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四章 證據何來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四章 證據何來?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一看到龍家的馬車隊里,出來的不是龍家人,而是堂冠正冕的朝廷命官,場上其他人馬先是一愣,繼而恍然,金剛寺這邊除了彌勒大師仍笑容不改,其他的或是眉頭一皺,或是動作一頓,都暗叫不妙。

……怪不得,滄溟龍家表現得這麼出格,跑到別人家地頭,還囂張跋扈,耀武揚威,原來真是有所依恃。

……單純只是龍家,跑到鷹揚郡內橫衝直撞,這自然是大忌,但背後有來自帝京的官員,帶著朝廷政令或軍令來此,那龍家就是協助朝廷行令,有大義名分在上,怎麼蠻幹都可以,甚至……捅破了天,也有李氏皇廷揹鍋。

而這兩名武官的品階雖然不高,身上卻都隱約散著地階氣機,不是普通的軍方將校,身後跟著的屬下,也都作著江湖武人打扮,平均實力不俗,堪比龍家親兵。

在這兩名武官的腰間,都懸挂著一塊腰牌,特殊的樣式,龍雲兒、司徒小書光看輪廓,就曉得那是什麼,開始心驚肉跳。

密偵司!

專屬於李氏皇族的忠犬,染滿鮮血的特務機關,自新帝國建立以來,他們藉著獵殺碎星者,建立大量功績,更掀起無數陰謀暗浪,六郡六家對這隻皇家的忠犬,既是鄙夷,又深自忌憚。

……居然是這幫人!

龍雲兒想起之前的經驗,對密偵司的來人沒有半分好感,同時也為之恍然,初九堂兄先前表示過,龍家目的在於招攬人,要在溫家被滅之前,把自己給撈出去,原來……真正的意思是這樣!

要滅溫家的是密偵司,龍家不過是藉勢而來,本身對溫家並無敵意,一方面提供自家親兵,讓密偵司得到掩飾,悄然到來;一方面又借用密偵司的高手來鎮壓場面,作為高姿態與囂狂的資本。

自始至終,滄溟龍家來此的地階就只有兩名,卻藉著密偵司的人馬,變成七名地階在列的恐怖戰力,鎮住各方,龍隱雲中,一鱗半爪,其威更甚,這一套借勢、造勢的手段,真是讓人無話可說。

而眼前這兩位……

司徒小書法相未現,身上刀氣卻更為凌厲,直直瞪視向兩名密偵司來客,「江湖謠傳,密偵司有六大頭領,兩位是……霧裡看花與無影劍?」

密偵司六大統領的身分,在江湖中算是隱密,普通人壓根就不知有六名統領,即使知道,也不清楚這六人是何方神聖,唯有像封刀盟這一等級的大勢力,花了大力去蒐集情報,司徒小書又素來對密偵司的情報特別留意,這才一語叫破。

「霧裡看花,葛長歌。」

「無影劍,方山。」

身分與特徵被認出,密偵司的兩名統領也不閃閃躲躲,各自報上姓名。

葛長歌擅長輕功與幻術,霧裡看花是形容他身法百變千幻,難以捉摸,讓追蹤者如墜霧中,什麼也看不清楚;方山則是修練無形劍氣,念動劍至,殺人不見血,用於偷襲,更是得心應手。

六大統領在密偵司中素來各司其職,自從密偵司成長起來后,近年來已少有聯手查案的機會,這回接到有力線報,告發嶺南溫家勾結碎星者,家主溫去病就是碎星餘孽,密偵司為之震動,這才由正在南方的兩大統領聯手而來。

這幾年裡,論起追殺碎星者的民間勢力,無出嶺南溫家之右,甚至還經常從密偵司口中奪食,密偵司上下對這名「同行」,早已氣恨兼懷疑,想要找機會對付了,這回一逮著機會,立即發難。

葛長歌早在數日之前,就已秘密到達港市,一面等待方山來會合,一面調查溫府的各種可疑跡象,不料方山的到來,竟伴隨著兩名龍家要人,密偵司的行動,赫然已被滄溟龍家注意到,前來商議各取所需的可能。

嶺南溫家藏得夠深,神秘莫測,葛長歌數日窺探,竟什麼也沒探查出來,雖然對自身攜來的武力,信心十足,但能與滄溟龍家聯手行動,勝算更增,事後還能增進與龍家的關係,何樂不為?

這趟密偵司的行動,不但出動兩大統領,更攜同三件灌注了兵主力量的寶兵,透過秘法催發,短暫形同一名地階高手在側,再加上龍家的兩大高手,爆發起來,等若七名地階高手聯合輾壓,照理說,別講溫家,整座港市都找不到第二個能對抗的力量!

但作夢也想不到,儘管本地的朱家勢力,一如預期地起了反彈,卻多了一個不知從哪冒出,更修為大進的司徒小書,讓事情變得意外棘手,而金剛寺眾僧的高調出現,更讓局面徹底失控。

此刻,兩名密偵司統領並肩而立,身藏寶兵,背後是一眾密偵司的好手,來勢洶洶,看似莫可能當,代表著帝國的高層力量,無人不畏懼三分,但沒什麼人曉得,葛長歌和方山的心裡也在打鼓。

……打密偵司成立起,上頭就下了嚴令。

……密偵司掌握國家力量,扯著剿滅碎星團的大旗,藉機發展壯大,必要時,也可以打著這旗號,消滅一些不服朝廷的中小勢力,吞噬其資源。

……但無論如何,都不能與頂級大勢力正面撞上,諸如六郡四門這樣的頂級勢力,如果正面碰上了,後果肯定是被上級犧牲,交出人頭去當謝罪禮。

隨著密偵司的茁壯,六郡四門對之存有忌憚,很多時候也存有顧忌,不想正面硬來,這讓密偵司多了不少轉圜空間,但今天金剛寺擺出了這陣仗,密偵司如果要硬幹,那就是正面衝突了。

龍家已表態置身事外,擺明過河拆橋不背鍋,而這邊就兩名地階、三件灌輸力量的寶兵,加起來還不夠對面輾的,更別說還有一個上世代的老怪物!

……但,難道就這麼放棄不成?嶺南溫家,這是密偵司上下忌恨兼覬覦很久的大肥肉啊!

葛長歌、方山對看了一眼,然後很有默契地點了點頭。

事已至此,不能給人家看笑話,密偵司自成立以來就低調行事,暗中累積的底蘊之深厚,絕不在頂級大勢力之下,不能被人看扁了!

半步天階又如何?密偵司什麼樣的高手沒對付過?

默契成立,葛長歌朗聲道:「溫家上下,如果自認清白,就出來受縛,由我們帶回調查,並封閉府第宅院,待我們搜索,若是確實有冤,自能洗刷。」

話說得坦蕩,卻沒有半點公信力,幾乎只要是個帝國人都知道,密偵司絕不允許有冤假錯案發生,所以一旦被他們調查,最後肯定都能有真憑實據,沒有都會憑空冒出來。

龍雲兒不敢回頭看,怕弱了氣勢,而眼前這關能否過得去,似乎也只能看「友方」的支持程度,若沒有金剛寺眾僧在場,怕這些如狼似虎的密偵司不會那麼客氣,而自己早就與他們戰成一團了。

……但,剛才幾輛侖階氣息,明明有五道,怎麼出來的統領只有兩人?另外三名地階為何仍不露臉?

龍雲兒仍在困惑,司徒小書的目光卻望向金剛寺眾僧,枯榮長老向她點了點頭,朗聲道:「密偵司今日是滅定了溫家?」

葛長歌毫不示弱,冷笑道:「金剛寺今日是保定了溫家?事關碎星團,各位大師可得慎重從事,別被奸佞蒙蔽,誤信了匪人1

方山也開口道:「碎星團狼子野心,當年封神之戰,害得貴寺傷亡尤其慘烈,各位切不可誤信匪言,遭歹徒所利用,貽笑天下,危及貴寺的萬年基業。」

提到先人前輩所建立的基業,金剛寺眾僧的神情更為凝重,大部分的他們,同樣不知此行為何而來,又為何要支持劣名在外的嶺南溫家,甚至不惜與朝廷對抗,這可不是金剛寺一貫以來的作風!

眾僧的目光,全數集中到枯榮首座、無邪首座的身上,而他們兩人則望向彌勒大師,等著他的示下,剎時間,全場一片寂靜。

彌勒大師面上笑意不減,眼中卻多了一絲決心,道:「可有證據?」

金剛寺不與姦邪為伍,也不舍無辜,要金剛寺退讓,拿出真憑實據來!

葛長歌、方山被這一問,心中苦意更深,如果早知道會撞上金剛寺,真憑實據哪算什麼問題?沒有都能生出來,可現在當然是沒有,嶺南溫家何其滑溜,證據哪是這麼好抓的?

幸好,這次為了一舉功成,自家也算準備周詳,聽到金剛寺如此表態,攜寶而來的方山,探手入懷,掏出一塊黃金令牌,高高舉起。

情形與朱鼎宇當初透過令牌,使用封刀盟之主司徒誨人的力量相同,但密偵司手中的這塊金令,一經催動,所透出的威煞,卻遠勝那時不知多少倍,瞬息間勾連天地,殃雲聚集,狂風卷四野。

龍雲兒、司徒小書相顧駭然,這種威壓她們已經不是首次遭遇,都算有過經驗了。

金剛寺眾僧神色大變,列隊結陣,在枯榮、無邪兩位首座的率領下,組成梵音法陣,這樣才能遙遙相抗,沒有集體被鎮壓趴下,此外的其他人,則是早就趴了一地。

彌勒大師沒受法陣護持,面上的笑意斂去,仰首望向天頂的殃雲與閃電。

……傳聞密偵司建立時,就有天階坐鎮,原來此言不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