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四十章 英靈殿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四十章 英靈殿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四十章英靈殿

強光閃動,龍雲兒和溫去病從傳送中現身出來,腳踏實地,龍雲兒鬆了一口氣,卻覺得,好像哪裡有些不妥,腳下有些震動,很輕微,幾不可覺,自己無從判斷,這會否錯覺?

「……應該已是不同的空間,爆炸的震波居然傳到這來?」

溫去病玩握這規模來推算,應該是連最外層的爆裂法陣也炸了,雖然沒有人魂獻祭,發揮應有的威能,不過也夠他們受的了,還是自作自受,過癮礙…」

之前早已看出,韓星魂等人在山壁上刻印設陣,預備拿人命獻祭,發動法陣強行炸毀鑒心大道,開啟秘窟,只是有諸多顧忌,沒付諸實現,剛剛自己發動傳送陣時,就猜想到金牌來自敵人,可能被作手腳的可能,於是,也留下了禮物。

傳送陣是第二層秘窟的樞紐,透過傳送陣下令,能夠引爆第二層秘窟,本來殺傷力也僅限於此,偏偏這群蠢人自以為是,在第一層秘窟外加了一個大大的爆裂陣,被來自內部的炸裂給引爆,兩重爆炸疊在一起,驚天之威,就是隔了一層空間,都能隱約感到。

「外面爆炸了?」龍雲兒詫異道:「怎麼會炸的?爆炸威力有多大?」

「……工安意外,常有的事,炸了就炸了,黃雀這種東西,妳以為是想當就可以當的嗎?」

溫權開來的威力,大概……爆掉外頭半座山沒問題,再考慮到走山什麼的,如果有人這時候在山下觀光,那可真是夠嗆了。」

「……那……山寨裡頭的那些人……」

「都說了是工安意外,工事不是我修的,法陣不是我引爆的,怪我喔?」

溫去病說著,周圍的環境忽然大亮,龍雲兒這才意識到,傳送陣所傳來的第三層空間,並不是第二層那樣的黑暗空間,相反的,這裡處處光亮,正前方更有三層的大晶璧。

壁體由通澈的水晶構成,看來彷彿一大片湛藍海水,每一階的晶璧上,都矗立著一個祭壇似的物體,上頭似乎放著某些東西,數量還不少,但整個晶璧都在閃閃發光,看不清楚。

「那上面……是什麼?」

龍雲兒眯著眼,雖然看不真切,卻能感覺到,一股股能量波動從三座祭壇上傳來,讓自己生出震顫,那肯定不是凡物。

「……好傢夥,第三層居然是這個……」溫去病摸摸下巴,道:「英靈殿,好懷念……呃,不,應該說真沒想到能親眼目睹,哈哈哈,這些寶物終於落我手裡啦1

「英靈殿?」

龍雲兒吃了一驚,她沒注意到溫去病震撼之餘的口誤,只是驚訝於聽到的那個名詞。

以前有人說過,碎星團在大戰方酣時,耗費無數資源架起封神台,還創出了一個名為「英靈殿」的特殊空間,美其名是安魂撫靈,其實卻是回收物品的后著,凡是碎星者身上裝配的兵器、異寶,都被打上印記,持有者一死,立刻回歸英靈殿中,永受祭祀。

帝國對於碎星者的追殺,繳獲物品的數量據說不如預期,很多人就推測東西可能落到這神秘空間里,為此追尋多年,但這個秘密之地,卻在今日被兩人闖進來。

懷著異樣的心情,龍雲兒沒扶著溫去病,自己就沖了出去,憑著新得的力氣與俐落身手,毫不費力地便躍上了兩米高的晶階,看見第一階的靛藍色祭壇上,有著許多的空格,大小型態似乎是存放書冊與捲軸,不知為何都放了空,只有少數幾格填裝有物。

在那僅有的幾格物件里,其中有一格,插著一本書冊,模樣非常奇特,赫然是用一片片奇薄如紙的碧玉,裝訂成冊,就插在那裡,散著淡淡的銀色光輝,猶如月映。

這顯然是一件異寶,龍雲兒卻沒有分毫興趣,回頭看了一眼溫去病,他沒有諄跟上來,只是抬頭仰望上方,也不是在看晶璧,不知在看什麼。

龍雲兒感到好奇,但心裡還有更急著確認的東西,她不管什麼秘笈,只是朝著上一階爬去。

第二階晶璧,海藍色的壁體,猶如明鏡,龍雲兒看著壁中的自己,還不只一個,不平整的壁體,凹凸曲折,映射出多重身影,數十道身影,有些像在做著不同的動作,形影一下模糊,一下清晰,惑人心魄。

龍雲兒看著影像,有少許的失神,但心裡的堅持,讓她很快清醒過來,搖頭甩開這些惑心陷阱,跑向第二階晶壁上的祭壇。

第二階的祭壇,足足有九個之多,或高或低,大多都是空槽,但仍有少部分插著兵器,或是發著奇光,或是散出不凡的威煞,每一件都是不凡之兵,當龍雲兒從旁邊跑過,這些兵器一件件發出異彩、低響,似是不甘寂寞,召喚她過來拔齲

龍雲兒不清楚這些兵器的價值,卻也曉得這是很大的機緣,只是自己真的無心於此,與其說對兵器有興趣,不如說,想找到某件兵器……

最終,在九個祭壇最中間的那一個,龍雲兒的目光被釘在那邊,心也筆直沉了下去。

祭壇嘴邊的一角,放著兩個已破損的銅鐘,大小近似頭顱,造型古拙無華,上頭銘刻古文「江山」、「萬古」,四個古字盤旋若龍蛇,雖然殘破,卻仍充滿氣勢,彷彿分分鐘都會離鍾飛出。

很有氣勢的古鐘,卻不知受過什麼破壞,破損得不成樣,鐘體的金屬黯淡無光,甚至發著黑紅之色,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詛咒了,靈氣盡失,只余殘損的軀殼,悼念往日曾有的榮光。

鐘上,染著血痕,不只一道,黯淡的金屬似曾飽吸鮮血,連同那些死者的最後怨念,全都累積在鍾內,將兩件正氣之寶,汙染成邪物。

這應該是危險的東西,龍雲兒卻忍不住去碰觸,想知道它和記憶中有多少差距,還沒碰到,兩行清淚已經滾了下來。

「……山叔叔……你真的……不在了嗎?」

碎星團的傳奇之一,山陸陵天生體型巨碩,揮舞著兩個鐵鍋般的拳頭,衝鋒殺敵,找不到趁手的兵器,直至一場機緣,巧得一對天階異寶「萬古江山鍾」,等級還低的他,最初無法使用,卻由巧匠相助,將這一對古鐘神器,化為一雙拳套,自此橫掃八方,縱橫大地,不知擊殺多少妖魔、高手!

似這類的神器,都以血煉之法,與持有者氣血綁定,除非人死命消,魂靈破碎,否則難以強奪,即便是持有者身死,都能自動轉移給具有相同血脈的後裔,這也是頂級世家的鎮族神兵,得以世代相傳的理由,想要讓這等級的神器與主人分開,真心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人在兵在,兵損人殞,而現在……這對古鐘卻在此處,代表的就是,前一位兵主已然喪命的事實。

原本聽到那個傳聞后,就一直抱持著希望,希望他還在人間,與自己頭頂同一片天,呼吸著同樣的空氣,哪怕這一世都見不到面,只要他還活著就好,現在……卻連這樣的小期盼都成為奢望。

「山叔叔……對、對不起……」

摸著萬古江山鍾,綠髮的美人再一次淚崩,淚水滴滴落下,哭得兩眼朦朧,喃喃地說著對不起,不知過了多久,這才聽到耳邊響起人聲。

「如果是喜極而泣,那也還罷了,妳對著寶物,還哭得像死了全家,這真是世界奇觀。」

吃力地爬上兩階晶璧,溫去病氣喘吁吁,喘息道:「妳自己爬得倒快,但請多替體力不好的人想想……我就不明白了,一個兩米多高、肌肉多到不像人的野獸怪物,說俊沒有我百分之一,說氣質連我千分之一都不到,妳就這麼心心念念掛著他,像什麼絕世美男子一樣,為他要生要死的,我說妳至於這麼作賤自己嗎?」

「不要拿你自己來侮辱山叔叔1

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母貓,淚眼中的龍雲兒憤然怒叫,哪怕已經對碎星團理想破滅,山陸陵仍是她心中不倒的神牌,不容人半絲褻瀆、輕侮。

「他們那些人……打家劫舍,殺害人命,背棄了碎星團的理想,如果山叔叔看到他們,不曉得會有多心痛!真正的碎星者,不該是這樣子的……」

「說得好像妳很了解碎星團一樣……別忘記,再怎麼說,妳不是團員,沒有經歷過他們經歷的東西,妳所知道的一切,都只是外界傳聞的集合,連實際面對面訪談都沒有,說得明白點,妳認定的碎星團,全是妳自己拼湊想像出來的。」

溫去病揶揄道:「別說旁的,就說妳那個肌肉塊、怪力丑漢,妳和他有很熟嗎?我記得妳和他不過就見一次面,你們有講到話嗎?那傢伙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,你們如果連話都沒講到一句,我真懷疑妳那堆山叔叔大英雄、山叔叔善良、山叔叔有理想有抱負……這些是怎麼腦補出來的?說不定他根本就是長了一堆肌肉的悶聲色狼加戀童癖,摸頭的時候就在做目標記號……」

再也忍受不住,龍雲兒一巴掌就揮過去,想打斷這些話,卻被溫去病一掌握住,笑得格外輕蔑。

「……我有可能給妳第二次打我臉的機會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