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八章 我心如鐵,道不可摧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八章 我心如鐵,道不可摧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二十八章我心如鐵,道不可摧

進行破陣工作時,溫去病沒讓別人靠近,就只選了一個懸棺洞穴,留了一個龍雲兒在身邊,後者道:「你怎麼闖陣啊?不是一點力量都沒有的嗎?」

「妳真外行,這種考驗精神的幻陣,不需要力量,力量強反而不好過,妳沒聽過傳說中的那些英雄嗎?」溫去病笑道:「哪怕力量低微,只要蒙著眼睛,一路大喊我心如鐵,堅不可摧,就能憑著堅毅道心,闖關通過。」

「是聽過類似的,但……真有那麼容易?」

「………其實是沒有。」

「啊?」

龍雲兒嚇了一跳,就好像借錢給了一直深信的骨肉血親,到了期限,對方才兩手一攤說還不出錢,整個嚇到了。

「嘴巴別張那麼大,就因為沒有那麼容易,所以要妳幫忙。」溫去病道:「前幾天留在妳體內的東西,有些成分,妳駕馭不到,但我現在有用,只能靠妳來了。」

「留在我體內的東西?」龍雲兒一怔,覺得這話太曖昧,但很快也意識到,說的是之前幫助自己血脈覺醒,不受儀式所害之物。

「沒錯,可惜現在不是月圓,否則就不用那麼麻煩,屍蠱在月圓夜會激發出平時多倍的力量,但現在時間不對,又是白天,只能將就了。」溫去病道:「現在就要靠妳的力量,催眠我。」

「催眠?」龍雲兒一下傻眼,「這種事情我……我做不到埃」

「曉得妳做不到,閉嘴聽我的話吧。」

溫去病指點龍雲兒專心一志,觀想額頂,想像那裡存在這一顆第三隻眼,後者這輩子從未正式修練過,更別說鍛煉精神力,只聽得一頭霧水,但不知為何,很快便進入狀況,溫去病看在眼裡,曉得是乙太屍蠱的奇效。

「第一步做到了,現在是第二步,過這種精神幻陣,通常是靠意志堅定,遇到什麼都不動搖,這種精神我沒有,估計妳也不行,但如果做不到,另一個辦法就是反其道而行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厲害的幻陣,可以把一個正常人逼瘋,但再厲害的幻陣,也不能把一個瘋子逼瘋,因為他本來就瘋了,從這點來說,堅定到任何事情都不為所動,無情絕義,這同樣也是一種瘋狂……現在,妳放空腦子,想像自己化為一面反射的鏡子……」

催眠術這種東西可沒那麼好練,但自己把用來維持生命的乙太屍蠱、太初真血,注入微量到龍雲兒體內,只要她將這些精華凝聚,就能與身為原主的自己神魂感應,自己也就能利用這感應來反催眠。

「狂信是魔,痴心是魔,嗔怒是魔……六欲入三毒,執著不放,可以為魔,在妳心裡,覺得我最執著不放的**是什麼?」

輕聲低語,傳入精神高度凝聚的龍雲兒耳中,讓她開始昏沉沉的,恍惚中,眉間好像真有什麼能量綻放,存在著那顆只存於想像中的第三隻眼。

溫去病專註於神魂感應,驟感龍雲兒釋放的氣機,遠強過預期,衝擊而來,甚至連身上的變形套裝,都負荷不住,臃腫的外形發生變化,竟然開始變回原有模樣。

又一次驚於龍雲兒體內潛力,溫去病多少有些慶幸,這是僻靜角落,特別清過場,也沒人來窺探,否則很可能看見不妥,忽然,龍雲兒通體大放光明,在一片強光中,變回原貌,雪膚櫻唇,鳳眼秀眉,酥胸傲挺,碧發如玉,明艷不可方物。

平常時候,早已看多了美女的溫去病,看這些真沒什麼感覺,可此刻正在拚命催眠自己入欲、入魔,看著那張美若天仙的臉蛋,堪稱這世上最美的女人,心頭劇震,特別是這張臉龐的眉宇間,更有種似曾相識的神韻,勾起了心魔,剎時間,諸般情感亂成一團,慾念更不可克制地爆發。

心神失守,雙方神魂牽引立斷,龍雲兒暴沖的力量消失,裝備起了作用,強光退去,慢慢又變回擁腫的外形,可溫去病卻處於慾念熾盛,無可克制的狀況,心頭勉強維持的最後靈智,只剩下一個意念。

最後的堅持,隨著意識的昏沉,漸漸瓦解,而在鑒心大道的入口,韓星魂等人皺著眉頭,焦急地等待著。

已經好一段時間過去,說要去做準備的賈俊彥、賈美女,卻沒有動靜,眼看鑒心大道快要關閉,這次機會將白白浪費,他們越等越是惱火,覺得這回抱錯了期待,也識錯了人。

驀地,一處墓穴中強光大放,強光之中,一個人影快步走出,朗聲大笑有如雷震,轟響在人們的耳邊,雖然笑聲中不含力量,可那股自信到極點的傲氣,卻讓所有人心頭狂震。

「哇哈哈哈」人影在強光中走出來,正是溫去病,此刻他神采飛揚,判若兩人,大踏步走出墓穴,腰間沒有繫繩,也不管腳步的盡頭,就是無底山壁,一步跨出,就在大笑聲中摔了下去。

目睹著這一切的人們,嚇到驚呼連連,溫去病摔落的地方太高,這邊想救也來不及,眼看要摔個粉身碎骨,哪想到,他看似盲目的邁步,落點算得極准,這一墜,直落五色雲霧之中,就這麼降在天梯上,飄然入陣。

腳踏天梯,溫去病半點停頓也沒有,就在大笑聲中,持續邁步,往前跨出。

「他……他這不是破陣礙…」

歐陽晚驚呼道:「那些術師尋破綻解陣,不是這樣的,他這是……這是要強行闖關啊1

韓星魂與其他一眾頭目,也看出了這點,為之面面相覷,本以為是找了個慎謀能人才,結果他會的,居然是傻頭傻腦一個勁沖?那麼多武者都在陣前折戟沉沙,他一個半分力量沒有的廢人,這樣和找死有什麼分別?

不過,實際的狀況似乎不太一樣,那個男人不但在天梯上踏得穩穩,還連走了數步,一下就走過了陳定遠停步的第四階,讓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歐陽晚錯愕道:「不可能,他真的在闖陣,但他什麼修為也沒有,為何能夠突破連中階都過不去的崁?」

韓星魂道:「鑒心陣主要是迷心,如果意志堅定到可以超越力量,是可以比普通武者走得更遠,但……賈俊彥不像是這麼堅心定志的人,而且,這種做法有其極限。」

說著,溫去病一路凱歌高奏,踏過了之前韓星魂受阻的第六階天梯,卻在踏上第七階時,全身劇震,像是遭遇嚴重的外魔侵染,隨時都會倒下摔落天梯,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完蛋,忽然,溫去病一聲大笑,暴喝出聲。

「我心如鐵,道不可摧1

一下大喝,雖然沒有力量蘊含,但無比的信心,毫不動搖的堅定意志,強大到反過來影響幻陣,溫去病周身大放光明,彩霧氤氳,眾人從陣外遠望,彷彿看到天上謫仙,踏步雲中,瀟洒飄逸之餘,真具有仙氣流轉。

「太、太荒唐了。」韓星魂揉揉眼睛,滿臉的難以置信,「怎麼可能有這種事?精神遠遠超越了**,這……這還算是人類嗎?他心中到底抱持著怎樣的堅持啊?」

「等等,他的動作……」一名山寨頭目道:「光太強,看不太清楚,可他的動作好像,,,有點奇怪,他能過天梯是與這有關?」

所有人運足目力,拚命想看清楚,卻見那個男人雙手垂在身前,如抱圓球,腰部不住聳動,一面登天階,一面高速挺腰,節奏越來越快,雖然登階的動作很順,可配上那個高速挺腰,怎麼看就怎麼怪。

「那個……他這是什麼動作?」

「這也是求道之心?他入的是什麼道啊?」

「太詭異了,不……這太……太猥瑣了1

在場的人都愣了,不曉得該如何解釋這詭異狀況,有個頭目結結巴巴地道:「九外道之中,好像有幾個門派,是以歡喜禪、和合大道入悟,玉虛真宗的道門分支里也不乏這……」

雖然試圖找合理解釋,但在那男人的猥瑣動作之前,這一切怎麼看怎麼怪,有人甚至不知為何,看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「不好。」歐陽晚道:「韓當家的,我們就這麼一邊看嗎?」

「不然要怎麼辦?」韓星魂愕然道:「難道我們也要跟去,和他一樣動作,學他那樣的……道心?」

「不,他這是闖陣,不是破陣,天梯很快就會走完了,那他豈不是……」

歐陽晚一語點醒,韓星魂這才驚醒,如果賈俊彥這麼走完全程,豈不是一個人進到秘庫裡頭?說不得,萬一秘藏由他個人獨得,又有其他出口?

雖然如果打斷闖陣,可能失去這個機會,但兩害權衡之下,韓星魂一躍而起,拉著繩索飛躍出去,呼喝一聲。

「動得了的都跟著我,拉他出來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