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篇末小劇場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篇末小劇場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作者語:

今天收到了許多書友的生日祝語,有來自q群的,也有來自貼吧和評論區的。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。

希望碎星能夠讓大家滿意,也希望大家常常在發表些對故事的想法,說一說喜歡或討厭哪些地方,這對我幫助很大。

接下來呢,為了表以謝意,正逢這一章也是第一卷卷末,就貼出一小段碎星的人物設定吧。

溫去病:

二十二歲,黑髮黑瞳,一米七三,常穿長袍拿摺扇,配戴一堆寶石、金銀,帝

國南方最新掘起的奴隸商人,極度任性,喜愛豪奢,生性疏懶兼體弱,能被人

抬就絕不自己走。

使用的兵器不定,改造自身**為兵,主力是各類槍械,後期使用自造的名槍

憂患。

龍雲兒:

十九歲,綠髮藍瞳,d罩杯,一米六九,溫婉端莊,知書達禮的世家小姐,因

婚嫁的陰謀被賣為奴,受溫去病解救后,追隨在側,形象從羅裙短襖變成秘書

套裝。

血脈覺醒:冥界屍龍。

主修功法:九陰玉簡。

使用兵器:由神器萬古、江山鍾所改造而成的護腕拳套。

龍靈兒:

十六歲,綠髮藍瞳,c罩杯,一米五六,衝動嬌蠻,正義感強烈的少女,討厭

扭捏,出身名門,但從小在外習藝,知道二姐的不幸遭遇后,深恨家族不公,

急切想要主持正義。

血脈覺醒:太陽龍。

主修功法:九陽金章。

使用兵器:爪類,最終使用溫去病改造的神器破龍爪。

葆麗妲:

二十一歲,紅髮紫瞳,d罩杯,一米六七,冶艷魅麗,極度任性、我行我素的

黑暗巫女,擅長使毒放蠱,大大有名的吸血鬼,執掌碎星團一支分隊,曾經一

次毒斃滿城人命,震動全國。

血脈覺醒:吸血鬼。

使用兵器:乙太屍蠱

山陸陵:

年紀不詳,黑髮黑瞳,兩米三,天下無雙的巨漢,縱橫沙場,縱跳如飛,力大

無窮,所向披靡,雄吼震千軍,但私下喜歡花草,性情溫和,領導碎星團第一

分隊,無人能擋的衝鋒箭頭。

血脈覺醒:??

使用兵器:萬古江山鍾。

韋士筆:

二十五歲,紫發黑瞳,一米七五,俊美無雙,綽號百難臆度,有著貴族氣

質的軍師,性格開朗,擅長雄辯,嘴抱一開,滔滔言浪,身邊總是群花圍繞。

血脈覺醒:青眼白狼

使用兵器:點懺天筆

篇末小劇場

身為溫家的三代老人,溫在乎的身體還硬朗,武術底子還很牢靠,但心卻很老、很疲憊了。

看過那個百族亂世,看盡太多資質優異的天才喪命,看遍老字號溫家的起落,原就沒有什麼雄心的他,一切壯志早化灰燼,孤零零看守著已被人遺忘的溫家老宅,以為人生會就這麼結束。

不過,命運總是愛嘲弄人,本以為如此的事,還是在那個夜晚出現意外,失蹤多年的孫少爺,忽然回到了老宅,說要繼承家業,要將一切改變過來。

老人確實是高興的,這份欣喜,不是因為看出了這位孫少爺的才幹,只是單純為了有溫家人回來而喜悅,是一種純粹的親情。

只要這世上,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悼念破敗的溫家……那就好,孫少爺肯回來……就好,其餘的,都已不重要,孫少爺既然有心要干,就豁出溫家的這點老底,抵押祖宅與土地,隨他去干吧。

不過,一段時間以後,老人開始懊惱自己的這個決定。

經歷過戰亂年代,見過了不少人,老人就從沒見過似自家孫少爺一樣奇怪的,他……身體很弱,弱到了極點,但精神早已遠遠凌駕**之上,從回歸的那天起,永遠有忙不完的事,也永遠有出不完的點子。

要說創意,去病少爺絕對有,可他的那些做法,讓人非常皺眉頭,他所設想的振衰起敝,不是作回溫家的本業,繼續釀造醬油與醬料,而是直接干起了高風險的走私買賣。

「馬無野草不肥,人無橫財不富,在叔,我們想迅速發家,就一定要從偏門撈起1

溫去病道:「過程道路有些曲折,但我們一定能達到目的,跟著我走吧1

去病少爺的自信與熱情,顯而易見,不過他所選擇的道路,卻讓老人著實皺眉。

「少爺,時代不同啦,戰爭已經結束,而今,新帝國初建,朗朗乾坤,政治清明,對那些旁門左道的營生,勢必加以管制,那些根深蒂固的黑幫、走私商,都在謀求轉型,你這時才跳下去,會否……」

「會否什麼?別嗦,跟著我走吧。」

溫去病戴著海外輸入的新潮墨鏡,自信的笑容中帶著一股銳氣,「朗朗乾坤嗎?在哪裡?我還真是沒看見1

「……這是因為你那眼鏡……」

溫在乎沒能說下去,因為孫少爺並不想聽,他覺得這年輕人與時下大多的同年一樣,短視近利,只想著快速撈錢到手,卻不在乎風險與成功可能性,好高鶩遠,溫家交到這種人手上,估計撐不了幾年了。

但沒想到,這個紈褲子弟敗光家業的速度,比預期更快,拿到祖宅抵押貸款的當晚,他就跑去力夏達港最大的花街,在裡頭最紅火的妓館里,包下整間妓館,連擺三天宴席。

美酒佳肴、輕歌妙舞,燈火輝映間,說不盡的冶艷風情,杯是黃金,杯中是陳年佳釀,席間瀰漫著酒香、脂粉香,目中所見,無一不是豪奢排場,溫家上兩代主人從沒有過這樣的大手筆,他卻一下幹了。

「在叔,一本正經作不了大生意1

一眾美貌歌女簇擁中,他衣衫不整,左摟右抱,拿著酒杯,醉態可掬地大笑大叫,「喝吧!跳吧!開心完了,生意才談得成啊1

老人不是沒見過生意應酬,確實也有些商號,貨物質量不怎麼樣,全靠面下的招待、暗盤交易來做成生意,這不是正道,但……現在享用宴會與女人的,就只有他一個,根本沒有其他客人,這不是做生意,是拿這藉口來享受而已……

最終,失望的老人拂袖而去,慨嘆著溫家的明日,如風中殘燭,踏出大門時,淚水模糊了老眼,也因此,他並沒有看清進進出出宴會場中的,除了僕從、歌女、老鴇,還有些什麼人?有多少的外人?

那場宴會開了三天,幾乎醉死在妓館中的溫去病,在花光身上最後一分錢以後,被妓館扔到街上,給好心人送回來。

那天,整個城市都知道,溫家出了一個超敗家、超紈褲的傻瓜家主,羨慕與嘲諷、恥笑,如雨傾來,但沒什麼人曉得,溫家的白痴少爺被撿回家去,醒來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不停的咳嗽與吐血。

溫在乎錯愕不已,這才明白,自家少爺的身體差到了這種地步,他是根本不該灌酒,甚至不應喝酒的,那種程度的豪宴、放蕩,對他而言等若自殺……

「少爺,你為什麼……你的身體根本不能……」

「在叔1

從床榻上掙紮起身,他的臉色白得像鬼,但眼神卻銳利到讓人害怕,那甚至是不允許任何人質疑的。

「我沒剩下幾年命了!還有太多事要做,我……什麼都肯做,什麼也都做得出來1

「你這又何必……」

「跟著我走吧!在叔,我會讓你看到一個嶄新的溫家。」

他的話,斬釘截鐵,還有那個眼神,老人莫名生出一絲期待,或許……少爺不是傻瓜,他的奇怪行為,是有深層意義的。

這麼想的老人,僅僅是隔天,就理想破滅,三天豪宴花剩下的一點余錢,被少爺拿去請了人。

沒請能幫忙生意的夥計、嚮導回來,少爺卻請了一個「護衛長」。

「夥計什麼的全是浮雲,嚮導只會坑老闆,作走私生意就是要拳頭大,有個好護衛比什麼都重要。」

話雖然強詞奪理,但也勉強成理,溫在乎琢磨著手上這點錢,請不起什麼高手、好手,恐怕只能請個血脈初醒的低階,至不濟,請個壯漢回來撐撐場面,也是辦法。

但少爺到外頭市場走上一遭后,帶回來一個很可愛、很俏皮,非常討人喜歡,七八歲模樣的小女孩,說剛好出門撞上,錢全花光,請了她回來當護衛長……

溫在乎差沒當場昏過去。

「少爺,你……你這算……她……」

「就那麼點錢,哪請得到人啊?買條好點的看門狗都不夠,能請到這種,已經很好啦!初起步,將就著用吧。」

他滿不在乎地說著,老人笑得無奈,既然自家少爺都這麼說了,姑且當作收留流浪兒,做做好事,也就罷了,只是少爺花光了錢,祖宅也抵押掉,很快三人就連棲身地也沒有,到時……

老人煩惱著自家少爺的古怪行為,但很快就發現,那個他以收養孤兒心態留下的女孩,一點也不可愛,整天醉醺醺的不醒人事,更明確一點的說法,就是酒鬼!

「少、少爺,春香那孩子,這才多大年紀,怎麼整天酒不離手?你……你也不管管的嗎?」

「在叔,你記住,一個成功的老闆,只在乎夥計的工作表現,不去干涉他們的私生活。」

一本正經地說著大道理,他給出的交代,幾乎讓老人腦溢血。

「不要胡鬧了!她就這麼點大的一個孩子,能有什麼工作表現?真遇到了人,還能讓她保護我們不成?」

實在不能接受,老人終於動怒,但他的回應依舊淡然。

「人不能只看表面的……」貼近耳邊,他對老人低聲道:「在叔你不明白,這女娃娃,有些外人不知道的妙處,絕妙1

說著,他還使了個曖昧的眼色,讓老人皺眉懷疑,少爺除了是傻瓜,會否還有什麼變態問題?

不能放任少爺胡來,老人把春香找來,問她有什麼特長,打算給她派些工作,而醉眼惺忪的女孩,拍了拍胸,道:「我……呃……我……未成年……殺了人……可以不坐牢……」

「啥?」

老人的腦溢血,幾乎噴出耳朵,他質疑地提高了聲音,小女孩就「哇」的一聲蹲在地上,哭泣道:「法官大人!我好害怕……嗚嗚……我什麼都不知道……嗚嗚嗚……人家……人家只是小孩……什麼都不懂……」

如果只聽哭泣、看這楚楚可憐的樣,任何正常人都會生出同情心,但與上一句連在一起,明白一切都是「職業演出」,老人就無語了,這根本是一個披著孩童皮的妖精……

看著那個只會哈哈大笑的傻瓜少爺,還有這個哭完了就猛灌酒,喝完酒就嘿嘿嘿傻笑不停的酒鬼女孩,老人覺得自己像掉進妖魔的巢穴,而溫家的未來即將朝地獄全速前進了。

當晚,老人在自己房裡,穿上黑衣,從床底鐵箱里翻出了刀,準備放下老臉,干起多年前的老營生,出去做一票案子,起碼,弄到點錢,明日三人不用流落街頭……

重操舊業,是抱著相當的覺悟,甚至有著一去不回的準備,但才剛到門口,老人就愣住了,門口……有人。

雖然也是黑衣黑褲黑頭套,一副夜行宵小的打扮,但自家少爺和春香的體型太明顯,就是藏頭蓋臉也認得出,他們抬頭挺胸,雙手叉腰地站著,身後,還有十多個同樣穿著,體型粗壯,非常精幹的漢子。

這些人,不知道從哪來,雖然不露臉,老人卻感覺出……他們很強,更有一種很特別的氣息,讓老人想起當初曾在戰場上遇過的敵族。

「少爺,他們是獸……」

「噓1

他比了禁聲的手勢,眼神滿是笑意。

「在叔,你回去睡覺吧,他們是我買酒附贈的,一切都是浮雲1

老人不知道能說什麼,就這樣回去,也沒問少爺有什麼打算,不過,第二天,他聽城裡人說,少爺帶人去抓碎星餘孽,取了人頭換大筆賞金,還抓了一批奴隸,準備賣出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「……還有這樣的事礙…」

溫在乎不知道該說什麼,但這筆錢解了溫家的危,也成了做生意的資金,後來,少爺又要求自己,幫他進行一連串的秘密實驗……

「在叔!跟著我走吧1

陽光的笑容之後,背影出奇的黑,已經習慣這身影的老人,覺得……少爺應該不是傻瓜!

……這是溫家重新發跡的開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