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二章 雲龍九變(周一紅包滿五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二章 雲龍九變(周一紅包滿五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龍家的作風,龍雲兒自小耳濡目染,見得多了,當龍初九口出驚人之語,別人都還以為他會擺足姿態,張揚一番,龍雲兒卻知道,猛招將要來了。

滄溟龍家的人,雖然姿態高,但更重實際,素來習慣打完招呼就出手,若對手沒死,再來調整應對的態度,那種喜歡派頭排場多過實際的作風,是江北袁家,從來就不是龍家!

因此,龍初九話聲方落,身影一幻,高速襲向龍雲兒,這一著大出在場人們意外,但龍雲兒同樣身形一閃,也同步發動搶攻,兩道人影中途相撞,龍初九微微一怔,搶先一爪就扣了上來。

滄溟龍家威震大地的幾門絕學:六朝雲龍爪、龍體聖甲、雲龍九變,還有一門只得其名,不為外人所知的殘缺秘劍。身為龍家嫡系,龍初九一出手就是雲龍爪,鎖拿對方咽喉。

龍雲兒彈指一戳,去勢巧妙,正擋在雲龍爪必經之處,而大力金剛指的凌厲氣勁,更直透這一爪,擊向腕脈。

「好!有些門道。」龍初九贊了一聲,對方這一指,截破自己的爪勢,似對六朝雲龍爪頗為熟悉,這正是龍家血脈的證據之一,滄溟龍家的子孫,對這套家傳絕學接觸的機會著實不少,就算沒機會修練,看也看得眼熟。

「但擋得住,不等於擋得下1

眼看爪勢被截斷,將被金剛指戳破手掌,龍初九手腕一顫,右掌生出氤氳雲氣,竟於爪勢窮盡處,生出新的變化,瞬息之間,本來的一爪化為幻影,金剛指勁戳在空處,卻另外有三道爪影,虛實莫辨,攻向龍雲兒。

龍雲兒心中一嘆,彼此出自同源,自己又如何認不得這套直指天階的鎮族絕學?

雲龍九變,窮盡血脈變化,據說是模擬龍的九種變化,但也傳說練到極盡處,會勾連天地間曾經存在的九頭龍神與龍魔,得到祂們的力量與傳承。

這傳說目前無法證實,但龍初九的雲龍爪,與九變相輔,憑空生出無窮變化,突破龍雲兒的防守,一下扣住她肩頭。

本來直攻咽喉的一爪,改攻肩頭,龍雲兒察覺到對方態度的改變,而這一爪雖然扣在肩膀上,透入的爪勁卻遭遇金剛身強烈抵抗,起不到效果。

「果然是正宗的金剛身1

龍初九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揶揄,在大部分的帝國貴族眼中,金剛身這類橫練技巧,修練者近似碼頭苦力、江湖賣藝的角色,練得再好,也少了一分貴氣,更何況……雲龍九變有專破橫練的訣竅。

「看招1

龍初九一手扣住敵人肩頭,另一手再次凝爪,轟襲向龍雲兒頭顱,卻是有別於早前一爪的剛猛,儘是陰柔輕軟之勢。

雲龍九變.陰陽變!

奇招臨頭,龍雲兒卻是一笑,

……早知對方會有此一招了!這是雲龍九變中,專門針對各類橫練硬功的一式,與玉虛真宗的雙極輪有異曲同工之妙,從雲中變化,悟通陰陽之理,繼而憑此在目標物上探出破綻,甚至製造破綻。

……哪怕是再堅硬的鋼鐵,都不可能每一處地方厚薄均等,薄的地方防禦力肯定弱,厚薄強弱即陰陽,探出弱處,避實擊虛,天下至堅,隨手可破!

這一變並不好練,但凡有所成的龍氏子弟,遇上金剛身一類的硬功高手,都大佔便宜,自己父親龍承運,就是這一變的高手,因此,自己對陰陽變的特性,真是一早有數……

龍雲兒右肩被扣,左掌忽出,輕拍向正擊來的一爪,掌爪交擊,龍初九驟覺有異,對方體內另湧出一股陰柔之力,與金剛身全然不同,卻憑此陰陽並濟,兩儀渾成,與自己兩爪陰對陰、陽碰陽,共演一幕日月輪轉。

雙方氣勁對撞,短暫僵持,龍雲兒暗鬆了口氣,因為這一口習自玉簡的九陰真氣,自己練的時間不多,若不是溫哥哥提示,遭遇龍家高手時能派上用場,急急惡補,真是想用也未必用得出來。

而龍初九則如墜五里霧中,之所以一上來就一輪疾攻,為的是逼對方露底,不管這個有龍家血脈的地階是何來歷、修為深淺,只要被打得急了,隱藏的東西通通都得顯露出來。

哪知道,一輪交手下來,雖然彼此都還沒動真格的,這名女子實力已不住超乎自己估算,所使的武技除了金剛寺傳承,更還有一股陰柔之力,顯是兩儀兼修,意存高遠,輪轉之間的氣息,沒有半分邪穢,應是出自玄門正宗。

這……哪像是流落民間的雜牌散修?

簡直就是大門派秘密培養,不為人知的暗手!

……會否在不經意間,已踩入什麼大勢力、大人物的布局了?

得出這個結論,龍初九大感意外,有些不知下一步該緊該松,一下失神,就聽見身後響起了輕咳,是六叔的提點!

龍初九回過神來,待要催勁變招,卻慢了一步,雙方氣勁鼓盪間,牢牢扣死的一爪被彈開,龍雲兒趁隙抽身,往後滑出,龍初九還不及變招,龍雲兒已經從他的攻勢中全身而退。

「承讓1

龍雲兒拱手為禮,口中謙讓,卻誰都看得清楚,她全程不落下風,與這位星榜第八的高手似乎平分秋色,再一次讓人們刮目相看,而龍家除非不顧身分,否則若目的僅是試探,就必須在此打祝

「好本事!除了金剛身,還有些別的東西……」龍初九收勢站立,展開摺扇,又顯得雋朗高傲,風采不凡,「妳父母是誰?若是我龍家人,姓誰名誰?哪家哪系?唉,亂七八糟的都要登到冊上,真是滄溟之恥。」

乍聽起來,這仍是倨傲無禮的語氣,但熟知龍家作風的龍雲兒,卻已聽出端倪,龍家似乎已經確認了自己龍系旁支的身分,只要自己答得上,接著就直接登錄族譜入冊,成為龍家的一分子。

這可不是容易事,哪怕地階武者在哪都算稀缺資源,哪怕龍家主政者一直標榜實際、現實為王,可在自己的印象里,龍家對於流散在外的雜血子孫,素來嫌惡,有多遠踹多遠,即使是地階,大多也都不被承認,更別說接納回家族。

獲得龍家認可,那可不單單是一個口頭承認而已,龍家有相當嚴密的族規,一旦族譜有名,又身成地階,就能享受家族的物資給養,甚至出任家族要職,掌握權力,這些都是經千年、萬年完善的族規,沒人能拿來說事。

重大誘惑擺在眼前,但龍雲兒卻只能苦笑,自己怎樣也不可能實話實說,否則,不用講什麼榮譽,直接就兩支殺龍箭射在面上。

……溫家哥哥與香雪,之前替自己安排好了身分,是某個已死的龍家長輩,和一名女匪露水姻緣的產物,父母雙亡,當事人也早已秘密死亡,自己頂替身分非常安全,但這安全……僅是普通調查的規格,換了針對地階層次的高規格徹查,頂不頂得過去就難說了,認真起來的龍家,可不好忽悠過去。

……而且,面對龍家的人,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忽然很不願意認別人為父母,這種不快的感覺,讓自己沒法說本應出口的話。

「我不曾攀附龍家,一身所學,也和龍家並無淵源。」龍雲兒道:「父母出身,於我都已是遺忘過往,如同前世,就不用在這裡提了吧,如果龍家今天真的要滅溫府,那更不用問了,我與溫家人立場相同。」

語氣委婉,但等若當面拒絕了龍初九的招攬,更形同一巴掌打掉滄溟龍氏的善意,在場的人個個震驚,不明白她為什麼放棄了原本可以自我保全,甚至飛黃騰達的機會。

溫璽鴻、溫青衛等年輕弟子,則是異常激動,雖然已知道家主刻意栽培的這位秘書,力量超卓,進境驚人,但真的沒想到,面對生死危局,她竟能如此堅定地與溫家共苦同難,這份心,萬金難得。

龍初九摺扇一收,表情轉冷,笑道:「這個答案不在預期內,不過,說得好,說得真是好啊1

沒有主動出手,但龍初九身上氣息驟變,周圍數百米內,所有人都生出一股顫慄感,如同感受龍威,而龍初九身後,一個若隱若現的巨大龍影,不住散發著威煞。

修為稍差的,當場就跪了下去,即使像溫璽鴻、溫青衛這樣的高階,也要用盡全力,才能夠不失態,唯有龍雲兒站得穩穩,與敵人對峙。

龍初九道:「還撐著不現法相嗎?對自己的實力真那麼有信心?或者,妳有寧死也不能暴露的秘密?」

龍雲兒笑道:「初九兄試試不就知道了?」

「好1

龍初九目光一厲,空中壓力陡增,所有人都心頭震顫,曉得一輪地階戰要爆發,但一聲厲喝,伴隨著一道刀罡破地斬來,將對峙中的兩人強行分開。

「住手!這是幹什麼?」

喝聲入耳,龍雲兒驚喜回望,只見在長街的那一頭,大隊人馬出現,往這邊過來,為首的一名女子,英姿颯爽,杏眼含怒,正是司徒小書!

……緊要關頭,還是小夥伴靠得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