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九章 凈土臨世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九章 凈土臨世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 溫去病的會議密室,自然各種結界法陣不會少,能夠完全屏蔽外界的窺探,阻止他人演算天機,或是使什麼別的刺探手段,全都被擋在外頭,而裡頭不管發生什麼事,也被禁絕在內,訊息不會外漏。

然而,這個屏蔽也是有其限度的,一些太過強猛的意外,哪怕想藏也藏不住,正如此刻,一道虹光自密室透發出來,往四面八方回蕩,溫府內內外外,剎時驚動。

「……那是什麼?」

正在與司徒小書敘話的龍雲兒,第一時間驚覺,抬頭仰望,只見七彩琉璃光華,自密室中透發出來,亮度強到讓人睜不開眼的程度,彷彿一座燈塔在那邊點亮。

龍雲兒、司徒小書大吃一驚,都知道出了狀況,溫去病在那邊和人密談,那邊卻突發異象,這怎麼都不會是好事,別的不說,這七寶琉璃光如此耀眼,別說溫府內人人可見,只怕溫府外的人都看得到。

才剛這麼想,七寶琉璃光就如燎原野火,傳出溫府範圍,更遠遠涌流出去,數百米、一里、數里,頃刻之間,就傳出數十裡外,將小半個港市都籠罩在下。

全市的百姓,都看得見這片寶光,雖不明白這道寶光有何意義,但仰望這七寶琉璃光華,所有百姓心頭俗念頓消,只覺身心清凈,一切負面情感彷彿被寶光抹去,不由自主地向這寶光閉目祈願。

普通百姓的感覺都如此強烈,修練血脈力量的武者更覺玄妙,自身源自血脈的力量,如遭洗滌,血脈源頭像是被壓制,力量運轉不太順暢,寶光中蘊含著一股說不清楚的力量,似在號召自己放下一切,投入其中。

這麼讓人神魂動搖的力量,讓人們想到不久之前,掃過整座港市那兩股震波,那道琴音、那道威壓,就與此刻這層廣及數十里的寶光,形異質同。

……不、不會吧?

不知多少人,心頭都冒出了這個想法,而感覺最深刻的,就是正在溫府之內的龍雲兒、司徒小書。

帶著懷疑,龍雲兒輕聲道:「這是……」

司徒小書肯定地點頭,雖然在本方世界僅得耳聞,可是在大荒西朝,自己看過類似的典籍記載,寫清楚高僧證道天階時的諸般異象,內中就有這個特徵。

「……是凈土臨世1

同樣的驚愕,之前也出現在密室內的溫去病與三僧心中,枯榮、無邪三僧一知半解,僅是從彌勒大師腳下所生的琉璃佛火中,曉得他取得突破,引動佛門僧侶踏足天階時,所出現的第一個異象:「焚身以火」!

這個異象,過往金剛寺禪師晉級活佛,踏足天階時,大多數都有,三僧就算不曾親眼見過,也在紀載中看過,但為何有佛火焚身?又代表什麼?那就說不清楚了。

同在現場的溫去病,對此的了解,已經遠在修練多年的三僧之上,更清楚知道佛火焚身的因由。

金剛寺僧人苦行修身,大部分持戒極嚴,就算沒有刻意行善事,一路走來,也都有惠於世,多少走在功德路上,而行功德者,雷劫不加身,所以佛門高僧登天,極少引動雷劫,改由佛火焚身淬體,拷問自身。

佛火焚身,到底引動哪種佛焰,隨個人所選的修路、一路走來的修行狀態而不一,要扛過的難度,比雷劫略低,但也並不容易,一步行差,登天後就此卡關在天階初段,永難邁過。

古往今來,金剛寺的高僧登天不易,基本都是誤打誤撞,登了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上去,登天之後更容易卡關,這方面反倒不及道門,雖然雷劫兇險,可是天階道路清楚,有完整的修練體系,一路過關斬將,練到天階高位,身成天尊者不在少數……金剛寺會如此渴望得到佛門完整傳承,絕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依照往例,焚身以火的首重異象過後,接著該發生的,是「佛火成蓮」,在肉身被焚灼的痛楚中,憑自身修持的大道,駕馭佛火,開出蓮花,化為蓮台,蓮台的品級越高,日後在天階上能走得越遠,最終成就也越高。

這是金剛寺的經驗累積,但到底怎樣能鑄煉成高品的蓮台?這個至今仍是不解之謎,所以當彌勒大師承受七寶琉璃佛焰焚身,在場三僧都開始擔憂,不知他能否駕馭佛焰?能在二重異象中,結成幾品的蓮台?

……彌勒大師卡在天階關口,始終不敢闖關突破,明顯是自知不足,信心未夠,這一回因為觸及地藏法統,得到明悟,竟爾突破,但……能夠成功嗎?能結成九品以上的蓮台嗎?

出乎意料的是,佛火併未受駕馭而化蓮,彌勒大師手結日輪印,周身大放清凈琉璃光,七寶光焰流轉,穿透四面結界的封鎖,傳到外界,廣及數十里。

這是典籍中幾乎沒有記載的情況,枯榮三僧目睹奇景,驚訝得無以復加,更有說不出的歡喜。

得傳地藏法統后,果然走出一條新路來,金剛寺修身修法終得道,自古以來,無數代人的悲願與遺憾,都在今日被曙光碟機散。

溫去病淡淡旁觀,能夠體會到他們的激動心情,但更在乎的,是彌勒大師所證之道,與自身對天階理解的對照。

……天階之路,是自身次元的提升之路,所謂的次元,先是空間之變,再來是時間之變。

……天階者的威能,與自身內世界的開闢,關係甚眾,內世界的存在則是空間變化之基石。

……佛門高僧成道后,結合自身所修的大道,能開闢凈土,凈土各具不同意象、不同神妙,小的托於掌中,渺如芥子,卻能納須彌,大的遼闊無邊,橫跨億萬劫……

這些在大荒西朝的典籍中有記載,踏足天階后,高僧成為活佛,開闢凈土,出現的異象即是「凈土臨世」。

此刻,七寶琉璃光遍照數十里天空,當中七彩光華最濃之處,驟生一支樹影,立地參天,穿透蒼穹,成為一棵通體清凈的琉璃寶樹。

寶樹下,彌勒大師的身影,盤膝跌坐,手結法印,口誦真言,梵音迴響於整片凈土世界。

整座港市,無數人民趴伏地上,誠心讚頌著這位新生的活佛,沐浴在琉璃佛光之下,內心歡喜讚歎,與此同時,許多早先被兩大天階衝突所波及,暈死不醒的人們,受琉璃佛光灑落,一一氣息平穩,從暈厥中清醒過來。

不久,所有光影消失,異象結束,一切歸還於斗室之內,跪坐地上的彌勒大師,一手仍在翻讀地藏經,表情笑咪咪的,彷彿先前的那些異象從未發生過。

「恭喜師兄終證大道1

枯榮、無邪三僧,雙掌合十,向彌勒大師躬身賀喜,彌勒大師表情如常,周身散發著清凈、圓滿的意味,搖了搖頭,道:「大道漫漫,這只是開端,老衲不過在半個台階上,正等著諸位同修拾階而上。」

說完話,彌勒大師轉身面向溫去病,指結蓮花印,以五體投地的大禮,深深向溫去病一拜。

溫去病不謙不讓,坦然受了這一禮,笑嘻嘻地道:「禪師是空,活佛是空,半個台階是空,上不上階到頭亦空,大和尚謝我的這一禮,原也是空的,諸法無我,亦無佛1

,,,好歹留學了兩年,成天佛辯,遇上只會猛練肌肉的你們,應該還是唬得過去的。

彌勒大師聞言,身軀一震,似有所悟,將這一禮深深拜下去,道:「多謝佛友傳道之德1

……佛友!

溫去病的笑容僵在臉上,自己這是耍什麼白痴?賣弄什麼佛辯?一個不留神,又挖了坑把自己給埋了!

彌勒大師坐直身體,道:「受此傳承,敝寺上下同感大恩,老衲有一難解疑惑,要有勞佛友。」

溫去病笑得高深莫測,「我非佛門中人,但對金剛寺非常敬重,有什麼要求,大師儘管說無妨。」

……猜也猜得到,金剛寺肯定對溫家之主,為何知道當年碎星團團長的約定,感到疑惑,要問也是問這件事,而自己也早就想好了藉口。

彌勒大師又向地藏本願經磕了個頭,這才指著經書,道:「地藏菩薩的傳承,不知佛友從何得來?此事關係重大,還請佛友告知。」

……怎麼會是這種問題?碎星團什麼的,對你們都不重要嗎?

溫去病表情古怪,思考著措辭,緩緩道:「我……日前偶然西行,至一極西荒地……」

說了幾句,眼見四僧神情專註,溫去病心中一動,道:「沿途諸邪阻道,外魔侵擾,幸得諸佛指引,歷經九九八十一難,終於得見如來,蒙賜寶經,取經東歸。」

……得見如來?

金剛四僧都露出驚喜之情,來之前他們已經做過情報確認,溫去病在西北之戰,活躍於獸族,而後短暫失蹤,莫非就是在這段時間裡,遭逢異遇,一路西行,最終得見如來?

在獸族以西的窮絕之地,當真存有佛門的完整傳承?

不過,情報中,他失蹤也沒幾天,短短時間,如何經歷九九八十一難?莫非真是衰到爆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