷平了。

溫家與極樂堂素無瓜葛,怎麼會搞到這票狂人來血洗,實在奇怪,溫去病更不是挨打不還手的人,一回到港市,立即著手處理此事。

還沒回來之前,溫去病就想得到情況的惡劣,溫家在港市本就有些處境尷尬,之前是靠高深莫測的神秘感,讓其他人忌憚,未敢來犯,與本地黑幫的那次衝突,刻意展現了武力,震住了心懷不軌的人,可極樂堂血洗溫家后,殘破的溫府,猶如帶著血的肥羊,頓時成為各方勢力覬覦的目標。

返回港市才一日,從赤壁大街的飲宴作樂,推杯換盞中,自己就已經嗅出了風向的變化,那些平時玩在一起的本地世家子弟,尷尬的表情、含糊不定的言詞,都顯示本地勢力的風向改變。

如果自己就這麼直接上帝京,回來的時候,溫家肯定被這些惡狼啃得亂七八糟,必須要先安內,才能往外走。

晉陞地階的龍雲兒,不失為一個可以鎮住場面的強力籌碼,但打一場仗,不是單單扔一顆籌碼下去就可以搞定,知己知彼是必要,所以各種情報要先蒐集上來,除此之外,自身實力永遠是一切。

碎星團的基本戰術,就是明的一手,搭配暗的一手,龍雲兒之前多次出手,無論在港市,或是在西北軍中,都有戰績,藏是藏不住的,就把她放在面上,吸引各方視線,但自己同樣也要整備出實力,作為補她不足的後手。

先安排她開始修練后,跟著就輪到自己了,身體初步康復,力量也回到地階水平后,自己所要準備的殺著,可不單誕平那麼簡單。

地階的實戰,關鍵除了看誰法相駕馭得好,能操控更多的天地之力,另一個能夠決定勝負的主因,就是看能不能打出越階之力來。

發出超越本身等級之力,方法只有兩個,一個是像龍雲兒和當初的山陸陵,手上持有神兵,靠著天階層次的兵器,強行打出超越地階的力量;另一個則是練有某些越階武技,發動后瞬間暴強,決勝於一息,甚至幹掉還比自己強的敵人。

不管是哪種,越階之力都不是沒缺點的,基本就有兩個很要命的地方,一是暴沖的力量難以持久,最多也就連出數擊,數擊內無法殺敵或逃脫,當這股爆發的力量一去,就算不遭反噬而亡,也只能任人宰割。

另一個要命的缺點,就是肉體承受的問題,超越本身極限的力量,在出擊時,對肉身是極重的負擔與考驗,要玩越階之招,自身修為稍差一點,不用殺敵,直接就先爆了。

毀天霹靂,是力量高度集中的招數,在山陸陵手上,經常當作越階之招來使用,但溫去病自己再清楚不過,若是沒有寶相金身,普通的肉體根本承受不住毀天霹靂反震,這套絕學之所以除自己外,碎星團內基本沒人練成,就算練成了也打不出自己那樣的殺傷力,這就是關鍵。

龍雲兒正承受的,是碎星團地階以上的淬體洗禮,通過了這項修練后,對她後續吸納天地之力,還有修練越階之招,都有很大的幫助,至於自己,要做的事情肯定比她多。

早在還是山陸陵的時候,自己就不斷思考,如何讓肉身更強大,打出更具毀滅性殺技的方法,突破人力有時而窮的局限,試著打造出比寶相金身更強的肉體,而登天之路並不是這問題的好解答。

寶相金身登上天階后,自然會比地階時候更強,可天路渺渺,千萬世人中,能登上天階的人有幾個?自己身為碎星團的大將,所想出來的解決方法,應該是更具泛用性,盡量能讓低等級的人也能使用,才符合碎星團的利益。

正常修練難做到,就考慮正常以外的途徑,生人血肉不行,就思考血肉以外的材質,這樣回憶起來,其實變造身體的念頭,自己在很久以前就有了,只不過當時技術不成熟,也沒有急迫性,僅是腦中一閃,沒有認真思考而已。

「如果把神魂視為核心,肉身僅是讓神魂依託的載體,那這個載體並不是非血肉不可,說得極端一點,用有機體作為載體,似乎沒什麼先天優勢……僅是生機充沛?但自帶充沛能量的素材也不少,並不輸給血肉……」

在研究室里,翻著自己最近寫的筆記,還有貼在牆上的數千張大小隨筆草記,溫去病喃喃自語,有些自嘲地笑起來。

雖然總在做一些離經叛道的研究,但自己怎麼說也是個人,最早的思維也與常人相同,對於大幅變動自己肉身這種事,下意識是排斥的,頂多做些微調,並不願意更進一步。

萬里沙海之後,不知算不算破罐破摔,反正肉身已經被變造了,不接受也得接受,就嘗試調整觀念,接受這個新的自己,試著把自己當人……一種新人類,並且研究這種特殊肉身的強化、改進之道。

本以為,這不過是暫時的權宜之計,畢竟當前的修練體系,都是根據正常人身而創,自己的這種狀態,不利練氣的正軌,眼下的一切自我強化手段,僅為了保命生存,如果真想要登天,還是得先把身體修復,才能正常修鍊功法,不生牴觸。

可大荒西朝之行,自己又與妖魔頻頻廝殺,過程中也有了一些新的反思。

……妖族肉身千奇百怪,有些身體血肉極少,軀體偏重金石,而魔族詭秘多變,許多甚至連肉身實體也沒有,憑著特殊天賦,不也一樣地階的地階,天階的天階,哪有什麼不是正常血肉之身,就不能登天的道理?

而後,隨著身體治癒,構成肉身的屍蠱與各種素材,形成一種新的平衡,再加上橫擊仙帝的那句提點,五德之氣的體現,需得盛載有物,自己才醒悟過來,這條路或許能走得比想像中更長遠。

……要盛載先天五德氣,容器肯定越強越好,普通的器械沒有靈性,所以需要血肉之軀,但有一種器械是例外的,就是神兵!

……百族大戰中,附帶有特殊天地靈氣的神兵,比比皆是,為何神兵能盛載這些靈氣,而普通器械不行?因為凡神兵之屬,皆會生出靈識,有朦朧意念,甚至智能性思考。

……器物生出靈識,是神兵最難也最關鍵的一步,但我……一開始就有靈識了,如果將自己化為神兵,豈不是更容易得多?

當這個念頭冒出,自己才愕然發現,最關鍵的一步,貪狼之心這件異寶,已經送到手中,自己的前方早已通暢無阻。

……太一給的任務,在大鑄中打造出神兵來,原本所指的意思,難道就是這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