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五章 瞞天過海的老溫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五章 瞞天過海的老溫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龍雲兒、司徒小書對於面對天階威煞,都已經頗有經驗,其餘龍六朝、龍初九,乃至金剛寺眾僧,全都在一陣驚愕后,各施其法應對,金剛寺甚至還能組陣護住高階以下的弟子。

這是頂級大門派的底蘊,悠久傳承之下,哪怕家族、門派內沒有天階人物坐鎮,也有神兵、神器流傳,即使是平陽司馬這樣一窮二白的窘迫世家,起碼也對天階人物有充分記錄,讓新一代的弟子知道該如何應對,不至於一碰上就慌掉手腳。

當然,想要直面天階者的威壓,並不是憑著一點教程,就有辦法處理,只見黃金小令之上,一道光華直破天際,斬空分雲,激起層層氣浪,狂風襲吹著整座港市,一時間不知多少驚呼、物品砸落聲,此起彼落響起。

留下這股力量的天階者,藏得極深,沒有個人的形影或力量特徵展現,但精神威壓掃來,大半座港市中的人瞬間昏迷,無分男女老幼,這情況在溫府周圍尤其嚴重,先是朱氏的千餘士兵,再來是龍家的數百親兵,全都神識空白,噴著白沫,暈死在地,無一倖免,就連名列星榜的朱鼎宇,也早就躺平在地上。

金剛寺眾僧的情況好些,有一名半步天階的長老在,又有祖師舍利庇護,全員誦經,梵音流轉,朵朵蓮花異象在身邊綻開,天階者的威壓被佛陣擋在外頭,就連最弱小的弟子也被保住,只不過臉色發白,搖搖晃晃,撐得頗為辛苦。

除此之外的人,起碼要發動法相,才能抗衡這股非正面針對的天階威壓,龍初九、龍六陽身後,兩條巨龍擺動身軀,雄目凝視;司徒小書凝氣,朱雀劍羽,根根燃亮吐焰,凌厲銳氣,將所有侵襲的實物與煞氣破碎。

天階威壓之下,地階也僅能自保,顧及不了旁人,而在場上多名地階中,龍雲兒的存在顯得特異,她身後的溫家子弟倒了一片,唯獨她還搖搖晃晃,勉力撐著。

擁有地階實力,她若展開法相,就不用支撐得這般辛苦,可她卻寧願硬扛,不把力量發動上去,這就讓人疑竇大起,懷疑她會否身體出了問題?或是……法相見不得人?

龍家兩大高手、司徒小書、金剛眾僧的目光,全都投到龍雲兒身上,令她壓力倍增。

……法相……在這種地方怎麼能展現出來?溫哥哥說會幫忙做的布置,不曉得到底做了沒?事關緊要,自己還是別胡亂冒險為宜,不到最後關頭,不冒這種險!

難承壓力,龍雲兒憑著金剛禪定的修為,硬扛天階威壓,腳下卻一步步向後退去。

溫家這些時間都在修繕守護法陣,已經有幾成效果了,只要躲回溫府範圍,受法陣屏障,抵禦天階威壓就更多幾成把握……

龍雲兒緩步後退,這動作在沒人能動彈的情境下,尤其顯眼,司徒小書想起在大荒西朝時,源自龍秘書體內,那吞食掉九頭妖龍的恐怖威力,心頭一動,暗忖難道她的法相真有什麼異常?

曉得龍雲兒有困難,司徒小書想要援手,但被這股天階之力壓住,欲助無從,而密偵司的兩大統領已經先有動作。

金令高舉,光柱形同一把天劍,斬蒼穹、分雲霄,百里之內,天上一切凈空,跟著,方山揮動這柄分天之劍,就朝溫府大門斬落。

這塊金令,由上封所賜,天階之力幾乎可以剷平一切阻難,但要說拿來斬殺金剛寺眾僧,那就是失心瘋了,上頭一再交待,力量是用來解決問題,而非製造問題,所以這一劍斬出,就要把問題解決。

一劍之下,先斬溫家地階,再破溫府法陣,把整個溫府砍爆摧毀,管他裡頭會死多少人,甚至直接砍死溫去病也無所謂,只要溫府一破,其他人馬再無介入餘地。

誅天之劍,崩雲而下,既斬法陣也斬人,龍雲兒受到氣機鎖定,還沒退入溫府大門,這一劍已將斬至。

眼見避無可避,龍雲兒心下一沉,凝氣運力,催動法相,只覺得周身氣血翻湧,真氣源源不斷被雙腕的江山鍾吸收,生出難以解釋的變化,而身後隱隱有法相浮現。

異常的運氣狀況,龍雲兒心下一奇,不曉得這是否溫去病作下的後手,但無論展現出來的法相為何,自己都沒可能接下這記誅天之劍,只能儘力一擋。

「……阿彌陀佛1

置身於重重佛光中,彌勒大師周身蓮花清凈,抵銷著源源不住湧來的天階威壓,蓮花破滅了一重又一重,卻是隨滅隨生,演化不盡,他目光照見,看出了龍雲兒與溫府的危局,也看出這一劍斬下的後果,不由喟嘆。

「……世道修心,眾生皆苦……」

彌勒大師袖袍微揚,將起未起之際,在場所有人驟生一股感受,彷彿天地瞬息昏暗,己身心神動蕩,隨時都會身不由主,離地飛起,飄向莫名所在。

……是某種佛門的大神通?

……這位半步天階終於要出手,代表金剛寺救下那名女子?

眾所注目,端看彌勒大師要如何出手,但一把清越琴音,卻在這關鍵一刻,極不協調地響起。

琴音來自溫府中心的一座閣樓,錚錚淙淙,高山流水,既有曲折蜿蜒之變,也有浩瀚無邊的大氣象,寥寥幾個音節,演盡河海江湖的種種意象,龍氏血裔聽在耳里,震在心裡,不由自主地抬頭望去。

只見遠處的小閣樓之上,一道虛影浮現,面孔模糊,身形不清,隱約是一名中年男子,頂帶王冠,身穿皇袍,散發帝者氣派,隨琴韻而出,懷抱長琴,五指揮絃,琴音演卦象。

琴音演化黑與白,再透過這黑白之分,組出六爻、八卦的層層意象,拉長為一條又一條的黑白卦帶,向四面八方延伸,護住整座溫府,當誅天之劍破空斬下,卦象演繹玄妙,扛下這誅天的一斬!

兩股力量對撞,不分軒輊,無可頗誅天之劍,竟無法破開琴音卦象,被阻擋下來。

這一幕,看得在場之人目瞪口呆,內中透露的意義,再清楚也不過。

嶺南溫家有天階人物坐鎮!

如此細緻的操作,涉及對天地法則的理解,這不是普通弄把神兵、神器來釋放氣息,所能作到的,那座小樓里確實有天階人物坐鎮,或者,起碼是一道天階人物的分魂……

「……怎麼可能?」

龍初九驚訝開聲,萬難想到溫家所藏身的水,居然深到這種程度?

在場無論哪方人馬,都是見多識廣之士,看著這幕驚天之景,腦中不住思索,考慮各種瞞天過海,製造天階幻象的可能,也許……這只是某種詐術?

正思索著,被擋住首一擊的誅天之劍,自行衍生變化,劍光一回,再次斬落,而小樓上的撫琴帝影,五指操絃,黑白卦象瘋狂演繹,陰陽轉,六爻易,山川河湖變千秋,將不斷斬落的劍光,全數拒諸外門,不得入侵。

攻防之間釋放的碰撞余勁,讓在場各方人馬整個呆住,所有的猜想都被排除,連作為友方的金剛寺都面容凝重,彌勒大師亦朝小樓深深望去。

……溫家竟然有天階人物守護,難怪……難怪……

在所有人當中,唯有龍雲兒、司徒小書的感覺最怪,她們看不出任何端倪,只能確定一點,就是這肯定與躲著不露面的溫去病有關。

製造出一個看似不可能,卻又無比真實的假象,模糊真與假的界線,創造奇,這是溫去病最拿手的好戲,之前連九頭妖龍都被坑殺,現在這小場面又算什麼?

……就是不知道,他怎樣做到?

小樓中,空無一人,但在閣樓底下數十米的地層,一間小小密室中,六面牆壁均繪有法陣,文符繁複到讓人看了頭暈,上頭所亮起的光華,也讓人不敢正視,而在這個六面法陣當中,溫去病端坐其中,玄黃氣芒罩體,周身插滿了細針,頭上更帶著一個不住發亮的金屬帽。

細針密密麻麻,多如牛毛,望之教人生畏,但卻與周圍法陣呼應,更顯化在閣樓頂端,那不容挑釁的帝者虛影上。

……就快撐不住了!

……不過,也該夠了,現場還有金剛寺的人,而那幫傢伙手裡的令牌也非神器,不可能比我更能撐。

溫去病一下睜眼,五指一揮,莫名生出的大力量,六面法陣燃亮到無法目視,跟著同時燒了起來。

極限催迫之下,溫府上空,無雲生雷,一道莫名電光貫空而下,化為龍形,落入虛渺的撫琴帝影中,剎時,空洞模糊的帝影,變得清晰,帝者之威,伴隨琴聲激越湧出。

黑白卦象掀起驚天之濤,如同海洋,瞬間吞向誅天之劍,兩相對撞,將劍氣完全吞滅,歸化無蹤。

方山握持在手中的金令,驀地炸得粉碎,電流狂猛釋放,將他半隻手掌殛得焦黑,更一下跪倒地上。

葛長歌伸手欲扶,卻驚覺遠處格樓上那道高渺帝影,似乎正居高臨下,遙遙看著這邊,沛然帝威,他心頭不住狂跳。

「走1

不敢多留,他帶著方山,第一時間離開現場,連那些暈死在地的屬下都顧不上,落荒而逃。

……自新帝國成立以來,密偵司從未經歷如此慘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