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六章 層層變數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六章 層層變數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三十六章層層變數

溫去病救下龍雲兒,騎著馬一路狂奔衝出,雖然也有其他的碎星團員逃出,卻都逃得非常窘迫,徒步而行,保不住馬匹,所以兩人衝出一陣后,很快就甩開所有的敵人與同志,也無視碎星團員的呼救,一溜煙地消失在山路盡頭。

策馬賓士,溫去病一語不發,龍雲兒則思潮起伏,一顆心險些要從胸腔里跳出來。

她雖然不通武事,在這方面的見聞也少,但只要碰到碎星團,那就是例外,尤其是山陸陵的相關事,明明不懂武功的自己,硬是去翻書問人,把他的一切熟記至倒背如流的程度,所以,她知道那個鐵塔般的巨漢,總和一生武學,自創「極霸戰道」,裡頭殺傷力最大的一著,就是自己剛才打出的毀天霹靂!

這應該是已經失傳的武技,卻出現在自己身上,更還是溫去病傳給自己,層層詭異之處,自己想不出解答,就想找溫去病問個答案,為何他懂得毀天霹靂的運功訣竅?

還有,毀天霹靂顯然是高度集中體能,近乎透支,帶著覺悟打出的剛拳,對本身修為、體魄的要求非常大,自己初學乍練,應該是沒有能力打出這一拳的,要不是溫去病在後暗助,自己早在王家八卦掌下非死即傷,可他那一下幫忙輔助的手法……

龍雲兒真心不懂,溫家哥哥自幼身體不好,易惹疾病,修習不易,總是看人白眼,後來又不知從哪惹來滿身傷,經脈寸斷,無法修練武技,也發不出力量,這都是自己知道的事,可他在自己背心的那一輪彈勁,力量不大,卻確確實實是武功。

他為什麼忽然會武了?這實在很怪,不過,也說不定是自己誤會,他只是像在許都時一樣,靠著什麼詐術或裝備,做出了類似武技的效果?

不管如何,這種事情不能只靠猜測,得要當面問過,才知究竟狀況,可他奔得甚急,一路不停,壓根就沒有說話機會,弄到自己也很困惑,不曉得他是不是在生氣?

越想越緊張,龍雲兒的手不禁緊握,卻忽然發現一件不妥,後方已經沒有追兵,這馬仍跑得飛快,而且,前方是個轉彎,如此高速,等一下急轉危險,可溫去病別說沒減速,甚至筆直朝著前頭的山崖衝去,這……不對勁啊!

「溫家哥哥,你……」

龍雲兒伸手輕推,一直撐在前頭的的溫去病,應手軟倒了下去,赫然早就失去意識,被這一碰,差點就直接摔下馬去。

大吃一驚,龍雲兒一把抓住溫去病,又一把扯住韁繩,使勁一拉,天幸現在這身軀別的沒有,就是力大,也多虧當初練過騎術,曉得訣竅,這一下險險將馬煞停,還等不及下地,就先確認溫去病的狀況。

「好燙……溫家哥哥,在發燒?」

狀況不明,但不是無可想像,因為溫去病的作風好行險路,是高風險高收益的信奉者,剛才激發毀天霹靂的那一**作,恐怕又是用了什麼禁忌手法,無視自身傷病,強行使用,現在崩潰倒下了。

若只是暈倒,那也還罷了,可溫去病發著高燒,整個人摸起來燙得厲害,在短短時間內燒成這樣,情況應該很嚴重,龍雲兒頓覺慌了手腳,這已經超過自己能解決的範圍,即使把馬鞍上竹管里的水,餵了他幾口,又往頭上淋了一點,情況也沒有任何好轉。

「醒不過來……要找人幫忙了……」

龍雲兒知道,溫去病身上一堆見不得人的秘密,如果他還清醒,肯定不會同意,遇著什麼事都是獨自一個解決,但自己沒有他的回天之能,只能向人求助,後果什麼的……只要能保住他性命,都等後頭再說了。

把人在馬上扶穩,龍雲兒拉過韁繩,策馬趕路,就這麼一路趕回虎寨去。

山寨裡頭,主要的幹部都在寨后秘窟,研究那道封禁,頂上那篇殘缺功法,經鑒定已經確認是九陰玉簡中的易脈法,對於經脈因傷病鬱結不通,有神奇的妙用,普通人修練,也能藉此將真氣巧妙調移,從不可能的地方發勁,是以山寨中的主要幹部,不是研究那道門的開法,就是躲在屋裡修練。

龍雲兒直接去找韓星魂,和別人比起來,這位山寨大當家最為親和,和她說話的機會也最多,或許他能有辦法救人也未可知?

韓星魂仍在秘窟中研究,龍雲兒入寨后,棄了馬匹,就這麼扛著人往後走,行至半途,一陣氣血翻湧,她頓感頭暈目眩,一陣氣悶,險些一跤跌倒,暗自駭然。

早先那一戰,確實前前後後挨了不少下,但大多數只是一陣疼痛,雖然真的很痛,可痛過之後,就是皮肉傷,唯有那一記乾陽剛正的八卦掌,雖未盡全功,卻真正將自己打傷。

正常來說,中階對低階都能做到一招殺,更別說相差兩個位階,拚那一記八卦掌根本是自殺行為,龍雲兒想來都感到后怕,自己和他對拚,不曉得會不會造成什麼無解暗傷?如果只有頭暈一陣,那是還好,但自己總有種感覺,好像那一掌還造成什麼更要命的問題,只是一時被忽略了……

越想越不安,忽然看到前頭一群人快步跑來,正是韓星魂等人,兩邊隔得老遠,韓星魂就焦急喊道:「兩位平安無事嗎?我接到消息,立刻就出來找你們,天府王家非同小可,你們……」

那邊還在叫嚷,龍雲兒卻有點莫名其妙,自己兩人是騎馬甩開其餘同志,獨自逃回來的,韓星魂看到自己兩人,猜想那邊行動出事,倒也正常,但怎會自己還沒見到他,他就已經找出來,還曉得那邊遇上天府王家?那麼,自己用上毀天霹靂戰八卦掌的事,他也知道嗎?

想到這裡,龍雲兒平添幾分擔憂,當有人過來,要接過溫去病時,她搖了搖頭,沒有遞交給旁人,緊緊抱著。

「賈兄怎麼了?」

韓星魂看了溫去病一眼,看出他的高燒,整個人泛著紅色,像是一隻烤熟的大蝦,情況確實不妙。

「往山洞那邊帶過去,為了怕探勘出意外,寨里唯一的醫生被請到那邊去,快把賈兄送去。」

韓星魂似乎還不曉得龍雲兒與王思平的戰鬥,反應沒什麼特別,護著龍雲兒與溫去病,一行人趕往山洞,途中,韓星魂問起劫掠竹寨的狀況,龍雲兒含糊地撿了些說,主要都是忽然遇到王家人,遭遇嚴重打擊,險險逃脫的事。

一面聽,韓星魂一面點頭,並沒有多問什麼,只表示先把賈俊彥送去急救,然後他會立刻率人出發,去救回其他的團員。

「王家不是普通的敵人,高手如雲,真驚動他們,我們不是對手,必須要儘速撤離,只可惜……這裡的基業保不住,特別是這裡的遺藏……太可惜了。」

韓星魂道:「但這也沒辦法,碎星遺藏不能落到外人手上,真要不行,就只有把整個遺藏毀滅……」

耳里聽著韓星魂的話,龍雲兒也感到可惜,但主要心思仍在溫去病身上,怕他就這麼一昏不醒,而致斃命,幸虧那個山穴越來越近,那邊早有一堆人等候,看得清楚,確實有一名醫者模樣的,站在那邊焦急揮手。

「為了怕探勘工作出意外,我讓大夫在這裡待命,要是有個什麼,急救起來方便一點……」

韓星魂隨口解釋,龍雲兒覺得他不必對自己說那麼多,正感不好意思,后心陡然一痛,眼前發黑,險些當場暈去,還在奇怪自己為何會痛,身體居然先行反應,左臂后揮,擋下打向自己后心的第二掌。

攻守對撞,龍雲兒踉蹌后跌,止不住退勢,連退了七八步,死抱著溫去病沒放手,卻愕然望向出手偷襲之人。

「韓、韓當家的,你……」

另一面,韓星魂同樣滿是錯愕,雖然因為想生擒,沒有全力以赴,只使了三四成勁,可第一掌沒能擊倒人,她還擋住了自己五成力的第二掌,這就非常詭異了。

「妳、妳到底是什麼東西?」

接到消息,得知王思平與賈美女對拚一掌,還被她震退,所用的功法還很可能是毀天霹靂,他就準備不動聲色,先將人擒下再說,但連著兩招,只能打得她踉蹌跌退,不能有效制服,這……簡直是見了鬼。

雙方足足有兩個階位差,若是放手對攻,還有可能憑著高度集中的招數,在一兩招之內強撐著,但一方攻,一方挨,那就全無花巧,以低階之身,硬扛高階一掌而只傷不死,這就像是普通人挺著肉身,接著一塊從雲端落下的磨盤石重砸卻不死……這……還能算人嗎?

訝異中,就看見龍雲兒晃了兩下,一口鮮血嗆噴而出,差點就跌倒,身形也發生變化,從本來的臃腫肥胖,一下子劇烈縮小了體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