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一章 不拿一針一線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一章 不拿一針一線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三十一章不拿一針一線

「韓當家他們對我說,我的血脈特性是力量,最適合學一些簡明易練,發揮力量優勢的招法……」龍雲兒抹了一把額上汗珠,「雖然不是上乘武學,卻是適合我的技巧,爹也說過,修練適合本身特性的武技,比盲目修練上乘功法更為重要,不是嗎?」

「教條記了不少,可惜完全沒聽明白。」溫去病道:「一力降十會,這道理是不錯的,但牛力再大,不能勝虎,他們只教妳去當大力牛的訣竅,往妳鼻上套環,卻不教妳控勁、御力,由牛成虎,妳覺得是為什麼?而且,這山寨里還有一個大破綻……」

「什、什麼破綻?」

「這裡頭,沒留機會給妳扶老人小孩過馬路……」

溫去病所提出的問題,龍雲兒著實摸不著頭腦,這裡是山寨,都是小道,沒有可行馬車的大路,同時,山寨裡頭基本都是青壯,連女人都極少,老人與小孩是稀有動物,自己想找一兩個出來扶,都難以找到,要不然,自己也很樂意多替他們做些事。

這話應該是有什麼寓意的,可是自己想不出來,看他一副自負的模樣,解釋肯定是不屑的,除非自己想通,否則他提點之後,就不會再多言,而且,他眼珠滴溜溜在轉,好像又在打什麼壞主意……

「四天了,這幾日我看過這邊的物資儲存,差不多要補了。」溫去病摸摸下巴,道:「準備一下,明天有活動。」

「活動?」

龍雲兒一下心跳變急,想起日前溫去病說過的話,虎寨的物資,來自劫掠山下的村鎮,如果這推論不錯,那麼所謂的補充物資,就是再一次的劫掠行動,對於此事真偽,自己……有必要親自目睹。

想到這一點,龍雲兒確實緊張,心緒才亂,溫去病不知從哪撿來的樹枝,一下抽在她手上,**辣的一陣疼。

「好痛1

一下劇痛,龍雲兒疼得跳起,眼淚狂飆,手背上多了一道紅痕,不知所措地看著溫去玻

「……挨了打,眼裡一點怒意也沒有,沒出息1

「我……」

「妳練拳是想健身還是和人開戰?如果要戰,被人打一下就疼得掉淚,這是怎麼回事?妳上回打趴鷹爪妹時候,挨了那麼多下,也沒看妳哭出來,那時候的精神呢?」

龍雲兒被問得一怔,自己也開始納悶,上回遭逢生死大險,整個人處於一種異常的精神狀態,在性命威脅下,連疼痛都變得輕了,現在卻是全無提防,忽然挨一下,痛到飆淚。

「別以為血脈覺醒,速度變快、氣力變大,就可以變高手了,如果沒有正確與持續的鍛煉,妳不過就是個起點高些的普通人。」

溫去病正色道:「要打人,先學挨打,不管妳是力量型、速度型,還是技巧型,一受傷就痛得動作中斷,就只有送死的份,還有,招式簡明,不代表可以胡亂揮拳,妳要戰鬥,就要正確使用每一分力量。」

口中說,溫去病手裡的樹枝,不輕不重地抽在龍雲兒身上,有時是敲,有時是抬舉,矯正她出拳、移步的姿勢。

龍雲兒受到斥責,第一反應是想質疑,他又不能練武,說這些哪有說服力?

話到嘴邊,想起上次見他解衣時,身上錯綜複雜的那些傷痕,他或許不練武,卻不是不戰鬥的……

想到這點,龍雲兒沒有說話,斜眼看著溫去病的點授,覺得他指導自己姿勢與運勁時的態度,與家裡重金聘請回的幾位名師,一模一樣,法度謹嚴,有理有據,登時更增信服。

「……等妳有相當根柢后,招數就由妳自己變化,重在靈活,但現在夯實基礎的階段,每一步都不可以錯,這個揮拳,給我重複一千次,下半身要牢牢釘在地上,記著,力從地起,變勁在腰,妳拳上的力量……」

溫去病壓低了聲音,一面讓龍雲兒揮拳,一面教導她勁力之變,如何讓打出的力量集中,讓力重千斤的一拳,凝為箭矢,不只是打在目標上,更要釘在、釘穿目標物,把力量數以倍計地發揮。

一整個下午,龍雲兒就在平生的首次苦練中度過,與之前照著旁人教授的招數空練,效果大大增加,雖然每一拳只是空擊,但確實感覺得到,威力大幅提升上去,特別是最後,在教導完如何控勁后,他還傳了一段口訣。

「……妳連控勁、馭力都還沒有做到,現在就教妳這個,是操之過急了,不過事急從權,很多時候,並不是我們想要開打,而是被逼得不能不打,不打就沒命,那種時候,就用得上這個了……」

溫去病把整段口訣細細講解了一遍,知道龍雲兒對功法名詞是大外行,他連講帶比,幫龍雲兒著實上了一課。

龍雲兒越聽越是佩服,忍不住道:「溫家哥哥,你又不能修練,蒐集秘笈也還罷了,把這些功訣背得那麼清楚,連細微含意你都知道,你……好不容易。」

就像放在嘴邊的美食,卻吃不下去般痛苦,牢記了滿肚子的武學經典,卻困於殘破之身,無法修練,那是何等苦悶的事?但他就是這麼去背去記了,做著全然無用之功,這是怎樣的心情礙…

「不要廢話!我只是考慮到情勢險峻,或許有意外之變,先在妳這裡做點準備,到時候開打、開溜,起碼不要成為拖累……不過妳要是用來打我,那就麻煩了。」

溫去病皺眉說話,龍雲兒聞言,剛想要解釋,他已經不耐煩地揮揮手,道:「算了,打誰都行,只要記住,不到萬不得已,別轟這一拳,這一拳轟出去,會給妳帶來很大的麻煩。」

跟了溫去病多日,龍雲兒聽多了他的陰損嘲諷,但看他如此慎重地告誡,還真是第一回,心裡絲毫不敢怠慢,甚至,當天晚上還因此而失眠了……

隔天,虎寨的采糧隊伍要下山,溫去病找到韓星魂,表示希望跟同行動,韓星魂面有難色,說明這不是新人能承擔的任務,他與賈美女才新來,力量也未穩固,去干這些任務,太過冒險了。

「咦?不是去購回日用品嗎?不欺不壓,平等交易,會有什麼風險?」溫去病賊笑道:「總不會我們帶物資回來的路上,還有人來打劫?這真奇怪了,我還以為,我們是這附近最大的武裝勢力?」

明知故問,素來是討人厭的,韓星魂的表情並不好看,周圍百里,沒有比虎寨更強的武裝勢力,這邊鳥不拉屎,只有一些村鎮、少數民族的寨子,連官府都沒有,在虎寨一再壯大人手后,這附近根本沒有第二支能夠相抗的力量,大家心裡都明白,只有虎寨打劫人,哪有人能打劫上來的?

最後,在溫去病的堅持下,韓星魂無奈允可,讓溫去並龍雲兒一同加入隊伍,下山「採集」物資。

虎寨有馬隊,幾十號人一起出發,個個持刀帶劍,如果單純靠幾十個人,或許還算不上戰力,可幾十名血脈覺醒的低階武者,那就是另一回事,這麼氣勢如虹的一支隊伍,盛壯出發。

「不錯嘛,妳以前沒練武功,毫無身手可言,居然還會騎馬?」溫去病覺得有趣,龍雲兒卻不以為意,「耳濡目染,多少有接觸的機會,當初去萬里沙海,我堅持要去,爹不願我跟,就拿騎馬當考驗……那是我第一次騎馬,摔得是慘了點,可我學得快,爹也不得不讓我跟了。」

「哦,妳果然無聊。」

溫去病微微皺眉,從這話裡頭聽出來的執著,很難理解,為什麼她會對碎星團如此堅持?就為了救命之恩?那也未免搞笑了,碎星團救的人何止成千上萬,如果個個都像她這樣念恩不忘,哪會有今日?

「對了,妳準備好了沒有?」溫去病笑道:「一會兒到了目的地,大家直接動手,妳親眼看到以後,打算怎麼做?就只是當觀眾嗎?」

龍雲兒抿著唇,沒有回答,也不知該怎麼回答,自己……確實還沒有做好抉擇準備……

一行人騎馬趕路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,那是一處村寨,裡面到處都是竹樓,外頭也用碗口粗的青竹,搭建圍牆,護住整個村寨,看到這邊遠遠一長列騎影,竹樓上的人高聲叫喊,立刻敲響了警鐘。

這反應似乎不在碎星團的預期之內,領頭的中階武者手一揮,所有人刀劍出鞘,預備強攻,但一道飛騎,卻搶先眾人,飆沖而出,先一步到了竹牆之下,由於只有一人,竹寨內一時沒有反應,靜待他的發言。

事出突然,碎星團眾人一下勒馬止步,龍雲兒更瞪大眼睛,看著獨自衝出去的溫去病,不知他要幹什麼?

雙方注視中,臉有病容的瀟洒青年,先是咳了兩聲,跟著便對上頭喊起來。

「鄉親!開門啊,我們是碎星團!鄉親,快開門啊,我們不拿人民群眾一針一線的1

一下叫喊,沒得到回應,溫去病嘆口氣,又扯開豪:「唉!老鄉,你再不開門我們可動刀了啊!我們碎星團拆門裝門最拿手,但絕不會拿人民一針一線。」

似乎是恫嚇有了效果,緊閉的竹寨大門,傳來「呀呀」的開門聲,溫去病看著縫隙里的亮光,點了點頭。

「開門就對了,同志們,除了一針一線,其餘的全部拿走,大家堅決完成任務!哎喲,這裡還有不少花姑娘啊!老鄉,你們的女兒生得不錯,快送出來,不然我連她老母都賣入火坑……」

話沒說完,打開的寨門中,一隊人馬呼嘯著衝殺出來,同時,竹寨上亂箭齊發,猶如飛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