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七章 會員相見如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七章 會員相見如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一件寶兵,在七家八門這樣的一流勢力眼中,毫無意義,但在中小勢力的鬥爭中,一件中、上品的寶兵,配合高階武者,幾乎等同一名地階高手的坐鎮,在關鍵時候發力,能夠逆轉局勢,或是守護家門,讓人不敢進犯。

地階武者,對三、四流的中小門派,基本是稀缺資源,若再配合護派大陣,在同級數的戰鬥中,鎮場綽綽有餘,之前溫在乎不惜重金,透過司徒小書,向封刀盟商借寶兵,就是基於這樣的常識。

當強敵上門,本來在實驗室外看守的溫在乎,聽說出了人命,便急急忙忙開啟實驗室的防禦禁法,跟著便請出寶兵,想憑此解圍。

老管家氣血已衰,實戰能力不行,可境界與力量都擺在那,一催動寶兵,凜凜刀氣,不但護住他本身,更把旁邊的溫璽鴻也保護在內,如水刀光盪出,將心魔閣的撕心之力隔絕在外。

本以為,蓋舟曲雖位列星榜,但也就是高階,己方若拚上性命,打出地階一擊,完全可以換個同歸於荊憑著這個威脅,應可形成對峙,然後讓這人魔知難而退,哪知他竟全然無視,直接就殺上來了,鴻雁刀所垂落的寶兵威煞,完全阻不住他。

溫在乎劇烈錯愕中,揮刀欲斬,但撕心異力催迫下,眼前發黑,氣力不繼,根本無法集中催動寶兵,反被蓋舟曲一爪扣住刀刃,更為強大的撕心異力,透過實體接觸,狂撼著老人的心脈。

「嗚1

嫣紅鮮血,嗆噴在白須上,若不是隔著鴻雁刀,寶兵威能削弱了這股力量,這一擊就要了老人的性命。

「在叔1溫璽鴻大驚失色,什麼也顧不得了,手中暴竄起一團亮光,彙集全身元氣的歸元梭,飛射向幻滅人魔的頭顱。

歸元一梭,耗盡元氣發出,內含雷火雙極,可以輕易破碎兩人高的大石,溫璽鴻記得家主的評點是:適當距離發射,能擊殺位列星榜的高階人物。家主對兵器的評點從沒錯過,這一擊有極大可能逆轉一切。

「哼1

幻滅人魔一聲冷笑,手上戒指一動,半邊身體忽然閃現異芒,隱約形成一塊光盾,迎上飆至的歸元梭,一聲脆響,光盾破裂粉碎,歸元梭也被擋下。

……這傢伙居然有如此強力的護身防具?

溫璽鴻身心冰涼,還想豁盡心竅血,以心血祭梭,賭命再發一擊,幻滅人魔已搶先動作,氣勁一催,血脈之力發動,滿是各種疤痕的皮肉,迅速變得粗糙,有若岩石,體型變壯,膚色轉深,散發出來的氣勁,更陡強一倍。

岩石巨人血脈發動!

巨人一系的血脈,特色就是力大,岩石之屬更是悠長渾厚,以此催發撕心秘術,威能直線提升上去,不光是溫在乎、溫璽鴻痛到嗆血,失去意識,就連二十多米外,在溫府對面的那些房舍、庭園中,都有人開始打滾,渾身痙攣,口吐白沫。

幾道身影彷彿觸電,高速從房舍、庭園中彈射出去,逃出幻滅人魔的撕心範圍,最差的也是四級中階,甚至有不遜於溫璽鴻的五級高階,全是大勢力窺探溫家的負責人,逃出之後,相顧駭然。

……幻滅人魔幾時強成這樣了?

而當他們遠遠地望向蓋舟曲,只見他身後一道魁梧的巨人身影,若隱若現,內中更蘊含強大的威煞,已經不只是單純的血脈顯像,相當近似法相了。

……半步地階?

同時出現在腦中的這個名詞,讓幾名出逃的好手臉色蒼白,都感難以置信。

半步地階,那是是指由高階末段,修至圓滿,在這基礎上有望法相,距離地階只有半步的境界,通常都是五十歲以上,有了數十年累積打磨的一方之雄,如果三十五歲前就能有這修為,無一例外都是星榜前二十五名的出色精英。

……幻滅人魔蓋舟曲,自從兩年前為神劍飛猿袁健之所敗后,修為就停滯不前,怎麼一下子提升到這個層次了?

……是心魔閣的大力支持?還是另有異遇?但為何江湖上一點風聲也沒有?

一道道震驚、駭然的目光,遠遠望向蓋舟曲,修練特殊功法的他,不用回頭,就將這些目光一一捕捉,更透過自家的心魔**,逐一品味出裡頭的驚懼,緩緩吸納,滿意到無以復加。

……不枉自己砸鍋賣鐵,傾盡身家換金葉,太一的灌頂傳功,果然有效,直接完成撕心**第五、第六兩層的修練,更在異界任務中,把境界突飛猛進,距離地階只差半步。

……有太一的資源,別說登臨地階只是時間問題,就算踏足天階,稱霸天下,成為大地之主,都不是夢想。

……哼!只要登臨地階,穩居星榜前十,我就要一掃之前的頹氣,先殺那個自命正道的袁健之,再殺奚落我的九鞭上人,還有閣內小看我的幾個師兄弟。

……想要儘快上地階,就要倚仗太一,但祂那邊的功法和裝備,實在是有夠貴,自己多年積存的身家已經見底,必須要另覓財源,聽說嶺南溫家富到流油,又沒有強大武力守護,正是最好的下手目標。

……其他人忌憚這塊肥肉後頭,可能藏著尖刺,自己可不怕,極樂堂襲擊溫家時,可沒有什麼強大力量出來把極樂堂收拾了,事後也不見報復,這分明就是一隻紙老虎,只要快手殺人,搶了物資就離開,不管後頭有什麼軒然大波,也與自己沒有關係了。

打定主意,蓋舟曲預備重手先殺兩人,震懾溫家,這兩人是溫家的主要力量,將他們辣手殺滅,能讓溫家人膽寒心顫,老實交出物資來,不過,就算他們沒什麼別的東西交出,光是這柄祥光四射的寶兵,自己就不虛此行。

目光在鴻雁刀上掃視,蓋舟曲可怖的面孔上,露出一絲猙獰微笑。

……即將登臨地階,就有柄寶兵送來,簡直是想睡覺,就有人自動送上枕頭,這樣的好事,就是未來大地之主的如火氣運!

想得暢快,幻滅人魔獰笑喝道:「死吧1

話才剛喊出去,蓋舟曲就看見眼前出現了一隻拳頭,粉白秀氣,看起來似乎沒有殺傷力,甚至還有一種美感,就這麼不急不徐地打過來,蓋舟曲有短暫的失神。

……不妥!

心頭警兆驟生,卻已太遲,蓋舟曲被這一擊結結實實打在面上,瞬間湧來的大力,猛到難以置信,他幾乎聽見自身石膚岩體的破裂聲,整個人向後仰去,步履踉蹌。

……怎麼會有這麼重的拳頭?

中拳的一瞬,蓋舟曲還想要反撲,但跟著又襲來的一拳,變得快如閃電,直接命中,將石膚化的他打得飛了出去,直摔向兩三米外,連撕心異力都來不及使用。

當蓋舟曲頭暈腦脹地站起來,只見溫在乎、溫璽鴻的背後,多了一名美貌女郎,碧綠的長發如珠玉,額前的那抹血紅,增添了幾分危險的艷色,如同一株盛開的邪櫻,讓蓋舟曲感到驚艷。

但他的注意力,很快就轉移回這名美麗女郎的實質威脅上,她雙掌貼著溫在乎、溫璽鴻兩人的背心,幾下拍打,輸入真氣,臉色灰敗的兩人,登時好轉不少,溫璽鴻跟著扶起了老管家。

溫在乎口唇微動,似乎想要說些什麼,只是無力,龍雲兒會意點頭,道:「在叔,放心,交給我收拾吧,我會護著溫家。」

肯定的話語,讓老管家眼中流露出感激與少許無奈,而這顯然不是適合多話的時候,溫璽鴻護著血染白須的老管家,進到裡頭去,為了怕龍雲兒應付不來,還特別把鴻雁刀留下給她。

龍雲兒看著兩人背影,陣陣內疚上涌,懊悔自己沒能早一步出來,讓溫家人受到傷害,接著,她目光掃過手中長刀,感受著寶兵的威煞。

這應該是中品或上品寶兵,只是握著,就能感受它汲取自己的力量,化為威煞,照面生寒,隨時能打出強橫的一擊,但……自己又不會舞刀使劍,拿著這柄大東西,有什麼用?

龍雲兒看著手中刀困惑,對方的感覺卻不是這樣,蓋舟曲狂亂而憤怒的眼神,多了謹慎,從剛才挨的那兩拳,他判斷這個大美人的實力,恐不在自己之下,非溫在乎這種徒有境界的垂老高階可比,再加上手中寶兵,這威脅就大了。

「……原來溫家還有硬手,非常好。」蓋舟曲邪笑道:「聽說溫家有一名高手供奉,傳承金剛血脈,就是妳了?等會兒我把妳的心撕挖出來,看看是不是與妳的人同樣漂亮。」

本來在琢磨如何用刀的龍雲兒,聞言先是一笑,像是聽見小兒戲語一樣,那種不當回事的表情,令幻滅人魔勃然大怒,跟著,見她白皙的手指,往自身傲人的高聳胸口指了指,笑得雲淡風輕。

「有本事,就來拿1

「找死1

蓋舟曲鼓動血脈之力,正要往前衝去,卻見那名大美人的目光,掃過自己身上,停留在自己手上的指環,跟著目光一凝,發出驚呼,「購、購物袋?」

神來一語,幻滅人魔登時糊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