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四章 帝室李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四章 帝室李家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碎星物語書友q群:173258214

作者微博:/rosonwind?topnav=1&wvr=5

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,起步階段,每一份支持與點閱,都非常重要。

十四章

從進入高階開始,血脈覺醒的力量就真正開始發揮,不再只是讓部分肢體異化,而是以人身將覺醒的血脈復現出來,成為半人半獸的新戰體,個別機運好的,甚至血脈返祖,提純歸元,由雀化鷹、離蛇成蛟,將實力數倍提升。

黑斗篷客這邊一動手就是高階,打的主意也是速戰速決,畢竟,兩個目標人物,別說沒有高階,甚至連低階都算不上,讓一名五級高手出來,根本是拿大刀砍蒼蠅。

鵬翼遮天,黑影蔓延,這一掃應可成功捉拿兩人,過去他們見過許多悍匪,都折在這招手裡,這回自也不例外,但就在鵬翼演化至最強時,發招之人輕輕「咦」了一聲,充滿訝異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斗篷之下,忽然生出一股力量,抵抗著自己的翼拂,如果說鯤鵬展翼,遮斷蒼天,無所不蔽,那這股抵抗的力量,就如柔韌野草,看似微弱,卻不斷不盡,看似被遮斷,卻於盡處飛快新生,讓自己的翼拂不能全功。

而且,這微弱卻柔韌的小力,雖不起眼,卻有不尋常的氣息,彷彿孕育天地至理,陰與陽,一盡一生,循環往複,雖鯤鵬能遮九天、覆九地,卻壓不下這陰陽妙理,被一點一點地分解、卸去力量。

這不是任何血脈之力,何況斗篷底下沒有血脈發動的反應,但大地之上,除了先天血脈,還有後天戰技,而自己確實知道一門這樣的絕技,或者說,只要是個人,就不可能沒聽過……

「……雙極輪?」

一聲低呼,發自他的口中,震驚到他自己,也驚呆了一眾同僚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

「沒搞錯吧?只有玉虛真宗的大人物才可能……」

「現在是講這個的時候嗎?」

追求速戰,沒人想多事,就算這是玉虛真宗上三品絕學,會的全是大人物,也只能先壓下不管,而鯤鵬血脈覺醒的那名武者,驚呼出聲后,又覺得不對,斗篷下的那股抗力,與傳說中的雙極輪還是有區別,柔韌有餘,化力的效率不足,似乎不太對勁……

這念頭甫生,那股奇妙柔勁消失,取而代之的,則是一道高度集中、如同山洪奔沖的雷電暴流,瞬息釋放,抓准鯤鵬展翼被陰陽之氣擾亂,出現破綻的一瞬,從縫隙處一擊而破。

燦爛雷光衝上十幾米的天空,粲然奪目,被焚裂、破散的黑色斗篷,四下飄飛,那名鯤鵬武者雖然毫髮無損,可身上斗篷破散,得意招數被人以微弱的力量破解,等若輸了一招,還是輸在力量遠不如自己之人的手上,無比的奇恥大辱。

堂堂高階武者,鯤鵬血脈,竟然被可能只是低階的人破招,不但他自己羞憤難當,連身旁的同僚都面上無光,羞憤之下,他雙眼一瞪,一爪直襲溫去病的腦門,已然動了殺念,不留餘地。

「呵……」

溫去病的右臂,軟軟垂下,不自然地扭曲著,似乎已不能舉起,但對著敵人的攻擊,他動也不動,只是把龍雲兒拉在背後,將她護祝

一爪將要打中,驀地,兩道寒光在這一爪的上方出現,一道從溫去病身後躍出,一個從鯤鵬武者的身後躍高下擊,兩道寒芒的目標,都是那名鯤鵬武者,力量一中階、一高階,攻擊無招可言,破綻百出,但鯤鵬武者卻尷尬地收招後退。

連退數步,鯤鵬武者又羞又氣,這兩個偷襲者的攻擊,處處漏洞,只要自己反擊,一定能將他們瞬殺當場,但自己卻不得不退,因為這兩人的攻勢中,沒有留一分防守的意念,完全是以命換命的打法,一招殺掉他們后,自己恐怕不死也重殘,不得不退。

又一次丟臉,但這回不用擔心被人恥笑了,因為他所有的同僚,這回都不得閑,幾道寒光,分別自他們的背後襲來,因為之前注意力被溫去病引住,缺了提防,待得察覺偷襲,已經慢了一步。

「鐺1

「匡當1

「殺1

「嗚哇1

激烈的戰鬥,在瞬間爆發,對於黑斗篷客的一方,簡直就是無妄之災,他們身負重要任務,入許都以來就低調行事,不願節外生枝,沒人認得他們,更不曾與人結怨,怎麼偏在這節骨眼上被人襲擊?

普通的襲擊也還罷了,來攻擊的人實力不弱,持有利器,不好招架,更糟糕的是,這些襲擊者都不要命,出手都是同歸於盡的路子,甚至拚著自己性命不要,也要找恢皇幀

這完全就是死士,沒人想和死士戰鬥,但此刻卻已抽身不得,來襲的死士之中,竟有三名高階,又事發突然,首波交接,就有兩名中階的黑斗篷客,在慘叫聲中被斬殺,還有一名低階的黑斗篷客,與來襲的高階死士同歸於荊

戰局一下進入白熱化,更無比混亂,哪方都再顧不得他方,呔谷揮胍幻高階武者玉石俱焚,還是高階直接奔著低階去的,這種絕頂荒唐的事,黑斗篷客那邊瞠目結舌,心中狂叫荒唐,溫去病卻是暗叫可惜。

局面忽然的演變,背後黑手當然是自己,雖然自己任性、衝動、固執,偶爾還有點變態,但在自己諸多缺點中,至少不包括「無謀」這一項,早在高如退來攔人的時,自己就已經準備,把此次伏藏的後手用上……原本用來強搶九陰殘篇的後手……

招募的方法,非常簡單,今次送上場拍賣的那批高階兵器,事前早就被自己動了手腳,只要在兩百米範圍內發動,外圍的咒布就會發動,兵器內打上的增幅法陣會全力運作,把咒布中的藥力狂提十倍。

拍賣會場是密閉空間,事發突然,結果多半是人人中招,理智盡失,瘋搶那幾柄邪兵,搶到手的,直接瘋得更徹底,為兵所控,順應自己的召喚,到自己所在之處,見誰就殺誰。

這些人,能在混亂中搶到兵器,不是運氣超好,就是本事夠硬,為邪兵控制心神后,生命被榨取,爆發這一生原本未必能達到的超絕力量,有三人因此打出高階力量,其餘最低也是中階,乍看起來,確實是一支很恐怖的突擊隊,更重要的是,他們對自己的存在,將完全無視。

「什麼也別想,當什麼都沒看到,跟著我走。」

低聲對龍雲兒說了一聲,溫去病護著她,走著斜行步,左三步、右三步,以此交錯,那些狂暴的持兵者,彷彿看不到他,就這麼讓他輕鬆走出包圍圈,遠離這場亂戰。

這時,戰況生出變化,黑斗篷客中,漸漸有人看出這些死士的情形不對,不是決心赴死,而是理智盡失,被什麼東西給操縱了,再加上兩名目標行動詭異,那群瘋狂死士見人就殺,居然對近在咫尺的他們視若無睹,這分明有鬼。

拚命爆發的力量,對於同級數的武者,只能難住一時,不能長久,幾回合過後,這些持有妖兵的死士,身上都出現多道致命傷,雖然靠著瘋狂意志,一時不死,卻也撐不了幾招。

就在他們將要敗陣時,兩名死士沖向鯤鵬武者,捨命攻擊,卻由於破綻太多,被逐漸習慣這種攻殺的他逮著機會,拚著身上多兩道傷痕,先將他們一破顱、一穿心,再兩爪奪來他們的兵器,「刷」、「刷」兩刀,把兩名死士斬成四段。

剛剛的戰鬥中,敵人手上的利器,大佔便宜,鯤鵬武者雖然一度拿出了自己的爪勾兵器,卻被削斷,早就對這些利器垂涎不已,眼下雖然被斬了兩道,流血不少,但能有兩件高階兵器入手,想想真是過癮,想想真是……

不足三秒,鯤鵬武者雙目赤紅,如野獸般吼叫,舞著雙刀,不分敵我地攻擊身邊所有人,他修為本高,力量又被邪兵激增,這一下瘋狂襲擊,周圍登時死傷狼藉,更引發一下巨爆。

爆炸的源頭,是兩股相等的力量衝擊,其中之一,是鯤鵬武者臨時提升,失控的第六級力量,而與之對撞的另一方,卻是貨真價實的第六級力量!

一名之前並不出色,只是不斷閃躲,甚至從頭到尾沒說過話的黑斗篷客,被及身的斬擊迫得出了手,一出手,就是穩穩的第六級力量,一片紫色的星河異相,延伸擴散,鎮住鯤鵬振翅,鎮住場內其他異獸氣血,名符其實地一人壓全常

黑斗篷客中的首領人物,終於被逼得現形,雖然一力壓全場,他卻沒有半點喜悅,因為,他看見溫去病站得裕笑這片紫色星河,笑這不該出現在此的東西,笑這些事後必被滅口的東西……

p.s我知道很多人對物語兩字看了不爽,這本書的繁體書名叫碎星誌,但在這裡,簽約方否決了這個名字,堅持使用碎星物語,我希望不要,但被否決,所以請別向我抗議,我也沒選擇權。不過我可以理解簽約方的意思,估計是覺得不叫這名字,我就不值那個稿費,這是華文世界的慣常迷思,後續作品都必須緊扣成名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