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武俠修真>碎星物語>第十章 西行取經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章 西行取經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武俠修真

在與彌勒大師對談時,溫去病心念驟動,想起一事,當初在大荒西朝無心插柳,營造出病故仙帝的形象,受百姓崇拜,竟爾得到大量聖德,實為意外之喜。

剛才傳法於金剛寺,五德之氣再生感應,竟是最虛渺難測的道德之氣被觸動,雖然不明究理,但也提醒了自己,這是大好機會,自己完全可以索要一些金剛寺毫不在乎,卻對自己非常重要的好處。

聖德之為物,等若汲取願力轉化,並不是那麼簡單,凡受萬民崇拜,就必須有實質作為,澤被蒼生,這才對得起所承聖德,如果在這點上大意輕忽,徒受香火膜拜,卻沒有相應作為,則億萬願力,轉化五濁業力纏身,雖神佛之屬,也會被污化神魂,墮化鬼魔。

自己在大荒西朝時,以病故仙帝形像,攫取聖德,也是先為帝京百姓焚盡陰雲,付了「訂金」,再誅殺妖龍,這才能不受反噬地身承聖德,此事關乎因果、業力,動輒引火焚身,不能亂開玩笑。

最穩妥的做法,是幹了一件大好事,為民所念,受世世代代膜拜,形同賣出一件智能型商品,往後源源不斷收取權利金,這才是聖德的真面目,根本不該有反噬問題。

而從病故仙帝的經驗,自己更察覺到一點弔詭之處,聖德之為物,固然是一種施與受的關係,但所獲得的量,並不是「所立的功績有多偉大」,卻是「人們認為這功績有多偉大」。

這兩者之間的差別,其實有頗大的上下其手空間,可以透過宣傳、美化,把一件普通的功勞,弄到彷彿關係人族存亡一般,反正,是真是假不重要,只要有人信就行了!

單純送本經書回來,這有什麼屁功勞?不過就是個快遞員,但如果護送途中多經磨難,諸邪阻道,要突破層層險阻,九死一生,才將真經送來,那形像就高大得多,更容易為廣大人民群眾所愛戴。

……九九八十一是一個好數字,琅琅上口,就姑且先扯個八十一難吧!

想明白這個關鍵后,在大荒西朝獵殺諸魔將,降妖伏魔的故事,就可以派上用抄…

「我遭遇魚怪,張口吞日月,我迎風變化,扔出寶籃,將之收服於籃中。」

「……青牛怪力大無窮,堅不可摧,我迎風變化,身成毫毛,落其不覺之處,一刀破之。」

「有蜈蚣巨怪,身如山嶺,百眼放光,我挪移江山為屏障,阻其百目邪咒,騰百岳於空,將其鎮壓,還清凈於民。」

溫去病盤膝而坐,口若懸河,滔滔說著一樁樁降妖伏魔的「豐功偉業」,對面金剛寺三僧,露出目瞪口呆的錯愕之情,聽著這番大忽悠,要用極大定力,才忍得下臉上表情不抽搐。

……開什麼玩笑?你隨便說,我們就會隨便信啊?

三僧都覺得難以置信,不是覺得這些話難信,因為這些話壓根就不會有人信,但聽聞溫家主人奸滑多詐,就算要編謊話,也能編出天衣無縫的合理言語,卻故意說這些沒人會信的鬼扯話,意欲何為?

若是平時,早就要這溫剝皮閉嘴了,但此刻想要開口,卻見彌勒大師凝神細聽,嘴邊仍掛笑意,眼神卻極為認真,似乎這些忽悠之言中,有些值得在意處。

看到這情形,三僧又不好開口,因為典籍記載,禪師晉陞活佛,踏入天階后,感應力會大幅提升,尤其在因果之道上,具體的表現,就是對各種謊言的識別能力提高。

溫去病這麼誇張的謊言,哄小孩子都不會信,但彌勒師兄聽得如此認真,莫非裡頭假中有真,有些不能輕忽之處?

想到這一節,三僧又覺得滿口胡言的溫去病,形象又高深莫測起來。

而在彌勒大師這邊,他確實有著奇妙的感覺,雖然入耳的話,聽起來比謊言還假,連一個標點都不能信,但來自因果的感應,這些夢話似乎都是真的,或者,有部分真實,未可輕言否定。

基於慎重考量,彌勒大師仔細聽著溫去病的每一個敘述,思考著種種可能,直到他說了一個段落,這才道:「佛友一路西行,降妖伏魔,可有同伴?」

金剛三僧如遭點醒,紛紛點頭。是啊!如果有同伴共行,就有證人,也可以向證人查詢細節了。

「同伴礙…確實是有。」

溫去病邊想邊說,道:「我西行半途,有一匹坐騎,我一路騎著龍雲……馬,也就是白龍馬,後來還加入一個同伴叫小書……小豬,是一隻豬妖,橫衝直撞,有萬夫不當之勇,和其他妖魔作戰的時候,那股瘋樣,連我看了都會怕。」

莫名其妙的言語,連彌勒大師都皺起眉頭,但因果之線的反饋,又覺得溫去病這話真實不虛,不由得大是困惑。

自己初登天階為活佛,在因果方面的感應,也只是初窺門徑,明知溫去病的話中有實有虛,卻不知何處實,何處虛……

說到底,無論是什麼理由,他得逢奇遇,將此地藏道統傳予金剛寺,就已經是莫大恩德,又不要任何報酬,金剛寺無論有什麼疑惑,都不可能強逼其說出,這是恩將仇報的行為……

「……從今往後,佛友的事,就是我金剛寺的事。」

彌勒大師道:「溫家所做的營生,造業太重,恕我金剛寺不能相助,但憑著今日之德,無論佛友是何災劫加身,我金剛寺必護佛友一線生機。」

這個承諾的分量之重,堪為金剛寺肩上之最,但枯榮三僧聞言都只是點頭,沒有什麼話可說,傳道之德如同祖師,只這一點,就值得金剛寺全力相護。

溫去病聞言微笑,心知以金剛寺平素避免牽扯世俗事的戒律,能做出這承諾有多不易,而以自己的惹禍本事,金剛寺別說護自己平安,光要護自己遇事都有一線生機,就已經很困難了。

不過,自己傳法金剛寺,不是為了給他們添麻煩,更不是為了把他們捲入災劫之中……

「多謝大師,溫某作惡多端,兼執迷不悔,不敢領受貴寺好意,佛門最重因果,這個承諾,我受不起,大師所言,我就當沒說過了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不過,另有一樁事,我想請貴寺幫忙,還望大師成全。」

這話一說,金剛寺四僧心裡「喀登」一聲,暗忖這是圖窮匕見,終於要說出真實目的了?他連這麼寶貴的承諾都不要,所圖者只會更大,金剛寺……給得起嗎?

溫去病笑了起來,更笑得異常猥瑣,「呵,其實,在下有點小癖好,就是喜歡出名!能否請幾位大師幫個忙,回去之後,幫我把這趟取經的過程……廣為流傳?」

「啊?」

彌勒大師真心訝異,怎麼都沒想到,溫去病會提這個要求出來?他本身也算地方知名人物,在全國範圍小有名氣,為何還想要成名?而且,用這種荒唐故事來成名,能有什麼效果?

想了一想,彌勒大師道:「取經之事,傳揚出去,恐怕會給佛友帶來無窮煩擾,這是佛友所願?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我是個怕麻煩的人,雖然喜歡成名,但犯不著用自己的名字,地藏法門從今之後,將於世上大興,信奉者無以計數,還請各位大師代為宣傳,這是一名僧人西行取經的結果。」

枯榮首座一下暈了,皺眉道:「施主意欲成名,卻又不願意用自己的姓名,這……」

溫去病道:「功成何必在我?我俗務纏身,解脫不得,卻嚮往成為高僧,藉此機會揚名,也算了結心愿,從此沒了遺憾,嘿,不瞞幾位,以前我曾經剃度過,真的1

枯榮首座奇道:「可那些降妖伏魔的經過……」

溫去病哈哈一笑,坦然道:「真作假時假亦真,虛虛實實,才會膾炙人口,大人小孩都喜歡聽嘛1

聽了溫去病的話,枯榮首座、無邪首座都搖了搖頭,弄不明白溫去病的想法,但彌勒大師聽到「膾炙人口」一詞,身軀微震,好像明白了什麼,望向溫去病的眼神,目光深邃。

溫去病坦然回望,嘴角帶笑,沒有半點膽怯,雙方目光接觸,沉默片刻,彌勒大師才笑眯眯地開口,「佛友西行取經,九九八十一難的終點,當真見了如來?」

枯榮三僧聞言一怔,如夢初醒。是啊!哪還有什麼問題比這還重要?那些假中帶真的故事,最後的終點是真是假?

「當然1

溫去病肯定道:「如來不在廟,不在天,明心見性,心即如來,佛友的心若清明,如何見不得如來?」

「……明心見如來……」

彌勒大師閉目低吟,咀嚼話意,益發感覺其中玄妙,過了好半晌,這才重新睜眼,開口道:「既得諸佛指引,踏入佛門,佛友與我佛的緣分也是深重……」

「不敢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茫茫苦海,解脫難得,大傢俱是同修,是誰的指引,並不重要。」

「那麼……」彌勒大師欠身一禮,話音禪意深深,「敢問大師法號?」

「這……」

……總不能說是病故和尚吧?這名稱童叟不宜啊!

溫去病想了想,臉上笑意斂去,開口一聲長吟,「事了拂衣去,功、名、利深藏……」

彌勒大師思索兩秒,道:「佛友法號拂衣?」

「非也1溫去病雙掌合十,深深一禮,「即日起,貧僧法號三藏1

三藏法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