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二章 夢幻火鼎的增殖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章 夢幻火鼎的增殖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第二章夢幻火鼎的增殖

溫家立足力夏達港已有百餘年,一度家道中落,由溫去病接手后,走私、買賣奴隸,重新發家,建起豪宅府第,也不過是最近幾年的事。

全港都的人都知道,溫家是靠什麼發財的,而溫家本代家主溫去病,他體弱、懶惰、愛奢華的名聲,則隨著他的煙火嗜好,一次次綻放於夜空,更響徹力夏達港周邊地帶。

這次滿載歸航,一件件海外異寶、珍珠瑪瑙,代表著大量的財富,招搖過市地扛回溫府,雖然溫家沒有照先前預期的那樣大擺宴席、舉行慶祝儀式,卻還是照例放了盛大的煙花。

一朵朵煙花,嫣紅翠紫,在夜空炸出花形,更散出極光似的虹霞,猶如漣漪,一浪一浪,散滿整個天空,奇幻瑰麗,讓底下的人們目眩神迷。

「……好美的煙火。」幾名碼頭工人,抬頭仰望,彷彿被這煙花洗滌了精神,「別家也不是沒放過,但都沒有溫家的煙火這麼多變化,這麼好看……」

「那可不是嘛!聽說溫家砸了重金,去各地聘請高手匠人,用上最好的材料,專門製作這些煙火,放給那個大懶蟲看。」

「這得要多少錢啊?」

「誰知道?應該很多吧,聽說放這些超花錢的。」

「別家有錢人揮霍,起碼是珠寶、名馬、美女,就這溫剝皮的嗜好最奇怪,喜歡看煙花,砸那麼多錢,一下子放上天就燒光了,什麼也沒剩下,真是超浪費錢的1

密集的煙花爆炸,隆隆作響,震得所有人耳內嗡嗡不休,再聽到這樣的感嘆,他們都用力點頭,心裡卻生出同一個感想。

……這才是有錢啊!我要是也那麼有錢就好了……

而承受他們的羨慕,砸大手筆放煙花的年輕富豪,卻並未如他們的想像,正喝著美酒、摟著美女,躺在舒服柔軟的大床上,看他最喜歡的燒錢享受,相反的,這位臉色蒼白,咳嗽不停的年輕人,正待在陰暗的地下室里忙活。

「家主,今晚放的煙花不錯,變化挺美,設計感比之前的更足,您確定不來看看?」

「……虛有其表的東西,有什麼好看的?哪天有什麼東西被煙花打中掉下來,再叫我不遲。」

聽見溫去病沒好氣的回答,溫在乎聽下動作,把扶手推回銅管凹槽,再將銅管往上一推,收回上方壁頂。

這個叫做「潛望鏡」的裝置,是家主親手製作的,經過簡單的折射,可以悄無聲息地觀看地上的景物,雖然簡單,卻具有高實用性,和他製作出的其他很多東西一樣,非常好用。

在這多重加固的秘密實驗室里,溫去病正在一張檯子前鼓搗,一下戴起放大單眼鏡片,細看手中銅管里的物質;一下在旁邊紙上寫寫算算,不時還倒些米分末進入銅管,神情無比專註。

這樣的面孔,外人從不曾看過,就算在溫家,見過的人也不多,但溫在乎卻曉得,自家家主遠比外界所知的要更有能耐,溫家能有今天的財富,就是這位家主一手拉拔、累積起來的,而他更有著不為人知的才能……

正在外頭盛放的煙花,所有人都只知那是高手匠人所制,卻幾乎沒人曉得,高手匠人從不存在,都是溫去病在密室里製作出來,用最便宜、最低成本的碎料,做成在天上炸光光的花火,把黑暗的秘密,藏於燦爛的彩光下……

「噗1

一聲輕響,裊裊青煙,從銅管里冒出,在管口上方迅速化成一個骷髏形象,散著迫人邪氣,溫去病屏著呼吸,端著銅管,來到一個早已備妥的法陣前,將銅管中的液體緩緩倒下。

法陣刻於石台之上,這個圓形的石台,形似祭壇,上頭刻印的法陣,左日右月,不住散著黑氣、紅光,邪氛竄升,有若妖魔的觸手,往上蔓延伸展,想抓這些什麼。

不住變幻色彩的液體,彷彿有生命的異物,滴落之後,所有紅光、黑氣避開,彩液沿著石台上的凹槽,迅速流動,溫去病一掌平伸,念念有詞,手上法印變化,操控著彩液流向,漸漸構成一個新陣。

溫在乎緊盯著這一幕,不敢發出聲音打擾,自己在外奔波多年,也算得上見識廣博,別說七家八門,就連神秘邪異的九外道,也曾有所接觸,見識過他們的煉器手法,可以肯定,家主的這套技術別開蹊徑,非但與自己所見過的不同,恐怕放眼大地,再沒有第二人能做到……

「定1

溫去病完成最後程序,整個發著彩光的法陣,迅速回縮、凝結在法陣中央的一柄殘劍上。

那柄長劍,本來有多處裂痕,損傷得相當嚴重,表面也黯淡無光,可是被彩光一凝結,就像在表面鍍上一層物質,所有傷損都被修復,彩光更朝兵器內部滲入,在肉眼所看不見的內部,刻出一個新的法陣來。

內外法陣重疊,這柄本已受損嚴重的長劍,形態一下改變,劍身更多出一長串花紋,整把劍發著寒光,煞氣更是三級暴增,像是一頭有意識的凶獸,渴望著鮮血。

「……完成了。」

溫去病點了點頭,伸手要去拿新修復的劍,劍卻發出低吟,煞氣爆發,似要反抗,溫去病二話不說,從旁抄起一個竹筒,就把裡頭的液體潑灑出去,長劍被潑著,平空生出一串鐵色荊棘,交織纏繞,將劍縛住,封住威煞,墜落下來。

「……敬酒不吃吃罰酒1

取毛巾擦了擦手,溫去病把毛巾一丟,指著劍道:「不識好歹的東西,再不識相去乖乖接客……不,是乖乖服從,隨時熔了你全家1

長劍空鳴,在荊棘封鎖下,停止了反抗,溫在乎伸手過來,連荊棘帶劍一同提起,嘖嘖稱奇。

這劍原是一把五級的兵器,已入高階,市價怎麼都值幾十枚金幣,嚴重損傷后,只能再用一兩次,四百銀幣就能入手,家主購入后一修復,立刻飆回原價,再改頭換面當新品,這之中的價差……賺得可不是一點半點。

五級以上的兵器,修復起來並非易事,特別是完美復現巔峰水準,甚至更超越其上,這起碼要六級的匠師,甚至七級、八級才可做到,像這種等級的大匠師,放眼大地,也不過寥寥十餘名,無一不是被各勢力高高捧起的人物……自家家主,無疑有著與這些大人物齊平的能耐……

但很顯然,家主並不是只有造器的本事……

溫去病左手一揮,地下室的一角,驟然大亮,七條黃色咒布,上頭寫滿紅色、黑色的封印,七條咒布組成一層,整整七層咒布,封起內中事物,乍看之下,像是一顆鼓鼓的大桃子,而在溫去病的命令下,七層咒布依次打開,平鋪地上,張設新的鑄煉法陣。

法陣的中央,飄著一個大鼎,鼎有殘缺,四腳已缺其一,表面還有多處破損、裂痕,但一道火焰由鼎中冒出,色澤變幻不定,無數畫面在其中閃動,如同一個個夢境,此起彼落,緣生緣滅。

如已經做過許多次的那樣,溫在乎將長劍連同荊棘一起打出,落入鼎中,荊棘封印瓦解,凶劍似乎感到危險,發出了恐懼的低鳴,想要彈出,卻被火焰給吞噬,墜入鼎中。

跟著,強光閃動,劍影重新出現在鼎上,形態不變,卻是一化二,二化四,數目一下子多了起來,不久,總共十五把長劍,漂浮在夢火中。

溫在乎戴起了一隻手套,銀白色的手套,噴發神光,迅速化為一支白銀臂甲,從五指開始,護住整條手臂,伸入火中,將十五柄長劍一一取出。

神器.夢幻火鼎!

六級道具.白銀之臂!

夢幻火鼎,是數年前剿滅碎星團殘黨時,意外獲得的重寶,那些帶著它逃跑的碎星者,身分都很低,壓根不知這東西是什麼,溫在乎自己也不曉得,還是自家少爺將這破爛帶回后,研究數日,才發現這是一件殘缺神器,更有不可思議的異能。

這個名為「複製」的異能,限制極多,一經發動,放入其中的原件,將生出無可逆轉的損傷,七天至一個月內,就會自行毀壞,而它所複製出來的,則是看得見卻摸不著的幻影,鏡花水月,全無意義。

溫去病研發出的護臂,卻能護住血肉,伸入夢火之內,將這些虛影化為實物取出,雖然仍是七天至一個月內就會損毀的東西,但確實是可觸之物了。

這是溫家的最深秘密,溫在乎不知這位家主是怎麼研究出神器之秘?又如何開發出這麼逆天的實用技術?但憑著這些,就足以讓溫氏重新發家,有時自己都覺得,面上的其他生意,會否只是掩飾?

「呼……搞定了,每次都差點搞死人……」

溫去病搖搖頭,「這次出海購回的空蘊石、百金草,這樣就用掉四成,扣去這些成本,這批劍的純利,大概是一千金幣上下……錢不好賺埃」

重新封起夢幻火鼎,收起法陣,當中所剩餘的廢料,連同銅管器材,全數被集中起來,如果有術數高人就物占算或回溯,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很難瞞篆…

「老樣子。」溫去病淡淡道:「明晚把東西射上天空,炸個乾淨,我看還有誰查得出來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