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章 同入碎星團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章 同入碎星團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二十章同入碎星團

溫去並龍雲兒這對假兄妹,自然不可能使用真名,在報名的時候,由溫去病隨便編了「賈俊彥、賈美女」兩個名字交上去,在這一路上,兩人其實頗為惹眼。

龍雲兒吃虧在外型,一個過兩百斤的肥婆,就算什麼都不做,光站在那邊都會很搶眼,但也不是沒好處,因為雖然外型惹人注目,但基本沒什麼人想看第二眼,她一點不似農婦的舉止,反而因此得到掩飾。

溫去病就比較要命,他止不住的劇烈咳嗽,早成為別人目光焦點,雖然他有很好的演技,但過於疏懶的個性,沒法從頭到尾貫徹形象,明明應該是膽小怕事,畏畏縮縮的設定,被他表現得彷彿遊山玩水般愜意,要不是因為他咳過了頭,旁人怕被傳染,下意識地躲遠,估計早就穿幫了。

雖然如此,這對兄妹在韓星魂看來,仍是有點怪怪的,雖然說不上是哪裡怪,不過總覺得他們兩個和別人不同,也因此,聽說肥婆對著山寨畫畫寫寫,似乎在記錄地形,他就被驚動,立刻趕來,旁邊都還跟著幾名好手。

要是沒有溫去病的那番嘲諷,這種行為就非常可疑,但聽了這對兄妹的對話,再看看手絹上的炭筆畫,韓星魂疑心盡去,臉上堆起了微笑,看來非常可親,「這畫好啊,賈小姐擅長丹青與刺繡嗎?後頭一定要多點作品,讓山寨里多點文化……」

「哇!妹子妳聽到了嗎?你的才華有人賞識啦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我這妹子小時候被你們救過,一直念著你們的大恩,想要找機會加入,現在總算得償所望。」

以一個演員的能力來說,自己其實不合格,狡詐有餘,真誠不足,尤其裝不出那種真摯的眼神,想到就要吐,不過,自己也懂得借重長才,至少在碎星團的問題上,龍雲兒的眼神就真摯到不能再真了。

「哦?有這樣的事?」韓星魂望向龍雲兒,道:「現在還記得我們的人,當真少了,如果能多點像小姐這樣的人,我們也就不至於這樣不見天日了……」

「你們是山叔叔的麾下嗎?」

從第一天就想問,龍雲兒終於逮著機會,把這個問題提出口,「山叔叔帶著團員,把敵軍打得落花流水,救了我們……呃,全村,我一直很感謝他。」

韓星魂道:「山帥是第一大隊的領袖,我們是第三大隊,尚帥麾下的。」

「尚帥?是迅雷神盜嗎?」龍雲兒感傷道:「碎星團遭劫時,聽說尚帥和韋帥是首批殞落的,帝國出動了大批高手,專門先對付他們兩個。」

「因為他們兩位的專才,最不見容於和平時代,也最為難防礙…不過,坊間傳言也不能全信。」

眾人邊走邊說,山寨的木門已經出現在眼前,雖然簡陋,卻設有結界,韓星魂道:「事實上,尚帥並未殞落,他雖身受重傷,卻仍殺出重圍,號召我們聚集在這裡,領導我們,重組碎星團。」

「……真的?太好了1

龍雲兒又驚又喜,作夢都想不到,碎星團四武神居然尚有人在世,「迅雷神盜」尚概勇,當初是萬軍中取敵將首級於無形的絕頂刺客,因此,碎星團被整肅時,他的必殺順序,還在第一武神的山陸陵之上,若讓這個死神使者走脫,他的敵人沒一個能夠安寢。

想不到,專業人士果然也有專門能耐,當碎星團的其他巨頭都殞落,迅雷神盜竟然還活著……

「哇……真是太好了。」

溫去病同樣也是驚嘆,說的雖然是喜悅之詞,卻沒有半點高興情緒,附近的幾名團員朝他看了一眼,想說可能是震驚過度,也不用深究,韓星魂則是道:「尚帥領導我們建立了虎寨,之後就出外找尋更苕茫將他們帶回寨里,我們則在此積蓄實力,等待時機……你們在這裡待下去,不用多久,就會見到他老人家。」

「謝謝,我很期待……」龍雲兒說著,表情略顯落寞,「可惜,山叔叔不在了,如果他在,知道老戰友未死,一定會很開心的……」

「也不用難過得太早。」韓星魂道:「不久前,我們得到消息,說是山帥未死,蟄伏某處養傷,最近準備復出,殺盡那些陷害我們的仇敵,還有那些追著我們不放的鷹犬爪牙……」

「山叔叔也還在人間?」

龍雲兒幾乎激動到要跳起來,就想追問詳情,但韓星魂一搖手,道:「此事關乎機密,不可多談,尚帥此次離寨,也是為了查探此事,若能迎回山帥,我碎星團重振聲威的日子就不遠了。」

山陸陵、尚概勇,四武神有兩名都在人世,這個消息著實帶給人們震撼,那些新加入未久的團員,喜上眉梢,甚至有人大呼大叫,像天上掉了寶似的。

龍雲兒震驚到喜極而泣,開心的模樣怎麼都遮掩不住,溫去病則是面帶微笑,類似的消息之前他就聽過,現在聽見也不會又驚嚇一次,要不是怕穿幫,連笑臉都可以省下。

進了圍欄,放眼看去,溫去病用自己的五官六感,儘可能多蒐集信息。

並沒有強大能量匯聚或是天地交感現象翻生,證明此刻寨內最多只到高階,尚沒有地階武者的存在,不過,也可能是高手特別收攝力量。

雲霧鎖寨,看上去一片都霧蒙蒙的,但仔細傾聽,仍可以聽見一聲聲彷彿挖礦似的金鐵敲擊聲,沉悶地傳來,方向依稀是西方山壁,聲音略嫌零落,估計工事進展不順。

至於寨里的人……

溫去病眯著眼睛,看似無精打采,實則留意身邊走過的每個人,判斷他們的修為、大致程度,還有這座木材搭建的山寨,有怎樣的機關、防陣……

忽然,他在兩個扛著鋤頭的男人身上,看見一道詭異的紅色,一在手臂,一在後頸,都呈花形,像是一朵正要綻放的花,登時心頭劇震。

「各位請休息,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房舍。」韓星魂指向不遠處的一排房屋,「正式的入團儀式和歡迎會,將在傍晚舉行,大家旅途勞頓,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
「碎星團招待新人,真是好夠誠意。」溫去病搓著手,垂涎道:「現在改變主意,還來得及嗎?其實剛剛想了想,我也受過碎星團大恩,應該在大家需要的時候站出來,講錢什麼的太俗氣,我一毛不要了,拜託讓我加入。」

「哦?賈兄有此覺悟,殊是不易。」

韓星魂皺起眉頭,她周圍幾名幹部也一臉迷惘,想不通賈俊彥為何忽然轉了性,龍雲兒更心驚肉跳,道:「姊……表、表哥,這樣不妥吧?我覺得你不合適,萬一……」

「不,只要有心,就是我們的兄弟姊妹,賈兄,我們歡迎你的加入,一起延續土雞瓦狗的夢。」

韓星魂笑了笑,與身邊的幾名幹部一起離開,剩下一些小頭目,帶溫、龍兩人去到新搭建好的茅房,裡面有兩張木板床,還有兩張凳子,連桌都沒有,也算不上整潔,卻是連續數天跋涉以來,終於有間屋可以休息。

龍雲兒坐到一張床上,鬆了口氣,腳上痛得厲害,心裡思潮起伏,想著後頭該何去何從?

離家是為了出嫁,但周家滿門覆滅,嫁人已經是笑話一件,何況依帝國法理,自己已因罪官賣,終生身屬買家所有,不管這裡頭有什麼陰謀,除非有天大力量來平反,否則自己後半生的命運,就這麼定了。

回家也絕不可能,帝國講究法治,家族如果庇護自己,就是與帝國刑法對著干,更何況,這個陰謀若真牽涉帝室,自己死也不能把危機帶回家去……

在自己還沒想清楚之前,事態就急遽轉變,自己跟著溫家哥哥逃亡,更被帶到虎寨來,照自己看,這一路上如果真要逃跑,還是有機會的,是他選擇不逃,要跟著來到這裡,背後用意為何?想想真是不寒而慄。

多年來,接觸碎星團的人與物,是自己的夢想,雖然這些人落難之後的偏激行為,讓人非常難過,但他們曾有的功績、受過的冤屈,都是事實,這裡可能是碎星團最後的一點希望,自己不能讓這點希望之火熄滅。

但……溫家哥哥好像只把他們當成賞金與貨物,計畫著將他們一網打盡,大賺一票,自己要阻止這種事發生,可……溫家哥哥對自己有恩,自己也不能讓他受到傷害,何況他身體差成這樣,已經不能再……

愁思百結,龍雲兒想脫去鞋襪,看看長滿水泡的腳,可對面的溫去病卻猛地一把脫去外袍,對著這邊獰笑。

「嘿嘿嘿……」

「你……溫家哥哥,你想做什麼?」

男人眼中的**,龍雲兒心驚膽顫,自己不是沒想過有這天,但總以為他不會幹出這樣的獸行,難道……真是自己太天真了……

「便宜妳了,美女,我們白天當兄妹,夜晚作……不對,開門是表親,關門是夫妻1

獰笑聲中,溫去病一下撲衝過來,帶著男子氣息的軀體,將龍雲兒撲倒,覆蓋在她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