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武俠修真>碎星物語>二十八章 首度開張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八章 首度開張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武俠修真

?在看到那枚與自己樣式相同的芥子環之前,龍雲兒對這個敵人還只是單純的怒意:你上我家門,傷我家人,如果讓你平安走人,我以後都不用做人了!

但從芥子環認出對方底細,曉得都是太一的任務會員后,這股憤怒就多了危機感。和太一有關的人,肯定裝備多多,隨時拿出什麼致命武器,壓根不奇怪,溫家哥哥早已叮囑,遇上這種敵人,二話不說,先打死再講,連打殘都不安全。

念頭這麼一轉,手上的這把寶兵登時有了用處,龍雲兒一手執刀,抬起下巴,傲對來敵,「你對溫家有什麼企圖嗎?先沖著我來1

寶兵威煞凌厲,蓋舟曲不敢怠慢,預備要從芥子環內取出自己的戰器相抗,卻發現那美人兒的刀不是劈來,而是聲威猛烈地狂擲射來。

……寶兵這麼亂用?這是傻了?還是瘋了?

蓋舟曲愣住,後方觀戰的各家探子更直接傻掉,這樣亂扔,寶兵與凡鐵無異,不但不能殺敵,更等同把寶兵送給敵人,形同找死。

短暫驚愣后,幻滅人魔一陣狂喜,沒再去取自家戰器,側身一閃,伸手就抓住鴻雁刀,一個轉身,寶兵掌握在手,血脈之力激發,跟著就要一刀斬出。

但還沒等他完成這動作,剛猛無匹的一拳,直接朝他胸膛招呼,在他甫得寶兵,心喜難耐,破綻大露的當口,狠狠打中他胸口,渾厚的護身氣勁,慘被一擊而破,只這一下,肋骨就斷了兩根。

「……我根本不懂使刀1

龍雲兒嬌叱聲中,大力金剛擊發威,又是一拳揮擊。纖纖女流,在揮拳剎那,氣勢何止超越巨漢,簡直堪比巨獸。

蓋舟曲被一擊成傷,拚命重組防禦,岩石巨人的堅實抗擊力全面提升,更鼓盪撕心秘法,要讓跟著而來的這一擊,半途瓦解,可這一記大力金綱擊委實太猛、太快,撕心秘法才剛發動,未有時間提到最強,這一擊就打在已傷的胸膛。

「……兵器也不是我的強項1

嬌叱中,驚人的連續骨碎聲,蓋舟曲看著自己胸膛凹了進去,有那麼一瞬間,他以為這驚人的一拳會把自己從前胸打穿到後背,當場慘死。

……好驚人的拳威,而且,她外表沒有絲毫變化,這是特殊血脈?還是她連血脈力量都沒發動?如果是後者,她真正的實力到了哪一步?該不會……已是……

……不行!不能束手待斃。

蓋舟曲催動心魔閣的碎玉功訣,拚著減少壽元,強催潛能,將重傷壓住,力量重回巔峰,反手一爪,直扣對方咽喉。

龍雲兒的防禦出奇薄弱,這一爪順利扣住白嫩咽喉,立即發勁摧花,可勁道一發,強悍的反震力量,撼得蓋舟曲五指發麻,更發現美人兒雪白的肌膚,不知何時流轉一層淡金光華。

金剛身!

與此同時,蓋舟曲身後數十米外,連連發出慘嚎,他全力發動的撕心秘術,不但影響這數十米範圍內的所有生靈,就連空中飛鳥,地下蟲蟻,都受到影響,一一碎心僵死,鳥屍墜地,本來還在痛苦掙扎的人們,口鼻噴血,慘死當場,景況凄厲。

半步地階發動的撕心秘術,威力可怖,連在這距離之外的人們都望而膽寒,但與其距離最近,受正面衝擊的龍雲兒,卻僅是眉頭微皺,略覺痛楚,並沒有更多的反應,這情形甚至把蓋舟曲都嚇到。

……一爪扣著她的咽喉,有實體接觸的撕心大法,威力比隔物傳勁強得多,更是遠距遙傳的十多倍,就算是修有金剛身、不壞體一類的橫練高手,都會在劇烈痛楚之中,硬功崩潰,心臟破碎。

……要能硬扛撕心大法,只有兩種可能,一是除了橫練之軀,還另外練有高等禪定的法門,對肉體的駕馭能力遠超常人,把撕心之力降至最低;一是本身力量高過施術者。

意識到這兩個可能,蓋舟曲越來越是心驚,除了鼓足全力,催發撕心大法,同時更透過碎玉功訣,將氣力灌入寶兵,剎時,鴻雁刀閃爍如水光虹,迎頭一刀斬下。

「……但你以為手上有刀就贏定了嗎?」

最後一聲斥喝,龍雲兒閃電一拳,仍是大力金剛擊的猛拳,在鴻雁刀斬落下來前,一拳轟在幻滅人魔的臉上。

轟擊過程中,手腕上裝配的萬古江山鍾,不著痕地一震,震波不算強,也不明顯,但在此時、這個位置,鍾震就恰到好處,讓寶兵落下的速度一頓,還沒斬中龍雲兒,她的猛拳先一步打中蓋舟曲。

鮮血噴飛,堅實的石膚硬軀,被無儔金剛力破碎,蓋舟曲整個面門爆開,血肉模糊,但在這一拳持續深入,打穿頭顱前,一道血光自他心房衝出,籠罩全身上下,更發出巨力,擋住龍雲兒的重拳。

……護身秘寶?

龍雲兒一下訝異,卻沒有太吃驚,而此時拳勁已被擋住,想要再行催勁,攻破這到血光護罩,已經來不及,龍雲兒心念一轉,左手轉動,運轉另一門自己勤練多時的絕技。

血光破空飛起,沒入雲中,高速隱遁,轉眼就不見蹤影,龍雲兒只來得及奪回寶兵,同時,左手攤開,掌心憑空多了一個玉瓶,還有一把血紅色的短匕,邪氣瀰漫,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「……嗯,人沒死,這樣的結果很好,是最好的。」

看著逃跑的敵人,龍雲兒非常滿意,自己沒那麼喜歡打打殺殺,本來就沒存著殺念,把對方狠狠教訓一場就行,戰鬥中如果打死了,沒什麼好可憐的,但如果沒打死,也不是那種非要打到死,才能解心頭之恨。

能夠不殺人就把戰鬥結束,替老管家他們討回這口氣,已經足夠,倒是最後的這一下大收穫,讓自己非常滿意。

天地大黏手:一經發動,十米範圍內,隨機選擇五到十個目標進行竊取,成功機率一半,隨行竊者與受竊者的修為而變動機率,每高一個位階,成功率提高百分之十。

自己練習這套神盜絕活,已經很長一段時間,可基本都沒有用武之地,之前的戰鬥,自己竭盡全力戰鬥,無心旁顧,明明向太一換了神盜絕活,卻沒機會用,事後還被溫家哥哥恥笑自己白花金葉。

這回,天地大黏手終於派上用場,自己與那傢伙距離既近,修為境界更高過他,盜竊成功率根本是百分百,現在入手一個玉瓶、一把短匕,自己的竊盜生涯總算開張,有了一個好開始……

想到自己終於得手,又戰勝星榜高手,龍雲兒忍不住興奮,但看見家門口的死屍,歡喜的情緒剎時煙消雲散,正起表情,向在遠處旁觀的人們,作揖行禮,而後退回門內,讓溫家人出來打掃,收拾善後。

當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口,那些躲在安全距離外遠觀的各家探子,驚惶失色,第一時間搶著把這消息傳散出去。

短短几分鐘之後,這場戰鬥的經過,傳遍整座港市,並透過市內各勢力的分部、暗線,傳回各家總舵,讓各家都知道,溫家出了一名地階的守護者。

幻滅人魔的半步地階實力,在場各家眼線,是親眼認證的,絕對不會有錯,溫家的這名女護法,堂堂正正將之擊敗,卻血脈不顯,大見餘力,雖然沒有法相這個鐵證,但從戰鬥過程來推,任誰都會認定,她已經踏足地階,憑此強勢輾敗蓋舟曲。

地階高手!

那是大地上頂尖的戰力,哪怕是七家八門這等大勢力,有人登臨地階,就算不敲鑼打鼓、舞龍舞獅,也是要焚香祭祖,廣告四鄰,榮而耀之的,現在嶺南溫家居然出了一名地階,雖說還不足以在這勢力複雜的港市中一人說了算,卻也足夠挑動港市風雲,讓各家不敢輕視,甚至不敢輕犯了。

更有甚者,這名地階據傳年紀未滿二十五,或者可能還更低,這麼年紀輕輕就踏足地階的人物,都是絕頂天才的資質,日後天階有望,這份潛力讓人不能不注意,更或許可以招攬。

短短半個時辰內,港市內的各富戶豪門,就紛紛來人登門,備妥厚禮,想要拜見溫家的這名地階,但都被婉拒,而各家來使也都不覺得奇怪,地階人物自有地階人物的身段,哪是想見就能見的?這樣擺架子,正顯示那名地階天才的自信與傲氣。

各家使者習以為常地放下拜帖與禮物,表達期望會面之意后離去,而這些拜帖與禮物,都被轉送到龍雲兒面前。

龍雲兒無暇顧及這些,只是擔憂著老管家的傷勢,這位老人為溫家奉獻了一輩子,更對溫家哥哥意義重大,如果出了什麼事,後果無法承受。

幸好,溫去病正在家裡坐鎮,兩人一被送入,立刻由他關起門來治療,直過了好半晌,溫去病才獨自推門出來。

「溫哥哥,在叔他們沒事吧?」龍雲兒問道。

「有我在,不會有什麼事。」溫去病掃了一眼拜帖與禮物,笑道:「妳也算走了狗屎運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