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三章 天府王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三章 天府王家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三十三章天府王家

那個被爆頭的男人,血脈初醒,速度與力量都比常人要強,剛才要殺入竹寨時,他也揮刀砸箭,動作敏捷,可面對全無預兆的一擊,他根本來不及反應,直接被打爆頭顱,當場慘死。

龍雲兒看著手裡拿著一根黑管的溫去病,整個都傻掉了,她見過溫去病出手戰鬥,卻從不知他手上有這麼厲害的武器,舉臂一擊,直接就把一名血脈初通的武者擊殺,這真……太不可思議。

「你幹什麼?你……」

旁邊的一名碎星團員,見著同伴意外身亡,微愣了一下,很快弄清楚兇手之後,憤怒地揮刀衝來,龍雲兒衝去想阻止,就看見溫去病移了一下手中黑管,又是「砰」的一聲。

這一回,龍雲兒看得清楚,黑管子口紫芒一閃,一道電光就打出來,以螺旋狀激轉鑽入,貫穿了那人的眉心,從後腦處變成一個大洞射出,失去生命的**似乎仍有意識,口唇微張,卻發不出聲音,就這麼倒下喪命。

龍雲兒瞪大眼睛,看著出手殺人的溫去病,這時附近的最後一名碎星團員,看情況不妙,轉頭拔腿就跑,溫去病把手中黑管一拉,陡然拉長一倍多,遙舉著瞄向那人後心,「砰」的一聲,那人雖已跑出數十步外,卻仍難逃厄運,暴頭身亡。

「……真是傻瓜,只顧著跑,卻不找掩蔽……你跑一直線,我超好瞄準的知道嗎?」

溫去病擊殺了三名碎星團員,卻對竹寨里的倖存者視若無睹,一些傷重的老人、婦孺,掙扎著逃離現場,溫去病沒有滅口,但也沒有去幫一把的打算。

「你……這是什麼?」

「槍。」

「槍?哪家的長槍會長這樣?」龍雲兒困惑皺眉,不理解這個連槍頭都沒有的金屬管,算是哪門子的槍?

「不是妳知道的那種長槍或短槍,它……妳喜歡的話,叫做銃也可以,它是由一種異術所打造,在海外叫做煉金,不是單純用火鑄煉,主要是建構煉成陣,與帝國古時打造神兵的法門有異曲同工之妙……」

像換了個人一樣,說起手中的槍,溫去病一掃病容頹態,說得神采飛揚,彷彿一個在炫耀喜愛事物的孩子,直到察覺龍雲兒的目光,這才咳了兩聲,道:「太複雜的,解釋了妳也不懂,反正……就這樣。」

「你為什麼要殺人?」

「為什麼?喔,這個我要想想,可能是因為他們也在殺人,我看不爽,也可能是單純我心情好,想殺幾個人,或者我根本就是個隨便找目標開槍的變態殺人狂1

溫全不管是哪種,請妳記好,我沒有義務和一個搞不清楚理想與現實的丫頭,解釋我為什麼要殺人!妳想阻止他們,又不想和他們動手,我受夠了你們拖拖拉拉,所以,我動手1

龍雲兒沒說什麼「他們罪不致死」之類的話,很顯然的,這裡不需要法官,而他們當時也在殺人,即使照最原始的法規,殺人人殺,他們被殺掉也是無可埋怨,但……這麼一來,自己兩人又要怎麼回去?

「擔心後患嗎?」溫去病似笑非笑道:「兩個辦法,一是毀屍滅跡,一是殺人滅口,或者雙管齊下也不錯。」

聽到滅口,龍雲兒緊張起來,張臂擋在溫去病身前,「看到你動手的,都是這裡的無辜百姓,你不能殺他們,我不會讓你動手的。」

溫去病道:「人都跑光了,妳攔我有意義嗎?再說,也不一定要殺他們,只要跟我們同來的都死光了,一樣也是滅口。」

「你在說笑?」龍雲兒嚇了一跳,幾十名血脈覺醒的低階武者,還有兩名中階武者,要這些人全都死光,怎麼可能做得到?

「……只要是人,就沒有殺不死的。」溫去病聳聳肩,「選個制高點,躲好一點,先殺掉兩個頭,趁著亂成一團的時候,逐個狙擊,幾十號人……也就幾分鐘的時間。」

龍雲兒很想說這是吹牛,因為要以一人之力,殺光這幾十號人,起碼得要五級的高階人物,溫去病什麼武功也沒有,就靠著手裡的奇怪兵器,便能做到高階武者的同等殺傷力?這肯定是吹牛。

然而,看著這男人平靜的態度,那些話彷彿再自然不過,又不太像在亂忽悠人了。

突然,龍雲兒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,這個男人……從剛剛開始,話多了,嘲諷少了,整個人充滿一種……不冷靜的感覺,和在拍賣場,幾次喊價買下自己時的樣子很像,總覺得……他好像正在生氣,而且……很生氣!

「溫家哥哥,你……在生氣嗎?」

他為何要氣?是氣自己嗎?還是……為了那幾個死者而怒?好像……從他開始點醒自己,那些人打著「替碎星團復仇」的招牌,大逞私慾時,他的情緒就很不冷靜,先出手殺人,又說可以殺掉數十人,看似高昂振奮起來,實際上……會不會他正在盛怒中?那些異常的多話,就是他的怒吼?

龍雲兒偷覷著溫去病,卻見他神色一變,本來還有些輕浮的神情,一下變得嚴肅,訝然道:「怎麼……出了意外?有伏兵?」

隨著他目光看去,殺入竹寨身處的馬隊主力,正在殺伐聲中飛快退出,一面往外退,一面傳來戰鬥的聲響,人數銳減至之前的一半,大多數連馬也沒來得及騎,徒步戰鬥,且戰且退,似乎吃了大虧。

「怎麼回事?」

龍雲兒吃了一驚,想要迎上去,卻被溫去病拉住,往竹寨外頭退。

「情況不對勁,就算裡頭有埋伏,普通人不可能把他們打這麼慘,恐怕是找了幫手藏在裡頭,誘敵深入,瓮中捉鱉。」

「啊?那他們不是好危險?」

「我們安全就夠了,先弄清楚狀況,不要胡亂瞎拚。」

溫去病扯著龍雲兒往外退,一面走,一面看見碎星團員節節敗退,不久,幾道白色身影,硬生生撞開他們後方的防禦線,沖入後退的人群中,放手就是一陣大殺。

雙方距離拉近,看得越來越清楚,那是幾名白衣儒者,步履輕快,身形都是中等,沒胖沒瘦,可動起手來,全是剛猛路數,直接舉臂迎擊刀劍,爆發強猛勁道,往往將敵人的刀劍震脫手,跟著一拳或一掌,把人打倒。

如果不是白袍儒者的形象太清晰,看他們的戰鬥風格,會讓人以為是一群大力士,揮著大斧鐵鎚在戰敵,那不算粗的手臂,堅逾精鋼,爆發出來的力量,媲美一些苦練橫練功夫的高手。

龍雲兒對天下人事所知有限,卻也認出這些人了,只要是人族,估計沒有哪個人不認得他們。

「天府王家1

龍雲兒一下瞪大眼睛,未曾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帝國頂級名門,王家的根基位於西南,玄龜血脈,天生的金剛不破之身,血脈覺醒至中階后,肢體變異,形成肉甲,等同是「大力金剛臂」、「銅錘鐵手」一類的硬功,硬碰硬占足便宜。

作為七大世家之一,王家不光是天賦血脈強橫,更有傳承千年的易學神功,與道門淵源深厚,實力不是一般的強,現在竟然現身在這種窮鄉僻壤?

同為帝國頂級名門,換了是以前,龍雲兒怎麼都得去打個招呼,點個頭,這樣才不失禮數,現在卻哪可能這樣做?避之惟恐不及,低著頭就想走,連溫去病都不再調侃什麼「不去救人嗎」之類的,拉著她的手,就往外頭走。

「走1

「去哪?」

回答溫去病的聲音,不是龍雲兒,也不在附近,就看到二十多米外的竹寨門口,一名白袍青年緩步踏出,也不知何時到來,就這麼站在大門口,丰神俊逸,滿是書卷味,整個看起來,就像一幕融入天地的自然風景畫。

但這幅畫,卻看得人委實心寒,因為這人的現身,直接堵住退路,擺明是來瓮中捉鱉的,孤身一人,沒有同伴,顯示出他的信心,而隔著二十多米距離,聲音清晰得猶在耳邊,這則證明了其信心並非空穴來風。

「天府王思平,為剿滅碎星餘孽而來。」

俊秀的青年儒生拱拱手,禮數十足,道:「兩位應該不是本地寨民吧?」

溫去病哂道:「王家好大作派,我說你們認錯人了,你們會相信嗎?」

不曉得別人信不信,龍雲兒自己就第一個不信,己方兩人光是衣服,看起來就和本地寨民不同,說冒充什麼的,正常人都不會相信,問題是……這個王思平好像很厲害,己方能夠突圍出去嗎?

溫去病二話不說,拉著龍雲兒就往回沖,朝正在混戰中的人群衝過去,王思平穩站在唯一退路上,並不追趕,但對這一雙男女,確實感到奇怪。

「妳聽好,現在想不動手也不行了,一會兒妳用妳的大力拳,見著人就轟,或許有機會開出生路來。」

溫去病低聲吩咐,龍雲兒一怔,還沒說話,已被溫去病推出去,捲入滾滾戰流之中,一名白袍少年見著她,不由分說,直接就是一掌拍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