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章 短暫安寧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章 短暫安寧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三十章短暫安寧

嘗試修練,遭遇挫折后,溫去病沒有花時間繼續嘗試,時間正是目前最缺的東西,他匆匆收拾善後,離開並且打開了秘窟,把在外等候的人們都喊進來。

溫去病的發現,像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,震動了整個虎寨,他從天梯上消失十幾分鐘后,就重新現身在眾人眼前,還將鑒心迷陣解除,一道若有似無的門戶,出現在所有人眼前,帶來驚喜。

龍雲兒將這一切看在眼裡,益發覺得糊塗了,鑒心大道的厲害,自己親眼目睹的,先折了一個陳定遠,後頭連韓星魂都失陷在裡面,出來的時候,已精疲力盡,要不是溫去病剛好解陣,他出來恐怕要重傷。

韓星魂已入高階,絕對算得上高手,連他都慘敗於大道上,溫去病什麼武功也沒有,又憑什麼一路走到最終點,還開啟秘藏?連這也做得到,還有甚麼事是他不行的?

溫去病打開了門扉后,韓星魂等人立即搶入,去確認與探索那個其實不大的秘窟,並且研究石壁上刻的易脈法。

臉色蒼白的韓星魂,向溫去病致歉,表示之前看溫去病心神迷亂,擔心他出事,這才出手阻止他闖陣,目的是救他出來,不小心出手過重,絕非故意,要請求諒解。

溫去病絲毫不以為意,與之熱情擁抱,也為之解說裡頭的情況,說明自己誤打誤撞,只是解開了第一道門鎖,可後頭的第二道關卡,和其後可能存在的更多屏障,就不是自己的能力所可解決了。

「我明白,賈兄已經幫了大忙,我們為了找尋這處秘藏,建寨於虎山,尋覓多時,好不容易才誤打誤撞確認了位置,還不得其門而入,賈兄幫我們開了這道門,已經是幫了大忙。」

韓星魂道:「尚帥昨晚聯絡過我們,最遲七日內,他就會帶著擅長解陣的高人趕來,屆時,後頭的屏障就有法可解了。」

「哈哈,甚好,甚好。」

「不過,賈兄的傷……」

「咦?什麼傷,我沒受傷埃」

溫去病明知故問,卻讓韓星魂摸不著頭腦,他踹著人的那一腳,力道不輕,本來以為溫去病不死也重傷,可他居然像沒事人一樣又出現,胸口也看不出半點傷,這委實詭異,總不成……是自己搞錯了力道?

虎寨眾人急急進入秘窟,溫去病反倒退了出來,一副沒事人樣,更對秘窟似乎沒有半點興趣,不過,心裡確實在盤算,必須在七天內有所行動,搶先這裡的人一步。

摸著下巴,溫去病的盤算忽然被打斷。

「你又在打壞主意了,這回……該不會是想把誰給一鍋端了吧?」

溫去病略一回神,看到了龍雲兒,她搖頭道:「哥哥的本事真厲害,我幾乎要以為你沒什麼事是做不到的……」

「這種謬讚我不需要。」溫去病哂道:「妳還不如逢人就說,我沒有什麼事情是干不出來的,這話我愛聽,尤其愛從別人口中聽到。」

「哥哥真是怪人,處處都出人意表,不過……」龍雲兒眼中閃過一絲畏懼,「我從沒想過,原來你喜歡男人……平常你該有多壓抑自己啊?你有這性向,難怪當年被我們家給……」

話沒說完,就看見溫去病一語不發地握緊了拳頭,黑著臉道:「我要強調,這是誤會,是妳該立刻忘掉的黑歷史,還有,這與妳家的事,沒有因果關係1

說到後頭,都有幾分咬牙切齒,龍雲兒看他這臉色,也不敢再說下去,只是抿著嘴微笑。

「他們在洞里會發現什麼?」

「不曉得,聽天由命吧,一篇缺了字的功法,就算是神功,能練出什麼東西來,全憑個人機運了。」

溫去病說得輕巧,如果自己不曾進去,那他們得到什麼真是聽天由命,可自己先一步進入,出來之前,早把那幅人體經脈圖抹去,剩下那篇缺字的易脈訣,這下想要練出名堂來,真要超級好運了。

將整個盤算又想了想,溫去病一派從容,在後頭的幾天,虎寨的眾人為了秘藏而瘋狂,但除了興奮,卻又沒什麼實質收穫,畢竟一篇殘缺不齊的功法,看得到,吃不下,沒幾個人夠膽真的去練。

將秘藏之門開給虎寨的大功臣溫去病,這幾天相當清閑,什麼事也不幹,就是在山前山後到處散步,每次被人問起破陣秘訣,他都非常嚴肅地回答:「只要道心堅定,一心如鐵,不管什麼阻礙,最終都只是浮雲。」

那些有心請教的人,聽了這回答,一個個張大了口,無言以對,只能腹謗遇到一個瘋子,問也多餘。

不過,看著龍雲兒的狀況,溫去病也感到錯愕,這幾天裡頭,這個姑娘幾乎沒有閑過,白天在寨里忙進忙出,到處找需要幫忙的地方,急切地想要幫上忙,融入群體,要不是因為這寨里沒有老人小孩,也沒有馬路,估計每天都要扶老攜幼過個十七八次馬路。

除此之外,她也向一干虎寨的頭目,直接或間接提過,碎星團當初是弔民伐罪的義軍,拯救過許多人,如今就算受到迫害,但人可亡,理念不可廢,如果連理念都放棄了,碎星團就是真的毀滅了,而身為碎星團的繼承者,大家應該繼續讓這個世局更好,不能以怨憤、報復為出發點,這隻會讓敵人越來越多。

這些話,有興趣聽的人不多,聽得進去的人更少,大多數的人,直接把手一擺,制止她的話,表示她根本不能體會碎星者的心情,不能體會那種慘被迫害,至今仍無處容身的感受,更沒資格來說些什麼。

這些過程,溫去病全部看在眼裡,更看得出來,這女孩是真的想做點什麼。

而到了晚上,她就在屋裡,一次又一次地練著那套大力拳,她還特別向虎寨里其他人請教,不但問了韓星魂,甚至連看她不順眼的歐陽晚,都去誠心求了指點。

看在溫去病的功勞份上,也是為了一賭龍雲兒的潛力,虎寨眾人都分別教了她一些招式,全都是簡單易記,主要仗著大力掃人的招數,龍雲兒也分辨不出好壞,就是堅持著自己鍛煉,一招一式地練習。

旁人看不到她的練習,只有溫去病看得清楚,這丫頭笨拙地拉開架式,一下一下比劃,揮拳與踢腿,看在自己眼裡,到處都是破綻,不過她卻練得很認真。

還記得,小時候在龍府,這丫頭就對武事沒什麼興趣,甚至可以說是畏懼,怕那些刀啊劍的,總是躲在她的小閨房,偶爾出來,也都穿得乾乾淨淨,秀秀氣氣,常常是一條白色的小裙子,拿著手帕,也不敢與人對視,總躲在柱子或是假山後頭,羞怯地探出臉來……自己當時總想揉團泥巴扔去。

和她那個活力旺盛的刁蠻妹子不同,龍雲兒文靜內向,是那種受不住辛苦,很容易被嚇哭的女孩,現在會這麼認真練武,像找到人生意義一樣,是全然不可想像的事,如果不是有很大的堅持,怎麼都做不到。

看在溫去病眼裡,這實在讓他啼笑皆非,龍雲兒這麼急切想要力量的心態,自己完全可以理解。

「夾心餅不好受礙…」溫去病笑道:「妳在意的兩方陣營,背道而馳,妳希望這兩邊都不受傷害,嘖嘖,才剛有點力量,就救世主上身了。」

「類似的話,男人們不是常說嗎?只要力量強到可以壓倒一切,就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。」

龍雲兒使勁打出正拳,道:「我也相信同樣的道理,只要把自己練得夠強,就能阻止很多的遺憾發生,到時候,或許能多救一些人,又或者……」

把後半句話咽了下去,龍雲兒其實想說,或許能在關鍵時刻,護著溫去病逃出去。

這些天來,他咳嗽越來越厲害,手臂的扭曲怪樣也越來越藏不住,顯然正在惡化,自己已經從擔心他對碎星團伸出魔爪,變成擔心他奸謀敗露,給人活活打死,又或是還來不及伸出魔爪,就先死掉了……

要是可以,真想勸他早點離開,到外頭去治病,可這段時間相處,益發了解這個男人看似什麼都不在乎,其實自尊心強到驚人,要他夾著尾巴逃跑,肯定聽不進去……

「那個……其實這裡的人,對我們都不錯,不如,你放過他們吧?」龍雲兒道:「你和他們不是也處得很好嗎?就當是交個朋友,別拿他們換賞金了。」

自己也知道,說這種和稀泥的話,又蠢又沒意義,但自己也想不出什麼聰明的勸說,更不能不說,只得硬著頭皮去撞釘子,果然,自己才說完,他就又冷笑了。

「對妳不錯?妳的不錯是用什麼標準來判斷?他們教妳的武功嗎?」

溫去病笑道:「這幾天,屋裡的監視是撤掉了,可我走在路上,盯著我的人卻多了,至於他們教妳的招數,妳覺得是幹什麼用的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