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六章 殺他全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六章 殺他全家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碎星物語書友q群:173258214

作者微博:

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,起步階段,每一份支持與點閱,都非常重要。

十六章

「你、你說什麼?」龍雲兒一臉錯亂,「我父親……他與這一切有什麼關係?」

「……妳別告訴我,妳到現在還覺得自己只是倒楣,才嫁到這就意外被牽扯,莫名其妙落到這下場?這一切根本是早安排好的,妳不是被妳夫家所累,相反的,妳夫家很可能是因為妳這掃把星上門,才被牽扯滅門的。」

溫去病道:「想要強搶一名龍家美女並不容易,但若通過設計,走正常的法制,一切合法,那麼龍氏一族也不能再說什麼,只能吞下悶虧,將妳視為家族的恥辱,主動抹殺,不管妳什麼下場,安靜消失就成……」

聲聲字字,龍雲兒入耳一呆,在被送上場拍賣之前,她一直覺得自己只是無辜受牽連,但有了拍賣場上發生的那一切,她隱約覺得不對,現在被這麼一點破,整個人如墜冰河,陣陣寒意從體內散發出來,顫抖著聲音說話,卻講不完整。

「是……是什麼人對我……」

「那批人的出手,妳自己看到了,雖然遮遮掩掩,最後還是拿出真本事來,嘿……九天星河轉,紫氣鎮乾坤,妳別說妳沒看到,也別說妳不知道這是啥?」

「……紫星河,解裂天下一切真氣……」龍雲兒吸了一口氣,很艱難地吐出那個字詞,「麒麟……李家。」

麒麟李家,七大世家之首,更是當今帝室,坐在帝皇寶座上的皇族,紫星河是根源於血脈的特殊技巧,沒有皇室血脈的,怎麼練也練不成,換句話說,要劫走自己的那批人,來自……宮內?

事情怎麼會是這樣?自己為何會和皇宮扯上關係?難道……不……但或許……

諸般念頭錯雜,龍雲兒腦中亂成一團,就聽溫去病冷笑道:「不自欺欺人就好,妳那虛偽老子不是最標榜忠君愛國,忠君都忠到被妳們族長討厭的嗎?這件事他不知情?沒有參與其中?我信妳都不會信啦……」

「住口1

遭難至今,始終平和以待的龍雲兒,首次動了怒,回斥道:「我爹不是你說的那種人,他是個真正的好人,真正的君子1

「哦,我說他什麼了嗎?我只說他忠君愛國,忠到只要一道聖旨,他就會立刻把女兒送出去,這有錯嗎?」溫去病笑道:「還是妳要說服我,他其實不是這種人?」

「遵循王命,是每個臣民的責任,難道不是嗎?」龍雲兒遲疑了一會,終於還是把話說出口,「我知道你一直記恨當年的事,但溫伯父是做那個的,而我聽說,你後來也入了這行,還……害了很多人,溫家哥哥,其實當年你離開的時候,我一直希望,你能走正行,將來堂堂正正地回來……」

「我離開的時候?妳是指,我被你們澆了一身大糞,然後被踢滾出門的那次?還是被綁在馬尾上,被拖出去的那次?我沒印象了,辜負了妳的期望,真是抱歉喔1

溫去病一拍桌子,冷笑道:「我老頭子和你們家認識的時候,他就是干奴隸商人的,你們訂親的時候沒意見,卻拿這當退婚藉口?睜大妳自己眼睛看看,這是國家合法項目,我有牌的正經商人,妳有什麼意見,請找相關部門投訴,不要在這裡發神經1

「可是……你害了很多人,特別是碎星團的人,他們……都是好人,在戰爭的時候,他們救了很多人。」

「他們全是戰犯,每個是國家頒令追捕的重犯,隨便哪個拉出來,身上都有一串罪名,我是為民除害,家裡獎狀都堆得當衛生紙用了。」

溫去病哂道:「一群囚犯,臨時被招募成兵,打了幾場勝仗,就自以為是英雄,也還真被妳當英雄了?英雄這麼好當,我天天替社會除害,妳還不快點用崇拜的眼神看我?」

「……他們是被冤枉的,你……追著他們不放,我聽人說,碎星團被帝國迫害后,最後其實是亡在你手裡……」

龍雲兒閃著淚光,像說著自己家人遇害一樣,道:「他們說,你……你抓住碎星者家裡老老小小,逼著他們現身投降,不然就殺他們全家,這些事……你真的做過?」

「我做過的不會不認,他們先闖進我家裡,殺我的婢女、手下,留書示威,我就不能他媽的綁他們全家?他們沒綁我家人,只是因為我干這行的,沒蠢到還留個家人去讓他們綁……他們這麼干,是受冤屈后反擊?我這麼干,就是溫千刀、溫剝皮了?」

溫去病拍桌怒道:「他們的罪名,是皇帝欽定,刑部公告,妳想申冤,找皇帝告御狀去,我不過是個拿公款辦事的商人,還有,妳講到那群死囚犯就淚汪汪,干,這麼情感泛濫,妳可以去救啊,說人家委屈又不敢行動,妳嘴炮王嗎?」

「我有1龍雲兒眼中含淚,毅然道:「那天,我和爹爹去了萬里沙海,就是為了……可惜遲了一步……」

這是絕對犯禁的一段話,因為帝國內的九成人,都曉得萬里沙海發生了什麼事,那一天,碎星者四武神的山陸陵、葆麗妲殞落,與大批追捕者同歸於盡,這也是碎星者最後、最燦爛的一次戰役,從那之後,碎星者就只有被捕殺、屠殺的結果。

龍雲兒所說的東西,絕對犯禁,如果讓人知曉,滿門抄斬是必然的後果,她明知如此,還把這話對不適當的人說出,溫去病可以想像她有多激動,事實上,聽她這麼慷慨激昂地認帳,溫去病也愣了。

「瘋、瘋子……妳看起來正常,其實根本是個瘋婆子……」

溫去病罵了兩句,腦里昏脹脹的,正想再說,忽然小腹一熱,有某件東西起了反應。

探測器所偵知的,是放射能反應,是針對九陰殘篇而製作的,這裡是許都城外,距離九陰殘譜大老遠,怎麼會在這裡起反應?

「……少說那些有的沒的,妳有本事就替他們申冤報仇,沒本事……躲回床底哭吧1

困惑心起,溫去病一下站起,也不管龍雲兒,逕自拉門出去,要先確認探測器所偵測到的訊息。

一腳才跨出門,溫去病往臉上一抹,整個臉色就不同了,與剛才的紅潤大相逕庭,變得面色慘白,如有病容,連五官都有少許改變。鬧出這些騷動后,剛才的那張臉已經不能再用,只要不與溫家人在一起,恢復真面目,反而是最好的偽裝。

易容喬裝,是自己的強項,如果有人在旁註意,必會驚訝自己的腳步、動作,與早先判若兩人,全然改變,加上臉也變化,根本就難以辨認。

跟著羅盤顯示的信號強弱,很快來到旁邊的一間通鋪,乍看之下,沒什麼異常,大部分的人都在睡覺,只有角落處有幾個人,在那邊竊竊私語。

溫去病不動聲色,進入隔壁房間,裡頭人來人往,沒人多看他一眼,他朝朝角落走去,與剛剛那群人隔牆相對,把手往牆上一貼,閉上眼睛,似乎在倚牆假寐。

外人無從想像,但自己的手骨,曾整根移除,植入人造物,還常常升級改版,現在已經是第六版了,除了能發動超級柔軟度,擬似絕學雙極輪,化勁無雙,還能夠敏銳感覺震動,把隔牆傳來的聲波,放大傳入腦中。

「……拍賣會完了,死好多人……」

「不空背著大家,把他那份送去拍賣,果然……早知如此……」

「拍賣會……因為那份東西才這樣?那我們怎麼辦……」

「那地方……大家當初一起……」

由於手臂損傷的緣故,竊聽功能受到影響,聽到的話都斷斷續續,如果不是因為大致猜到事情脈絡,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啥,可現在……

這是意外的好消息,溫去病著實欣喜,剩下的重點,就只是擒捉這些人,偷走東西,雖然還不清楚這些人的修為,但剛才一瞥之間,並沒有高手存在,偷襲暗算,應該不難……

溫家的新一代,基本是溫清衛、溫璽鴻兩人訓練出來的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們兩人當初也是自己一手**、拉拔起來的……

要擒人換消息,目前的準備還不夠,溫去病先回自己的房間,要重新準備一些道具,把身體做調整,同時,也要把房裡的那個人作安置。

之前逃離拍賣會場的路上,與趕過來的溫璽鴻見了一面,雙方並未交談,只是遠遠打了個照面,雖然時間很短,但自己透過眼神與手勢,已經把命令發下去了。

這原本也是事前議定的策略之一,溫璽鴻看到手勢命令,愣了一下,用眼神質疑一次,得到自己確認后,他便掉頭離去,像什麼也沒看到,以他的才幹,可以妥善安排溫家眾人的退路。

溫去病認真考慮著,甚至也想出了辦法,但他確實忽略了,在自己一生中,大多數時候,都是事與願違的,自己才剛開房間門,就聽見客棧外頭傳來震天響的喊殺之聲。

「呃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