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四章 毀天再現,霹靂重震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四章 毀天再現,霹靂重震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三十四章毀天再現,霹靂重震!

龍雲兒對拳腳什麼的,只知皮毛,這幾天里練了些拳招,會比劃幾式,卻從沒與人對練過,一看到那掌打來,心頭微慌,總算還記得自己會武,一拳打出。

在溫去病看來,那個王家的少年功力低微,那一掌雖有威力,破綻卻多,完全可以避開這一掌,直接一拳轟胸,把人解決,但龍雲兒什麼也不懂,一拳只是傻傻地與他對撼,浪費戰機。

不過,很多時候,力量是足可彌補經驗、招法之缺的,龍雲兒雖只是血脈初醒,又還沒得到正確引導,但源自血脈的力量,已經非常驚人,遠超越這層次,上趟轟飛了中階武者,這次更不在話下。

「喀啦」一聲,拳掌交擊的雙方,都露出錯愕眼神,王家的八卦掌號稱攻守兼備,蘊力變化無窮,可與龍雲兒暴沖的直拳一撞,像被攻城槌撞著,臂骨一下脫臼,中間骨折,尾段從肘部插穿而出,森森一截白骨,染著鮮血。

那名王家少年,看著自己的手臂,震驚之餘,一時沒感覺到痛,愣在當場,跟著,才痛嚎著踉蹌后跌,被後頭的一名碎星團員補刀,血染白袍,重傷倒地。

龍雲兒驚得呆了,估不到練了幾天,自己的拳竟有如斯威力,看來……自己真有點強?

一拳傷人,更累得人家重傷,龍雲兒感到歉疚,下意識地尋找溫去病,卻見他不知所蹤,心裡一慌,就聽到一聲怒喝。

「好反賊!傷我外甥,吃我一掌1

一名三十多歲的白衣儒者,看見那少年重傷倒地,憤怒來救,他雙臂一揮,氣勁橫掃,玄龜氣甲有若實質,把周圍的碎星團員都給砸開,甚至還有連人帶馬一起砸開的。

如斯聲勢,無人可擋,龍雲兒估計那起碼是第三級的力量,自己力敵不過,但……除了硬碰硬直接上,自己也不會其他的戰法。

「反賊受死1

白衣儒者怒揮臂砸來,龍雲兒心中忐忑,運勁一擋,同時補上一拳,兩邊一撞,覺得好像什麼大石頭砸下,險些就把自己砸沉到地下,總算拳頭補得及時,將他轟開,這才得以連退數步,大口喘氣。

龍雲兒緊張得心頭狂跳,白衣儒者卻是驚得呆了,剛才雙方撼擊瞬間,他就確認對方血脈初醒,修為不過是一級,但轟擊湧來的力量,卻可敵中階,讓自己手臂隱隱發麻,這是哪門子的天生神力?再看那擁腫身形,似乎是個力氣奇大的肥農婦……

吃驚只是一瞬,白衣儒者自信壓得下這隻有怪力的胖農婦,舉掌拍下,這回已迫出了真勁,龍雲兒沒機會閃,硬扛了一記,半身骨痛如碎,天旋地轉,眼看再撐不住第二掌,忽然,「颼」的一聲,白衣儒者胸前紫芒竄閃,目中大駭,就這麼倒了下去。

「颼」的聲音很小,夾雜在一片混戰中,更是模糊不清,如果不是因為見過溫去病殺人,龍雲兒甚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。

白衣儒者的傷不致命,但周身麻痹,倒地后立刻遭到圍攻,命懸一線,附近的王家人見狀來救,轟開想撿便宜的碎星團員,易如反掌,但當攻向龍雲兒時,低階的拿她沒辦法,中階的一招殺不到她,要出第二招時,不知躲在何處的溫去病暗槍傷人,一發就讓中階武者失去戰力。

過程很簡單,但這麼反覆幾回后,地上倒了四個王家人,大多傷勢不重,卻失去戰力,非常危險,他們本來人就少,全憑著個人武力,強壓碎星團員,現在倒了四個,登時落入劣勢,反被圍殺。

事情鬧到這一步上,本來站在大寨口截斷後路,鎮定如山的王思平,也再難靜觀下去,離開了崗位,趕來這邊鎮壓場面,就算有些許匪賊逃掉,也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高階武者下場,力量未發,光是威壓氣息,就震得全場頭暈腦脹,王思平一出手,卻不是針對在場任何人,而是抄起途中的一個石磨,直接便將磨盤擊出,轟向不遠處的一間竹樓。

貫勁飛出的磨盤,輕易把竹樓打穿,氣勁暴射,整棟竹樓都在這一砸下應聲而摧,但在垮塌之前,一到人影從窗口縱身躍出,正是溫去玻

他躲在暗處狙擊,連傷多名王家好手,雖然藏得很好,但連續出手數次,怎瞞得過冷眼旁觀多時的王思平?惱恨他暗箭傷人,王思平一出手就先將他逼出。

溫去病從窗口躍出,沒趁機逃遠,卻是落向混戰中的長街,龍雲兒見狀,也顧不得身上傷痛,搶著過去接應,只是王思平也同時掠起,白衣飄揚,一掌就往溫去病身上拍下。

不管從哪個角度看,這男人的危險性都是最高,必須先將他擒下,這是王思平的判斷,這一掌雖然不是全力,卻籠罩住那個男人四面八方,如同掛網,阻斷退路,無處可逃。

王家易學,掌中八卦.八面藏龍!

溫去病落入掌勢籠罩中,手上也沒有兵器,旁人沒有在乎,龍雲兒一顆心卻提到了嗓子眼,唯一的念頭就是想救下他,但那個王思平好像很厲害,遠高過中階的厲害,自己有什麼資格和人家動手了?

那些拳招什麼的,對付中階武者都相形見絀,有什麼資格來對改人物?而最後可能派上用場的,似乎就只有那一式溫去病諄諄告誡過,不得輕用的戰技。

沒有過多考慮,龍雲兒猛吸一口氣,搬運內息,催發內勁,一拳就朝王思平的后心打去,想迫他收手,由於不願意真的傷人,還先喊了一聲:「我打你背後了1

不過,這聲才剛出口,龍雲兒就知道自己做了蠢事,這套戰技一發勁,就連結體內腑臟經絡,似乎每一個竅穴都被榨取出力量來,完全是一發難收的路子,必須要全神全力去駕馭,自己一開口泄氣,力量立刻出現不穩的徵兆,當下只能硬著頭皮,屏開所有雜念,也不管傷不傷到人,一拳轟出去!

王思平出掌擒人,一早察覺有人從背後來攻,全然不當回事,倒是那農婦還喊了一聲,行徑光明磊落,大為出他意外,令他生出好感,有了放生的想法。

然而,就在那一拳轟向背心的瞬間,他忽然有了警兆,心中大惑不解,對方只有初階,就算再怎麼天生神力,能力戰中階,也不可能威脅得到自己,但這絲警兆來得是那麼強烈,他不得不棄下溫去病,回身先接下那一拳。

徹掌回身,白衣青年袖袍翻揚,六笅卦象展動,掌中八卦再現玄招,六笅連貫,陽火之氣充盈天地,化為剛猛正氣的一掌。

干為天!

掌中八卦六十四式里,最為陽剛正道的一掌,如乾陽烈日,當頭蓋下,龍雲兒的一拳,還在中途便潰不成軍。

拳勢受阻,龍雲兒胸口氣悶,說不出的難受,她隱約覺得,自己不是無還手之力,雖然這陽氣熾烈的一掌,真的很厲害,但自己血脈深處,正在怒吼,彷彿有著滿滿的不甘願,想從血脈深處爆發出來,只是因為自己拙劣的運勁,把這本應一發不回的剛拳,弄得支離破碎,發揮不出應有的百分之一威力……

這個念頭在腦中閃過,龍雲兒本做好準備,要遠遠被轟飛出去,忽然,身後傳來一股力量,一隻手扶在後心,那感覺很熟悉,自己彷彿看到溫去病的嘲諷冷笑。

不過……龍雲兒並無法看到,一絲遺憾與不舍,正從溫去病的眼中閃逝,幾乎也在同一瞬間,他右手運指如飛,在龍雲兒后心、肩頭,連拍帶戳十多記,迅捷而複雜的手法,像是在彈奏一曲飛快旋律的樂章。

隨著樂章演奏,龍雲兒身上的氣息瞬間狂暴化,受到壓制的一拳,衝破層層阻礙,暴沖而出,在這一拳打出的瞬間,龍雲兒血脈貫通,只覺得說不出的昂揚暢快。

在王思平眼中,情況就不同了,已入高階的他,不只看見拳勢,更清楚看見這一拳的發勁點,從腰、肩、肘、腕、指,每一處關節都生成推進氣旋,旋氣發勁,讓這一拳不是揮擊,超越撞擊,完完全全是射擊出來,摧毀一切阻礙事物,直到無可阻擋的盡頭!

如此霸絕、一往無前的拳頭,曾存在於碎星的傳說中……

「且住!妳這是毀天……」

話聲未完,這一擊打穿了勢道已老的八卦掌,如同洪水奔流的大力,被強行集中在一點,將心緒大亂的王思平擊飛出去。

「走1

溫去病似乎早知道會是這結果,一把拉住幾乎暈去的龍雲兒,翻手一槍,把一名碎星團員射落下馬,拉著龍雲兒上馬,絕塵而去。

在場的王家人,看到自家公子被離奇打飛出去,全都驚呆了,那一拳他們沒有直接感受,不明白其中的厲害,但王思平叫出的那兩個字,卻讓他們有了一些聯想,想到了一個已不存在的絕學。

極霸戰道.毀天霹靂!

百族大戰期間,天府王家的驕傲種子,將玄武氣甲練至十八重天,更悟通易學三經,將蒼天**練至第九層,曾被譽為「天階以下橫練無匹」的王無忌,與「第一武神」山陸陵決戰赤水河畔,就是被這霸道無雙的霹靂絕響,一拳爆頭!

那一戰之後,王家的老太爺下了秘令:凡天府王氏子孫,永不與練有毀天霹靂之人敵對!

隨著碎星團崩滅,這本成了一句空言,而今……

毀天再現,霹靂重震!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