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二章 血腥屠寨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二章 血腥屠寨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作者語:

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碎星也已連載近半個月。大家有些好的提議和想法,可以在評論區留言,我會隨時關注。或者在官方q群和貼吧中詳細描述,管理會及時通知我。

於大家而言,今天是個購物的好日子,於我而言,明天過後,又將年長一歲。

接下來的劇情,會經歷開篇以來的第一個小**,檯面上的各大勢力紛紛浮出水面,龍雲兒身上的魔神力量也會顯現真實面目。當年碎星團被滅,其背後密情亦會逐步揭開

祝大家雙十一過得愉快順利,也希望大家日後多多支持《碎星物語》,繼續這一段用心享受劇情的旅程。

三十二章血腥屠寨

早在溫去病衝出去叫門時,龍雲兒就覺得事情不妙,眼前的情勢,明擺著一場血戰難免,他這麼衝出去,怎麼看也不像是去大事化小的,果然,一番話還沒說完,寨子里的鄉民就動手了。

對於碎星團的這些新人,這一幕還挺陌生的,之前他們橫行附近地方,仗著人人都已血脈覺醒,還有碎星團過往的凶名,縱橫來去,沒人敢反抗,前前後後幾回劫掠,全都是手到擒來,這寨子也不是第一次來了,前次還很順利,怎麼這回竟碰上反抗了?

不過,前幾回得手的經驗,讓他們信心十足,周邊山區村鎮里的人們,全是些血脈未蘇醒的鄉民,又是馬隊對老百姓,他們全無懼意,策馬揮刀,就往前衝殺出去。

「屠光這群豬狗1

「滅了他們1

「土雞瓦狗,可以碎星!揚我碎星神威1

馬隊夾著衝擊之勢,幾乎在交鋒瞬間,就頂著上方的亂箭,把奔出的寨民們衝散,更把竹寨大門撞開,長驅直入。

他們前沖,溫去病就往後退,他的動作堪稱滑溜,那一輪箭如飛蝗,射著了他的馬,他本人卻溜了下來,還跑了回去,看著己方大隊衝鋒,若有所思地笑了笑。

「……土雞瓦狗,這口號不是這麼喊的礙…那本來該是提醒你們,莫忘自己出身,即使有一天變成強者,也別忘記普通人的力量、團結的力量,你們卻直接把自己當神了,不死不行礙…」

溫去病搖了搖頭,看著一臉傻樣,呆在原地的龍雲兒,「還沒想好嗎?起碼跟進去看看吧,這是妳選擇的路,妳有看的責任。」

龍雲兒點了點頭,慢慢策著馬,穿過寨門,眼中所見的景象,一如預期,地上有死屍、血跡,都是那些身穿綵衣的本地鄉民。

倒在寨門口的屍體並不多,也就兩三具,但沿著這條路下去的血跡卻不少,遠處不時傳來兵器交擊,哀號慘呼之聲,戰鬥正在進行,而且寨中有些地方已燃起火頭,開始冒煙,正是一副被土匪洗劫中的場景。

這幕景象,曾經歷過戰爭的人都不陌生,不過,這回確實有些不同的。

碎星團的大隊伍,追著那些抵抗的寨民,沖入寨內深處,但仍有幾名成員脫了隊,沒有跟上,而是下馬沖入旁邊的民宅搜刮,或是對那些受了重傷,倒在地上的寨民,掏摸他們身上的銀飾、銅板。

這樣的行為,龍雲兒覺得非常醜惡,但自己與他們卻是同一方的,這尤其使人難以忍受。

「為什麼……大家要這樣?」龍雲兒捏緊了手,用力壓抑著自己的聲音,「這種行為與盜匪有什麼不同?與民為敵,掠劫百姓,這樣玷汙碎星團的精神,最後只會讓碎星團成為公敵,自絕於天下,為什麼他們都不懂……」

「是嗎?不懂的是妳吧?我挺好奇你所謂的碎星團精神,是誰向妳介紹的?不過碎星團創始之初,就是從監獄里拉死囚出來,考慮到當時的狀況,我實在不相信這些死囚重犯,會滿腦子拯救世界的崇高理念。」

「那是……」

龍雲兒想抗辯,因為在碎星團榮光照耀大地時,他們的傳奇故事,透過宣傳鋪天蓋地,大地上各種族都知道,那群重犯在危亡之際,覺醒了人性的光輝,洗心革面,抱持著理想,為了全人族而戰,這絕不是只有自己單方面以為的。

不過,話到嘴邊,沒能說出口,在經歷過這麼多以後,自己的理性,開始質疑著以往那些從不懷疑的部分……

溫去病笑道:「那是帝國的宣傳嘛,宣傳妳也信?面對現實吧,妳最崇拜的那個大塊頭,就是個強盜頭子,救過你們什麼的,不過是連串殺戮中,一點連他自己也不記得的小插曲,嘿,他救完你們之後,你們有沒有點過財物?搞不好他順便摸了……」

「啪1

一聲脆響,總是逆來順受的龍雲兒,這回終於沒能忍下,用力摑了男人一耳光,像只炸了毛的母貓,怒道:「不許說山叔叔的壞話,他是好人!他的眼神很溫柔,他不是壞人1

還是首次見到溫婉的龍雲兒這麼發怒,溫去病揚揚眉,摸了摸臉,並沒說什麼。換了平常,敢這麼做的女人,自己定要她後悔下半輩子,但這回,出於某個理由,自己不想有反應……

龍雲兒一下打完,自己也呆了,但心裡的怒氣,讓她沒法低頭道歉,而旁邊響起的怒吼,也把她的注意力都引過去。

「你們這些賤民,當初如果不是我們拚死戰鬥,你們今天哪有太平日子?我們被迫害的時候,你們全在爽爽過日子,不知感恩的東西,給我去死1

一名碎星團員揮下刀,將一個護著耳上銀墜的婦女,連耳朵帶半張臉砍下,滿手是血,拎起那個掛在耳上的銀飾,大笑出聲,「早開門不就沒事了?學不乖的死老百姓,這就是你們的報應1

與此同時,也還有一個從旁邊搶雞出來的,同樣揮刀,斬殺了抱住他大腿,哭著阻止的老嫗,血光濺起,伴隨著那聲怒斥,更為響亮。

「懺悔吧!賤民1

這一聲,也將龍雲兒給喊蒙了,她覺得自己好失敗,總是站在兩邊陣營間,不管哪個選擇都是那麼無力。

為什麼……這些人心裡有那麼多的恨意?他們曾經是英雄,曾經救了這個世界,後來他們遭到迫害,這雖是事實,可如果執著於這份恨意,只想報復整個世界,那不但碎星團真的會毀滅,而且最終留下的,只是永遠被人厭棄、憎惡的罵名。

自己很想這麼對人說,也不只一次提起膽子這麼說了,但……沒人肯聽……

「覺得自己說的話沒人聽嗎?那就少說一些沒人聽得懂的話埃」出奇的,溫去病沒有因為被打耳光,表現出暴怒,只是摸著下巴靠過來,「妳不懂他們的恨與痛,這很正常,因為連他們自己也不懂埃」

「什麼?」

龍雲兒看著掠奪者的獰笑與血刃,腦里正暈著,想要站出阻止,卻不知道該怎麼做,再聽溫去病的話,更是暈成一片,道:「他們……不懂自己的情感?」

「是啊,這些傢伙雖然有一把年紀了,但基本上都是血脈初醒的程度,碎星者有那麼弱嗎?這種程度,是怎麼從百族手中守護人類的?」

溫去病一問,龍雲兒登時如五雷轟頂,想到了一個要命問題。

碎星團當前的團員,基本都是青壯,要說參與過百族大戰,年紀上沒問題,可修為就對不起來,估計都是韓星魂等人後來招募的,但……既然是後來加入,未曾親歷迫害,也沒有遭到背叛,他們哪來這麼強烈的痛與怨?哪來這麼多的不可釋懷?

「莫非……他們是死難者的家屬、親人,繼承了遺志,所以……」

「喂喂喂,我是要妳思考,不是要妳腦補,妳想這一堆正當藉口乾什麼?」

溫去病冷笑道:「就算妳天真到看不出任何不合理,難道連他們眼中的貪婪也看不出?」

「眼中的……貪婪?」龍雲兒一怔,「我識人不多,眼神什麼的,我不太會看。」

「是嗎?妳們這些美女,不總能看見別人對妳們的眼神都是**,只有妳們自己喜歡的那個,色眯眯的眼神看來才變成充滿深情,其他都是變態死肥宅?」

「我……沒有這樣……沒這樣看人過。」

龍雲兒小聲說道,但也終究跟著溫去病的誘導,定睛看去,看著那正在劫掠與殺人的碎星團員,看見他們眼中的狂喜、興奮、滿足,還有這些交織在一起,所組成的……貪婪。

……所謂的冤屈與報復,在他們身上確實不存在,從沒有真正受過迫害,他們的所作所為,不過是打著「天理昭彰」、「公平正義」的口號,行掠劫之實而已。

這種事情的存在,固然令人難過,但真正該探究的,是為什麼有人縱容此事發生?韓星魂、陳定遠等山寨頭目,對此不可能一無所知,他們……為何放縱?

難道他們認為,讓不相干的新成員,也繼承碎星團的仇恨,這樣真的好嗎?

「嘿!別想太複雜的事,我比較好奇的是,妳自己會怎麼做?」溫去病笑道:「妳堅持要繼承碎星團的精神,但現在那個精神,就只是用來打劫,妳要參與進去?還是落荒而逃?」

又一次,龍雲兒被扔在兩個都是那麼困難的選擇中,但這一回,她立刻有了決斷,大步走向前去,勁運拳上。

……舊的理想已不存在,既然沒有繼承它的人,那就由自己來繼承,來擔起這份責任!

心情激蕩,龍雲兒來到一名碎星團員身後,他正要揮刀斬下,龍雲兒從旁伸手,將他的刀一把攔祝

「妳幹什麼?」

那人見識同伴阻刀,一頭霧水,怒罵道:「不搶東西就滾一邊,別阻著大爺發財1

「砰1

龍雲兒還沒開口,就聽見一聲輕響,那人的腦子被打穿,紅白之物從腦後噴了一地,當她驚愕地望向後發,溫去病甩了甩手中的黑管,道:「其實,我看他們不爽……很久很久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