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八章 山字令牌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八章 山字令牌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三十八章山字令牌

石門開啟,璀璨光華綻放,溫去病暗藏石門內多日的後手,關鍵時刻生效,解去秘窟的第二道封禁,更生出一股吸力,把溫去並龍雲兒都往裡扯去。

意外的變化,龍雲兒未及提防,被猛力一拉,險些就把手上的菊花針推射出去,總算用力拿住,被石門內的異勁一吸,身不由主地逆飛出去,墜入門內。

溫去病嘴角浮現得意的笑容,因為石門吸力甫現,就開始關門,自己的後手布置時間未足,根本就不足正式開門,只能很短地拉一條縫,有四成可能,沒等人通過,就被鍘輾成兩段,若非沒得選擇,自己也不想這樣冒險去賭。

但可以肯定,自己通過後,這些傢伙就只有乾瞪眼的份,石門會立刻關閉,而他們……

驀地,溫去病雙目圓瞪,看見韓星魂掏出了一件事物,飛擲過來,那是一面閃著金芒的令牌,上頭纏繞著奇怪的氣息,一擲出來,就與洞中深處的某些事物相呼應,整個石門……甚至小半座山峰,瞬息為之一震,然後,石門的閉合就停了下來。

……碎星團的令牌,而且是幹部以上才會有的高級貨,甚至是四大武神才持有的等級,為何會……

溫去病大為震驚,想不到對方還有這後手,自己無疑是算得淺了,不過,這個意外…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……

帶著笑,溫去病消失在黑暗中,和龍雲兒一起不見,而韓星魂等人卻面色不善,就這麼愣在石門口,沒法立刻追上,因為,停住的石門,只有一道十五公分左右的縫,要怎麼從這道縫裡鑽過去,顯然不那麼容易。

「阿頭,不能用令牌開門嗎?這縫……」

歐陽晚看了那道門縫,搖了搖頭,望向韓星魂,卻見他也苦笑,「碎星團的令牌,本身並沒有開門的功能,只是有可能停住法陣,或是對法陣下一些簡單的操作命令,否則我早已用它進去了。」

「那我們……」

「怕啥?活人能讓尿憋死嗎?我們或許沒開門的本事,但門都開了,只差這一步,不信找不到辦法。」

韓星魂沉著臉道:「先飛報尚帥,有了這座秘藏入手,本來的收攏碎星殘部計畫,可以提前結束了,還有,李謙那伙人追丟的蒼空碧玉,在我們手裡,讓它們自己看著辦1

語氣生出變化,與之前那個親和的山寨頭領,有著不同,也讓周圍的幹部都振奮起來,這次的任務,終於到收割與結束的時候了!

外頭人們的興奮,與已經被吸到裡頭去的人無關,龍雲兒和溫去病神智清醒,卻不由自主地被強猛吸勁拉著,在黑暗中飄蕩,足足飄了幾分鐘,不知道飛出多遠,這才落下地來。

一落地,溫去病就倒在龍雲兒身上,龍雲兒一聲痛呼,心中訝然於血肉之軀怎能燙到這種地步?連忙道:「怎麼會這麼燙的?你受傷了?可是……他們好像沒傷到你礙…還是……還是因為我?」

「少……少往自己臉上……貼金!妳……弄壞我借妳的作品,後頭……妳要賠得大了1

沒有承認自己真正最感歉然的事,卻糾結於物件的賠償,龍雲兒真是搞不懂這個男人的思路,或許,這就是他的尊嚴與體貼?讓他不願意把冒生命危險的責任,用來施恩,這是一個有著絕頂自傲、自尊的男人……

「事情緊急,如果讓他們進來,你和我都會死1龍雲兒竭力鎮定道:「溫家哥哥,有什麼我……是我能做的?」

溫去病看了這位大美女一眼,她巧妙地避免了「幫你」、「為你」之類的用詞,果然蕙質蘭心,懂得體貼著自己,現在確實也不是自己端架子、使脾氣的時候……

「扶我起來1

「好1

龍雲兒稍微放心,如果他在這種時候,仍擺出一副拒絕人接近的樣子,雙方浪費時間,就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。

「有沒有火摺?」

扶起人之後,龍雲兒想弄個光源,好歹照亮周邊景物,卻被溫去病阻止,「別亂來,碎星團的布置習慣,這邊很可能有針對光源的陷阱,隨便點亮,馬上會成為目標……咳咳,我們……要先找最有價值的寶……」

「別管什麼寶藏了,你的身體最重要,你……到底是什麼問題?」

心裡焦急,龍雲兒根本無心去想什麼寶藏,就怕下一刻,這個男人就在自己面前死去,那自己就算得了什麼秘寶,又有什麼意義?

「沒大礙,就是……我偷練易脈訣,還沒有到可實用的地步,勉強發動,身體背負的嚴重了點……」

看龍雲兒一副不相信的樣子,溫去病雖然不願解釋,也不得不多說一些,先解了她的疑慮。

「我小時身體不好,底子欠佳,後來……受了重傷,筋肉基本都快爛光了,是靠著乙太……神丹植入,才維持住性命,但這種東西,原本不是給人用的……」

溫去病避開了「屍蠱」一詞,不想讓龍雲兒察覺,這東西是死者或無生命體專用,進而發現自己的狀態,根本就是一具會走路的屍體……

「勉強維持了生命,斷開的經脈,勉強用神丹接續,建構無形氣脈,維持生命的基本運作,但如果催發過度,後遺症會要命,所以,我一直在找尋方法,讓斷脈重生,或是,相互接續……」

溫去病道:「九陰玉簡中的易脈法,不是為了處理這狀態而創,但接續經脈的效果無人能及,如果我能修成,就能用殘損經脈,交互連結,建立一個小卻完整的周天循環……雖然治標不治本,但怎麼都能多活幾年……」

龍雲兒心頭劇震,本以為這個男人的經脈問題,是一種類似傷病殘疾,身體虛弱而已,卻不料竟惡劣到這種程度,聽起來,像是分分鐘都可能沒命……

「那……你身體現在這麼燙,會不會……」

「是危險了點,不過這**雖然弱,也有一些好處,它不太容易康復,可易於修復……反正發燒什麼的,就是頭昏昏、難受,但不至於危及性命……好吧,一時不會。」

儘可能把真話說得委婉些,實際的情況是,自己只有散熱問題,沒有發燒的問題,只要沒熱到燒起來,一具能走動的屍體,又怎懼發燒?

「那……毀天霹靂……為什麼我會……」遲疑片刻,龍雲兒終究問出了口,「為什麼溫家哥哥會……」

「哼!妳也猜得到吧?碎星團是一個戰鬥團體,就算名義上沒有傳人,仍可能透過切磋或指點,傳個三招兩式給人,讓功法得以流傳……」

溫去病似笑非笑道:「我前前後後抓了去拷打的,供出來的東西可不少,妳如果想學,別說毀天霹靂、迅雷戰步,就算是最驚人的寰武絕式,我都能拼個幾招出來,難道我要去外頭到處宣揚嗎?」

這不是龍雲兒想要聽的答案,但卻是最合理的答案,龍雲兒難掩失望,而溫去病直接摘下一顆戒指,就往前頭扔去。

戒指上發出一股波動,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掃過,所過之處,忽然一些暗紅色的光線,浮現出來,好像本來就存在那邊,只是因為震波的關係,顯現露形。

波動漣漪傳了出去,在十多米外,看到一塊牌子落了地,正是韓星魂先前擲出,被強勁吸力同扯入的令牌,而更遠處,大概二十米外,依稀是一座奇妙的圓陣,地上刻畫滿了符文,密密麻麻,中央卻是一個奇怪的三角板,整體看來像是一個日晷……

「……好傢夥1

看清了狀況,溫去病不禁脫口叫出,「這是第三道關卡,直接用空間傳送陣當關卡,除非有能力發動,和知道要傳到哪裡去,否則在這上頭耗再久也沒用,秘窟的功能也就只能到此為止。」

顧不得身體還虛弱,溫去病強撐著站起,就往前走去,龍雲兒連忙攙扶,但在將碰到那些暗紅光線前,溫去病提出警示,讓她謹慎小心,用各種扭曲疲別去碰觸到那些暗紅光線。

通過了光線阻攔,往前走幾步后,拾起了那塊金牌,黃燦燦的,分量十足,確實是真金打造,上頭更凸刻著一個圓圈,圈中印著一個「山」字,筆畫充滿勁道,彷彿字形化為山,直鎮在令牌上。

「這……這個是……」

「嗯,是碎星團幹部級的令牌,甚至可能就是山陸陵的那一塊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怎樣?動搖了嗎?要不……拿著這令牌,現在棄暗投明還來得及,因為和我走下去,外頭妳在乎的那群人,最終一定沒有好下常」

「……溫家哥哥能不能……」

「不能1

溫去病冷笑道:「因為這世界不是總有機會給妳多選擇,他們不死,就是我們完蛋,想要兩邊保全,最後常常是一起失去……」

說這話的時候,溫去病的面孔些微抽動,似乎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經驗,還是搖搖頭,道:「妳自己的選擇又是如何?和他們一起打家劫舍,貫徹妳守護碎星的理想?或者,妳以為自己真有可能,感化他們改作善人,大家餓著肚子,就與妳一起玩聖女遊戲?這就是妳的理想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