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九章 入得秘藏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九章 入得秘藏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二十九章入得秘藏

碎星秘藏事關重大,如果賈俊彥是帶著大家解陣,同勘秘密,那也還罷了,可他一聲招呼不打,直接闖陣,還亂七八糟地快闖陣成功,即將一個人闖進秘藏去,這邊就再也坐不住了。

說到底,雙方的信任基礎,承受不住這樣的利益考驗,韓星魂權衡利害,立刻飛身而起,動手阻攔。

要阻攔,也不能隨便出手,韓星魂眾人可不認為自己入了陣,還能出來,只能從陣外出手,仗著功力,揮出長索,要把陣中的溫去病給扯出來。

這麼干,等同是扯破臉,完全是不信任行為,但現在誰也管不到這個,長索揮入陣中,一下卷著溫去病,韓星魂奮起一身五級力量,隔絕干擾,使勁一扯,將溫去病扯得飛起,離開天梯。

成功阻斷了破陣,韓星魂如釋重負,卻又覺得可惜,還要想想怎麼解釋,不讓人才寒心,一下分神,溫去病已經被拉扯過來。

換了是別人,這麼快速靠近,韓星魂必然忌憚,可溫去病身無武功,一整個廢人,就算這樣飛靠過來,韓星魂也不當回事,然而,一股莫名的懼意,卻讓他瞬間通體發寒,冷汗涔涔。

「賈兄,你……」

抬眼一看,韓星魂驚得魂不附體,曾以為會看到溫去病拿匕首刺來,可看到的卻是溫去病雙臂大張,腰部高速聳動,嘴唇突出,無比「熱情」地撲抱過來。

「我男.人.我男.人.我男人矮」「我靠1

韓星魂知道那股寒意從何而來了,比看到什麼強敵拿刀拿劍都恐懼,反射動作,直接飛起一腳,踹在溫去病的胸口,不顧一切地將他踹飛出去。

溫去病飛墜而出,在繩索拉扯牽引下,來不及放開手的韓星魂也跟著拉扯,一同墜入迷陣之中。

整個變局來得太突然,虎寨眾人前一刻還在慶幸沒讓賈俊彥闖陣成功,后一刻就看到兩人同墜陣中,下巴都嚇到合不上來。

鑒心大道存在著某些秩序,雖然同墜陣中,但溫去病摔回之前的第九階,他動作沒變,一面挺腰一面前沖,轉眼就跨過最後一階天梯,消失在盡頭光霧中。

韓星魂卻被移到第六階,腳甫踏階,神智一亂,驟覺一陣天旋地轉,抬眼一看,周圍全是一些面目猙獰的妖魔鬼怪,還有許多滿身是血,曾慘死在自己手上的仇家,咬牙切齒,手執兵器,怒涌攻上。

身陷殺局之中,韓星魂確實有懼意,上回就是這個陣仗,讓自己足足養了半個月,要是有得選擇,怎麼都不想再陷到這裡頭來,然而……

韓星魂嘆了口氣,握緊拳頭,「原來……和現實相比,幻境中的惡夢輕鬆多了啊1

激烈的戰鬥,在這處幻境中爆發,而在另一邊,溫去病成功穿過了光霧,踏到了另一端,一通過鑒心大道的考驗,設的自我催眠也隨之解除,清醒過來,一想到剛才發生的事,險些嘔吐起來。

溫去病一陣惡寒,跟著就吐了好幾口血,這都是因為韓星魂踢中胸口的那一腳,這一下可著實不輕,胸骨立刻碎裂,臟器創傷,險些就沒命了。

以人身催動太初真血,會折損所剩無多的壽元,但現在不做,恐怕真沒多久的命了,溫去病咬牙坐在地上,催動體內的兩件神物,太初真血、乙太屍蠱一下活化。

這與龍雲兒的情況不同,龍雲兒體內被輸入的僅是微量,又沒有得到培養功法,再過不了多久,就會自然代謝掉,而自己體內……基本快被這兩件神物填滿了,一發動起來,整個身體像是被丟入火堆中,血滾如沸,這痛楚真不是普通的難受。

然而,在這焚身痛楚中,傷損處的血肉蠕動,體內粉碎的骨骼重新接續,血肉也癒合回復,幾分鐘后,他吸了幾口氣,緩緩站起來。

「……癒合速度比預期中快,那個易脈法確實有用,可惜東西不完整,幾個關鍵處有缺漏,無法補完。」

上回幫著拚整九陰殘篇,得出了部分口訣,整理之後偷偷試了幾回,斷裂、壞死的經脈雖然沒有重生,但嘗試運氣時,確實可以繞行過小部分壞死經脈,循環走得比以前遠些。

此法確實可行,不枉自己路遠迢迢、甘冒奇險跑這來,當初沒有做錯判斷,而現在就是最重要的時候。

穿過光霧后的這裡,似是一個深藏於山腹中的洞穴,一片黑暗,更還不斷有陰森氣息傳來,彷彿那些古棺就在旁邊,但溫去病卻曉得沒那麼簡單。

「雖然溫度低,陰寒氣重,可是地上乾爽,沒有在山腹中應有的潮濕,這可不正常……」

溫去病邊走邊確認,判斷這裡應該是某個重合空間,在百族封神之前,空間法則調用還不是太困難,自己曾經開啟過的那個碎星秘藏,就是利用空間接合處所開闢,這樣的設計,可以在小地方開出超大空間來,也可以確保,除非經由正式的陣式傳送,否則蠻沖硬撞,擠破了頭也進不來。

地上有人走過的痕,足跡很亂,還散了一些探勘工具,從狀況來看,都是幾個月內的事,估計是那群盜墓賊,不知用了什麼手法,意外進了這邊,留下了痕。

溫去病走出十餘米,發現路到了盡頭,前方被一面厚實的石壁阻斷,無有去路,石壁之中,似乎有另一個法陣運作,想要開啟石壁,得要打開這道法陣,闖過另一道屏障。

以自己當前的狀況,要干這麼大的工程,並不理智,還是拉人來填坑比較妥當,但在那之前,自己入寶山可不能空手回……

仰抬起頭,映入眼中的,石壁上有一片刻字,上頭的字句非常眼熟,赫然就是之前被拓印出去的九陰易脈法,不過……

「干……怪不得拓了殘篇出去,原來初版就不齊……」

抬頭所見,頂上石壁刻字,缺漏頗多,剩餘的內容,比之自己先前所閱,多不了多少,至於先後順序,比之自己整理兩三回后所排列的,也分毫不差,沒甚麼意義。

「怪了,如果是因為歷時太久,字跡磨損,那也還罷了,碎星團覆滅不過六年,算上當初從無到崛起的時間,也就十幾年,這秘窟的歷史不該比那更早,這麼點時間,又怎麼會搞到石刻磨損的?」

溫去病皺眉思索,想出來的唯一理由,就是當初刻字之人,便沒有把秘笈刻全,這種做事缺半截的做法,讓人想不通其中用意。

「或者……還留了什麼線索,一時間沒勘透?」

對於各種秘藏、遺的探險,這幾年來可以說是累積出了心得,早成專家,溫去病繞著石壁走了幾圈,什麼也沒發現,可以著手的地方,就只剩下石壁里藏的那道法陣,也就是通往後方的鑰匙孔。

稍一接觸,溫去病已知這道法陣繁複,遠非外頭的鑒心大道可比,而且,自己身上所帶的那個羅盤,也立生感應,不住瘋轉,溫度筆直升高,顯示法陣的另一側,有放射物質不住往這邊滲透。

「地方沒找錯,只是一個人打不開……本來該是這樣的,但很可惜,這六年之間,各種技術是在不斷進步的。」

溫去病捧著羅盤,掌心運力,羅盤陡然發出金光,迅速透明化,溫去病反手一拍,將羅盤拍入石壁之中,如泥牛入水,很快就融了進去,透明化的羅盤瘋狂轉動,指針不住繞圈,很快就隱沒不見。

羅盤本身,除了偵測放射性物質,更是一件計算工具,能做繁複與精密的計算。所謂的陣法,都可以用大量的計算來拆解,將這塊羅盤拍入石壁,就是貼附在法陣之上,分析法陣的構成,雖然只是一個羅盤,可只要擱上幾天,就等於扔了幾個術師在這裡連干幾天活。

自己沒法一直停留在這,但可以留個後手,將這工具貼放在法陣上,等個幾天,不著痕地取出,就可以直接破解法陣進去……

這道後手才剛布下,石壁陡然一亮,一個圖形緩緩浮現出來,那是一個**的男子,頭下腳上,腦門頂地,一隻手從後方繞頸,抓住膝蓋,姿勢非常古怪,但身體上光線流轉,赫然是真氣運轉路線。

溫去病已經讀過易脈法的殘缺功訣,一看見這張圖,馬上就認出是九陰易脈法的行功圖,功訣中所缺漏的部分,完全補齊。

「哈,果然老天還是心疼好人的,這些年來殺人放火,果然沒有白乾埃」

溫去病摸摸下巴,盯著這幕經脈圖,雖然沒過多久,這張圖就消失不見,卻已足夠讓他記住,並且,立刻開始照圖運氣,搬運周天,然後……

「嗚1

又是一口鮮血嗆噴出來,腑臟受創,溫去病嘴角卻露出笑意,伸手抹了抹血跡。

「……不錯,可惜,不是月圓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