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二章 慈悲在前身在後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二章 慈悲在前身在後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當金剛寺眾僧趕來港市,溫去病才現自己又錯料了一點,提錯了要求,低估了這些光頭老朋友的執著。八√一中文網√★.√

最初寫信給金剛寺,為了引起注意,必須提一個聳動要求,才能吸引閱信僧的目光,但自己並不想拿金剛寺什麼好處,萬一他們把自己的要求當了真,直接帶著「報酬」來交易,那反而麻煩,自己並不想拿此事來當交易。

所以,提的要求,必須是聳動、引起注目,最好還是轟動,但又不能讓金剛寺答應,否則為了解成道之惑,不管自己索要什麼物資、秘笈,他們可能都會一口答應,弄到自己進退不是人!

有這雙重考量,要求該如何提,著實令自己煞費思量,最後好不容易才決定,要求建舍利塔。這基本是常常有人提,絕沒可能被答應,非常夠聳動的要求,而且事關創派祖師遺骨舍利,金剛寺視之重逾性命,就算真要答應,也必遣使先來查探、商議,往返數次后,才能定案。

對於這個判斷,自己還是有信心的,結果,看到金剛寺眾僧的陣仗,差點沒暈過去的自己,只能頭抵著牆壁,大罵自己是豬頭。

……怎麼都料不到,金剛寺的求法之心,居然堅定到這種程度,為了一線希望,直接就拿祖師舍利出來賭,這決心不可謂不大。

……怪不得,當初賈伯斯一挖出坑來,你們就爭先恐後地往裡頭跳,今天如果賈伯斯重新出來,又把坑挖好,你們還是得拚命往裡頭跳。

看到那陣仗,自己也就心裡有數了,哪怕自己表示什麼都不要,金剛寺也不可能就這麼回去,他們把祖師舍利起出,一路風塵僕僕趕來,表示求道的決心,自己若讓他們把祖師舍利再這麼一路扛回去,等若羞辱金剛寺全體,哪怕有傳道之德,也化解不開這彌天大仇。

彌勒大師顯然也認識到這點嚴重性,因此在雙方談完后,他再次慷慨地表示,為了報答溫家傳道之德,希望能在溫府建造一座舍利塔,為溫家祈福,護持溫家平安。

自己能夠理解對方進退維谷的難處,但這份好意,自己仍是不敢輕易接受。

「不妥吧?我家做的是人口買賣,雖合乎法令,但怨氣累積不校」溫去病搖頭道:「舍利塔是神聖所在,鎮壓邪穢,不該為血怨之氣玷汙,不若溫某為港市百姓請命,在臨港處建一舍利燈塔,撫慰海上亡靈,為孤魂指引方向?」

這是自己左思右想之下,最完美的解套之法,可以看得出,枯榮長老等三僧聞言如釋重負,一塊心頭大石落了地的模樣。

……幸好我腦子動得快,否則這一下,送了寶還結下大仇家,那才叫冤咧!

「……佛友的誠意,遠出老衲的預料,如此胸襟,光風霽月,看來外界對佛友的傳聞,多有不實。」

彌勒大師長聲慨嘆,搖了搖頭,道:「老衲來此之前,也曾做如是想,舍利塔不能立於個人私宅,卻可以建於港市,為此間百姓求福,安撫海上亡魂……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既然英雄所見略同,那就這麼說定……」

「但老衲已經改變這想法了。」

彌勒大師正色道:「讀完本願經,接觸到地藏法門后,老衲方悟昨非,如果只懂得明哲保身,不沾污、不染穢,一身光潔,那還修什麼地藏法門?說什麼普渡眾生?」

這番話,不光是枯榮大師三僧眼睛瞪大,如遭當頭棒喝,低下頭去,念誦佛號,微露幾分羞慚之色,就連溫去病都微微一怔。

……自己從未想過此節,或許,這就是自己算不上真正佛門中人的理由?

……本願經自己讀過十七八遍,也算背得出來了,從沒冒出過這念頭,彌勒大師讀了一遍,立即證道天階,更悟透地藏本願,這實非自己能及。

彌勒大師道:「經雲,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佛友有恩於我金剛寺,溫家的生意更結下無數因果,苦海無邊,我金剛寺豈能視而不見?這許許多多的恨與怨,我若不度,更有誰來度?行地藏法,就是一個無私之心,慈悲在前,身在後,焉有隻顧自身清凈的道理?」

溫去病苦笑道:「大師宏願,我非常敬佩,可世間劫難億萬重,奸淫擄掠,作姦犯科,天道自有其循環,大師你通通要度,度得完嗎?」

彌勒大師面露微笑,雙掌合十,「只聞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,未聞地獄無邊,苦海無垠,佛友以為然否?」

溫去病無言,只能深深一禮,「大師胸襟,我所不及,願儘力配合,相助貴寺完成大願。」

事情展到此,已經完全出自己的預計,金剛寺回贈自己這個恩人的大禮,就是要度自己這人販子放下屠刀,脫離苦海。

這表示,他們會先不遺餘力,支持自己、庇護自己,成為自己背後的強援,同時,他們也會漸漸讓自己放棄這門生意,「去過向善」。

自己做什麼事都要求隱密,多了這群盟友來指指點點,諸多不便,但看這些和尚一副死腦筋的固執樣,估計也不是自己拒絕,他們就會聽人話的。

此外,雖然短時間內不會生,可若干時日後,如若自己始終「執迷不悟」,不肯改過,以他們擇善固執的這股勁,說不定會直接走起修羅道,把自己給「度」了,來世當個好人,把這當作是報恩的大禮。

……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,確是偉大宏願,但不知有沒有什麼鬼魂,甘願沉淪,拒絕被地藏菩薩拯救的?而地藏菩薩碰到這樣的惡鬼,又會怎麼做呢?

想到這一節,溫去病只能苦笑,後頭在與龍雲兒、司徒小書解釋時,也聽得她們兩人面面相覷。

龍雲兒道:「彌勒大師真是菩薩心腸,這座舍利燈塔如果立在溫家,不但光照數百里的大海,更成為金剛寺全力支持我們的象徵,溫家從此安穩了。」

司徒小書道:「金剛寺素有方正之名,從沒攪和進什麼爭權奪利的醜聞,得他們支持,是一件難得的好事,不過,也不是非要金剛寺不可的,我們封刀盟也可以作為溫家的盟友。」

「真的嗎?那真是太好了……」龍雲兒笑著說話,邊說邊將目光望向溫去病,自己一直結交司徒小書,一早存著藉助她的關係,拉攏封刀盟,屏護溫家之意,但說到底,這事仍只有溫去病能同意。

溫去病笑道:「好啊,我們做生意的,多個朋友多條道,有誰會拒絕這種好事?」

司徒小書大喜,正要開口,溫去病又道:「……可不能讓朋友吃虧了,之前給封刀盟的合作條件,加三成來給吧。」

聞言,司徒小書一怔,自己希望建立的關係,是真誠互助的朋友關係,而不是建立在金錢利益上的盟友,可溫去病一開口,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堵祝

這趟自己急急趕來,是想幫小夥伴一臂之力,增進彼此關係,為了達成這目的,甚至不惜短暫放下原則,使用封刀盟的資源,沒想到這男人手段通天,居然直接走通了金剛寺這條線,讓自己找不到使力的機會。

想來,慢了一步的自己,只能徒嘆扼腕,不過,自己忽然生出一種感覺,對於俠名卓著的封刀盟,溫去病似乎……不願深入往來,只想建立銀貨兩訖的契約關係,拒絕更進一步。

這真是很沒道理的事,封刀盟有自家爺爺坐鎮,這些年來行俠仗義,扶貧濟弱,無論黑白兩道都要豎起大拇指說聲好,公義名聲甚至還在金剛寺之上,無論哪家哪派,都以能與封刀盟結交為榮,為何溫去病的反應會這麼奇怪?

司徒小書疑心驟生,正犯著嘀咕,溫去病的目光已經掃過來,淡然道:「和尚們的問題,後頭再討論,妳們的問題才要先解決。」

……自家的問題?

龍雲兒、司徒小書面面相覷,不曉得自己的問題在哪,就看溫去病瞥向龍雲兒,搖頭道:「為什麼不敢全力出手?對我沒信心?」

「呃,信心這東西……」

龍雲兒面紅耳赤,不好意思像香雪一樣,直接吐槽對他的東西沒信心,但聽他這麼說,也一下明白過來,對於自己的法相真貌,溫家哥哥已經做好了掩藏準備,下回自己可以放心出手,不用怕會有事。

這些話,兩個人心裡明白,唯獨旁邊的司徒小書有聽沒有懂,但也多少理解,這主僕兩人有不方便解釋給自己聽的秘密,這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
才剛想著,溫去病的目光就掃過來,「妳那個法相是怎麼回事?這應該不是妳原本的血脈之力吧?」

「……是這麼回事1

司徒小書道:「這回我趕過來,也正想和你們商量此事,以前在大荒西朝,血脈力量封閉,法相一時不顯,沒有機會實證,回來后動,就現變成那副怪模怪樣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雖然說法相之形,千奇百怪,但動出來的法相,與溫去病的術式武裝如出一轍,司徒小書確實覺得古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