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三章 偷梁換柱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三章 偷梁換柱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二十三章偷梁換柱

龍雲兒身上釋放能量衝擊,橫掃全場時,附近有些氣機反應,像炸開了一樣,那都是碎星團中的好手,要跳出來壓制。

溫去病一下就算得清楚,一個五級高階,一個介於高階與中階,還有三個中階,這應該是當前碎星團的主戰力,堪稱優異,最讓自己訝異的是,韓星魂居然擁有五級高階的實力,當前碎星團以此人為首,應當無誤。

不過,他們並沒有成功出手,因為龍雲兒這一輪爆發后,立刻就力竭暈去,軟軟倒在地上,那些好手也不用衝出來,倒是周圍的嘍們,急急上前,確認狀況,將暈倒的龍雲兒抬走。

韓星魂本來要出手鎮壓,可龍雲兒暈倒,狂暴的氣勁消失,他也就省了事,反而注意到身邊的粗重喘息聲,詫異地望向溫去病,發現他的臉色比之前更白,汗水幾乎打溼了整套衣衫,非常奇怪。

「賈兄弟,你這是……」

「沒、沒什麼,場面太大,嚇了一跳,汗出得有點多,有點……腳軟。」

事實當然沒有那麼簡單,要在短短時間內,用乙太屍蠱之間的感應,強行讓龍雲兒截斷血脈交感,中斷醒血程序,沒讓那股恐怖的威煞進一步宣洩,引起注意。

這是非常高難度的操作,事前沒把握能否做到,即使作到也大損元氣,加上下午的虛耗,溫去病只覺得全身氣血枯竭,胸悶欲死,彷彿只要多呼吸一口氣,體內血液就會爆衝出來。

韓星魂道:「你表妹的血脈,很不簡單,賈兄你可知……」

「當然知道,她都這麼威猛,我肯定更**炸天。」溫去病喘著氣,涎著臉道:「韓大當家的,你什麼時候安排一下,也替我醒血開脈,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。」

「這、這事從長計議吧……」

韓星魂笑得尷尬,內中意思明確,就是希望溫去病自己識相,別浪費生命與公眾資源。

這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,龍雲兒被扛回屋裡,躺平床上,溫去病也回到屋裡,輕拍著龍雲兒的手臂,不言不語,陷入沉默……至少,對正在監視這間屋的人,就是如此。

醒來了嗎?也該醒了……雖然儀式沒完成,但妳吞下血與蠱的時候,血脈就已經被激活,那個透支生命的儀式,只是走個過場,就算沒有儀式,妳的血脈也會蘇醒。

透過裝備,溫去病開始用心語叫喚,沒有外人能聽見,而龍雲兒很快有了反應。

血、蠱……那是什麼?

不重要!當務之急是收拾妳惹出的麻煩,幫妳醒血通脈,是為了保妳安全兼掩人耳目,不是讓妳搞得驚天動地……妳家裡,從沒讓妳習武,有沒有說過什麼?

……沒有,我的血脈有什麼問題嗎?龍氏一族覺醒的血脈,不都是龍的化身?在血脈覺醒的時候,我感應到了龍氣,這應該沒有錯埃

龍雲兒並沒覺得魔氣有什麼問題,戰鬥力強大的血脈,基本都是魔獸、妖獸的傳承,一絲魔氣、妖氛都沒有的血脈,基本上都是輔助型,或者是廢柴,龍氏一族的子孫中,血脈覺醒后帶著魔氣、妖氛的,也不在少數,自己這樣並沒有什麼特別。

有龍氣不錯,但不是龍獸,既然有魔氣,估計也不是真龍、仙龍一類。

那是魔龍嗎?

龍雲兒記得,家族所傳授的各種龍屬知識中,有些戰力特強的龍,性情凶戾殘暴,不但食人,更以同族為食,這一類的龍,常常被冠以魔龍稱號,如果是這類血脈覺醒,起初進展極快,但到後來,進入高階,甚至地階后,有很大可能失控,變得瘋癲、殘暴。

想到嚴重後果,龍雲兒頓感不寒而慄,希望溫去病能否定,偏偏他給了一個或許是吧的答案。

事實上,溫去病可不認為事情有那麼簡單,那道魔氣、龍威,雖然只有絲毫滲出,基本還都被自己攔擋住,但爆發出來的力量,已經橫掃全場,中階武者未必鎮壓得下,照這力量反推回去,藏在這血脈之後的,可不只是魔龍,而是主神極的龍魔。

溫去病自負博聞強記,但對於龍族秘辛,有過哪些強大的龍神、龍魔,也是一知半解,無從推測。

恐怕也只有這等級的存在,才需要特別被隱瞞起來,不為外人所知,甚至不為當事人所知,總算自己做事謹慎,雖然捅破秘密,卻沒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,只是,現在就要開始收拾了……

別以為事情就這麼混過去了,妳血脈覺醒,他們一時只注意到魔氣,沒查覺到龍威,如果發現了,妳打算怎麼解釋?

那……該怎麼辦?

龍雲兒頓感著急,但一轉念,登時鎮定下來。

你一定有辦法,我相信你有通盤計畫了。

有是有,我可以教妳幾式拳招,招法本身不重要,但妳的氣血隨之牽動,在中階以前,看起來就像別的血脈,這些土蛋沒法察覺的。

你……教我武功?你會武功?你不是不能修練嗎?

嘿,我是處男,和我會看黃色東西,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,就算不能練,我蒐集武功秘笈當睡前讀物,幻想自爽一下,不行嗎?

聞言,龍雲兒雖然躺在那邊裝熟睡,卻也不禁露出一絲微笑,想到溫去病體殘不能修練,卻仍執著地蒐羅一堆秘笈,強記死背,那畫面著實令人莞爾,但想到他苦心孤詣,死也不放棄,執著抱持夢想的心情,又讓人感到一絲凄然。

那……你自己都沒練過的武功,拿來教人,穩妥嗎?爹說學武須謹慎,忌諱一知半解……

不穩妥!但妳還有其他的選擇嗎?

溫去病的作風甚是強硬,話甫說完,利用心靈感應,直接就把幾張圖譜,輸入龍雲兒腦里,後者還在納悶,傳武功不是都要給秘笈什麼的,這麼直接輸入腦里是怎回事?

才剛這樣想,腦里就響起溫去病的聲音,時代進步太快,紙本書已經落伍了,現在傳功沒點特效,都不好意思上街對人說了,這種傳影像圖片的算慢了,拉風一點的,是直接把功法的招意、感悟輸入過來……妳將就一下吧。

訊息進入腦中,化成一幕幕連續的影像,在龍雲兒腦海躍動,那是幾式很簡單的拳招,主要都是正拳直擊、以力壓人的路數,她蘭心蕙質,基本看過幾次就記下,而內息也被這些拳招試演牽動,在強化后的經脈中奔流不停……

溫去病的手,在龍雲兒肩上輕敲,不時更按放到她太陽穴、頸項上,感測她體內氣機運作的狀況,確認沒有走入岔道。

血脈覺醒后,自動成為低階,力量從第一級開始正式累積,但按部就班去鞏固境界,是重中之重,後頭的武道之路能走多遠,就看這關鍵的第一步有沒有踏穩,這時候的一步之差,往後可能砸多少靈藥奇珍都補不回來。

這事想想容易,真幹起來就要命,如果是個四級、五級的好手在此,真氣導引,灌功疏脈,可以確保築基效果,但自己半絲真氣也無,這個對尋常武者只是耗力氣的動作,自己來干就是玩命了。

指點在龍雲兒的頸側,溫去病發動乙太屍蠱,藉由共振,引導龍雲兒氣血,雖然乙太屍蠱是絕世奇物,但要如此精準操作,難度就像用釣竿垂線,連穿多根針,所消耗的體力和集中力,不是普通的驚人。

腦里這樣想著,溫去病意識漸漸昏沉,最終脫力暈厥,趴倒在龍雲兒肩頭,而當天色大亮,龍雲兒蘇醒過來,只覺得體內氣血澎湃,不住有力量湧出,精神健旺,是一種……此生從未有過的感覺。

但睜開眼睛,溫去病已經不在,不曉得去了什麼地方,門口敲響起來,幾個山寨的嘍進來,表示要集合所有昨晚蘇醒血脈的人,作一下醒血后的測試。

「測試?」

「是啊,血脈覺醒后,到底偏向哪方面的屬性,只有測試后才知道,美女姐妳昨晚一輪爆發,儀式進行不下去,有一部分人延到今晚才舉行儀式,妳真是厲害。」

「是、是這樣嗎……」

龍雲兒心中忐忑,不曉得溫去病去哪?更擔心只剩自己一個,會否一下就穿幫了?

p.s今天總算弄明白了一些事,在這裡特別打個招呼,碎星的主角,到最後也不會是全書最強。如果有讀者朋友覺得,主角最後不是全書最強,還有其他人比主角更強,這樣就是虐主,如果覺得,其他人拚了命留訊息或是留道具給主角,幫忙打倒魔王,這樣就是主角被人操控我只能說,碎星不適合您,您求的只是爽,而不是與人物同感悲喜,打一開始,您就開錯書了,我尋求的爽感,與您相差太多,繼續閱讀,找虐自負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