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一章 爺我就是這麼任性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一章 爺我就是這麼任性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碎星物語書友q群:173258214

作者微博:/rosonwind?topnav=1&wvr=5

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,起步階段,每一份支持與點閱,都非常重要。

白眼狼所出售的刀與劍,拍賣時基本都用層層咒布捆住,看不清楚外形,大異於普通兵器,但它讓人趨之若鶩的理由,就是即使被層層封套,仍可以清楚感覺到,那來自兵器中的驚人邪氣。

就如同此刻,拍賣場竟是用一輛輛囚車,將幾柄層層咒布捆裹的長劍推上台來,劍置囚車中,明明被強力壓制,卻還似帶著惡意的凶獸,不住往外滲著殺意,似乎隨時會掙脫出來,渴求人血。

這樣的凶氣,固然令台下的賓客色變,卻也有人喜形於色,不住點頭,連續有人低聲道:果然是白眼狼的貨、自己用危險,但轉手就能賺高價、就買這個了,和之前說好的那樣,讓買家把錢打過來,熱絡的交談,一下就把交易氣氛炒熱。

溫去病冷眼注視著台上台下,很樂意見到自家產品遭受熱捧,尤其是缺陷很大的劣質品,經過包裝與廣告炒作,居然能被當成神物,賺收大筆金銀,這就不是普通的爽快,總讓一直提醒要冷靜、理智的自己,有捧腹狂笑的衝動。

……白眼狼的妖刀、魔劍,雖然常有兵控人心的現象,可威力絕對沒話說,手執妖刀、魔劍,高階以下,力量能瞬間提升一階,不是一級,而是一階,大家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!

主持人在台上聲嘶力竭地叫喊,賣力的演出雖有神經質之嫌,但對於這些有興趣買妖刀、魔劍的顧客來說,這樣的表現卻甚合他們脾胃。

能夠讓人躍階的兵器,以往只有幾件神器能做到,神器無價,但妖刀、魔劍卻很實惠,八十金幣起拍,有意的貴賓請開始出價,還有,別忘了,使用白眼狼家的作品,在越階發揮的同時,有相當大的可能,在當時或事後突破瓶頸,刺激血脈覺醒,正式晉級!這樣不是神器、更勝神器的武器,大家還要吝嗇你們手上的金幣嗎?八十金幣,開始投標!

幾乎是話一喊完,底下就開始熱烈競價,溫去病聽著價錢不住往上翻,倒也挺佩服這個主持人會說話,更能想像,這些刀劍被買回去后,真正被拿來用的不多,大部分應該又是被同行買回去研究,不過,他們絕對研究不出什麼東西。

夢幻火鼎是不為人知的神器,無比神妙,卻仍遵守天地造化法則,分裂出來的東西,雖然會自動修復如初,還能夢化演法,變形分裂,可一經使用,最多一個月就會損毀化無。

這種瑕疵品如果照正常兵器去賣,肯定沒人願意買的,所以要針對弱點進行包裝,一用就壞的劣質品,也有一用就壞的賣法,用特殊手法,加上狂暴、嗜血的效能,一拿起來用,就陷入癲狂,躍階發揮的同時,力量不受控制,一戰之後,兵主身死,分裂出的劣質品也被砍壞,秘密被埋葬。

因此,真正值得高價錢的,不是那些分裂出來的刀與劍,而是裹著刀劍的咒布,那是自己的心血,不曉得花了多少時間研究,才做出能夠止住自動崩壞的咒布,只要還被咒布裹著,分裂品就不會自動壞滅,而兵主只要不是急著想死,就不會在不需要的時候亂拆妖刀、魔劍封櫻

至於能讓人狂暴、嗜血,力量躍階提升的源頭,不在刀劍內,而在那些咒布所沾浸過的藥物,出自名家之手,與其說葯,實則為毒,燃燒性命來推升力量,爆發出來的力量越強,剩下的生命時間越短,這一點,買回去的人多半心裡有數,但會買這些妖刀、魔劍回去的人,本就不在乎這個。

溫去病看著迅速升高的競拍金額,覺得自己真像個誘人出賣靈魂的魔鬼,而在一柄又一柄的妖刀、魔劍賣出同時,也聽見底下的賓客們交頭接耳。

能夠把高階兵器造得可比神器?白眼狼之主不曉得是何方神聖?

這恐怕是三大神匠的級數了,甚至根本就是他們之一的化身。

如果真是,那肯定是血閻羅鐸爾剛,他打造出的東西都是邪門貨,白眼狼也專出詛咒刀劍,這點是符合的。

也或許是帝國以外的外族神匠,非人者之中,也有宗師存在的。

類似的討論,是溫去病喜歡聽的東西,倒不是為此飄飄然,而是從這些討論中,可以知道宣傳策略的效果,自己想要製造的形象,有沒有準確傳達給人,這可比賺錢重要得多了。

正注意著這些情報,溫去病陡然腦門一痛,眼前一花,陷入暈眩之中,這感覺非常熟悉……

高獲益的工作,當然也有高職業風險,整日鼓搗妖刀、魔劍,雖然不是真有術力運作,可那些藥物沾久了,仍會影響身心,自己每次製作完后,都會離得遠遠,避免接觸,更從不親臨拍賣現場,這回為了九陰殘篇破例,已經站在會場的最後一排,小心從事,卻不想仍是出了岔子。

已不是第一次遭遇這情形,溫去病雖遇險,心神不亂,想要靜待暈眩過去,但腦中不住閃現的畫面,卻讓他平靜不下來。

這些年來,日進斗金,大發大撈,無比風光,其實過的都是非人生活,這是自己一早有覺悟的路,現在也不會輕易影響,區區回憶,別想動搖自己!

無數畫面閃映,驀地,被遺忘許久的一幕,忽然就在眼前出現。

……等將來我們成親,我的家人也就是你的家人了,所以你不要難過了,你會有家的,我家就是你家。

綠髮綁成兩條小辮子,小女孩的笑臉如同朝陽,伸手出來,來,我們打勾勾,既然是一家人了,你要承諾你會照顧你的家人、愛護他們,還有保護他們,因為這是你好不容易有的家,你會答應我吧?

太過簡單的問題,自己幾乎是想也不想地伸出手去,要像個男子漢一樣,抬頭挺胸,立下義無反顧的誓言。

但,就在四根指頭要碰到的時候,女孩忽然把手指收了回去,一臉很擔心的表情。

算了,還是不要了……

為什麼?妳不相信我?

不是礙…你這個人很死板的,說出的話,不管自己做不做得到,都會去做到為止,我……不想你太辛苦……

綠髮的小女孩,小聲說了幾句,忽然,淚珠滾滾崩落,握著自己的手,大哭起來,我不要你有危險,你如果因為亂答應人,受傷了、沒有了,我……我怎麼辦啊?你才是最重要的!嗚嗚嗚嗚……

雖然小女孩哭得很慘,鼻涕眼淚都出來,形象很糟糕,但聽著她的哭聲,自己真的很高興,高興被人看得那麼重要,高興自己終於有家了,雖然那還是很久以後的事,雖然這些現在不好說出口,但……

好高興,自己終於可以有個家了……

狗屁個家!

溫去病陡然抬頭,身旁不知何時,居然站滿了人,像看什麼怪物一樣看過來,一個人開口問道:這位兄台,你沒事吧?

我……

略要開聲,喉嚨發痛,溫去病伸手一抹,這才發現自己口鼻之間,流滿鮮血,不看也知道,樣子定是可怕得很。

之前心魔侵擾,自己基本都能履險如夷,這回心情激動,居然鬧得受了傷,還引人側目,真是衰到爆,更糟糕的是,爆發開來的那股怒火,並未因為脫離幻象而打住,還益發不可收拾,自己甚至還不太想去收拾……

幾步跨出,溫去病甩開身旁的人們,出了拍賣會場,出去的時候,台上換了拍賣物,放在胸口的羅盤閃著黃光,好像與什麼東西生出反應,似乎還是挺重要的事,不過,自己已經無心去管了……

雙手推門,進入了奴隸的拍賣會場,來得正巧,台上站著一身紅裳嫁衣的龍雲兒,凄艷動人,主持人用力叫喊著價碼。

……還有沒有人追加出價?四千八百金幣第一次!四千八百金幣第二次!成……

五千!

站在拍賣會場的最後一列,溫去病一聲高喊,震動全場,所有人都往回看,看著這個臉色奇壞的不速之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