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十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碎星物語書友q群:173258214

作者微博:/rosonwind?topnav=1&wvr=5

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,起步階段,每一份支持與點閱,都非常重要。

高如退傻眼,那個褲子脫到一半的青年也呆住,兩邊互瞪,高如退真是想破頭都不明白,這人是打哪來的?有什麼理由自己這麼衰爆,精心策畫的一次偷香竊玉,卻碰上這種意外?

如果是平常,只要叫喊一聲,大批手下就會蜂擁而來,這裡畢竟是高家的地盤,可偏偏是這種狀況,喊一堆人來,若是驚動了父兄,自己可大大不妙。

詭異的僵持中,還是青年率先打破沉默,他拱手為禮,堆滿笑容,道:兄台請了,人生相逢不如偶遇,在下人稱玉面狂情翹郎君,敢問……

因為拱手,沒有抓住褲子,說話時候褲子就猛往下掉,露出了底下的雙腿與底褲,高如退再次傻眼,唯一的念頭就是真不愧是翹郎君,隨即回過神來,意識到不能這麼傻呼呼被人牽著走,怒容上臉,低喝道:混帳東西,你……

狗東西!本郎君心情好,這才給你三分顏面,你竟不識抬舉,真以為本郎君好欺負嗎?不怕告訴你,爺上面有人,哥哥爸爸、爺爺老祖,個個偉大,你只要敢碰爺一根寒毛,爺反手就滅了你全家,要你雞犬不留全家死光男盜女娼地老天荒不亮也光@#&!*……

一長串話炮仗似的炸出口,說得無比熟練,把高如退又嚇一跳,這些話平常自己倒是常講,可這人說得比自己還溜,擺出的架式比自己更具氣勢,不知平常是怎樣的欺男霸女、為禍地方?

高如退怔住,一時不敢輕舉妄動,正想說話,對面那人已經轉了表情,笑道:不過,大家都是男人,志同道合,出來不過是尋開心,何必鬧閑氣?這樣吧,你我一見如故,不如交個朋友……來吧!你前我后,或是我前你后,我們一起來和這女的樂樂……

太過複雜的話,龍雲兒聽不懂,愣在那裡,而聽得懂的高如退也愣住,心裡再次狂叫槽。

……怎麼了?哥們,別愣著啊,**一刻值千金!

男子催了兩句,欣喜表情忽然凍結在面上,驚疑不定地看著高如退,道:難道……你不想和我分先後,而是想在我後面,或是逼我在你後面……呔,男兒可殺不可辱,你有這念想,本郎君先與你拚個死活!

一下正經,一下又似瘋癲,高如退委實被弄至神經緊張,再沒有什麼尋歡的心情,只咬牙道:你到底是什麼人?

青年微微一笑,神情沉靜了下來,彷彿一直就在等著這句問話,聳了聳肩,淡然道:江北袁家、玉虛真宗,聽過沒有?

……袁家的人?

高如退目光一下緊縮,袁家是帝國七家之一,頂級的豪門,不是自己這種地方家族能夠比擬,玉虛真宗更是龐然巨物,高家萬萬招惹不起。

你給我走著瞧!

不敢肯定對方來歷,又怕惹出大麻煩,高如退恨恨而去,預備先摸摸敵人的底,再來決定是要像個孫子一樣躲遠遠,還是要讓這瘋子屍骨無存。

也直到高如退氣呼呼地跑出門以後,青年這才揚了揚眉,穿好了衣服,慢慢來到龍雲兒身前,居高俯視著她,表情從先前的輕浮急色,一下變得冷澈心扉。

……妳該慶幸,如果妳不是中了迷香,我絕不會來管這檔子事,因為我討厭無能的女人多過犯人,尤其是姓龍的。

俯視人的態度,龍雲兒一點也沒有被解救的感覺,對方像是專程來奚落自己的,若不是全身麻痹,自己真想頂回他的話……不過,為何這個全然面生的人,他的眼神,讓自己有種熟悉的感覺,似乎在哪見過……

青年瞥著龍雲兒的光裸粉腿、起伏的酥胸,猶如無物,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管,手一翻轉,滿管的水就這麼淋在龍雲兒頭上。

……下次再遇到這場面,別尖叫,翻起白眼,高唱那種土爆了的兒歌,那就對了。有四成機會,對方興味全消,轉身落跑……沒人想對瘋婆子用強的。

沒有半點柔情不忍,也不見半分斯文風度,溫去病的態度,半點也不討人喜歡,連他自己都頗懊惱。

……到最後,自己還是忍不住了,應該是冷血無情的時候,偏偏被無聊的情感干擾,跳出來做了無謂的事,總算還能混過去,謊報身分唬人,沒有露相,還不至於惹來懷疑,但自己必須立刻離開,不再多事。

惱火起來,溫去病揮了揮手,轉身離去,清神水能夠解去醉龍香,這個龍家美女已經回復行動力,她可能會趁機逃走,可能不會,這些都不是自己在乎的事了……

……是……溫家哥哥?

一聲並不肯定的叫喚,聽在耳里,卻讓溫去病瞬息愣住,一下轉過身來,瞪著那張即使在巨大驚恐中,仍美得如同嬌花的面容,一些早就遺忘的畫面,慢慢從記憶中湧現。

……妳是……雲兒?

真的是溫家哥哥?

本來連自己也不信,只是本能地問出一句,但對面這青年的反應,龍雲兒明白這個猜測不錯,他確實是溫去病,那個曾與自己姐姐訂親,卻未能走到最後,被退婚趕出的男子。

世事變化,滄海桑田,本以為一輩子不會再見到的人,忽然出現在面前,龍雲兒震驚過後,遲疑起來,想到自己家與他的恩怨,想到他當日被打趕出門的樣子,雖然小時候,他曾待自己很好,可……自己能夠向他求救嗎?

龍雲兒腦中混亂,還不知道怎麼開口,面前的男子竟然轉頭就走。救命一線的浮木,還沒抓牢就飄走,龍雲兒的猶豫、為難,全化成單純的恐懼,掙扎著起身,想去拉住他,但麻木的身體,好不容易站起,就一跤跌仆在地上。

……救……

一個字剛出口,幾乎微弱到連自己也聽不見,隨即就在關門聲中,所有希望斷絕……

溫去病快速離開,把腦里的混亂情緒壓下,離開監牢區,而拍賣會也已經開始,在黑市物品的那一區,首先被推出的,是各式各樣的藥物與血材。

血脈覺醒,是百族大戰期間,由碎星團搞出來的技術,廣為傳播后,現在所有人習武,第一步就是先喚醒本身血脈中沉睡的力量,第一、第二級的低階覺醒,便能讓氣力變大,動作變快;第三、第四級的中階覺醒,能讓部分肢體產生形變,更進一步發揮血脈本源之力。

但想讓血脈覺醒並非易事,特別是碎星團毀滅后,幾項關鍵技術不傳,正常覺醒的難度更高,所以,各式各樣的輔助藥物被開發出來,成為最緊俏的交易品,這類暗市場拍賣,通常首先登場的,就是各種覺醒藥物,溫去病聽著台上的介紹,心中好笑。

看見這些不靠譜的爛葯,居然也能被瘋搶,溫去病覺得可笑之餘,也認真思索是否該踏入這市場,混水摸魚來撈點油水。

一下思索,微微出神,台上的藥物拍賣已經結束,開始一些兵器、防具的拍賣,主持人上台後,煞有其事地說道:今次拍賣,我們運道不錯,相信各位也都已經知道,我們接到了白眼狼的寄賣委託……

白眼狼三字一出,台下早已知曉的人沒出聲,但事先沒得到消息的賓客,則為之訝然,緊張地握住扶手,暗叫撞上大運了。

想必大家心裡有數,高階以上的鑄匠,各有歸屬,所製造的兵器、防具難得流出,白眼狼工作室,是這幾年新進冒出的一個品牌,背後是哪位大匠在主持,尚不得而知,他們從不直接參与交易,而是通過復委託,由代理人幫忙,把貨物送上場拍賣……參與的拍賣場從不固定,想要買他們家的東西,確實是有點難度,得要靠運氣的。

主持人在台上說道:白眼狼工作室專註生產高階兵器,每次參加拍賣,就是一整批,生產力驚人,是受捧的主因,雖然他們家的兵器,有些小小的問題,但聚集在這裡的各位……嘿嘿,相信是不會介意的……

笑聲中有些古怪,在座的賓客都心領神會,高階兵器雖然難得,但白眼狼工作室的產品之所以被追捧、瘋搶,有一部分非常瘋狂的喜好者,卻不是因為他們專門生產高階兵器,而是因為他們的邪異。

眾所周知,自問世之日起,白眼狼工作室的產品,不知掀起多少血濤邪浪,他們所製作的,是貨真價實的妖刀、邪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