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六章 安息吧,朋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六章 安息吧,朋友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雖然手上掌握著朝廷最大的黑暗力量,密偵司的行事卻一向謹慎,從不招惹不該招惹的目標,靠著「欺壓弱斜來練兵,一口口吞掉與自身體積相若的敵人,不住壯大。

在行事上,密偵司猶如毒蛇,都是潛伏暗處,不動聲色,直至看準了目標,這才狠狠一口咬下,制敵死命,無有不中,所以數年來,密偵司縱橫大江南北,等閑中小門派聞名如見鬼,頂級大勢力也視之若蛇蠍。

但這一回,密偵司卻罕有地失手了,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準備不足、謀划不周,只是因為對方更勝一籌。

與他們立場相近的滄溟龍家,在場的兩大高手尤其能體會這酸楚。密偵司兩大統領齊出,這出奇的高規格,對於連世家都不算的嶺南溫氏,已經是獅子搏兔,小心又小心了。

金剛寺的橫加伸手,是提防不到的意外,但密偵司也做了充足的準備,那塊暗藏天階力量的金令,展現了密偵司的當前實力,更明明白白告知整個天下,密偵司內有天階強人坐鎮,而這同樣也是對帝國六郡宣告,李氏皇族手上,有能夠調遣得動的天階!

此事對李家與六郡的關係,影響甚鉅,等若在天平上扔下一枚重重砝碼,龍初九相信,這是因為最近數日里,敵國之中新冒出的那批地階與高階,局面動蕩,李家決定透過密偵司,展示武力,威懾四方,安定人心,這才走了這一步。

相比之下,什麼嶺南溫家,根本不值一哂,只是密偵司高層,或者說李氏皇族用來藉機展示武力的道具……

在看見那塊金令的瞬間,龍六朝、龍初九整個明白過來,曉得自己踏入怎樣的一個局,跟著,看見彌勒大師要出手相護,這一驚也非同小可。

……金剛寺當真如此沒有政治敏感性?這一擋,明著是擋下天階的借物一擊,實則卻是挑戰朝廷權威,形同反逆,素來對世俗君權表現配合,從不與之衝突的金剛寺,這回是怎麼了?

……又或者,是嶺南溫家給了金剛寺天大的好處,讓這群和尚願意為此庇護溫家,甚至不惜挑戰世俗君權?

……但,金剛寺眾僧不易收買,更淡看榮華,要什麼樣的好處才能換到他們如此力挺?是碎星團的遺產嗎?可碎星團的什麼資源,能夠起到這樣的效果?

滿滿的錯愕中,龍家兩大地階高手,胸中疑惑難解,不過還沒等到解答,更大的驚奇就發生,那聲琴音驟響,出現在溫府內的高渺帝影,再一次使他們呆若木雞。

這是貨真價實的天階戰!

溫家竟然有天階守護?

再沒什麼意外,比這還要恐怖了,百族大戰時,天階就是人族最頂峰的存在,哪怕只是天階初段,都是稀缺資源,更別說封神戰後,地階為尊,天階者更成至尊無上的存在,寥寥幾位人族天階,都被高高供起,讓普通人只能匍伏仰望。

活生生的天階者,不用拉幫結黨,自己一人就能等同一派,動則牽引天下風雲,只要有天階者支持,七家八門,哪個大勢力敢輕動?

然而,天階者就那麼寥寥數位,閉著眼睛都背得出來,溫家從哪裡請來天階者庇護?更別說當世的天階者中,並無一人散發帝皇氣派,擅長撫琴,這道撫琴帝影是打哪冒出來的?

諸多問題,讓龍家兩叔侄想不通,但對著覆蓋了整個港市的天階威壓,他們連上去求證的資格也沒有,當金牌炸碎,兩名密偵司統領臉色難看地掉頭離開,他們也一語不發,直接離開了現常

……形勢比人強,這已不是尋常的勢力之爭。

……如果被什麼其他勢力、其他大派給殺了,滄溟龍家肯定會報復,帝國也斷不容許兩名密偵司統領被害,可如果是換成招惹天階者被幹掉,滄溟龍家或帝國估計連搭廊ざ疾換嵊小

……天階者,為天所忌,修練之下的精神狀態都有些極端,要嘛是特別尊重道理,循規蹈矩,要嘛就是喜怒無常,近乎瘋癲,後者壓根不會和人講什麼規矩、身分,一旦報復,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,大勢力個個有家有業,誰願意招惹這種滅門煞星?

就因為這些顧忌,越是看得起自己的人,越是急著離開,甚至連手下都不及帶走,急急先離險地,省得遇上精神不正常的天階,直接拿看不順眼的人開殺示威。

而原本以為一場滅門之禍將在眼前的龍雲兒,這時也回過神來,善盡自己身為總管的職責,上前向兩方援軍見禮,用平等的態度,分別將司徒小書、金剛寺眾僧迎入府內。

金剛寺眾僧沒有擺絲毫架子,應龍雲兒之請,進入溫府,卻也給龍雲兒添了一個大難題。

頂級的豪門、累代的世家,對於迎賓待客都有一套流程,諸如什麼身分的賓客,要啟用什麼層級的規格,規範得清清楚楚,不會有遺漏。

溫家自然也有這些法度,而金剛寺眾僧到來,這是頂級的貴賓,要開中門,焚香,洒掃迎客,類似事情龍雲兒以前在自家也沒少主持過,然而,此刻的龍雲兒卻無人可使。

溫府中門大開,放眼看去,整座莊園之內,人倒了一片又一片,全躺平在地上,徵狀輕的,還能摸著頭坐起,痛楚**;狀況重一點的,還躺在那裡噴著白沫。

同樣的情形,不只在溫府之內,也在外頭,本地的千名兵盯龍家的數百親兵,全橫七豎八地躺倒,甚至把範圍再往外拉,大半座港市,路上、建築物里、港邊、船上,不曉得有多少人都昏迷倒下。

天階戰的餘波,恐怖如斯!

相形之下,溫府內的清醒人數,搞不好還是全市數一數二多的,畢竟這邊有法陣庇護,多少減輕了威壓餘波,那些走在路上的行人可沒這等好運。

龍雲兒無奈苦笑,將金剛寺眾僧先簡單安置,跟著,就是一連串混亂的收拾善後,讓已經醒來的人站起,開始動起來,然後把那些仍昏迷的人弄醒,恢復正常行動。

在地下密室之中,灰頭黑臉的溫去病,正從密室通道中行出,咳嗽個沒完,看著身後一片焦黑的密室,苦笑不已。

「辛苦趕工的裝修,又白乾了1

自己一回到港市,判斷情勢,立刻就知道很快會被人殺上門來,跟著就開始進行準備。

龍雲兒的訓練,不是幾天內能完成,自己雖然製成了玄黃戰衣,但什麼事如果搞到要自己親自下場去打,那距離暴露身分,千夫所指,流亡海外之日,也不遠了,所以需要其他的應對策略。

自己一方面飛書金剛寺,一方面則重修溫府的法陣,雙管齊下。

極樂堂奇襲溫府,毀滅性的破壞,傷損實在太重,想要修回原有的程度,不管是所需要的資源,還是工程時間,起碼都要幾個月,而能夠平安度過這幾個月,沒事發生的機率,基本為零,自己只能另尋他法。

這幾天的修建,所建立起來的新法陣,基本上防禦力只算差強人意,主要目標只做一件事,就是把方圓數十里的天地能量蒐集、匯聚,全數集中在這間地下密室,等待啟用。

玄黃戰衣製成后,靠著這些能量,還有一件特殊器物,自己能夠顯化出天階者的虛影,短暫出手戰鬥,防守三息,或是……進攻三招!

有這麼一著後手暗藏,在金剛寺援軍到來之前,應該足夠撐過,雖然過早露相,讓人以為溫家有天階者支持,會引來不必要的注目與麻煩,但也能震懾宵小,維持一段時間的清凈。

「單憑舉報,密偵司居然要動我?什麼舉報這麼夠分量,讓這群老鼠終於動了?」溫去病搖搖頭,「算了,閉著眼睛都能想出來。」

大荒西朝時,自己與老朋友死曜作過一場,那個易水墳的死曜中人,肯定是認得自己的,回來后玩起死曜的拿手好戲,驅虎吞狼,以他們的能耐,自然能造出夠真實的證據、謠傳,挑動密偵司的興趣。

密偵司被這一嚇,今日暫且退去,但不用多久,就必會重來,準備周全的他們,會比今日更棘手得多,畢竟自己能驅使的,是一個天階假象,而站在它們背後的,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天階。

「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,唉1

溫去病回頭一眼,望向已經燒得漆黑,四面鋼板壁都被融化的密室,在自己適才所坐的中心之處,有一張古琴安放其上,琴絃靜靜,候風成音,充滿著說不出的琴韻古味。

看著古琴,溫去病的表情異常複雜,嘴邊的笑意更苦。

「……你這人,活著的時候討厭,死了也麻煩,今天多虧你了。」

「這次我看見冰心了,小屁孩子成長得不錯,你和樵峰都可以放心,這張琴等適當時機,我會歸還司馬家,不會吞沒你們家東西的……」

嘆息似的開口,溫去病最終轉身,不再多看一眼地離去。

「……安息吧,朋友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