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九章 你還真是性急啊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九章 你還真是性急啊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第九章你還真是性急啊!

帝國六郡,龍、虎、龜、鷹、狼、猿之中,戰力以傲龍郡為最強,出身傲龍郡龍氏一族的貴族,在帝國各地都備受尊重,他們著名的龍騎兵,是沒人敢惹上的強軍。

身為龍氏一族的旁系子孫,龍雲兒對於自身的處境,只有一頭霧水的迷茫,甚至有些啼笑皆非,父親是本代龍氏家主的堂弟,自家是離嫡系很近的旁支,算得上出身顯赫,將門之後,父親早早就訂下了親事,嫁到許都名門的周家,由於父親身體不好,延了三年,眼看十九歲到了,不能再拖,送過來預備要完婚。

嫁人成家,相夫教子,這是自己早就遇見的未來,身為女子,人生就是這樣,自己……不能說很欣喜,但也不至於想反抗,依著安排上了花轎,千里迢迢地嫁過來,結果卻遇到周家出事,滿門下獄,自己這個還沒拜堂的新媳婦,才剛進城門就直接被逮來監獄。

知書達禮,溫柔嫻雅,龍雲兒不至於不懂事務,被囚幾日,她心中的怪異感覺越來越重,龍氏一族素來強勢而護短,幾天的時間,足夠消息傳回去,自己只是冤枉受牽連,並非真犯了什麼罪,父親應該早就設法營救,把自己救出去了,為什麼現在……

想歸想,龍雲兒也沒有太多的把握,特別是在婚車裡,親眼看見護送自己的家將們,被亂槍戳死、斬去頭顱,血流了一地,然後像垃圾一樣被拖走……

被抓走的貼身婢女春梅,跟了自己十年,比起見面機會不多的親姊妹,她和自己更貼心得多,可自己就眼睜睜地看她從面前嚎哭著被帶走,無能為力,昨天自己被帶出審問時,經過一處牢房,見到裡頭有個衣衫不整、披頭散髮的瘋女人,狂叫的聲音很像她,但那個瘋女人……已面目全非,讓自己……不敢去認……

幾天里發生的一切,像一場不真切的噩夢,那些被砍下頭顱的僵死眼神、地上的血跡與碎肉、牢籠內理智盡失的絕望嚎泣……這些,自己還以為戰爭結束后,就不會再有了,現在不是太平盛世嗎?

如果說,一開始自己曾經很篤定,這些事不過是一場誤會,弄清楚狀況的許都官員,很快就會把自己釋放,送回傲龍郡,甚至連未過門的夫家也可以釋放,那麼,現在自己已經越來越懷疑這可能,牢中官吏自信到幾乎狂妄的態度,不由分說,就判自己官賣為奴,而且還迅速得到了上面的迴文確認!

這些,無一不在告訴自己,事情沒有那麼簡單,是自己太過天真了,如果不是因為隱約察覺到,這些官員有意用恐嚇來打擊自己的意志,必須保持冷靜,不讓他們得逞,恐怕……自己也早就崩潰了。

不斷這麼告訴自己,但說得多了,連自己都覺得悲哀,除了保持冷靜,自己就沒有其他事可做,即使一直冷靜不亂,自己也沒有找尋機會、破綻的智能,更沒有能逆轉乾坤、殺出牢籠的武力,自己……除了這張臉蛋與屍體,真的好沒用礙…

意志消沉,自艾自怨,龍雲兒忽然覺得腦袋昏沉,四肢無力,剛想要動作,整個人已癱倒在木凳上,連著木凳一起摔倒地上。

怎……怎麼了……

困惑中,卻見到牢門悄悄打開,進來的人不是下午那些看守者,而是一個穿著華貴的胖子,自己有點印象,在先前的審問中見過,似乎是本地望族高家的三少爺高如退,總是用那種讓人害怕的眼神看自己……他到來這裡,想要做什麼?

「嘿嘿,美人兒,所有人都說你身分不同,不能亂來,又如何了?老子今天就要證明,我看上的女人,沒人能逃出掌心1

輕手輕腳關上牢門,高如退鬆了一口氣,把醉龍香放地上,臉上滿是得意笑容,細看著癱軟在地上的美人。

「老子可不像那些傻瓜老凱一樣蠢,等會兒上場拍賣,買你回去還要浪費錢,老子在這裡玩完了你,看等下哪個傻瓜花大錢穿老子的舊鞋1

想到自己不花錢,就可以玩到這個出身尊貴的美麗處子,而外頭的那些傻瓜,花大錢以為買到處子,卻只是被自己玩爛的破鞋……高如退益發得意,忍不住再笑兩聲。

許都一夕風雲變,士族中的幾名女眷,是自己早就垂涎的美女,這回整垮他們,自己滿懷期待,就是想找機會一逞所欲,哪想到老天開眼,周家恰好迎娶媳婦,嫁來的這個龍雲兒,堪稱絕色,那些士卒的女眷,和她一比,糞土也不如。

細細的眼眉、秀俏的五官,瓜子臉蛋與白晰肌膚,組成一張嬌美容顏,水汪汪的大眼睛,像兩個藍色的水晶湖,碧綠如玉的秀髮,傾瀉至腰際,是龍氏一族高貴血統的證明。

胸前尺碼不算小,將紅裳頂得高高,纖細的腰肢,盈盈一握,修長的手腳,整個肢體看來有楊柳的感覺,傳聞龍家的女子,都是體型纖細、修長,卻內蘊強勁的爆發力,用在床笫之間,格外讓人銷魂。

龍家是帝國的頂級名門,掌管一州,別說是嫡系正統,就連龍雲兒這樣的旁系,都身分尊貴,正常情形下,根本自己就沒資格沾碰,這回卻是發了大運,直接撈到一個龍家的美人。雖然父兄都交代過不能動她,但她都已經淪為官奴要被賣,到嘴邊的肉還不吃,怎算大丈夫了?

如果時間許可,應該設法把這美人扣下藏起,充作私房,不過一切來不及安排,這美人又不配合,只能趁著她被賣之前,先來拔個頭籌,作個保險,省得等一下若是搶拍不到,也不是白忙一抄…

這些都很過癮,唯一感到不滿的,就是底下這女人的反應過於鎮定,不知是不是迷香被用得多了,看到自己逼近,居然不哭不叫,讓自己少了樂趣。

「……嘖,早知道,就不該放那麼多醉龍香……算了,時間緊迫礙…」

高如退惦著風險,先是在那秀挺的酥胸摸了一把,略滿足手欲,跟著就去解她的扣子,急急忙忙解開兩個,露出了雪嫩的頸項與小半截鎖骨,冰肌玉膚,尤其讓人心動。

正要繼續往下解衣,忽然看見美人的嘴角,一絲血線緩緩流淌下來,高如退嚇了一跳,以為這美人性烈,咬舌自盡了,卻聽她很吃力地一字一字吐出。

「你……你若……我……我一族定……定不放……」

**發作,話都說得模模糊糊,估計早已意識不清,拚著最後一絲靈識,想要咬舌,卻力道不足,只咬傷舌頭,多了幾分清醒,勉力說出話來。

「哼1

高如退惱羞成怒,重重一巴掌打過去,雪白臉蛋登時出現一道紅印子。

「臭娘們,還想威脅老子!像你這樣的**,老子一年要干幾十個,龍家了不起嗎?你在這裡被賣,他們不照樣不聞不問?」

高如退惱怒道:「媽的,老子現在就幹了你1

一句狠話,高如退掀開嫁衣的紅色裙擺,露出底下白晰的米分腿,自己同時伸手去解褲帶,而看著他的動作,龍雲兒終於顯得慌亂,眼角淚珠閃現,羞憤欲死,腦中閃過的念頭,就是自己或許真該早點結束生命的……

「喀1

關鍵的一刻,門外傳來輕響,有人正在開啟已鎖上的門,龍雲兒固然驚惶,高如退更整個化為石像,僵立當場,唯一的鑰匙照說早在自己手裡,主持拍賣的也都是自家人,早打過招呼,有誰會在這時候進來?進來做什麼?

醜事不可外揚,高如退連忙閃躲,倉促間也不及跑遠,就躲到牢房角落去,用稻草胡亂蓋住自己,根本都還沒藏好,就有人推門進來。

「美人兒,這下不怕你鑽到地底去1

輕手輕腳,悄聲關門,順手扔掉用來開鎖的鐵絲,進來的男子相當年輕,神采奕奕,五官相當俊秀,卻滿眼淫穢,嘴邊獰笑,笑得比高如退還要猙獰,一面搓著手,一面盯著癱軟地上的龍雲兒。

「口桀口桀,小娘子,本郎君最愛與佳人相會,等會兒上場拍賣,買你回去還要浪費錢,本郎君搶喝了頭湯,看等下哪個冤大頭買你回去,穿本郎君的破鞋……啊,說漏嘴了,小娘子別怕,但被本郎君穿過的鞋,通常都會破的1

竊聲低笑,不良青年快步走近,他比高如退還心急得多,一邊走就一邊撩起衣袍,解著自己褲帶。

「居然連裙子都掀起來了,你還真是性急啊!不怕告訴你,像你這樣的小娘子,本郎君每月要干幾十個,嘿嘿,別以為龍家有什麼了不起,等會兒你就嘗嘗****的滋………槽1

說到一半的話語,就在這個青年走到美人身前,看見縮著身體蹲在地上,滿頭稻草的高如退時,四目交接,戛然而止,剩下來的,就是龍雲兒的徹底愣然,還有室內不住返響的「槽」、「槽」、「槽」之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