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九章 不想看你死在這裡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九章 不想看你死在這裡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三十九章不想看你死在這裡

「夠了1

一聲斷喝,聲音仍秀秀氣氣,卻蘊含著美人的怒意,哪怕脾氣再好,終究有個限度,當情勢緊急,內外交攻,那條敏感的線仍被踩來踩去,她的理性幾乎快剋制不祝

「我知道你喜歡羞辱我,一有機會就拿我開涮,我命是你救的,我們家當初趕你出門,是對你不起,你想要在我身上討些什麼回來,那也都是應該的,我沒什麼怨言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別在這時候,好嗎?」

龍雲兒緊握雙拳,眼中泛淚,急得快要跳腳,說的每一句話,都伴隨著尖叫的衝動,很想就這麼大跳大叫,發泄心裡的壓力,卻偏偏還要維持住理性。

「我知道自己很笨,好不容易遇到了理想的組織,想替他們洗冤,告訴整個世界,他們不是壞人,是被誤會和汙衊的,結果……結果我和他們一起去打劫殺人,這不是我的理想……我從沒想過這種事1

眼淚一滴一滴掉下來,開了一個口的心弦,如同潰堤,龍雲兒想要收拾,一時間卻如何能夠?

溫去病看著美人兒的哭泣,沉默半晌,道:「妳說,我總是對妳冷嘲熱諷,是為了拿妳來報復,報復你們家的退婚……妳是這麼想的?」

龍雲兒很想回「難道不是嗎?」,但話到嘴邊,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這個男人曾經無比狼狽地被自己家轟出門去,訂了親的新娘另嫁他人,有足夠的理由深恨自家滿門,換了是其他人,怎樣狠辣復仇,都是應有之理,可他除了嘴上苛了些,就從沒做過任何報復,還一再為己涉險,為己一擲萬金,還滿不在乎地趕自己回家……

他做的這些事,非但不是報復,還可以認定是「以德報怨」,即使是那些口口聲聲說著「深愛、摯愛」的男人,都未必做得出來,可他卻義無反顧地這麼幹了,施恩卻不居功、不忘報,如果冷靜來看,這個男人……其實就和當初救了自己全家的山叔叔是一類人,只是一個在光下,一個……立身影中……

「求……求你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等這裡的事情結束,等我們脫險,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1

手抹著眼淚,綠髮的美人兒啜泣道:「我可以拿這一輩子來補償你,你怎麼做我都接受,可現在……現在請你珍惜自己,我不想看你死在這裡……不要總裝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我……我……我很擔心你……想你好好的……」

站在那裡,龍雲兒像個小女孩一樣哭著,哭得手足無措,溫去病表情木然,眼神卻閃著悸動,用平緩的聲音道:「我不要什麼補償,有人欠我東西,我自己會討得他痛不欲生,但補償……妳以為姓溫的,是隨便可以施捨打發的嗎?」

冰冷的語氣,帶著肅殺的味道,但對上那個哭得忘我的女孩,這個宣告顯然沒什麼意義。

兩人的後方,隱隱傳來聲音,有人從那邊正靠近過來,溫去病皺了皺眉,「來得好快礙…」

這裡距離石門口,不曉得有多遠,但顯然是不夠安全,韓星魂他們已經追趕過來了……

「走!立刻離開這裡。」

用扭曲而發燙的手臂,溫去病拉著龍雲兒,就朝前頭的法陣走去,龍雲兒急急止住哭泣,鎮定心神,卻發現傳來聲音的那個方向,有些不同的氣息。

「那邊……往這裡的途中,好像有些……」

「所謂的碎星遺藏,本來就是碎星團的倉庫,裝些什麼很不一定,那邊的氣息……恐怕有些利器收藏,便宜他們了,運氣好,地階的寶兵都有可能入手。」

溫去病沉著臉,道:「我們現在這樣,沒能力去和他們搶東西,只能儘快搶入第三層,既然有深一層,難道還怕裡頭的東西爛過外頭嗎?把眼淚擦了,別耽誤正事。」

看溫去病終於專註起來,不再嘲諷與毒言,龍雲兒心安了一半,與他一同來到傳送陣,在他的指示下,爭分奪秒地操作起來。

一碰到器械,溫去病動手飛快,更解釋道:「傳送陣的發動,需要解碼與授權,本來不是那麼容易的,但剛好他們送了塊令牌給我,授權就不是問題,剩下的只是空間座標……這剛好也不是問題,問題是……」

「還有什麼問題?」

事關逃生,龍雲兒擔憂地問了一句,溫去病沒有回答,腦里卻想起一段久遠前的回憶。

瀑布底下,玄冰寒潭邊,自己吐氣揚聲,勁貫全身,任周圍的八個人揮舞棍棒,不住砸打在自己的身上,他們每一下砸打,都勁道十足,像是對上了殺父仇人,毫不容情,用的也不是普通木棍,最初的幾日,用的是熟銅棍,從昨天開始都換成了狼牙棒……

無休止的密集砸擊,雖然比昨日又多撐了半刻鐘,但最終仍是不支暈去,直到被丟入寒潭中,整個人被凍成一塊巨冰,撈出來解凍,神智漸漸清醒,這時,青衫飄揚的他,才來到自己面前。

……還差了一點,不過時間不太夠了,猛特訓的份量加倍,直到你突破為止,每天除了早上,下午和晚上也都這麼來一次吧,照計算,可以把你晉陞中階的機率提高三倍。

老、老師,非得要這麼做嗎?我……我……我快挺不住了……

有什麼問題嗎?痛裁自身,累積**的痛楚,明見本心,這是最有效的突破方法,而且心靈隨之強大,將來踏足高階、地階,甚至天階,所築的基礎也最穩,到了天階,比拚基本都是神魂之間,**不是關鍵,所以也別怕留暗傷。

但我已經痛到流淚了啊,重棍也就算了,用上狼牙棒,太犯規了吧?你們真的想讓我活著晉陞嗎?就沒有……更智能一點,不那麼原始野蠻的方式?

流幾滴淚算什麼痛苦?等到你和隔壁阿勇一樣,開始失禁或吐白沫,距離突破就近了,一個男人這麼沒出息,太難看了……不過,你的話有點意思。

青衫飄揚,手拿筆記本的他,一派溫雅,與那些儒門高士相近,卻又更帶著「知識」、「智能」的氣息,尤其是側頭思考的時候。

……其實,突破的關鍵是明見本心,貼近真我,肉身累積痛楚什麼的,不過是個途徑、是個過程,如果……透過引導,讓人有認知世界的大衝擊和頓悟、決斷,效果應是一樣,但這理論只能用於中低階,高了無用,而且……

他拿著筆,開始飛快寫寫,作著計算,最後道:雖然**不用痛,但心境上的引導與頓悟,難度遠比把人痛打一頓要高,必須有洞察人心的眼光,還有……把人活活說死的賤嘴與毒舌,猛放精神攻擊……嗯,我可以先試試看。

當時的討論,在不久之後,釀成了一場災難,雖然因此倒楣甚至傷殘的人很多,但確實累積了數據,自己本以為,可以在這女孩身上施用,至少死馬當活馬醫,可……還是太天真了,這女孩理性快崩潰,卻仍沒有會突破的樣子……

將金牌放在日晷傳送陣的中央,傳送陣上亮起一道道光線,溫去病一掌拍出,設定好座標,傳送陣立刻發動,在身影消失之前,溫去病伸手探向陣中金牌,要將之取出,可金牌上卻頓生一股力量,化為氣罩,阻止他的摘齲

懷疑得到驗證,溫去病一掌拍在傳送陣上,跟著,他與龍雲兒的身影整個消失,在強光中被傳送出去。

幾乎這邊才剛不見,另一頭的腳步聲就急急響起,韓星魂等人全力衝刺,趕了過來,恰好看到溫去病兩人的消失。

陳定遠一步竄上了傳送台,檢視幾眼后,道:「是碎星團的傳送陣,我在別處看過……奇怪,這傳送陣能通往深層,但需要座標,研究座標位置需時,他們怎麼一下就找到了?」

「此事確實怪異。」韓星魂皺眉道:「那個男人……我原本以為是嶺南溫家的人,但現在……我怎麼覺得他越看越像碎星餘孽?」

「不管如何,他用了這塊令牌開陣,所有這一類的令牌,尚帥都做過更動,能記錄訊息,現在我們也得知座標了。」歐陽晚看了一下來路,「事不宜遲,我們立刻趕過去,把外面的兵器交給其他弟兄去收。」

「且慢,和碎星團有關的事,最好慎重。」韓星魂道:「當年古歌雅虎賈伯斯被稱為天下第一陰損之人,多少自負謀略之士,都在他手下敗亡,碎星團很多人也繼承了他的風格,對著他們,魯莽行動和自殺沒分別。」

正說著,外頭有幹部快步跑來,氣喘吁吁地報告,山寨之外出現了人馬,天府王家、龍家、袁家都有人到,甚至連玉虛真宗都來了人。

「……來得好快,世家大族的力量,真是不容小覷。」韓星魂道:「情況不同了,尚帥將要到來,我們沒必要與這些世家大族有衝突,派個人向他們表明身分,爭取點處理時間,把這處秘窟的東西,連同傳送陣一起搬走,後頭就是大功一……咦?」

說話中,那塊金牌忽然大放光明,奇異的光芒,啟動了傳送陣,更透過傳送陣飛快延伸出去,將整個秘窟都照得透亮。

事發突然,韓星魂目中充滿驚恐,還來不及叫出那個「不」字,強光已經將他們掩沒,跟著,一下震搖整座山峰的巨爆,轟然炸響,來到山寨底下的幾路人馬,目瞪口呆地看著虎寨連同整片懸棺壁,一同垮塌下去,化為一場災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