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二章 法相之爭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章 法相之爭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與龍初九兩相對峙,龍雲兒一直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,外人都只知道「龍家行事,自有龍家人的道理」這句千年家訓,不過身為龍家人,自己更深知,龍家人行事,手上有幾分實力,就說幾分話。

乍聽之下,這話很仗勢欺人,但這話中隱藏的另一層意義,龍家人極有分寸,當無勢可仗的時候,猛龍是不欺人的!

六郡七家之中,在這方面名聲最差的,就是江北袁家,那邊出了名的多狂士,縱情放浪,無視生死,半點力量都沒有的弱者,都敢當面羞辱天階,不看別人臉色做事早成常態,和這些不仗勢也照樣欺人的狂徒相比,以龍家為首的世家弟子可愛多了。

龍雲兒只覺得疑惑,這裡始終是朱家地盤,就算龍家挾雷霆強勢而來,掃平所有阻礙,完成目的,這樣蠻幹也絕不是沒後果的,朱家事後的反彈、另外四郡的疑忌、李家的震怒,這都將令龍家得不償失。

……蠻幹從來不是龍家的作風,初九堂兄的底氣何在?到底是憑著什麼,在別人地盤上擺出這種高姿態的?

……自己是想不出端倪的,如果溫家哥哥在身邊就好了,一定能識破其中詭秘,可他偏偏躲了起來,不知弄什麼玄虛?

龍雲兒微怔,就看龍初九的目光轉向自己,傲然道:「不管妳是什麼想法,今日溫家必滅,妳如果識時務,把法相當眾顯露,我們可以網開一面,把妳先撈出去,保妳一命。」

話說完,龍初九轉向司徒小書,「姓朱的也一樣,別以為這是自家地頭,若不知進退,招來滅頂之災,就算地階也要粉身碎骨。」

司徒小書冷笑道:「好一個不知進退,今天倒,龍家有多大的能耐,招來怎樣的滅頂之災?怎樣的粉身碎骨?」

說話中,司徒小書身上氣勢更為凌厲,如出鞘之刀,讓身旁的朱鼎宇都為之震顫。

在心裡,朱鼎宇著實躊躇,龍家如此強勢,狂妄到近乎盲目,必有所恃,在弄清楚他們底氣為何之前,並不宜與之正面衝突,更別說自己沒得到相關授權。

然而,小師妹擺出這樣決絕的態度,又是眾目睽睽之下,自己就是想退也不可得,這是自家地頭,自己實力不如人,若志氣還不及一名女子,以後也不用在鷹揚郡內行走了!

挺是必須挺到底的,只是有些想不通,就在不久之前,小師妹還與溫家勢如水火,不殺溫剝皮誓不罷休的樣子,怎麼前後沒多少時間,她登臨地階,力量大成,沒找溫剝皮報仇,卻堅持保護溫家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越想越覺得說不過去,朱鼎宇忽然感應到一股驚人氣息,全身皮肉都為之刺痛,抬頭一看,只見小師妹目光如刀,卻絲毫不顧正與她對峙的龍初九,凌厲目光直透他後方的龍六朝。

這情況不難理解,無論龍初九怎樣囂狂,他真正的倚仗,肯定是身後的真正強人龍六爺,但小師妹釋放威壓的同時,身後法相更趨顯化,散發出刀劍般的銳氣,陣陣熱力湧來,威煞逼人。

……小師妹的法相將展現了。

……她的血脈之源,外界知者不多,只曉得是朱氏鷹隼一系的血脈,憑此凝結法相,也當是鷹隼之屬,但此刻出現在身後的形象,羽冠雉形,尾羽曳地,長長的體態,與諸般鷹禽盡皆不同,到底是什麼?

……她秘密成就地階后,血脈生出異變,有了改易?或是付出重大代價,自斬血脈,孑然一身,登臨地階?

朱鼎宇為之錯愕,而在另一頭的龍六朝,也因面對這股不凡威煞,臉上的商人笑容斂去,轉為慎重。

原本還當是小一輩之間的比斗,扯長輩下場有**分,但司徒家的小娃娃,離奇練上這境界,地階接近圓滿,直追小一輩中的佼佼者武蒼霓,這就不能等閑視之了……

……說來還真是倒楣,原本的目標人物,現在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裡,反倒打橫里殺出司徒家的這位,硬把梁子搶過去扛,這衝突即使贏了,對龍家也沒有半分好處……

箭在弦上,沒有退縮的理由,龍初九、龍六朝神色一緊,各自展現法相,一尾無角的赤色螭龍,周身火焰環繞,口中隱約有大日浮沉;一尾碩大無朋的雙翼應龍,黑紫色的鱗甲,反映出電光閃爍,猶似置身雷電之海。

螭龍、應龍,兩股不同的龍威一現,對周圍的所有生物,都造成精神威壓。龍威,是純血龍族的天賦威能,是龍族之所以尊貴的一個理由,但哪怕滄溟龍家所覺醒的,都是龍族血脈,卻也不是每個高手都能透過血脈,釋放龍威,作得到的都是家族中佼佼者。

此刻,兩股龍威聯合施放,後者的籠罩範圍,更廣及前者的數倍,方圓數里都在龍威範圍內,不知有多少人兩眼一翻,口吐白沫地暈死過去。

在場的龍家人,無論是包圍溫府的親兵,還是拉馬車的僕役,都像挨了一記悶棍,慘哼一聲,但也僅只如此,沒有昏厥,沒有其他反應,明顯有抵禦手段。

朱家的千人隊,人數雖眾,但在這情況下,真是醜態畢露,若不是司徒小書釋放氣息,形成護盾,將她身後的人全數護住,這千餘士兵早已全軍覆沒,饒是如此,仍有過半人馬因不在她屏護範圍內,直介面吐白沫,暈死倒地。

「哼1

司徒小書氣血流轉,法相完全展現,一隻由刀鋒、劍刃所組成的赤紅朱雀,在身後展翼,光焰噴吐,焚卷天地,而刀劍的銳金之氣,更不住切割周遭,彷彿要將整個空間破滅,迎來最終的毀滅。

近身的朱鼎宇為之愕然,對面的龍九少、龍六爺也全然愣祝

……這是什麼法相?

……從沒聽說過這樣的法相,也沒聽說過這樣的仙禽魔獸,這甚至不太像生物。

……司徒家血脈,傳聞是奇木仙草一類;朱家血脈則是鷹隼系統,這隻鋒刃之禽是從哪冒出來的詭異法相?

摸不清楚底細,只感受到那神秘法相的強大,龍家兩大高手一時不敢主動,而全場之中,就只有龍雲兒稍微看出些端倪。

……緋劍朱雀?

……溫哥哥的第三術式武裝?

……小書她選擇了這形態為法相?但……怎麼作到的?

多個疑問連環生出,龍雲兒不解之餘,也看出司徒小書等若硬扛著龍家兩大高手的威壓,雖然一時間不露敗象,卻想必很吃力,自己該當要助她一臂。

這個念頭才剛動,龍家那邊的馬車中,忽然有多股氣息釋放出來,五股地階級數的威壓,由馬車中噴吐而出,伴隨著龍家兩大高手的威煞,席捲全場,四野肅殺。

「……這是?」

司徒小書臉色驟變,對面一下子冒出五個地階來,總數一下子衝到七名,滄溟龍家這是想幹什麼?

七名地階,普天下哪有這麼奢侈的試探?甚至說用來踏平溫家,都不會有人相信,太過殺雞用牛刀,正常人都只會認為,龍家人意在朱氏!

現場還能思考的人:動用這麼強的力量,萬里奔襲,不惜與耀宇朱門翻臉,總該有個合理的理由,溫家何德何能,值得滄溟龍家萬里奪食?

司徒小書卻越想越是心驚,單純看上溫府隱藏的利益,不足以讓龍家干這麼出格的事,但如果溫去病身分暴露,龍家是來清剿碎星餘孽,那就沒有任何問題,朱氏還會因為失察而蒙罪,根本沒法反抗。

……事已至此,該怎麼辦?直接破臉,拔刀護著溫家人殺出重圍?但這等若把封刀盟也牽扯進去,自己能這麼作?

……不想累及封刀盟,就只能袖手置身事外,這難道又是自己的本意了?

對面七道地階的威煞吞吐,如岳之鎮,壓得司徒小書心頭狂跳,目光瞥向龍雲兒,想知道溫去病是否有什麼後手?卻見龍雲兒也是一臉震驚,全沒料到有這狀況的發生,也沒有任何得自溫去病的授意。

……那,該怎麼辦?

正自不知如何是好,一股祥和氣息,從朱府眾軍士後方傳來,迅速瀰漫延伸,凶厲的龍威、地階的威煞,都一下被中和、承受住,那些正感到痛苦的軍士,壓力為之一輕。

龍六朝、龍初九叔侄感到錯愕,當這邊已經擺出輾壓性的絕對力量,還有其他的地階力量敢來介入?到底是哪方人馬,敢來和滄溟龍家對著幹了?

「阿彌陀佛1

一聲禪唱,蘊含著強大卻不迫人的力量,猶如晨鐘鳴響,傳震方圓數里,凈人心靈,洗滌邪氛。

一名模樣甚是福態的肥胖僧人,手搖蒲扇,袒胸露肚,遠遠地從數百米外走來,身旁還另外跟著十餘名僧人,有老有少,各具不凡氣象。

乍看之下,這名年紀難辨的胖和尚並不起眼,龍初九第一時間注視到他身旁那名鐵塔般的青年僧侶,目中流露明顯的敵意,但龍六朝卻是動作一頓,愕然道:「彌勒神僧?」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