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武俠修真>碎星物語>二十四章 制衣(周一求紅包,破五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四章 制衣(周一求紅包,破五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武俠修真

在溫去病所知的典籍中,遠古洪荒時代,那些主神級的大能,常有在殞落時,將自身煉化為兵器的舉動,一些天神兵根本就是遠古大能的遺骸,還寄託著部份意識。

有這前例在先,自己的道路明確許多,而貪狼之心的存在,更起到關鍵作用,看托爾斯基用過一回,自己心中也就有數了,那傢伙自視過高,又不辨物性,貪狼之心用到最後,整個人成了非妖非獸的怪物,這情形肯定不能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「……研究結論早出來了,貪狼之心不是個成功的作品,至少,不是給人類,或是獸族使用的,勉強硬幹的下場,就是成為托爾斯基那樣……」

看著自己整理后,貼在牆上的數十張分析圖,溫去病又一次整理起自己的思緒,不想有半分差誤。

「本來是對付九頭妖龍的最後倚仗,幸好沒用到這,就把那傢伙給滅了,否則,後果就麻煩了……倉促搞出來的東西,根本不完善,回來之後重算、檢測才發現,起碼有三個術式點是錯的……算命大啊1

凝視著紙上密密麻麻的算式與圖形,溫去病暗叫僥倖,真是只差一點點,自己就不得不啟用那個最終後手,而在貪狼之心尚未補完,缺漏也尚未修正之前,直接那麼硬上,自己的下場恐怕不會比托爾斯基好多少。

「……最後一次演算,應該是沒錯了,已經連續三次都是同一數字,誤謬基本排除。」

彷彿看著深愛的戀人,溫去病一遍又一遍地看著圖紙上的算式與過程,在心中重算驗證,哪怕已經復算過多次,答案都相同,仍然不敢懈擔

……開什麼玩笑,現在要乾的事,形同鑄煉神兵,這種事我以前從沒成功過,現在還是拿自己心臟來當材料,不慎重些哪行啊?

……如果走得通,那就真是開闢一條新路出來了,通往天階的道路,從此清楚明白。

再深深看了一眼,溫去病盤膝坐在雲床上,左手捏法訣,一下揮出,布置在周圍的三十六盞琉璃燈,一下大亮,光華延伸出來,空氣中出現五彩射線,交相錯落,迅速交織出一張繁複的光網。

光網是法陣的具體顯現,當這一步建構完成,溫去病不期然地生出一絲緊張,畢竟這次玩得大,拿自己心臟來開發,一旦出什麼岔子,自己這條命就直接玩完。

不過,也不是獃獃坐在這裡,難關就會自己過去的,該走的路既然無可避免,就不用愣在這邊當傻瓜了。

溫去病猛地睜眼,精光一掃,放在雲床上各角落的袋子打開,數十件珍稀材料,有金有石,有水有木,紛紛飄浮起來,這些大多是從太一那邊弄來,也有少部分是溫家的庫存與購買所得,這回全部用上,所值的金幣數,溫去病壓根就不敢去算。

獨眼金冠螭龍之爪、黑翼鳳凰羽、悲痛冰雪亡魂的祝福,三件主材飄浮起來,伴隨著其餘數十件輔料,神石、奇木、水晶、精金、草粉,環繞著溫去病打轉,有些快、有些慢,流速的不同,讓這些繞身旋轉的東西,看來彷彿構成星系,星天旋轉,蔚為奇觀。

「開始吧1

溫去病一個個法咒打出去,操作著琉璃法陣,三十六盞琉璃燈發出幽玄光芒,透過引力變化,那些旋繞中的素材被一一分解,化為幾難查見的微塵,隨著星雲旋轉,進入溫去病的各個竅穴,為身體所吸收。

先是吸納外層的輔料,最後到三大主材,全都被一一分解,吸納入體,最終更直透心房。

胸膛之內,已與心房同化的貪狼之心,閃亮發光,將數十種素材盡數吸化,補完了本來的缺損,成千道法咒交錯浮現,一一流轉,讓貪狼之心回歸到鑄造最初的狀態。

從太一手上換來的鑄造圖,沒有白花金葉,溫去病得以完全駕馭貪狼之心的狀況,趁著補完大量原本素材,修復成功后,開始調整內中的法咒。

……貪狼之心不是為人族打造的,想要使用,就得把核心的法陣改過來,轉變成適合為人族所用。

……已經推演了這麼多回,應該沒有錯,如果有什麼計算偏差,結果就是神兵級的爆炸,直接在胸膛內發生,別說目前的身體狀況,就算有著寶相金身,也是直接玩完。

研究室位於地下,沒有風能吹進來,但在術力牽引中,三十六盞琉璃燈搖映劇烈,彷彿隨時都會熄滅,溫去病體內更如翻江倒海,承受氣血翻騰的衝擊。

絲絲鮮血,從溫去病嘴角溢出,甫才滴落,血液便化屍蠱,碎裂破滅,哪怕貪狼之心變造成功,神兵本質仍存,煞氣不是隨隨便便能承受,但隨著部分乙太屍蠱被破碎,排出體外,溫去病表情漸舒,帶上一絲和色。

最危險的一步,總算度過了,接下來,就是自己這連串設計的最終目標。

修復貪狼之心,是為了提高肉身的承受度,能成為最強的盛載容器,而五德之氣要具化為用,就必須有這樣的盛載物。

心已復,五德流轉!

五德之中,自己修練至今,足夠具現使用的,還是功德之氣,由肉身盛載之後,接著就要進一步衍生造化,具化為器。

過往歷史上,修練功德之氣的神魔,衍生出來的神器,有玲瓏寶塔,有書卷,有鐘鼎之器,各有不同的對應神通,甚至還有些特別猛的,打造出功德之劍或刀。

這些神器,自己都曾推演過,也認真考慮過要選擇哪一種來當方向,但選擇到最後,自己把這些選項全都屏除。

……別人道路,始終不是自己的路,唯有最適合自己的設計,才是最好的!

……當前自己的主戰力,來自江山社稷圖和術式武裝,江山社稷圖自己還在試圖掌握,橫擊仙帝給出的提示,一時用不上,但術式武裝發展到現在,已經問題多多,讓自己想要將之改良、升級了。

……術式武裝的設計,也是一時之選,哪怕受的限制不小,可如果有那麼容易改進,自己當初早就改了,根本不會還留著,現在仍留存著的,基本都是想改也不知道怎麼改的,不過,今次卻是個好機會。

溫去病手捏法訣,三十六盞琉璃燈,瞬息滅了一半,裊裊香煙冒出,與未滅的那一半,形成半陰半陽,兩儀輪轉之勢,術力勾連,溫去病端坐的身影陡然空幻,通體籠罩在一層玄黃光芒內。

先天功德之氣顯化!

以貪狼之心為基,玄黃光芒化為絲線,在溫去病周身三米內,縱橫交錯,建構出一個立體的圓柱形法陣,初時進展甚快,可到了後來,玄黃光線每進一寸,都顯得異常艱難,溫去病額上也滲出汗珠。

……這本來就是天階以上才在做的事,以自己當前實力,搞這事形同小孩玩大車,確實是勉強了。

……不過,自己有信心能完成,因為在封天壇內,自己就受人族氣運洗禮淬體,功德與氣運本為一體,經歷淬體,能大幅減低此刻的消耗。

玄黃光線緩慢延展,最終全數串聯,當最後一道玄黃光線到位,圓柱體法陣驀地大放光明,旋轉起來,顯現出一座九級的寶塔形態,塔門如封似閉,斗栱飛檐,垂落道道玄黃之氣。

溫去病被玄黃塔籠罩,身上氣息驟變,高渺而神聖,宏大曠遠,恍若天人,而體內貪狼之心光華流轉,盛載著這些變化。

但也在這同時,溫府之外,整座港市的上空,莫名烏雲離奇出現,本來還是萬里晴空的好天氣,一下變得漆黑如墨,在這些烏雲的中心,更開始緩緩旋動,似要形成雲渦。

「……不會吧?」

市長官邸內,一名地階高手抬頭仰望,滿滿的錯愕。

「這怎麼可能……」

港市之外,一輛沿著官道,向港市駛去的軍部制式馬車,驟然停下,窗帘掀開,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地階,凝視著天上漆黑的雲渦,感受著當中蘊含的磅之威,為之駭然。

方圓千里之內,所有的地階人物,都為這片離奇出現,遮日為夜的黑雲所驚,腦里想著同一件事,卻不敢相信這是事實。

……這是劫雲?

……該不會是眼花吧?

眾皆驚愕,而身在地下研究室禁法中的溫去病,雖然不見天日,可從空間內急遽增加的正電氣息,閉著眼都想得到發生什麼事了,心中既慨嘆,又驚喜。

慨嘆是後頭恐怕有一堆麻煩,不好收拾;驚喜卻是自己想的這條路沒有走錯,確實是可以登天的一條大道,連天劫都能引來,蒼天作保,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肯定自我的?

只是,就憑自己現在的程度,去挨劫雷肯定完蛋……

「收1

溫去病苦笑著打出法訣,巍峨矗立,緩慢旋轉的玄黃功德塔,驟然向內坍塌,一道道玄黃光線,凝結在溫去病身上,璀璨亮眼,似乎凝結成法理,當強光稍斂,一件明黃色的衣袍,具現在溫去病身上,氣息高渺,如同俯覽蒼生。

天地玄黃功德戰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