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五章 拜訪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五章 拜訪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溫去病聞言怪笑道:「不是吧?難道你不介意我整天和漂亮女孩子單獨共處?」

武蒼霓卻斜瞥了溫去病一眼,搖頭道:「如果她在你眼中真是漂亮的,我再來喝這個醋吧,至於現在嘛,還是算了……」

溫去病忍不住聳聳肩,著實讚賞這位愛侶兼老夥伴的知心,她的確很了解自己,哪怕這些年輕貌美的女孩,在江湖上可以說是處處引領風騷,令大批青年英豪趨之若鶩,但在自己眼中,她們都不過是個黃毛丫頭,毫無半點魅力可言。

心動總是無來由,而自己有的卻是顆被百戰生死與長年加班睦灰的心,早就失去了突然心動的能力,只有長時間的相處,日積月累的情與義,才會讓一個女人能夠走入自己的心……自己如今顯然已經不打算再給人這種機會了。

正因為看穿了自己的這種心情,武蒼霓壓根就不會去吃這些小女孩的飛醋,如果龍雲兒如今也在,肯定也能明白這點,她總是……很能把握到自己的真實想法……

念及龍雲兒,溫去病卻不免心頭一黯,伊人如今仍不知身在何方,偏偏自己對此真是束手無策,當真是愧對伊人……

武蒼霓看著溫去病的表情,心中也有了計較。天階者的法界,也算是個人要害,等閑不會讓他人進去,若不是司馬冰心、龍靈兒這兩人的傷確實棘手,又份量夠重,絕對享受不到進入魔屋內治療的待遇,換成了別的垂死傷患,早就被溫去病直接一腳踢遠遠了。

但溫去病現在卻把司馬冰心、龍靈兒從自身法界中移出,安排入了醫療所,這就表示魔屋很可能已經不再安全,換句話說,溫去病最近恐怕會遇到危險。

魔族的入侵才剛剛被自家聯手佛門擊退,當前碎星團的首要大事,就是尚蓋勇的復原計畫,一時三刻間,並沒有其他的戰鬥機會,而以溫去病如今天階三重的實力,始界之內能威脅到他的事物,可謂是當世寥寥,更何況,以彼此的關係,如果有什麼危險大事要干,商量一下才是常理,他居然提也不提,擺明一副要偷偷單幹的樣子……

武蒼霓沒忍住瞥了溫去病一眼,對於他接下來打算要做的事情,已經心裡有數,在這一點上,自己的心情其實挺複雜,其實未嘗沒有些吃醋的成分,但理智來想,當前的情勢沒有自己任性的餘地,而這種情形下做為一個聰明的女人,最穩妥的做法就是裝做什麼都不知道……

「放心吧。」武蒼霓道:「我會在這邊好好照顧她們兩個的,你……不用擔心,安心去做你自己的事吧。」

溫去病一聽武蒼霓這個回答,就曉得自己的小心思沒逃過這女人的眼睛,知心伴侶固然有好處,但有時太過知心,也是讓人挺傷腦筋,當下也唯有裝作不知,把兩人心照不宣的事情略過,道:「這兩個就別和其他人關……呃,別和其他傷病患安排在一起,省得萬一有什麼危險。」

武蒼霓沒好氣道:「這種事情還用得著你說?」

雖然在碎星團的休養所內,戒護重重,理應不會有什麼刺客,但這兩名少女,不光本身力量強,又背後牽扯諸多,搞不好還真會惹來什麼意想不到的危險,武蒼霓怎麼也不會讓她們有機會和外界發生接觸。

溫去病點點頭,覺得該交代的都說了,正要起身離開,心念一動,又叮囑道:「對了,她們兩個,可以安排在同一間屋子,距離靠得近一點,讓龍家的丫頭可以一直看到冰心丫頭,持續受到刺激,說不定晚一點就直接升上天階了。」

狀似笑語,溫去病卻有著相當程度的認真,這種事情的確不是沒可能,龍靈兒在被萬古龍氣洗滌血脈后,累積已足,到達半步了半步天階,如果再來點刺激,徹底激發出血脈潛能,真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登上天階,到時候天階等級的太陽真火催發,身上的殘餘邪穢也就不攻自破,徹底解決了。

做好最後的安排,溫去病二話不說就直接離開錢都,離開鷹揚郡,動身北上,這是在碎星團與魔族開戰之前,就已經決定好的行程。

當時,自己感於時局壓力,魔族勢大,亢金龍和九外道又在背後渾水摸魚,和韋士筆議定,哪怕是飲鴆止渴也好,只要能用,什麼助力自己都要拉來用,當時,就已經決行。

而雖然如今已經擊敗魔族,但心魔閣被試出的底蘊,讓自己暗自心驚,明白接下來替老尚復原的計劃實在阻力巨大,同樣需要拉攏一切助力,提前消弭各種隱患,其中那一位是無論如何不能直接無視的存在。

雖然這件事也不是不能讓韋士筆代勞,可長袖善舞的他,這次反而不太適合,極有可能被對方故意挑毛病,最終還是得搞到自己出面,橫豎也是這樣,不如自己一早就冒出頭去……

也該是再去與她碰個面的時候了。

而當溫去病離開鷹揚郡的時候,韋士筆、司徒小書也造訪了鯤鵬學宮,試圖爭取蕭劍笏改變先前的立場,此刻正受著那邊的接待。

韋士筆倒是一副從容淡定,腳踏在迄今還敵友未明的土地上,卻一點不安的表現也沒有,讓司徒小書不禁心下佩服。

鯤鵬學宮,乃是大地上首屈一指的文教寶地,其**有數十座書院,盤山而建,古雅的建築物,形象如蟠龍,每一座都教授著不同的知識,不住傳來琅琅讀書聲,還有操作術式實習的各種聲響,讓每個來訪者還在山腳就能感受到,這就是人族知識的寶庫、文明之火的燈塔。

但來訪的人們也都知道,這塊寶地之中暗藏的殺機。

從古傳承至今,鯤鵬學宮的歷史悠久,堪比星月湖、玉虛真宗這樣的古派,而每一任傳承者都會在山上施布新的封禁、結界,層層疊疊,代代累加,迄今已經不會少於百萬重,一旦全部發動,別說尋常天階,就是大能也可坑殺。

據說,鯤鵬學宮暗藏有無雙手段,傲視天下,可以橫擊萬古。雖然這應該只是誇稱,多半不實,但哪怕是當初百族大戰,入侵始界的妖魔最猖獗時,此地也未曾失陷過,令眾多來犯的妖王、魔尊折戟沉沙,這就是鯤鵬學宮的底氣所在!

現在,自己就腳踏在這塊土地上頭……

司徒小書不禁回想起以前父親、爺爺說給自己聽的故事,某某梟雄、某某霸主恃強攻襲鯤鵬學宮,揚言要學宮臣服,否則就血洗學宮,可一殺上山來,就陷入在無數陣式之中,各種迷陣、困陣、殺陣,逐步消磨他們麾下的百萬雄兵,更耗費他們自身的力量,最後更讓那些梟雄敗亡,什麼霸業、什麼野心,都成昨日黃花。

這類傳說,每一個人族的小孩子大概都聽過,而每一代的鯤鵬學宮之主,都被視為半神人的存在,他們的立場能影響整體人族,所以當初百族大戰時蕭劍笏出山,公開表明支持碎星團,支持那個人時,一時間驚動大地,在那之後,碎星團才真正確立了抗妖魔盟主的地位。

很可惜,後頭李家翻臉,鳥盡弓藏,要誅滅碎星團時,鯤鵬學宮卻沒有站出來反對,反而立刻站在了李家這一邊,要輔助新皇,開創新時代,這一點,別說碎星者的心理過不去,就算是司徒小書,想起來都感到怪怪的。

這回,韋士筆親自出馬,要替碎星團爭取到鯤鵬學宮的認同,希望趁著如今李家無主的機會,再一次讓鯤鵬學宮站到碎星團這邊來,司徒小書卻不知韋士筆如今底氣何在,但就自己來看,這次行動並不是毫無風險的,如果蕭劍笏先前釋出的種種善意,都是如過往的鯤鵬宮主一樣,引誘目標入陷阱的假象,那麼……這一次韋士筆完全可能有來無回。

或許,韋士筆就是有鑒於此,才把自己也一起拖了過來,哪怕上了山蕭劍笏真要翻臉下殺手,礙著旁邊有一個無辜的封刀盟主,總不好也吞進去,一起幹掉吧?

……不過……

司徒小書遙遙看了山上一眼,感受著內中蘊含的靈秀之氣,還有底下數以百萬計的層疊陣式,一時間思緒飛馳。

鯤鵬學宮的本代宮主蕭劍笏,被譽為學宮千年內最接近女神的超卓人物,這除了因為她的不凡修為,主要還是因為她的絕對理智,絲毫不被個人情感影響的作風,高渺在上,只論大局,不顧私利,不存私心,就像是天上的神只。

往好處說,就是這麼一位眼中只有人族大勢,做什麼都是為了人族大局的宮主,確實堪稱女神,無私無我,但往壞處說,就是不近人情,理智判斷下,一點溫情也沒有。

換句話說,如果是為了人族大局,蕭劍笏要殺韋士筆,布下了殺陣,自己區區一個封刀盟主,說陪葬也就陪葬了,可還真不夠格讓她有所顧忌。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