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五章 戴罪立功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五章 戴罪立功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玄黃光華罩身,溫去病站起身來,把術式完結,跟著又一拍,玄黃戰衣緩緩消失,融入自身血肉之內。

戰衣罩身時,溫去病的氣息高渺,充滿一股非人的神聖氣息,但當戰衣消失,溫去病的氣息回落,甚至比之前還要普通,沒有半點習武者的感覺,成了徹底的普通人。

「……嘖,這功能好像有點做過頭了,弄得完全像是普通人,此地無銀三百兩埃」

過猶不及,溫去病對這點頗為頭痛,但眼前真正要緊的,不是修正效果,而是頭頂上的威脅,幸好,隨著玄黃戰衣消失,高速聚涌而來的烏雲,也迅速散開,天上雲渦轉了幾轉,便各自四散,回歸朗朗乾坤。

「呼,運氣不錯啊,就這麼混了過去……要是這時候被人發現,下來的就不只是雷劫,而是**了。」

這座港市日進斗金,大量的利益背後,各大勢力都有強手駐紮,哪可能認不出天劫來?

沒安排好高手護法,隨隨便便衝擊天階,過程中要是碰到諸敵來襲,很大可能身死道消,這種傻事自己可不會幹,也幸好雲渦只是旋轉,還不曾有劫雷落下,否則自己再怎麼偷天換日,人家也知道溫府有問題。

現在……恐怕也沒法徹底瞞過去,但劫雲籠罩範圍大,這裡是大都市,房舍又密集,可以推託抵賴的餘地大得多,總還可以抵賴或嫁禍。

溫去病喃喃道:「……但得要想想,為啥有劫雷觸發?不然後頭很麻煩。」

雷劫的出現,只有兩種情況,一是有人要踏足天階,蒼天降劫考驗,淬體洗禮;一是有為天所忌的物品出世,蒼天震怒,降雷摧毀。

照理說,功德降體,雷劫不加身,所以後頭那可能應該不存在,從來就沒聽說功德之寶,會招來雷劫的,但若說是前者……自己怎麼說也不可能這樣快就踏足天階,這天劫未免來得太早了。

這問題如果不弄清楚,以後玄黃戰衣一拿出來用,直接天劫招呼,自己這是用來抗敵還是搞自殺?

還好,這個問題不算大,玄黃戰衣是自己一手打造,有什麼缺點要修正也容易,而這件玄黃戰衣的原理,大異於尋常的寶甲、寶衣,重點不在防禦,卻在玄功變化。

天地玄黃玲瓏寶塔,是諸天萬界中有名的防禦之寶,和九龍神火罩、鎖天寶甲那幾件防禦類的至寶,素來競爭「防禦第一」的頭銜,難分軒輊,玄黃戰衣脫胎自天地玄黃玲瓏寶塔,防禦力肯定不會差,但要說優秀……和玲瓏寶塔比,只算差強人意。

這種稀鬆平常的防禦力,讓人曉得,簡直丟光了玲瓏寶塔系列作的臉,自己如此暴殄天物,所要換取的,就是術式武裝的再進化。

之前的術式武裝,能夠借來對方的力量,但受到距離限制,超過發動距離,就無法借引,別看已經締結了三套武裝契約,大部分的時候,根本一套也沒得用,後來還得想辦法把龍雲兒留在身邊,否則屍龍裝甲用不出來。

一套極為強力的新技術,卻落得這樣進退不得的窘況,委實讓自己苦笑,而且術式武裝還有一個要命的地方,就是每次發動之前,必須先戰衣著體,雖然有了芥子環后,攜帶物品不是問題,可那終究是外物。

目前術式武裝的使用,還算低調,看過的人不多,也不太可能被針對設計,但後頭如果用的次數多了,敵人有所準備,那在取出戰衣,到站衣著體的短短數秒,就會被敵人趁隙往死里打,到時候,穿戰衣的這個動作就很雞肋,甚至是致命傷。

……難不成,自己還得研發快速穿脫衣的技術?這好像挺讓人頭疼的。

在大荒西朝的時候,自己曾花了很多時間構思,試圖解決這兩個問題,但最後解決的關鍵,就是此次的功德之寶。

橫豎功德之寶都要煉化具現,比起刀劍器物,不如製造戰衣,解決術式武裝的問題。

「……應該差不多了,就只差實測。」

溫去病拍了拍胸口,開法訣內視,只見術式架構完整,在神魂內閃閃生輝,只要一發動,直接就能讓戰衣著體,不需要再依靠外物,而且從現有狀況推算,之前的距離限制也被破除。

五德之氣,直指天階頂端,具現化出的器物,自然有其神妙,粗略估算起來,千里之內發動,沒有問題,甚至萬里也有可能。

「……萬里……要試試才知道,不過,從這強度來看,恐怕跨界也能使用,再遇到穿越的情況,也能使用了。」

玄黃戰衣初成,溫去病很急著想變化召喚,試試看目前簽訂契約的三套武裝,尤其是緋劍朱雀,那不但可能是當前三套武裝的威力之最,而且還有很多謎題待解。

血脈源頭是跟著**走,不是跟著神魂,大多數時間,這也不是什麼問題,因為一個人只有一個血脈,但自己與司徒小書籤訂契約時,她用的是獨孤劍肉身,緋劍朱雀也是獨孤劍血脈顯化,如今不但自己跨界歸來,司徒小書也回歸原身,獨孤劍的肉身還在不在、以什麼形式存在,根本沒人知道。

一堆問號里,緋劍朱雀還能否發動?有沒有什麼變化?過程中的問題太多,溫去病縱然自負,也完全不曉得結果是什麼。

不過,現在並不是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,因為實驗室的門戶禁法,一層層被打開,一個人身如飆風,從外頭高速衝進來。

「溫家哥哥,你怎麼了?」

龍雲兒高速衝進來,風風火火的勢道,根本沒看到前方的琉璃燈盞,直接踢倒了幾個,「外頭……剛剛好大的動靜,你……」

話一下止住,接觸到溫去病不以為然的眼神,龍雲兒一怔,這才醒悟過來,溫家哥哥第一天將自己帶進此地時,就語重心長作過的叮囑。

……妳什麼都不懂,我卻選妳作為我的助手,打理這實驗室,為的是妳冷靜穩重!妳要記得,這裡每一件事物,都可能把整座溫府炸上天,或是流毒大地,拖著整座港市的人下地獄……無論什麼事,妳都要冷靜再冷靜,慎重又慎重,不要因為莽撞,作出……靠!試管為啥被我放這裡?剛剛差點一揮手就砸了,好險,只差一點,實驗室就成灰了啊!靠,差點又踩中這個桶,上次融掉半隻腳掌,這實驗室真是太亂了,該好好收拾一下……

一輪驚怒,溫去病輕咳兩聲,面上難掩窘態,語重心長道:現在妳明白,我為什麼要讓妳來作助手了吧?

當時,自己似懂非懂地點頭,只覺得溫家哥哥或許是看上自己冷靜,所以讓自己留在他身邊,幫著提醒他那些粗心大意的地方。

那時的記憶,仍如在眼前,可自己現在居然表現得那麼粗線條,真是羞愧得恨不找洞鑽地下去,不過,如果事情單純關係自己,肯定自己不會亂,但感應到天上出現雷劫,擔心溫家哥哥出什麼狀況,自己還在途中,心就已經亂了,衝進實驗室的時候,真是什麼都顧不到。

「我……是我錯了。」

不找藉口,龍雲兒勇於認錯,而這態度也獲得溫去病的諒解,「其實我也知道,妳是因為擔心我,才失了分寸,如果不是因為在意我,妳也不會失態。」

龍雲兒搖頭道「不,再怎麼樣,我也不該……」

「中1

溫去病手起一指,戳中龍雲兒右肩,令她滿眼的驚愕與不信,跟著,就身軀一軟,倒在地上,又冷又熱,又痛又癢,既癱軟無力,又難受得想滿身打滾。

「……警覺性太差了1溫去病淡淡道:「洗禮不光只是**,心靈也要,妳太沒有提防,這麼簡單就中了暗算,要知道,哪怕身成地階,還是很容易就被中低階的低手暗算幹掉,妳要有個基本意識,不管遇上什麼人,甚至親朋好友,都要有一份戒心。」

龍雲兒癱在地上,雖然極度難受,但因為已經連續承受這類洗禮一日夜,此刻又沒有那些素材在身,單純是引動體內積存的能量,效果沒那麼強,還算成受得住,能夠開口發聲。

「……這……這也是……碎星團……的……地階……慣例……洗……洗禮?」

牙齒打顫,一句話根本說不完整,溫去病聽在耳里,倒也佩服,雲兒妹妹外和內剛,意志力強得出奇,在這種刑求下,竟然還能開得了口,只這一點,就比昔日許多碎星者更出色。

「沒有,這是我新加的,從帝都殺出來之後,我就想要新增這一套教學,避免後繼者吃和我一樣的虧。」

溫去病語氣平淡,想給龍雲兒一個印象深刻的機會教育,但實驗室內忽然亮起的紅燈,讓他曉得事情有變。

「……真是等不及啊!這麼早就上門了,可惜都是不請自來的客人。」

溫去病蹲下身來,一指點中龍雲兒的肩頭,道:「修練暫停,做個選擇,妳想去外頭戴罪立功?還是繼續在這裡淬體?別勉強啊,不喜歡和人動手的話,妳可以在這裡安心淬體,不受打擾的,千萬不要勉強啊1

話說完,白著臉的絕色麗人,無力地舉起手。

「……我……爭取戴罪立功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