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八章 旁觀者等同加害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八章 旁觀者等同加害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十八章

溫去病站在人群之中,耳邊轟然,像聽見一個龍游九天的霹靂,一時愣住,甚至沒察覺到龍雲兒的手掌也同樣僵硬。

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!

十年前,這句口號,曾如野火蔓延,燒遍大地,成為各種族心頭共同的震撼,它的起源,是百族大戰正酣時,帝**的幾名大將,敗陣潰逃時,遇到一支新組成不久,成員基本是盜匪、罪犯、農夫的隊伍,說要來共赴國難,那些大將急著逃命,根本不理,甚至恥笑:土雞瓦狗,何能上陣?有何作為?

當時,帶領這支雜牌新軍的人,一個怎麼看都不像軍人的讀書人,全然沒有初次上陣的緊張,淡然拱手。

「雖土雞瓦狗……可以碎星1

跟著,他帶著這支亂七八糟的隊伍,徒步衝鋒,先是擋住了追擊的敵軍,再將之擊潰,再擊潰後方的本陣,擒殺其大將,再然後……短短數年間,他戰無不勝,敗盡百族,滅神絕魔,平定了那場動搖大地的戰爭,讓一手建立的碎星團,成為最璀璨的神話。

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,憑仗何來?無非……眾志成城而已!

碎星團戰威最盛的那段期間,這句口號,如同九天震雷,懾服八方,堪稱人族的戰旗,只要這句口號喊出來,就能激勵士氣,讓人們奮勇上陣,以戰為榮。

不過……隨著新帝國成立,碎星團被整肅,這個口令也成為禁語,已經很久、很久,沒人敢這樣當眾喊出來了,同樣的,「碎星者替天行道,請行個方便」,這話也很久沒人說了,說了……群眾百姓立刻報官,那就不好了。

溫去病冷笑起來,看到群眾漸漸從震驚中清醒,竊語不斷,都在訝異怎麼這回碰上了碎星者?而龍雲兒除了驚愕,看來還有感動,手摀著嘴,眼中一片濕潤,溫去病甚至都想問一句:「是怎樣?妳終於找到組織了?」

那個語出驚人的山賊頭領,在表明身分后,直接摘下蒙臉黑布,朗聲道:「那邊的幾個人,從我們手中偷了一批緊要事物,我們一路追蹤到此,驚擾到各位,甚為不安,在此致歉。」

說完,山賊頭領彎腰行禮,跟著道:「我是碎星團第三大隊麾下的韓星魂,和這些無家可歸的弟兄一起,這附近的幾座山頭,都是我們的地盤……」

溫去病越聽越怪,如果是當年,那也就算了,如今碎星者全是被緝之身,這傢伙蠢到當眾報姓名,已經古怪,還扯什麼地盤資料的,難道……是想要招人入伙?

才剛這麼想,就聽旁邊龍雲兒低聲驚嘆,「第三大隊……那是迅雷神盜尚概勇的麾下了,可惜……不是叔叔的第一隊。」

「幹嘛一副嚮往的表情?妳該不會要說,妳從小的志願就是加入叛逆組織,然後滿門抄斬吧?真是有前途的行業……」溫去病嘲弄道:「早點把這志願說出來,人家就不用費那麼多功夫,才送妳上拍賣會了。」

龍雲兒不知所措,不曉得怎麼開口,理智上也知道這樣非常不該,但即使如此,自己牢握的手掌也放不開……這是自己一個深埋在心的願望,自從萬里沙海外的那天後,自己想要一見碎星者的心愿,就從來沒有停止過,越來越強烈……

「……我們最近將要作一樁大買賣,重光碎星團,但欠缺人手,所以趁這機會,我們希望招募新的團員。」

韓星魂朗聲道:「哪位願意加入我碎星團,成為姊妹兄弟的?請站出來。」

龍雲兒望向溫去病,後者聳聳肩,一臉譏嘲,她咬了咬牙,一下往外站出,登時引發騷動。

韓星魂看了看龍雲兒,微微皺眉,似是懊惱居然來了個臃腫肥婆,全無未來性可言,但隨即也展顏道:「歡迎這位姊妹的加入,還有其他人嗎?」

或許是因為有人帶頭,接著又有兩個人站出來,溫去病看在眼裡,著實感嘆,碎星團往日的威名與形象實在太大,即便六年來官府打壓剿滅,抹黑誣賴,可深植那一整代人的形象,不是這麼容易能抹滅,在明知是送死的壓力下,仍有人願意響應號召,棄明投暗。

韓星魂又喊了兩次,不再有人出來,這才嘆了口氣,道:「碎星團從不勉強拉夫,既然沒人願意,那麼,接下來我們也招募僱工,只要願意接受我們僱用,幫忙開礦作工,不用上陣,我們一概給予比市場多五成的薪資,有誰願意?」

在這處客店歇腳的,很多都是擔夫、腳夫之類的底層人士,腦子不清楚,只要有錢賺,什麼粗工累工都願意干,就算替山賊幹活也可以,聽這麼一說,登時有十多人站了出來。

韓星魂看著這十多人,大部分都是身體粗壯,皮膚黝黑,一副苦力樣,但裡頭還是有一個臉色蒼白,面有病容的青年,看起來彷彿風吹會倒,搖搖晃晃,真不知來了幹什麼?

前前後後,兩批大概十六七人,和客店裡本來一百七八十人的數目相比,不過十分之一,韓星魂再喊兩回,確定沒人願意加入后,讓所有新加入的站一旁,嘆了口氣,「天意如此,韓某人事已經…我碎星團從不拉夫強征,但……替天行道,為所當為。」

場中,沒幾個人聽得懂這些話,但包圍住客店的碎星團員,卻像等待許久,一聽見這句,馬上舉起刀劍,往內砍殺,剛剛還平和有序的場面,一下就成了大屠殺。

在這裡的人,基本都是普通的苦力、店裡夥計,雖然因為尚武風盛,學過幾下把式,卻又怎敵得過專門的戰鬥員?頃刻間,大片屍體倒地,他們哀號、逃命,卻被四面包圍住,無處可逃。

有些人試圖掏出身上錢財求饒,殺戮者左手接過財物,右手就揮下了屠刀,血染大地,還有些一面在殺人,一面就在屍體上掏摸搜索,找出金銀后,滿臉的喜悅……

龍雲兒驚得呆了,這不是她預期會看到的畫面,更與幼時的美好記憶重疊不到一起,當時,那支拯救人民於生死邊緣的義軍,怎麼會……怎麼能把屠刀揮向普通人呢?

下意識地,龍雲兒想往前站,腳步還沒邁出去,就被旁邊伸來的手掌一把攔住,溫去病竊笑道:「妳在不適當的時候站出來一次,現在又想站出來第二次?人生沒有多少機會可以一直站錯邊的……」

「你為什麼……好像在笑?」

「……哪有好像?我是在笑礙…」

「為什麼……你還笑得出來?這種時候……你怎麼還可以笑?」

「因為我想笑,而且笑了不會有人砍我。妳呢?在這時候貶低我,能讓妳找到一點安慰?滿足妳是好人的聖女心態?這樣會讓妳覺得高人一等?」

溫去病手上用力,抓住因為這嘲諷,重新又想掙脫的龍雲兒,低笑道:「不過這回就先算了,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錢呢,妳別亂來,我自己來處理吧。」

說完,溫去病放開手,連退數步,跌倒在地,驚恐大叫道:「殺人了……殺人了……死、死好多人礙…」

大聲嚷嚷,引來了注意,這邊新加入的十幾個人,多半都在心驚肉跳,聽了這一叫,個個面如土色,生怕被屠殺波及。

這邊的騷動,引起了韓星魂的注意,他朝這邊點點頭,道:「各位不用驚慌,既然入了團,就是自家人,自家人所受的苦,就只有自家人明白,我團最盛的時候,救過多少人命?若無我碎星團力挽狂瀾,今天的人間會是什麼樣子?」

很多人都不自覺地點了點頭,這些願意加入、受雇碎星團的,不管誘因是什麼,多少都敬重碎星團的過往功績,覺得他們遭到整肅,確實是兔死狗烹,受了冤枉。

「……但當我們被迫害、被冤枉的時候,那些為我們所救、受過我們恩惠的人在哪裡?有多少人站出來替我們說句話?沒有!我可以告訴大家,這樣的人沒有!我們逃到哪裡,就被追捕到哪裡,那些因為我們才保住的村莊,沒庇護我們,只是急著報官……」

韓星魂道:「我們痛定思痛后,整理過往的失敗,得到一條重要原則:旁觀者等同加害,那些在戰爭中從不挺身而出,只等待我們救援的人,到了我們被肅清的時候,同樣也不會伸出援手,這樣的人……就是我們的敵人!碎星團落到今天這地步,這樣的人有絕對責任!我們……絕不會放過1

一輪話拋出,把聽到的人都震得不輕,龍雲兒為之惘然,覺得這話像是對,又好像不妥,只是說不出哪裡不妥。

當她瞥向溫去病,只見溫去病正在掃視那些殺戮者,有些面無表情,似乎沒有被這話打動,可大部分的卻非常激動,說得正確點,他們壓根就沒留神聽話,純粹專註在搜刮物品與殺人行動上,為著賺得滿滿而興高采烈。

這些貪婪而狂熱的眼神,讓龍雲兒覺得整顆心都冰涼了,卻在此時聽見溫去病的竊笑。

「……獵人頭啊,大家真是同行,巧了,我就是專門靠同行屍體發財的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