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二章 血脈異數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二章 血脈異數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二十二章

接受開竅的新成員,一個個接受赤符繪身,然後走進法陣之中,過沒有多少時間,陣內就異光衝天,法陣中的人,體發強光,或是噴發不同顏色的霧氣,或是引發震動、強風等異相。

不同的異相,代表著不同的血脈源頭,基本上,各種覺醒的血脈中,屬於各種魔獸的血裔,佔八成五以上,只有為數甚少的一部分,才是其餘的天地萬象所聚,甚至是一些虛無縹緲的法則所化,只是後者的數量少於百分之一,通常出現在天階強人的後代子孫身上……

這裡……當然沒有那種人,血脈初蘇,雖然由普通人進入低階,但也不過是初感應血脈力量,自身氣力變大、速度變快、反應更敏捷,在進入中階,部分肢體異變之前,很難單從外表,判斷出蘇醒的血脈是什麼,不過,碎星團的術師在旁,連珠炮地報出各個血脈。

「十羽鷹血脈覺醒1

「雙頭獅鷲血脈覺醒1

「地獄火妖狼血脈覺醒1

各式各樣的魔獸之名,一聲接著一聲報出來,有些甚至是博識如溫去病都未曾聽過,聽了由衷唾棄創作人員的想像力,但反正上當的也沒機會追究,光聽見這些名稱**酷炫,就歡欣振奮,覺得自己前途無量,不日就會無比強大。

龍雲兒也進了法陣圈,渾渾噩噩的她,甚至不曉得自己進了開竅法陣,但當法陣運作,她全身劇震,整個人像是被瞬間定住,在陣內動也不動一下。

陣外,溫去病遇到了一些阻礙,本來龍雲兒之後就是他,龍雲兒入陣之後,他也隨即上前,由術師在頭臉、手腳上繪符印,但這邊甫接觸,兩名術師就變了臉色,急急忙忙請來韓星魂。

韓星魂趕來聽了狀況,滿臉的不可思議,親自替溫去病把了把脈后,驚異道:「賈兄,你的經脈……不可思議,怎麼可能這樣還能活著?」

「曉得了,經脈寸斷是嗎?一堆人都這麼說,覺得我沒死真是奇……我奇很多年,早就厭了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什麼人都說我不能修練,但天無絕人之路,就算現在風行廢柴流,也該給我一線機會吧?這回你們免費幫人開竅,就是天賜良機埃」

「這個……」韓星魂的表情僵在臉上,「術師認為,以你的身體狀況,進行開竅,太過危險,我們珍惜你的性命,所以……」

用禁術幫人醒血通竅的組織,會珍惜人命就有鬼了,溫去病相信,對方的真話是珍惜材料,即使是超省成本的禁術,那些材料也是要花錢的,拿來給一個經脈盡斷的廢柴揮霍,邪惡組織也是要講成本的。

「唉……韓兄你也這麼講,其實不瞞你們說,我不但經脈廢了,人也夠廢,還被人退婚,家裡雖然沒被滅門,也死到只剩我一個了,當紅主角的特色我都有了,怎麼奇遇就不到我頭上?沒有一連串,給我一個也好埃」

溫去病的抱怨,讓碎星團眾啼笑皆非,大部分的人就覺得可笑,哪會有人抱持這種天真幻想?主持繪符的一個術師,打圓場道:「天生我材必有用,賈兄雖然不能修練,但長才未必沒有發揮的地方,不知你平日……」

「我平日沒幹什麼,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什麼活都不到我干……」

「不會吧?聽說你今天下午很有力,很能幹啊1

「……那是因為我愛看閑書,學會了很多招式……不,姿勢……不,是很多閑雜的知識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我就喜歡看雜書,學些有的沒的,尤其是盜墓、尋寶之類的筆記與手冊,在這方面,我絕對有專業水平,在老家,常常有人拿古墓地圖、古卷殘篇來找我解讀,這可不是我吹的埃」

換了在酒館里,這些話誰都會當成是吹,可在這裡說出,周圍所有人的表情都凝住,明顯受到震撼的樣子,這話已經起到了應有作用。

「賈兄……真的擅長解碼、辨識古物?」韓星魂大感驚奇,覺得此是過於湊巧,怎會忽然就遇到這方面的人才?不過,如果此事屬實,倒是解了眼前困局。

溫去病笑道:「這有什麼好吹噓的?韓兄……不,副團長若不信,大可以讓我……」

話沒說完,法陣之中,忽然紅光凝實,猶如點點赤紅花瓣,圍繞著龍雲兒打轉,和之前的其他人相比,這異相比較奇特,操作法陣的術師,起初沒有留意,直到那如浪般澎湃、洶湧的能量釋放,瞬間衝擊法陣。

術師臉色大變,瞬間的暴沖,讓他險些難以承受,這絕不是醒血開脈的正常現象,釋放出來的能量,更不是血脈初醒所能做到,除非……

法陣之中,龍雲兒的背後,有些隱約的光影幻動,正在交織出一些形象,這一幕被人注意到后,登時掀起騷動。

「那……那是什麼?」

「怎麼會有那些影像的?這是什麼狀況?」

剛剛通過法陣的有幾十人,這些人血脈覺醒,踏入低階,雖然得到了力量,卻沒有相應的見識,只不過,對於龍雲兒周身紅光中浮現的模糊形象,有種出自本能的懼怕。

這種彷彿是獨行山路,遇到飢餓猛虎時的恐懼、驚怕,屬於生物鏈上低位遇到高位時的本能,他們以前不曾有過,卻在血脈覺醒后,首次感覺到了。

但那些本就開通血脈,早有力量的碎星團骨幹,卻對著這幕景象發獃,他們的見識更多,曉得這是怎麼回事。

「紅光裡頭……魔氣?」

「是偏魔性的獸類?」

帶有妖氣、魔氣的血脈雖不是最佳選擇,但威力卻有保證,只不過,紅光中閃現的那些影像,讓人驚疑不定。

「……那是……該不是天地交感吧?」

「天地交感?高階的特徵是血脈活化,與肉身全面結合,要在那基礎上更進一步,以強橫肉身,勾動外部自然能量,發生天地交感,才能踏入地階……她、這肥婆一步登地階了?」

「你胡說八道什麼啊?一步登地階,這種事從沒有發生過,應該是她覺醒的血脈太猛,降臨醒身,產生了類似天地交感的現象,這種事情是有過先例的,不過,這麼霸道的血脈……恐怕不是正道。」

「應該不是普通的凶獸與魔獸,而是獸魔了……」

一名老資格的術師這麼說道,旁邊的其他人立刻變臉色,魔獸、獸魔,一字顛倒之差,卻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物。

魔獸,基本上還是野獸,有著強大的力量與獸性本能,但獸魔……那就是有著野獸外型的魔物,甚至魔神了。

「未必,普通的獸魔,血脈初醒,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,希望不會是獸魔的頂點,魔神轉生1

一名碎星者如是說道,而在他身旁,韓星魂若有所思,魔神血脈非同小可,完全蘇醒后,可戰神魔,這在百族大戰時期,也堪為頂峰,更別說是封神之後的現在。

溫去病也摸著下巴,陷入思索。

忽然間,溫去病想起了一些問題,自己一直以來都有的疑惑。

當今天下,尚武風盛,別說販夫走卒,就算是閨閣中的千金小姐,也會學幾下把式,名為強體健身,實為流行風尚,雖說九成中看不重用,但像龍雲兒這樣全然纖質秀弱的女子,在貴族之中,其實是非主流。

即使龍雲兒從小就不喜武事,愛看書、讀詩文、繡花、音樂,不過她怎說都是龍氏一族,為了名門的體面,龍氏一族的所有子孫,應該都是被要求習武,有專人負責鍛煉,起碼也要練到血脈覺醒,為何……她是例外?

先前,自己的理解是,她父親心疼女兒,寵著、任著,沒有強逼女兒修練,這是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,不過,如果事情並非如此,如果從不讓龍雲兒練武,讓她平淡一生,是為了遮掩什麼呢?又或者,正因這樣,連李家皇族也對她伸出手,想把她秘密弄回去……

思索中,龍雲兒體內氣勁爆發,那是完全超越當前層次所應有的大力,滾滾氣浪,澎湃炸出,脆弱的法陣,如紙般薄,瞬間就被撕毀,一個正在維持法陣運作的術師,還有對面一個剛剛看情況不對,跑來加固的,雙雙被轟飛出去,斷線風箏般墜落。

恐怖的氣息,席捲四面八方,熾烈的營火,觸之瞬間熄滅,方圓數十米內,所有人如墜冰窖,牙齒不斷打顫,被這股氣息壓制,但無論是誰,感覺都沒有溫去病來得深刻。

太初真血、乙太屍蠱,全都得自溫去病身上,在這距離內,有什麼變化他自生感應,搶在所有人之前,已經感受到那股滔天魔威,若是讓這股氣息釋放,那就不是掩人耳目,而是搬石頭砸腳了。

溫去病默然一嘆,下一刻,龍雲兒身上釋放的驚人威煞消失,但一陣極其強大的衝擊波,卻狂掃全場,飛沙走石,將所有人都震跌倒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