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八章 要老命的傳法授業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八章 要老命的傳法授業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密室中,溫去病一臉的輕浮,卻出奇地正襟危坐,心中更滿溢著不知該如何言語的激動。

如果正視胸中的情感,那個悸動不已的情緒,應該是感謝,金剛寺的這些肌肉和尚,吃了那麼大的虧,被騙過、被坑過,但他們仍沒有失去對人的信任,仍走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,並且為此願意再一次踏出腳步。

他們還願意再賭一次,實現當初與碎星團的約定,光只是這一點,就令自己衷心感激了,在這世上,還是有願意相信碎星團的舊戰友……

只這一點,就值得自己湧泉相報,償還過去欠他們的一切。

溫去病坐在那裡,曉得自己臉上的輕浮笑容,看起來非常賤,非常惹人厭,不過,如果不是用這個已經習慣的招牌表情,放任臉部隨心情而動,自己沒有把握會泄漏出什麼東西來……

「施主,你的信……敝寺收到了。」彌勒大師笑道:「關於你的請求……」

「不用急,信確實是我所發,很高興各位這麼快就來了。」溫全在開始之前,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各位禪師。」

這話剛提出,彌勒大師身後三僧,表情都不是很好看。

應要求建舍利塔,這是金剛寺史上最大的勒索,過去從沒有這樣的例子,這回因為事關重大,不得已而妥協,寺內並非沒有質疑的聲音,只是方丈與幾位長老強行通過。

如今,舍利遺骨已經運到,諸般準備也已妥當,就只待交涉,對方卻要喊停加價,得寸進尺,這等行徑,委實令他們不快。

然而,這也不是什麼沒料到的狀況,溫家主人溫去病,流傳在外的名聲可不怎麼樣,屬於那種有好處占,絕對佔到盡的剝皮人物,這種人手裡拿了東西,不會坐地起價,那就見鬼了!

彌勒禪師笑呵呵的,絲毫不見怒意,道:「天地間的一切,皆有定數,皆是緣法,不可多得的,強求也是無用,施主有什麼問題,盡可提出?」

……你盡可提出,不是我們必會答應,提價之前,也可以先看看貨,貨色不對,哪容得你坐地起價?

……金剛寺的怒火,也不是那麼容易招架的!

「我想請教諸位……」溫去病笑道:「為何我的信,不直接寫給無茶方丈?或是哪院的首座?或是某位禪師?而要用這麼不起眼的方式,傳給貴寺?」

……居然不是直接提價,這是想先繞個大彎?

金剛寺四僧著實納悶,思索起溫去病的意思,佛門最擅長打禪機,類似的思考激蕩,他們早都不陌生。

為何要用這樣的方式傳書?這麼秘密的事,為何不秘密進行?就算普通的寄信,可以掩人耳目,反而比一些秘密傳訊更不容易被人發現,但同樣有很大機會,直接被當成胡言亂語的廢紙處理掉,這是非常解釋不過的事。

溫家主人為何如此有信心,這封信能夠引起重視,並準確傳到該傳的人手裡?這一點,之前讓金剛寺眾高層也非常納悶,百思不得其解。

彌勒大師搖頭道:「我等確是不知,還請施主明示。」

「我也是一個略懂緣法的人,曉得什麼東西能得,什麼是不可多得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我要交給貴寺之物,正確的歸屬,是屬於金剛寺的每一名僧侶,甚至是將來佛門的每一分子,不專屬於某個人,所以,我那封信的對象,是金剛寺全體,如果沒這緣分,信石沉大海,也沒誰可埋怨,一切屬天命,但若這封信能傳到諸位手中……」

四僧都感到意外,沒想到溫去病開口也是緣法,但如此重要大事,他居然像抽籤一樣賭緣法,這實在讓己方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,難道賭輸了就放棄交易,賭贏了就交易?

「……那地藏菩薩本願經,我就能安心交給諸位,不用任何報酬,也不附帶任何條件。」

溫去病微笑著說話,聽在對面四僧耳中,卻不啻于晴天霹靂,本來預備好會被大敲一筆,忽然聽說什麼也不用支付,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?

一時間,四僧的目光都望向溫去病,彷彿他的異常慷慨,內含什麼更深的陰謀,要金剛寺眾僧入圈套。

四僧中,仍是彌勒大師最先鎮定下來,注意到這話的關鍵處。

對於金剛寺眾僧而言,求法之事重過一切,為了達成這目的,什麼重大代價都可以付出,代價越高,更顯得求法之心堅定。

古時高僧求法、求開悟,毫不猶豫地砍掉自己手臂,相較之下,其餘的身外物更有何不能割捨?因此,付出的代價不是問題,能夠得到的「法」才是重點。

「……地藏菩薩本願經?」彌勒大師沉吟道:「老衲曾在典籍中,見過地藏菩薩之名,但僅得其名,不知是何傳承?所行之道又為何?」

「地藏菩薩大願,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,地獄未空,誓不成佛。」

溫去病微微一笑,取出了得自大荒西朝的地藏經,放在彌勒大師身前。

書本很普通,並不是任何珍稀材料所組成,上頭也沒有任何特殊力量,但彌勒大師看著經書在前,微微感應著內中訊息,臉色驟變,眼中流露狂喜之情,微伸出手,想要碰觸書頁,手指卻顫抖起來,多年修行的禪心,竟壓制不下情緒的波動。

在彌勒大師身後,三名禪師也呼吸粗重,激動難抑,從祖師創建金剛寺以來,金剛寺的道統始終殘缺,刻苦修行,卻看不見出路,不知該去向何方,這長久以來的缺憾、悲願,終於在今天有了圓滿的希望。

這頁一翻開,金剛寺自此之後,再也不是有法無道的殘缺狀態,苦苦修練,終得大道了!

三名禪師里,枯榮、無邪都是禪心堅定,不為外物所動的超卓人物,可看著那本薄薄的書冊,整顆心都狂跳起來,再難保持鎮定。

終於,彌勒大師喟然一嘆,動手翻開了地藏菩薩本願經,看見了內中的文字,輕聲誦讀出來。

「……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,我今見聞得受持,願解如來真實義。」

「……如是我聞。一時佛在忉利天,為母說法。」

「……爾時十方無量世界,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佛,及大菩薩摩訶薩,皆來集會……」

一字一句,彌勒大師細讀著經文,身後的三僧閉上眼睛,一面思索經文,一面用心記憶。

對普通人來說,這些經文意義有現,聽了好像懂了,深思卻也沒什麼特別,可換成這些修行多年,卻限於所得傳承殘缺,遲遲不能更進一步的僧人們,此刻入耳的每一句經文,都與過往所熟記的那些殘缺經文串聯,指引出新的方向。

剎那間,三僧如醍醐灌頂,只覺得多年閉塞頓開,眼前出現一片新天地,每一段經文入耳,都有如痴如醉之感。

溫去病靜坐在對面,聽著朗朗誦經聲,面上只有微笑,這本經文自己早已熟讀得滾瓜爛熟,自然沒有什麼刺激可言,而自己在大荒西朝苦修兩年,看了各種佛經,所知的遠較他們為多,也沒法如他們這樣,聞經如聞大道綸音。

……當前,自己能傳的法,也就這一卷地藏菩薩本願經,其他在大荒西朝所讀的經文,不是不能寫出傳贈,但意義不大。

……普通的佛經,微言大義,內中蘊含的佛理,充滿大智能,是直通大道的指引,但並不是明確的力量修行體系,如果要指望從中妙悟佛理,境界到了,諸般神通自生,力量自得……這恐怕,一千年內都不可能。

本方世界的金剛寺傳承,與大荒西朝的佛門相比,明顯笨拙得多,一點都沒有那種善思能辯的唇舌,更有諸天佛門所少見的大批肌肉猛男……這到底算不算走偏了路,自己不好斷言,可讓他們直接銜接傳統佛門的道路,無疑也是坑人。

地藏菩薩的道途,自己頗替金剛寺眾僧哀嘆,卻不得不承認,是非常適合他們的修法,藉著助亡魂超脫,累積陰德,更為世人消災化業,獲得功德,集合這兩者,邁出由小乘佛門轉向大乘的第一步。

這是有明確體系,明確進階方向的修練法,憑此修行,再研習其他的佛理,最終就能走向正途,走向佛門八億四千萬法門,萬法歸宗的境界。

從此,金剛寺眾僧就有了一條明路,自己的遺憾少了一樁,對自己來說,這就是最好的報酬,再不需要什麼別的好處。

聽著一句句經文,溫去病面露微笑,但忽然間,這個笑容僵在臉上,驟覺體內五德之氣,莫名悸動,生出新的變化。

……道德之氣?

微微愣然,溫去病驟見正念誦經文的彌勒大師,周身大放光明,一縷縷七彩琉璃佛火,自腳下生出,燃燒全身,而他雙掌合十,面露微笑,顯出清凈圓滿之意,熊熊佛焰焚遍全身,竟然出現肉身開始幻滅的情形。

見狀,溫去病為之愕然,下巴差點砸到地上去。

……不會吧?在這節骨眼上焚身以火?若燒成灰燼,對金剛寺怎麼交代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