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七章 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七章 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碎星物語書友q群:173258214

作者微博:/rosonwind?topnav=1&wvr=5

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,起步階段,每一份支持與點閱,都非常重要。

十七章

乍聽見外頭那一片喊殺之聲,溫去病真心覺得氣到手發抖,他百分百肯定,那決不是沖著自己來的,若是,陣仗不該只有如此,也不該在還沒背後捅刀之前,就先大老遠地喊殺,打草驚蛇。

正因為如此,所以更頭痛,因為自己最主要的幾個仇家,如果忽然對上,自己都有應付的手腕,看似危險,其實全身而退的機率頗高,反倒是那些意料之外的麻煩,不曉得什麼人的,也沒有針對性的措施,忽然被捲入,以自己的傷損之身,危險不是一般大……

溫去病腦中閃過多種可能,一步邁入房中,龍雲兒早已站起來,緊張地看著他,話沒問出口,溫去病搶先道:「不要廢話,狀況不明,先把樣子改一改,妳現在這德行,去哪都是找麻煩上門……」

乍聽這句話,龍雲兒還沒有往自己的相貌去想,只是注意到始終衣不蔽體的窘狀,臉上一紅,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
溫去病沒有解釋,卻開始脫衣服,龍雲兒吃了一驚,紅著臉顫聲道:「你、你要幹什麼?」

「放心,不是干妳,要乾的話我會先打聲招呼,但不必有過多期待。」

溫去病解去外袍,拉起內衣的袖子與褲管,雖然只是很短的時間,龍雲兒卻看見,那些裸露的皮膚,到處都是橫一條、豎一條的疤痕,那麼瘦的身體,不知累積了多少的創傷,可以想像,這些年來……他是如何帶著溫家一步步發跡的。

短暫的解衣,溫去病從手臂、雙膝上摘下四個套環,又從脖子上摘了一個,這些套環的質地近似象牙,顏色卻是透明,拿在手上,不專心看根本看不到,從身上摘下,也看不出人有什麼變化。

「穿上。」

龍雲兒正摸不著頭腦,就看溫去病把東西塞來,這時外頭的喧鬧越來越大,她連忙依令而行,學著溫去病剛才的動作,把這五個套環穿戴上。

「這是我……從白眼狼工坊購入的幻形道具,基本原理是用能量做填充物,改變**的……算了,解釋多餘,直接操作吧。」

溫去病指示著操作方法,讓龍雲兒存念觀想,自己則啟動道具,只見一陣陣能量漣漪,從龍雲兒身上發出,不過短短几秒,她的體型就發生變化,雪白的肌膚變得黝黑,纖瘦體態更像吹氣球般漲起。

「這、這個是……」

「猜對了!這就是毀容后的妳。」溫去病上下打量一眼,「都說女人發福等於毀容,這話用在美女身上,效果特別明顯埃」

「我的樣子……」

雖然沒有鏡子,龍雲兒依稀可以想像,自己現在成了什麼樣,發色變枯黃,身形臃腫,光是看那十根短胡蘿蔔似的手指,還有水桶般粗的腰身,就知道自己肯定成了肥婆一個。

大部分的女人,看到自己瞬間暴肥,肯定驚惶失措,又跳又叫,但龍雲兒卻相當淡定,似乎容貌什麼的,從沒被她看得太重,當成命根子,倒是對這套道具的運作,她顯得非常有興趣。

「這五個環,是讓人瞬間變胖、變瘦的道具嗎?」

「變胖是的,變回原樣也可以,變瘦還沒妥善掌握,如果能夠穩定用這環變瘦,我還賣什麼奴隸?光做減肥生意我就成帝國首富了。」

溫去病沒好氣地道:「別太門縫裡看人啊,這套我親手……從白眼狼購入的裝備,看似簡單,卻能組成一個複雜而神妙的煉成陣,改變體型、膚色、氣息,甚至本身的生命靈波,除非倒楣撞上天階,否則地階以下,正常情形無法識穿,白痴都能用……」

「你……為什麼……」龍雲兒低聲道:「溫家哥哥剛剛說話的時候,表情整個都變了,眼神整個亮起來,和之前都不一樣,你……真的很喜歡這些東西。」

「多事1

溫去病表情一變,板起面孔,在房裡翻著柜子。

「……浮萍居好歹是九外道之一,收錢幫忙走人是講信譽的,把我們送到這裡,當然還會準備換裝的衣服。」

溫去病找出了幾件衣服,有男有女,都不是太乾淨,卻很合此地的氣氛,連忙逼著龍雲兒一起換上,很快就讓兩人搖身一變,成了兩個普通人。

「對了,等會兒要是有人問妳,我們兩個就是……」

話說著,溫去病忽然皺眉,跟著,就有人一腳踢破房門,闖了進來。

進門的,是幾個蒙面漢子,手執鋼刀,完全就是一副打家劫舍的山賊樣,溫去病都看得有點意外。

以現今世道,山賊、路匪之類的確實不少,但這裡怎麼說也是許都郊外,怎麼可能有一百幾十名山賊固定存在,卻不遭清剿的?看這陣仗,要說有人假借山賊的形象行事,還比較有說服力。

幾個蒙面漢子進了房來,看到裡頭一個面色蒼白的病容青年,還有一個彷彿隨時會坐斷那張木凳的大肥婆,皺了皺眉,呼斥著趕他們離房,要搜查房間。

溫去病唯唯諾諾,裝出一副卑微、膽怯模樣,拉著龍雲兒就往外走,發現整間客店的人都被趕出來,往門口集中,那些匪徒則挨著房間,逐個搜索,不知在找些什麼。

到處都是明晃晃的刀劍,龍雲兒心中緊張,低聲問道:「他們……這是幹什麼?」

「看不出來嗎?這是把人集中,然後大屠殺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兩成的機率啦,他們的人數與態度不對,這麼乾的機會不高,應該只是要搜索全店,至於店裡的客人……一看就知道都沒錢的,聚集起來打劫的機會小,那運氣好只是挨個搜身詢問,運氣不好,就是抓俘虜了。」

溫去病調理分析,列出可能,龍雲閫罰本來完全茫然的前路,被他這麼分析,會遭遇什麼?該如何應對?一下都清晰起來。

「抓俘虜?他們為什麼要俘虜?綁架勒贖?」

「不清楚,也沒興趣知道,等一下我製造機會,妳和我一起離開,先從人群中脫離。」

「那其他人……」

「其他人?」溫去病瞥向龍雲兒,哂道:「如果他們一個個也賣身給我,也值一萬金幣,我要是不把他們一個個平安送離開這裡,就跟妳姓1

聽得出來,這是明顯的嘲諷,龍雲兒臉上一紅,覺得自己真是什麼也不懂,什麼也不會想,都這種時候了,還存在不切實際的想法……不應該再給人添麻煩了。

兩人走在人群中,沒有引起太多側目,很自然地站在人群一角,來到客店外,就看到百多名盜匪,年紀有老有少,服色各自不同,唯一共同點就是黑布蒙面,手持刀劍,確實有幾分山寨樣。

也不是所有的客人都束手聽命,有些自負勇力的,就直接闖殺出去,但尋常的車夫、腳夫,縱然有些氣力,又怎奈得住人多?幾名外闖的壯漢,屍橫就地后,其他人也老實了。

當店內客人出來過半,旅店內忽然傳出氣爆聲響,有人在裡頭動起了手,而且不是尋常的打架,從氣勁衝擊的程度,是已經血脈覺醒,有正式「力量」的武者,幾個人一陣亂斗,薄薄的木板牆壁哪撐得住?很快就有一片牆壁炸裂,一道身上染血的人影躍出。

這人雖然受傷,修為明顯比其他人高出一籌,縱身飛躍時的姿態,彈跳如蛙,一躍就七八米高,溫去病肯定他已肢體變形,進入中階,怪不得能強行突圍。

溫去病冷眼旁觀,對這人的身形、聲音有印象,正是司徒不空的同夥,剛剛竊竊私語的那群人之一,他們與「山賊」發生衝突,如果不是因為身懷重寶,搜查時起了衝突,那就是……山賊一開始就以他們為目標!

一百幾十號人的勢力,有一兩個中階鎮場,是情理之中,因此,當山賊群中有一道勁風飆起,如鷹遠颺,瞬間拔高十餘米,搶在那名盜賊上方,一刀斬下,血光乍現,溫去病絲毫不覺得訝異,只是,有少許皺眉。

溫去病暗忖,正常情況下,自己有心算無心,伏擊中階武者,甚至一次打幾個中階,都有過半贏面,但早先爆發高階戰鬥,自己臂骨受損,身上攜帶的素材,又耗損大半,未及補充,戰力狂損一半,捲入中階等級的戰鬥,傷亡率過七成,該是避免危險的時候。

拉著龍雲兒的手一緊,溫去病預備製造機會逃開,此時俘虜們正因為那邊鬧出人命,被嚇到起了騷亂,正是可用良機,不過,山賊中一名首領模樣的,站了出來。

「各位稍安勿躁,我們無意傷人,只是取回自家的東西。」

聲音宏亮,真氣充沛,瞬間壓過全場的吵鬧。

「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!各位,碎星者替天行道,請行個方便1

剎時,全場皆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