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一章 覺得自己像條死狗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一章 覺得自己像條死狗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二十一章覺得自己像條死狗

床上沒有被子,飄揚起來的衣袍,罩住兩人,龍雲兒在最初的震驚過後,覺得非常好笑,因為,直到他壓在自己身上,自己才意識到,雙方體型不成正比,如今的自己,是個兩百多斤的女漢子,純以蠻力比較,他根本沒這氣力把自己怎麼樣。

而且,自己都變成這樣了,他居然還下得了魔爪,也未免太重口味了……

剛這麼想著,套在自己右臂上的晶環,被溫去病碰了一下,龍雲兒一驚,想到他應該是要拆去晶環,歸還自己本來面目,好逞其**,這才真的生出懼意,可還沒開始掙扎,一個聲音就出現在腦里。

別臭美了好嗎?爛番茄變回原樣,也是一顆番茄,少在那裡對我性幻想,我會嘔的!

譏諷的聲音在腦里直接響起,龍雲兒這才意識到,那個變形道具的功能,恐怕還包括精神通訊,而他有話不直說,繞了這麼一個大彎來講,只表示……這裡說話不安全,正被人監視著?考慮到碎星團的警戒,對新人的緊張,這是非常可能的事……

不說廢話,時間有限,就問妳一句,妳現在立刻跟我離開,幹嗎?

龍雲兒想也不想,大力搖頭,這裡不但有碎星倖存者,還有迅雷神盜主持,更有可能帶來山陸陵的消息,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想離開。

留在這裡,妳活不到明天,即使這樣,妳也不走?

這是指如果不離開,就要對自己下殺手的意思?溫家哥哥不像這樣的人,但即使真是如此,自己也不可能離開……

等一下他們就會替妳開靈竅,打通血脈,妳覺得妳的血脈如果顯現,會有什麼結果?

彷彿一記悶棍,龍雲兒一下被打蒙。

開靈竅、打通血脈?這怎麼可能?如果是以前的碎星團,要做到這種事不難,但如今的他們……

百族大戰期間,碎星團首先開發出血脈覺醒的技術,以返祖現象為基礎,大幅強化后,製造令遠古血脈覺醒的效果,這固然讓人類的戰能大幅提升,媲美那些非人者,成了百族大戰逆轉的開始,但這技術的根本,則是大量資源堆出來。

功法、丹藥、輸能灌頂,這些手法一起來,才能提高血脈覺醒的成效,碎星團雖說資源共享,卻從未將整套技術,完整流傳出去,戰後碎星團覆滅,帝國的血脈覺醒成功率也跌了兩成,各世家、各門派,無不傾全力鑽研,但沒聽說有誰成功的。

龍雲兒出身世家,聽父親說起過,血脈覺醒技術,最重要是築基功法,只要功法對路,在開靈竅時,就能大幅提高血脈覺醒的成功率,甚至自行沖開靈竅,都不無可能,此為正道,也只有當正道走不通,才用丹藥與灌頂。

不過,能作用於血脈覺醒的丹藥,既多也少,絕大部分的醒血藥物,都要賭命服用,效果還很不一定,唯一能確定作用,後遺症又小的「三生造化丹」,所需的主材世所罕有,輔料又貴得離譜,就是世家大族,也沒幾個人用得起。

看這山寨的簡陋環境,碎星團手上應該沒多少資源,別說丹藥,就算只是施行開竅儀式,都要消耗相當素材,碎星團竟然這麼大手筆,替每個入團的新人開竅?

這世界,不是每個人都有機緣行開竅儀式,大部分沒世家、門派依託的散修或小門小派出身,都是修練功法,努力自我沖竅,覺醒血脈,如果碎星團願意替每個加入者都開竅,這消息傳播出去,不曉得有多少人會蜂擁來投,哪用得著先問再利誘,最後還殺人?

而且,撇開遠的不談,近在眼前的問題是……如果自己要開靈竅,會有什麼結果?

自己是純血的龍家人,綠髮就是證據,雖然也可能覺醒出別種血脈,但九成九的機率,是龍族血脈覺醒,這樣一來,自己的身分也就暴露了,會有什麼後果實在難說……

蠢蛋!妳以為問題是身分嗎?妳如果被他們開竅,還不用等到身分暴露,就直接可以去死了。

剛剛在這邊兩名嘍身上看到的花紋,實為血印,溫去病一眼就認了出來,那是一種禁忌之術的徽櫻

開竅醒血的秘法有很多種,有正規,有不正規,還有非常不正規的偏門,以前碎星團的記錄中,有一種邪術,透支個人精血,以縮短性命為代價,強行通竅,成功開通的可能性不小,進境也快,但基本活不過三年……妳覺得晚上妳被通完,還剩多久命?

龍雲兒聞言愣住,沒想到碎星團居然干出這等事來,這樣透支性命的醒血手段,那些人知道嗎?如果不曉得,那麼……這和那些邪派外道有什麼不同?碎星團已經墮落成邪派組織了嗎?

……妳該離開這裡的,不過回頭想想,走點山路就腳痛的女人,想走也走不掉,那隻好這麼幹了……妳這女人,真是超會花錢的,這很貴礙…

說著意義不明的話,溫去病忽然動作,把某些東西塞到龍雲兒嘴裡,塞完就用手摀著她的嘴,隔著罩在兩人身上的衣袍看來,很像是男方在強吻,但龍雲兒就是另一種感覺。

被塞到嘴裡的,應該是液體,但似乎又在進入喉嚨后,迅速凝結成固態,又被融化,說不上什麼味道,但感覺和烈酒很像,甫一入口,就化成一團熾烈燃燒的烈火,溶入血脈,將全身血脈帶動,整個人像是被投入烈火焚燒。

「唔1

高熱焚身,汗出如漿,龍雲兒意識昏沉,像是觸電了一樣,不停地抽搐,什麼鼻涕眼淚全湧出來,全無形象可言。

「哼1

溫去病掀開遮頂的衣袍,站了起來,做出系褲袋、整理衣服的動作,還作出囂張的表情,說出自己無論如何都想每天說上幾次的台詞。

「妹子妳嘴上雖然說不要,身體倒是挺老實的……」

說完,溫去病掛著滿意的獰笑,昂首走出門去……雖然極力想走出這樣的感覺,但事實上,走得跌跌撞撞,臉色更是奇差,更險些一跤就撲撞在地上。

本來想走遠一點,最後癱坐在門邊,想要吸口咽,才想到自己手邊已經沒料了,只能背靠著牆,大口喘著氣,覺得自己像條死狗。

過不多時,遠遠經過這裡的嘍,向自己投以奇怪的目光,有幾分不認同,也有幾分的羨慕與忌妒,羨慕忌妒可以理解,不認同……大概是唾棄自己飢不擇食、吃得太油膩……這點自己也不想的……

不過,這些人的目光,也就證明,屋裡發生的事,全部受到監控,這個碎星團仍維持著一定的警戒,也仍擁有一定的實力……儘早摸清楚他們的實力底細,是當務之急。

時間一晃就幾個小時過去,當夜幕低垂,緩過氣的溫去病站了起來,當山寨的嘍過來迎接,他把龍雲兒扶了起來,後者目光朦朧,意識昏沉,通體發燙,如發高燒,全靠著攙扶,這才行走到會常

山寨中的廣場,堆起了柴薪,建起了祭壇,周圍也插了七色令旗,各種無形能量開始匯聚,已經開始儀式。

最近一波新加入的,不只是溫去病等人,還包括沿路蒐集來的近百人,可以說是聲勢盛大,加上這夥人,山寨里的人數可以說陡增一倍多,急速擴充,讓這場開竅大典,尤其顯得熱鬧。

……還真只是熱鬧。

新加入的這些人,個人實力只是一般,基本都是無家無派的孤魂野鬼,被帶來聽到可以開竅醒血,一個個高興到痛哭流涕,依序進到營火旁邊,那個已經畫好的朱紅法陣內。

在溫去病眼中,這些全都是剩下沒幾天命的人,而負責接引的嘍也將他們帶過去,看到龍雲兒渾渾噩噩,目光渙散的模樣,滿心困惑,問起狀況,溫去病從容解釋。

「她從小隻要遇到開心事,就容易興奮過度,郊遊前一天晚上總睡不著,隔天就生病,這回找到組織,興奮過度,就一直這樣了。」

這個解釋,別人倒也沒質疑,但還是有幾個山寨中人,猥瑣地笑道:「不是吧?聽說賈兄剛才勇者斗惡龍,天昏地暗……也難怪興奮過度……」

溫去病同樣猥瑣地笑起來,用這種盡在不言中的態度混過,有時候,隱藏一件東西的最好方法,就是在上頭潑一桶髒水,旁人被髒水吸引注意后,就不會去細看底下的事物……

「不過……我家妹子意識不清醒,對開竅醒血不會有妨礙吧?」

「哈哈,換了是別家,自然不行,但我碎星團豈是他家可比?我們的手段,不拘泥這種小細節……」

幾個山寨中人,對著溫去病吹噓,後者表面點頭,心裡卻在冷笑,醒血沖關需要各方配合,精神稍一不專註,就可能喪命,唯有透支生命,榨取力量的偏門才不用講究心神配合。

不過,龍雲兒現在的狀態非常奇妙,在這情況下開竅,對從未修練的她,反倒是最好的情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