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章 避不了的戰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章 避不了的戰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溫去病道:「妳運氣很好的一點是,混在這麼一大票新進高手中,沒有那麼容易被注意到,不過,不要太過掉以輕心,依照慣例,很快就有人來挑戰了。」

「挑戰?」

龍雲兒訝異地伸手指指自己,溫去病不假思索地點頭,「新生的地階,有人被震懾,肯定也有人不服氣,還有人會懷疑,想要試探……嘿,武者試探,那就是要戰啊!一天一場,很起碼的場數,好好期待吧。」

「啊?又要戰?我才剛剛打完啊1

龍雲兒覺得腦子有點亂,自己決心要保衛溫家,也有了心理準備,不管面對什麼死戰、硬戰,都會勇於面對,可……怎麼要保衛溫家,還得天天決鬥,把戰鬥當飯吃的嗎?這個準備自己可沒有啊!

「我……我這不是才剛證明完自己的實力嗎?很多人都看見的啊,怎麼證明還需要天天搞的啊?」

「那可不好說,人都有僥倖之心,說不定今天只是妳手順,其實妳沒那麼強呢?更何況,那個心魔閣的傢伙,不是還沒死嗎?既然沒死,證明挑戰妳的代價不是很高,只要和妳戰過一場,能贏固然好,贏不了,撐上十招八招,說些漂亮的場面話,也可以藉此成名埃」

溫去病連珠炮似的一串話,聽得龍雲兒如墜冰窖,真心想不到明刀明槍的決鬥,牽扯到成名后,居然還能扯出這麼多門道,早知如此,溫哥哥讓自己去戴罪立功時,自己就不會答應得這麼快,至少……戴個面具再出去吧。

「想當年……」溫去病道:「我在大戰中稍微展露頭角,就被人盯上,成日都有人想找我比武,想踩著我上位,那時才真叫苦啊,一面要和妖魔戰鬥,一面還有打不完的決鬥,有些傢伙特別無恥,你不決鬥,他們就趁我和妖魔戰鬥的時候偷襲,甚至直接站到妖魔那邊去,聯手過來打我們。」

龍雲兒瞪大眼睛,道:「溫哥哥,最後你怎麼解決的?」

……有個大前輩在這裡,他的經驗,自己說不定能用上。

溫去病聳肩道:「沒什麼辦法,就是殺了,腳下累積的屍山高了、血河長了,當人家認為挑戰的代價很高,一個弄不好就會沒命,那就除了少數無懼生死的戰鬥狂,其餘的挑戰者就會少很多了。」

「……沒、沒別的方法嗎?」

「有啊!如果妳能建立一個大勢力,出門前呼後擁,手下包圍,所有人想挑戰妳,都得從妳眾多手下一層層打上去,那麼,在妳手下死光之前,暫時是不用擔心有挑戰者上門了。」

溫去病笑著在呆愣住的龍雲兒肩上重重一拍,道:「努力吧,這條路踏上去,就回不了頭,簡單來講,妳打完第一場,就註定要打完全世界1

「……什麼跟什麼啊?」

龍雲兒真心傻眼,第一次開始覺得,武林這東西真是複雜,而跟著生出的想法,就是抓緊時間,儘快去修練,說不定再過不了多久,下一個挑戰者就要出現了。

「我還是立刻去修練吧,把力量提升上去。」龍雲兒道:「溫哥哥不是說,地階的修練,主要是駕馭越階技巧,還有吸納天地靈氣,我們該開始進行這步了。」

勵志的話一說完,肩頭要穴又被戳中,龍雲兒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眼神,全身筋肉抽搐,直挺挺地又倒了下去,水汪汪的無辜眼神,彷彿在說:你又……

溫去病從芥子環中取出一個小包,不急不徐地抖開,內中有十多根細如牛毛的尖針,發著不同顏色的光芒,上頭透出的特殊波動,龍雲兒立刻認出,就是這兩天整得自己七葷八素的十多種素材,他居然還特別做成了針。

看著那十多根針扎入血肉,龍雲兒腦里唯一的那句話,就是:喪心病狂!喪心病狂!喪心病狂!

溫去病道:「不用著急,這個淬體過程,最短也要七天,穩妥的話要四十九天,司徒老瞎子、神經燕婆娘,兩個都是四十九天大圓滿出去的,妳可以把這當目標,好好打基喘…至於其他的麻煩,我已經在處理了1

將龍雲兒安置好,處於安全封印之內,溫去病起身走出,同樣為著當前的狀況而頭疼。

溫家窘況的根源,就是手上無人,長期以來,就靠著故作高深,裝神弄鬼來充場面,手上能動用的戰力,最多也只是高階,而且還不是那種特別能戰,實力超越等級的高階人物,溫璽鴻、溫青衛屬於新進,有潛力而欠缺應有戰力;老管家溫在乎則是靠吃藥強行拔上去,能嚇阻宵小,可在真正高手眼中,就是一隻隨時可踢破的紙老虎。

會出現這問題,一來是人才養成本就困難,自己一個賣醬油的商業世家,又不是頂級武門,拿什麼東西來培養人才?二來,這樣的家族實力,必須要尋求大勢力的合作與庇護,自己能借勢演出委曲求全,不引起七家八門的戒心。

這幾年的順風順水,就是這策略成功帶來的結果,只是當風雲驟變,溫家如今的實力,就顯得薄弱難支,飄搖欲倒。

香雪一早看出這問題,所以當山陸陵重現人間,局面將變,她就來問要不要把海外的人手調回。

被救出、假死埋名,送至海外的碎星團成員,許多都是自己與香雪的舊部,忠誠度可以信賴,而戰力……那是十足能戰的一群地階、高階,實戰力超過等級,尤其是為首的那幾個,雖然和自己未必對盤,以前還挺相互看不過眼的,但實力與資質都沒話說,搞不好都已經一聲不吭地在嘗試登天了。

最重要的是,作為一支部隊,他們不但有實力,更還戰意爆棚,日日夜夜,枕戈待旦,等著重回故土打復仇戰,一經解放,就會化為野火,瞬息席捲大地!

……如果可以,自己其實很希望這些老戰友,在經歷過這一番劫難,災后餘生,能夠解甲歸於平淡,不再繼續打打殺殺,荒擲生命,可以珍惜這新生,好好度日,只是……這些話說出去會有人聽,才有鬼咧!

無論如何,召喚這群同袍回來,是自己的最後底牌,也象徵全面開戰,並不是目前的最佳策略,而短時間內,把自家的力量急速提上來,這想法也不現實,只能另想他法……——

「……少爺,老溫無能,沒法替你更多分憂。」躺在榻上,老管家的表情看來非常自責,「雖然有寶兵,卻還鎮不住場面,守護不了溫家。」

站在旁邊,溫去病笑得雲淡風輕,「沒事,誰想到會忽然殺個半步地階出來?運氣壞成這樣,別說是寶兵,在叔你就算拿把神兵出來晃,一樣也沒用埃」

溫在乎搖頭苦笑,氣色灰敗,道:「這次多虧龍家丫頭救命,少爺慧眼識人,選了這個好人才,往後溫家恐怕就要靠這位了,但……她到底只有一個人,而且還是龍家的。」

溫去病微笑道:「龍家的又如何?我們用得上就行了。」

口中雖然這麼說,溫去病卻清楚老管家的擔憂不是空穴來風,帝國六郡對於自家戰力管束得極嚴,龍雲兒晉級地階后,必為滄溟龍家所知,哪怕龍家不曉得她真實身分,只當她是個血脈不純的私生流外種,也斷然不會不聞不問,肯定會試著招攬回家、施壓逼降或是翻臉毀滅。

這些情況,過往都發生過,溫在乎這樣的老者也見得太多,擔憂禍不單行,才提出警示。

而在床旁,也不只是溫去病一個,帶著傷的溫璽鴻、溫青衛,還有十數名溫家子弟,都站在家主身後,表情痛苦,雙拳緊握,既為著今日家族的危局而痛,也分外希望能替家族出力。

……我們太弱了!

……要成長為一二線的門閥世家,嶺南溫家的底蘊還太過薄弱,經不起狂風暴雨的考驗。

在場的每個溫家人,都清楚感受到這事實,溫璽鴻、溫青衛更凝視著家主的背影,想要出言求懇,他們兩個都曉得,家主有迅速讓人提升實力的手段,只是代價很大,或是價錢昂貴,或是隱患極大,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輕用,但現在已經是要認真考慮這一步的時候,而自己願意為家族未來走這一步!

「少爺……」

溫在乎眼中映出溫去病的身影,也映出他身後一眾溫家子弟的面孔,與他們眼中的決絕,這份團結意志,令老人感動。

曾經,他看著破敗的荒蕪溫家,根本不敢想像會有這麼一天,子弟齊心,團結努力……

「老傢伙明白,少爺你是真正有大才能的人,更有凌雲之志,看不起結黨拉派的人……」溫在乎嘆息道:「但現在的情況,溫家需要盟友,少爺你或許該認真考慮尋求盟友,依我之見,封刀盟素有俠名,對我們也抱持好感,是個可以爭取的對象……」

溫去病揮手打斷老人的話,「在叔,你專心養傷,溫家的事,我有分寸,你放心吧。」

……使者與訊息都已經發出去了,盟友也在路上,照日期算,應該沒有什麼問題。

溫去病心中盤算,有著自己的估計,但就連他也沒能料到,危機比預期中來得更快,僅僅三天後,大批兵馬就把溫府團團包圍,水泄不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