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五章 暢春格內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五章 暢春格內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第五章暢春格內

許都的治權,基本上都握在本地世家手上,以城主高重離的高家為首。高家除了玄,還有自己的家業、生意,這些都由二少爺高如新負責打理。

坐在這個位子上,與各方勢力的交際應酬絕少不了,而一張來自溫家的請帖,讓他專門騰出時間,去暢春閣赴約。

暢春閣內,酒菜魚肉已將上齊,宴席堪稱豐盛,琥珀色的女兒紅,滿盛在碧玉盞中,倒映出來的燭光,像杯中明月,投映於酒液中。

溫去病面帶微笑,在這場宴席中,自己既是主角,也是一個不相干的閑人,畢竟以自己的仇家之多,不可能讓旁人知道,溫家家主親至許都,這消息若傳出去,可能連盟友都會樂意當一下刺客。

因此,自己隱藏身分,把交涉工作交給早與高家有交情的溫璽鴻……

「溫兄,久久不見,怎麼來了許都也不打個招呼?在下險些就失了盡地主之誼的機會。」

「哈哈,高兄太客氣了,小弟也是剛到,忙得暈頭轉向,好不容易有了時間,就立刻訂下暢春閣,先來向高兄告醉了……來,高兄,今晚一定要不醉不歸埃」

溫璽鴻舉杯先干,喝完后將酒杯倒轉,以示無有餘滴,作足誠意,更為他旁邊的一名青年,介紹高如新。

「這位是高家二少,許都近兩百年來都是高家說了算,家主高爵爺被封誠正伯,如新兄雖然是二公子,卻已接掌高家大部分的生意,青年俊材,是大大了不起的人物。」

這些資料,溫去病早已知曉,卻還是配合著問道:「二公子光大家業,真是有才,但……高家大公子為何……」

高如新微微一笑,道:「家兄醉心武道,將來會繼承爵位,成為高家之主,些許俗務,微不足道,就由我代為打理了。」

溫璽鴻道:「好教俊彥你知曉,高家大少高如進,師承封刀盟,是大大有名的星榜高手,日後前程不可限量,豈會在乎這點生意。」

「星榜高手?」

為了氣氛,溫去病失聲驚叫,一副被嚇到的模樣,給足高如新面子。

百族大戰對人族的影響,就是尚武之風大盛,只要還是個人,四肢健全,就要學幾手武技,那些能在武道上有出色表現的人物,備受各方重視,這種情況的巔峰成果,就是日月星三榜。

日、月、星榜,是帝國在百族大戰期間,針對各方武者的實力,特別排列出來的三張榜。戰後這事也被保留下來,還每月更新一次,三張榜單,一榜強過一榜,不過大戰之後,日榜上的頂峰強人寥寥無幾,意義不大。

星榜主要針對新崛起的年輕人,名額一百,是三榜中最具活力的一榜,雖然遠比不上日榜、月榜的強人,可也不是隨隨便便能上去的,無數俊傑爭著擠破頭想上位,各門各派集中資源,幫著新生代沖榜,只要能上星榜,便是大大掙臉,可以說,每一個能位列星榜的,都是不容小覷的高手。

封刀盟是八門之一,高如進拜入封刀盟,又能擠入星榜,是背負兩方期待的重要人物,許都高家、封刀盟的資源肯定向他傾斜,而他的存在,也等同這兩家的友好結盟,想要對高家挑釁的人,同樣也不能無視封刀盟這個龐然大物。

「……哪的話?家兄雖然勤奮,也不過初入星榜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溫兄與賈兄過譽了。」

高如新臉上樂開了花,心中卻好奇,溫璽鴻邀自己赴宴,卻又帶了各不相干的人,這人身份恐怕不簡單,更奇怪的是,這人身上氣機全無,難道連一點武力也沒有?

百族大戰結束后,尚武之風甚強,人人都追求武道,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幾手武技,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只會被看不起,這人如果真有來頭,又怎會半點武力也沒有?

「還未請教,這位是……」

「在下是璽鴻的好友,賈俊彥,以掮客為職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許都內的大小事,聽聞都是高家作主,最近黑市要舉行的拍賣會,內中商品,高兄想必知道一二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高如新面露難色,許都的暗市場,表面是本地黑幫在掌控,實際上,沒有高家的允許,哪個黑幫能在許都生存?暗市場的營運所得,高家不但有份,還是大頭。

這種事情,自然不好當面直承,可對方也不是那種用場面話敷衍得過的,自己又有意結交籠絡,若在這話題上裝傻,那氣氛就尷尬了……

高如新的猶豫,溫去病一眼看穿,朝溫璽鴻使了個眼色,後者立刻配合,笑道:「高兄,我這位好友,代表郡國的一位大人物,專門遊走各地,採買珍品,這回聽說許都有寶,專程趕來,我說最好先向你探探風聲,如果只是噱頭,就不用浪費時間調錢了。」

「……原來如此。」

高如新頓時釋懷,像那些頂級的大家族、大門派,確實有專門的採購人,遊走四方,也有些掮客主動到處尋寶,探得消息,就把情報回傳給背後的那名或那幾名僱主,向僱主拿錢來代拍,這個姓賈的若是專職掮客,來打聽這個很正常。

「說到明晚的拍賣會,能引起兩位關注的,是九陰殘篇吧?」高如新苦笑道:「我本來也以為是商家自己搞出來的噱頭,沒當回事,前兩天偶然一問,才知道事情確實有些古怪……那個殘篇,是真是假不好說,我也覺得如果是真貨,拿去各郡首府或帝都,賺到的數目肯定多過在此多倍,沒理由來這拍賣,但……它確實不是黑幫自製,而是旁人寄賣。」

「寄賣?」溫去病微微一笑,「是怎樣的寄賣?來自何方?」

「詳細來歷我說不出,不過是一個盜賊委託的。」

高如新說起這件奇事,那是一個多月前的清早,有人倒在拍賣會的門口,從懷中取出一份油紙包,說是九陰遺訣,想要寄賣,說完便即斷氣。

「……黑幫驗屍之後,發現他是中毒身亡,身分也查出來了,是許都城外有名的鬼見愁司徒不空……」

「司徒不空?是他?他……他死了?」

溫去病頗為訝異,旁邊也是一驚的溫璽鴻,很清楚家主為什麼是這表情。

司徒不空算是道上小有名氣的盜賊,之所以綽號「鬼見愁」,倒不是他有什麼驚人藝業,而是這人專干掘墳、盜墓的生意,鬼見了也愁,如果送來拍賣的人真是他,那麼合理的推斷,他在盜墓過程中發現了什麼東西,卻也身中劇毒,撐著最後一口氣把東西送來,卻不幸毒發身亡……

當然,也不能排除另有同夥,分贓不均以致動手,或者傷重至此,寄物拍賣之後,被黑幫或高家加工死亡的可能,這傢伙靠掘人祖墳混飯吃,仇家滿天下,無論何時何地被何人幹掉,都不奇怪。

這個情報,對別人意義不大,但對溫去病卻已足夠,點了點頭,而高如新也一臉的遺憾,表示若早知有朋友感興趣,之前就設法把那殘篇謄錄下來,轉送當禮物,現在已來不及,甚是可惜。

沒可能實現的客套話,自然不會有人當真,高如新對溫去病甚感興趣,藉機反探,「賈兄氣息特異,不知是哪家哪派的高徒?」

「哈哈,人生在世,也不是只有武功的。」

溫去病笑著,主動把手臂伸出,脈門伸到高如新面前,毫無防備的動作,高如新驚疑不定,終究忍不住好奇,搭手探脈,一探之下,大驚失色。

「怎、怎會這樣?」

觸手所及,高如新發現這人的經脈寸寸碎斷,別說修練不了武學,喚醒不了血脈,甚至早就該是個死人。

「……很訝異嗎?」溫去病笑道:「最近流行被退婚的廢物流,隨波而已,不用訝異。」

「賈兄高人行事,高深莫測,佩服,佩服。」

高如新驚疑不定,看著這個賈俊彥,如看鬼魅,溫去病哈哈一笑,收回手臂,開始勸酒與扯皮,打算就這麼把晚宴混過,不料,事情又有了變化。

最初,溫璽鴻刻意寒暄,問起高如新的三弟,被對方苦笑著帶過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三弟高如退正在做什麼?

溫去病之前看過的資料中,這位高家三少,沒有長兄與二哥的本事,卻是許都有名的花花太歲,靠著高家的庇蔭,補了個官缺,在城裡欺男霸女,惹來不少爭議,許都的知識份子看不慣,與之有過幾次衝突,正說著要去首府告狀,兩邊氣氛緊張。

「其實我說呢,人不風流枉少年,三少無非是放浪形骸了些,也說不上什麼大過,那些公知自以為是,我最看不慣這種嘴臉……」

見鬼說鬼話,溫璽鴻乘著酒意,表現出與高家站同一陣線的態度,高如新也頗為意動,表示那些士人虛有其表,實則不遵國家法令,玩法欺民,許都這兩日處理了幾起特大貪污案,抄了幾戶大家,都是這些讀書人。

「……同為許都人,我們也不想造太多殺孽,主要都是剝奪公民權,官賣為奴、為妓,留給他們一個為國效力的改造機會,唉,這也是積陰德礙…」

高如新嘆了口氣,道:「貴商號是作這生意的,這回剛好可以入貨,挑些優質貨色回去,成全他們一番為國為民之心。」

「這個自然1

溫璽鴻大笑出聲,舉杯敬酒,目光卻瞥向家主。昨天城門口看見的那幕,現在大致有了解答,不知他是何想法?

溫去病無動於衷,似乎什麼也沒聽見,高如新卻冒出一句,「啊,忘了說,那批女子之中,有一個早被訂人下了,屆時請不要出手,否則……隨時自討沒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