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六章 青壁密談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六章 青壁密談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二十六章青壁密談

虎寨的密室之中,韓星魂、歐陽晚,還有其餘幾名山寨頭目一起,靜靜等在某面青石壁前,這面青石壁經過特殊打磨,光可鑒人,只不過在黑漆漆的密室中,別無光源,青石壁也黑黑一片。

所有人一語不發,靜靜在石壁前等待,驀地,青石壁亮起一片碧油油的光,光中映出模糊的人形,等待已久的人們立刻動作。

「尚帥1

青石壁上的映影並不清晰,但隱約可以看見,是一名瘦長體型的中年男子,人相當高,足一米八幾,穿著樸素,面目不清,但自有一股非凡氣度,看到這邊的眾人,揮了揮手。

「罷了,不用客套,寨里的情形怎麼樣?人員的收編與歸建,都順利嗎?」

「雖然有尚帥在外傳播消息,但這一年多來,歸建的碎星團舊員寥寥無幾,只回歸三名,都已轉移至別處……」

韓星魂面有難色,道:「我估計,除了信息傳播閉塞,舊碎星團的成員,恐怕也所剩無幾了,當初帝國的幾波肅清,大部分的碎星者都被誅滅,漏網之魚本就不多,這些年來又被各方勢力當珍奇異獸狩獵,恐怕……真的沒有倖存者了,而且……」

「有什麼問題嗎?」

「不是很肯定,但似乎有勢力在和我們搶人,這回山陸陵、葆麗妲未死的消息,雖然是我們放出,卻被人推波助瀾,同時在多條情報管道上散出,傳往帝國全境,甚至海外……」

韓星魂道:「有跡象證明,一些疑似碎星者的人物,被這消息引動,但很快就徹底失蹤,生死不明,下落全無,這很明顯是有人在作收割的動作,就是不曉得……」

「肯定是力夏達港的溫剝皮1

歐陽晚跳出來說話,「能把消息傳到海外的,可不是尋常情報商,只有那些跨境走私的大商家做得到,這裡頭唯一像瘋狗那樣,對碎星者死咬不放的,就是溫剝皮那個挨千刀的貨,已經不曉得多少次,他先其他人一步,把那些碎星者給搶了……」

其他人默不作聲,卻都憶起那些不好的回憶,溫家是靠獵殺碎星者而發跡,但發家之後,對碎星者的執著並未減退,反而變本加厲到了病態的程度,就像是一隻護食的瘋狗,哪怕犯了眾怒、咬傷人手,也要護住碗里的一口吃食。

溫家在獵頭上拚了命也要搶先一步的惡名,在業界確實響亮,平時各種挖空心思、出盡手段地獵殺碎星者,甚至有一回,該名碎星者身受重傷,又被重重包圍,逃出生天絕無可能,別人正待收割,溫家居然強行殺入,瞬息之間,砍了人頭便即遠颺,留下無頭屍身給在場同行,別人還沒從震驚中清醒過來,他們已經把人頭交了官、領了賞。

那次的事件,幾乎引起公憤,但也讓各方人馬納悶,現在的溫家已經不缺這點人頭錢,卻仍執著如此,這背後到底是有多強的金錢欲?或者……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啊?

「……碎星者基本都死光啦,溫去病執著於碎星團的人與事,恐怕不是表面上那麼單純。」

聽完韓星魂、歐陽晚等人的報告后,壁中之人道:「他盯上碎星秘藏的可能性相當高,那麼多的碎星者殞落在溫家手上,死前都被嚴刑拷打、家小脅迫,誰知道死前到底說了什麼……溫家崛起如此之快,更打通海外商路,只怕就是得到了哪個碎星秘藏。」

韓星魂變色道:「那我們這裡……」

「要講碎星秘藏的繼承順位,幾時輪得到他溫家?虎寨甚為隱密,就算他注意到,想要把手伸進虎踞郡,也不是那麼容易,更不可能過得了鑒心大道。」

石壁中人道:「不過,還是要維持些警惕,幾天前,許都出了大事,拍賣會上先是拍出天價,後來更傷亡慘重……我剛剛得知,李廷峰也在這次事件中殞落了。」

「李廷峰?」

「鐵血麒麟?」

「星榜九十八的李廷峰?」

連串驚呼聲起,因為和他們相比,李廷峰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,三十齣頭,已經練到高階頂端,距離地階只有半步,更是皇族後裔,密偵司中的重要人物,覺醒的血脈與家傳神功「紫氣星河」絕配,備受看好,擠身星榜之中,怎麼……

忽然就殞落了?

「……血肉之軀,到底血肉之軀,哪怕練上了地階,仍可能因為落入算計,一夕殞落,別以為只有同級的武者,才能擊殺武者,我就曾經見過,天階宗師落入不會武功的普通人陷阱,含恨而亡的。」

像是想起了什麼,石壁中人嘆息出聲,向自己的手下、晚輩諄諄告誡。

「許都拍賣會的騷亂,似乎是九外道之一的浮萍居干下,這組織要錢厲害,專門接人命以外的各種委託,許都事件有他們的身影活動,就不知幕後委託人是誰,但……溫家新一代的兩名領袖,溫青衛、溫璽鴻此回都在許都……」

「難道……」韓星魂皺眉道:「尚帥認為,溫家盯上了我們?但許都距離虎寨幾天的路程,距離不近,這回若不是為了追殺那幾個臭賊,我們也不會越郡跑到鷹揚境內,他們沒理由……」

「但星魂你卻不能忽略,他們被拍賣場上的九陰殘篇引來,注意到你們,跟著被引來的可能性……」

石壁中人道:「溫家這些年崛起甚速,與表露出來的實力全然不配,背後只怕另外藏了秘密,那麼多的碎星者也亡在他們手裡,絕不可對他們掉以輕心。」

「謝尚帥點醒,我們必不會掉以輕心。」韓星魂道:「那些盜墓賊胡闖亂撞,雖然讓我們發現了秘藏所在,卻也觸動了鑒心大道,此陣難破,讓事情變得複雜了……」

「鑒心大道是碎星團相傳的法陣,原本的用途是考驗,不是防護,窮心劫之變,就是地階武者也不是個個能通過,以你們當前的力量,走不過去這條道,我會儘快了結掉這邊的事,趕回虎寨,但在這之前,最好能找一些陣法方面的人才,比起用力量強破,解陣才是正途……」

「其實,這次我們帶回來的新人之中,不但有一名遠古牛魔血脈,還有一個擅長解碼、破譯,明天我們就會帶他去試試鑒心大道,希望能有點突破。」

「一切……多加小心。」

話說完,這邊切斷了聯繫,而在隔天,熟悉的笑聲又一次回蕩在虎寨中。

「哇哈哈哈,真想不到,韓大當家真乃信人,又一次留了便宜給小弟,恩同再造,真是生我者毒蟲,再造我者韓兄……咳咳咳1

劇烈的咳嗽聲,中斷了爽朗大笑,溫去病咳到背整個弓起,身旁的人議論紛紛,別人來到虎寨,都順利開通血脈,完成進化,就只有這麼一個異類,不但血脈無法覺醒,還咳嗽一天重過一天,都快咳出血來,這真是廢到家了。

溫去病像是完全感受不到旁人視線一樣,笑得旁若無人,還一把摟住韓星魂的肩,撐扶住身體,韓星魂也不好將他推開,只是道:「賈兄似乎身體欠佳啊,虎寨山清水秀,來了的人都健康變好,怎麼你卻……」

「唉,飲食問題,最近吃得太油膩了,腸胃受不了……」

「怎麼吃太油膩會咳出血的嗎?」

「你哪天連吃幾日就知道了。」

兩個人的對話,讓跟在旁邊的龍雲兒聽得一頭霧水,更不了解為什麼附近的人,都用奇怪的表情在看自己。

從主寨往後山方向走兩刻鐘后,就看見一面山壁矗天而起,甚是宏偉雄壯,上頭無數的裂縫中,可以見到數百具棺木,插停在山壁裂縫中,棺木的造型古老簡陋,是不曉得多少年前的先民遺物。

山壁懸棺密密麻麻的,經歷歲月洗鍊,倒是沒有多少陰森氣息,而其中一個棺穴,發著莫名的五色彩霧,將附近幾十米的山壁,全籠罩在內,氤氳朦朧,看不清楚內中狀況,蔚為奇觀。

彩霧的邊緣,有幾十個人以繩索懸在山壁上,不住運力,試圖攻入彩霧,卻徒勞無功,不時有人彷彿被抽走魂魄,瞬間動作僵住,要不是有繩索綁住,直接就會從山壁上摔下去。

「咦?這個是……」溫去病眯著眼,遭是迷心、失魂一類的法陣吧?」

「賈兄果然是行家,我們發現這墓葬群里,有一個秘藏,這是秘藏的守護法陣。」

韓星魂道:「我們一直試著解開法陣,卻不得其法,只能土法鍊鋼,用人力去磨,消耗掉法陣的能量,試圖讓這法陣露出破綻。」

「……基本思路不錯,就是土了點,沒什麼效率。」

溫去病偷笑了兩下,按下了最重要的那句話,如果要用這種土法,耗去大陣能量,起碼也得要幾百年,幹活的那些人估計沒這麼長命,怪不得他們要大量拉人,還用禁法開通血脈,就是多找人來填坑,估計把基數開大一點,成功就快一點,如果能拉上千人填這個洞,估計有望在三十年內成功吧……

「不要再用沒有根據、沒效率的辦法了。」溫去病搖搖頭,道:「全閃開,讓專業的來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