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四十一章 萬古江山鍾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四十一章 萬古江山鍾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四十一章萬古江山鍾

男方握住女方的手,氣氛一時間有些僵化,忽然,整個秘窟沒由來地一下黯淡,更微微一晃,溫去病皺起了眉頭,往剛才傳送現身的位置看了一眼。

……有人在試圖鑽過來?什麼人?外頭的傳送陣應該已經毀掉,這樣還能溯跡追來,那是對空間之道很有研究的人物了?但能觸摸到空間之道,起碼也是地階,甚至……天階?九幽深淵一戰,百族封神后,天階成為超稀有動物,都躲在自家烏龜洞里不敢出來,怕死怕得要死,自己倒不認為會這麼好運,莫名其妙撞到一個天階……

不過,別說地階,哪怕只是高階,也不是當前己方兩人能抗衡,好在……仍有一點準備時間……

若是可以,用引導的方式,讓蝴蝶破繭飛天,那是最好的結果,然而事急從權,直接把小獅子給踢下山坡,也是另一種訓練模式……

「喂戀肉狂」

「什什麼戀肉狂?」

有聽沒有懂,龍雲兒頓時不知所措,溫去病道:「難道不是嗎?人家連句話都沒和你說,妳看了人家滿身肌肉,整個就是一隻沒毛的猩猩,就開始幻想腦補至今,妳不是戀肌肉狂,難道是追猩族?」

「你」

龍雲兒氣到幾乎失去理智,一下掙脫溫去病的手,想要用腳踹,卻聽他道:「如果真有心,就別只是哭和尖叫,做點事情啊,去證明妳的堅持不是妄想,除了對別人失望,妳應該有些別的事情可做吧?」

其實,龍雲兒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,但這些話確實讓她湧出一股衝動,若是早一個月,自己只能蜷縮在角落,顫抖著等待救贖,可隨著自己也有了「力量」,她現在想要站出來,主動做點事。

曾經,自己希望站在後頭,支持扶助那些與自己理念相同的人,既然這樣的人怎麼都找不到,那……就由自己邁出這一步,去成為自己想支持的那種人。

「我會證明,山叔叔不是壞人,不是那種視人命如草芥的殺人狂,也同樣會證明給你看,為民而戰的碎星團,不只是傳說,土雞瓦狗的勝利……確實是存在的」

彷彿以身宣示,龍雲兒說完話,就伸手去拿那對萬古江山鍾,剛才她伸手觸碰時,沒有什麼特殊感覺,但現在下了決心要去拿起,手還沒碰到,銅鐘就生出一股無形氣罩,手指一碰上,如遭電擊。

龍雲兒吃痛,卻沒有收回手指,而是頂著疼痛,將手指往前伸去,心裡隱約感覺,這就是一道考驗,如果連這道崁都沒法過,以後也別談什麼想靠近山叔叔了。

「哎呀呀,果然是激個兩句,就連母豬也會上樹氨溫去病笑道:「妳當這是破銅爛鐵嗎?就算損傷成這樣了,神器還是神器,不是寶兵能比的,隨隨便便就想拿起,妳當自己是誰啊?」

話不中聽,卻是在理,龍雲兒自己也曉得,神器基本是地階開始,天階專屬的靈物,都有靈性,也都會認主,絕不是這麼隨便伸手過去,就能拿取的。

……聽過的許多傳說故事裡,為了獲得神器的認同,不惜自殘自捅,這才得到神器認同,成為兵主。效法先賢,自己確實應該展現誠意,豁出去試試,但這兩個是鍾,自捅似乎不太可能,是要拿起來往頭上砸嗎?

龍雲兒想了一下,決定割破手腕滴血,試著打開江山鐘的封禁,但她還沒開口,溫去病就笑道:「要割手,找不到刀嗎?我可以借妳,老實說,這少了點創意,成功率不高……」

「我相信心意」

嘴上這麼說,龍雲兒其實也心中忐忑,接過溫去病遞來的刀,就要往白嫩的手掌划饒萬古江山鍾,陡然一亮。

之前,龍雲兒撫摸雙鍾,思人悼念,淚水滴落時,有不少就滴在鐘上,點點淚水,沾濕了鐘上的血漬,更緩緩融入其中,這時驟放光明,在這陣明光閃耀之下,鐘體上黑紅色的血怨之氣,一點一點地消融,變得黯淡。

血怨之氣一去,古舊破朽的銅鐘,重新發出一縷一縷,如黃金般的粲然光芒,古鐘未敲,卻隱約有鍾樂鳴動,一聲聲傳響,震動人心,傳送著神器的喜悅。

「這是……」龍雲兒又驚又喜,「我獲得神器認同了?」

「……搞啥?」溫去病臉色大變,「明明都是認證,怎麼換個美女上來,就那麼放水?滴幾滴眼淚就過關,連血也不用灑?那以前……的人灑血是灑爽用的嗎?爛鍾,你的節操咧」

怒火中燒,溫去病一腳踢在祭壇上,結果祭壇不動,自己腳痛,龍雲兒也沒去在意,只是誠心誠意地捧起了雙鍾,默默祝禱。

山叔叔,靈兒定會繼承你的遺志,把碎星團的理想傳下去,將來為你們洗雪冤屈,讓天下人都曉得你們的冤屈……才剛祝禱到一半,耳邊就響起溫去病的聲音。

「停停停不要急著在那邊扮聖女,才剛拿到東西,就在那邊對死人說話許願。」

溫去病道:「一看妳那樣子,就知道妳在想什麼了,隨妳吧,要繼承遺志什麼的,要做的手續還很多,估計不會比繼承遺產簡單,當然麻煩也多,有個傢伙正朝我們過來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龍雲兒錯愕,但很快醒悟過來,傳送陣已經毀掉,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過來,肯定不是普通人,而對方進來之後,更不可能簡單客氣寒暄,把東西分分就算了,不但會獨佔這裡的所有器物,更會出手滅口,幹掉己方兩人。

「那……我們有路跑嗎?」

「妳剛繼承了第一武神的遺志和遺物,怎麼生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跑?這不是應該妳勇往直前的時候?」

「理想與現實要兼顧啊我有理想,但總不成剛繼承了點東西,就立志去挑戰高階了這是妄想吧?」

龍雲兒認真說道,溫去病卻冷笑道:「果然是妄想,還高階咧,這趟來的就算不是天階,也是個地階,妳還以為打個高階就能解脫了?」

「地階?」

龍雲兒嚇得幾乎軟腳,如果說高階是不可能戰勝的對象,那麼地階就是連戰勝念頭都不敢有的存在,這麼誇張的敵人來了,如何能擋?

「這麼容易就嚇尿?妳的理想真是一文不值,百族大戰時,碎星者經常要戰天階級的神魔,每次都是拿命去換的,妳聽到地階就軟腳,嘿嘿……」

這聲嘲弄,確實讓龍雲兒鎮定下來,看著手上的萬古江山鍾,想知道溫去病有什麼辦法?

「什麼東西都可以透過分析來解決,究其所以,所謂的高手也可以分拆成幾個部件,一份一份把部件拼起,就能把高手給組出來。」

「組出來?」

龍雲兒覺得很奇怪,自己所知的高手,都是苦練出來,溫去病卻說得彷彿可以像拼裝機械一樣,逐步組出來,這種說法……聞所未聞。

「一個高手的養成,無非就是先天血脈資質好,得到上佳的功法培養,自己肯學肯練,最後就是時間與經驗的累積……」

溫去病道:「妳的資質不清楚,血脈是絕頂神魔的直系……幸與不幸難說,但優秀程度千古罕見,剩下就是功法與修練的累積……龍家的功法,倒是一流的神功……」

「可……我不會礙…」

龍雲兒當然曉得自家的神功極強,過去看到的機會也不少,可從沒有理解與記下,現在忽然說到,既羞慚又懊惱。

「本家武技是基於血脈發展出來的,兩者輔成,效果最好,現在既然沒有,就只能從權,幸好……這裡還留了一部功法下來。」

溫去病帶著龍雲兒回到第一階,「這裡本來是各類功法秘笈的回收地,曾經擺滿各種神功秘典,可惜現在就只剩下這個……不過,也算狗屎運啦,如果用絕品一品二品之類的來分,這部怎都算是一品,練成后穩立地階,天階有望,比你們龍家大部分的功法都優秀……」

一掌放在祭壇上,溫去病一拍,插在槽中的玉冊,緩慢飄移出來,如同一輪明月,發著清輝銀芒,在這月芒照射下,龍雲兒驟覺體內氣血翻動,不斷地有氣力湧出。

「我為什麼……」

「是之前殘留妳體內的一點……元丹,受月華吸引,開始活性化,這也算運氣了,世上能發出高量月華的異物,極其稀有,我曾一度希望在這裡能找到月光石月華結晶一類的,沒想到九陰玉簡就是蘊含月華的異物,這下大發。」

溫去病道:「玉簡是用天冥冰玉製造,吸收月華的效果最強,修練者貼近玉簡,受月華滋潤,修練速度可以提高個幾倍,古人腦子不是蓋的,而且這裡還有最新的技術,能夠多為妳做到一點。」

「哪一點?」

「這個」

溫去病一指,祭壇被一陣陣強光籠罩,玉簡隨之呼應,跟著,一道月芒射入龍雲兒腦中,數不清的各種訊息,有文字有圖片有影像,還有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,直接在腦海中如跑馬燈似的映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