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四十二章 斷脈重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四十二章 斷脈重連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四十二章斷脈重連

龍雲兒承受的狀態,溫去病再清楚不過,這是普通武者夢寐以求的奇緣,換了那些頂級的世家大派,除非是倍受力捧的精英種子,否則根本不可能享受這待遇。

真意傳送,又稱灌頂,是千百年來提升最速的幾道捷徑之一。通常,秘笈只是死物,寫得再生動,後人也未必能夠理解,但踏入天階之後,或是某些特殊情況下,武者能將自己的修練心得感悟,留存在物件中,可能是兵器,可能是書冊,當後人接觸,滿足了條件,就可直接獲得真意傳承。

打從有文明的那一天起,人類就不斷在完善偷懶的方法,一步步把捷徑開成坦途大道,為了要縮短修練時間,有了灌功的技術,但徒有力量卻不得武技配合,於是開發出真意傳承,兩者搭配再一起,招與力合,通往地階的道路就通暢了,當初碎星團就是這麼速成高手,才能推一堆人上戰場去死,可惜真意傳承的發動條件嚴苛,隱患也明顯……能留下真意於物件的高人,通常都已經觸及神魂程度,追求起永生不滅,留下真意傳承,未必安了什麼好心,有時神不知鬼不覺地在裡頭加了料,一併輸入腦中,乍看是灌頂傳承,一段時間后,忽然變成奪舍附體,那就成了要

命的東西了。

尤其是這種玉冊,易於依託神魂,更方便弄鬼,只要在裡頭暗藏一絲神魂,一些沒見拭了,還以為遇到奇緣,結果成了大能的重生容器,貪利賠光本。也因為如此,各門各派對於真意傳承,慎之又慎,就怕出類似意外。

然而,這一回用在龍雲兒身上,溫去病倒是不擔心,因為九陰玉簡不是普通的秘笈,在歷史流傳中,不知經過多少絕頂高人之手,很難留下後手,即使真有也不怕,此刻的龍雲兒,最強的地方,其實就是神魂。

二丫頭的血脈傳承,到底是什麼血脈,現在還搞不清楚,但肯定是頂級魔神,普通的大能想依魂奪舍,等若虎口奪食,先要問後頭的那位肯不肯……主神級的魔神,脾氣可都不怎麼樣……溫去病看著龍雲兒,整個人沐浴在一片月色當中,接受九陰玉簡灌頂傳承,月華對乙太屍蠱有不可思議的提升作用,刺激氣血強化經脈與骨肉,哪怕龍雲兒體內殘留的只剩微末,也依舊能起到強大作用,只要這樣持續運作,一日內從低階衝上高階,理論上絕對做得到。

然而,那只是理論,世上再沒人比溫去病自己更清楚了解乙太屍蠱的危險,那根本就不是給活人用的東西,仰仗它的異能,效果越強,就越快變成屍體,自己只敢給龍雲兒微量,就是想撐過一陣后,自行代謝,不留後患,現在不得不倚仗屍蠱,上限也最多只衝到中階,如果要更過頭,那就不是進化,而是屍化了

正思索著問題,整個空間忽然又震了一下,比剛才更厲害得多,溫去病暗忖時間不多,顧不得龍雲兒的傳承程序還沒結束,搶先動起手來。

一手指天,溫去病打了幾個法訣,一道白光陡然由天灑落,命中龍雲兒,化為無數的光絲,像吐絲結繭一樣,將她慢慢包裹起來,並且往上拉。

龍雲兒正處於物我兩忘的玄妙狀態,受此干擾,微微分了一下神,又覺得有種很熟悉的暈眩感,驚呼道:「鑒心陣」

「……有點眼力氨

溫去病不無訝異,手指向天空,也就是打他一進來,就一直在看的地方,有一個五顏六色的彩光輪,高懸天頂,正在旋轉,璀璨的光華,迷人神魄,像要把人拖入那個瑰麗世界。

「這是鑒心大陣的核心,外頭的那個,只不過是這東西放射出去的投影,所以打不壞……那群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,看見迷陣就只想到要鎮定,一整個弄錯了用法。」

溫缺初在碎星團,這東西就是一個最好的模擬器,把人扔進去,一月抵三年,用這配合灌頂傳功,效果超好的,基本就是一套幹部量產的流水線,出來以後,只要調整一下**的協調性,就可以直接扔出去和妖魔干架。」

為了不讓那群人察覺真相,自己還特別用了比較荒唐的解陣法,若非如此,只要他們多闖個幾回,說不定就會因為力量增長,發現真相,那就不好處理了。

龍雲兒聽了點醒,也明白過來,自己血脈喚醒,玉簡灌頂,再加上鑒心陣中模擬訓練,再加上神器輔助,四者合一,勉強可以拼一個高手的框架出來,等一下入侵者到來,不是沒有一戰之力,然而,有一個問題,她很想提出來。

打從進入英靈殿開始,溫去病對這裡頭的事物如數家珍,熟悉到令人恐懼的程度,他一個專門獵殺碎星者的奴隸商人,為什麼……會知道那麼多?

「啊,對了,還有一點。」

溫去病十指詰印,打了幾個法訣,一道光芒從天頂落下,射在龍雲兒手中的萬古江山鐘上,兩個古老銅鐘剎時異變,化為兩個黃金護腕,套在龍雲兒手上,這奇妙的改裝,龍雲兒震驚之餘,終於忍不住問了出口。

「為為什麼……」

「你們聽到的傳說中,碎星團得巧匠之助,把江山鍾化為拳套,助山陸陵橫掃八荒**,開創霸業……」

溫去病冷笑道:「英雄總是無名,妳以為,傳說中的那個巧匠是什麼人?」

「所……所以……你是……」

震愕之中,龍雲兒整個被封入光繭中,漂浮入七色光輪里,載浮載沉,而斷去聯繫的九陰玉簡,則從天上掉落,被溫去病接個正著。

「……是正版無誤。」

入手后,翻了幾頁,溫去病找到了九陰易脈法的記載,圖譜加完整文字,整個不是很長,前後掃過兩遍,對照先前所得,已是熟濫於心。

在武技上的認知,溫去病豈是龍雲兒可比,易脈法也只是種應用技,不是核心**,練起來不怎麼費力,這回甚至不用藉助鑒心陣,直接就把整套功法在體內運轉一遍。

殘損的經脈,真氣運轉不易,才一開始就遇到阻礙,但易脈法自動轉筋跳脈,把真氣接到其他正常經脈,繼續運轉下去,在這過程中,部分的筋肉如同充氣,膨脹虯起,無比丑怪,旋即回復如初,蘊藏的精氣透過易脈,轉移到其他脈絡去。

得到完整的秘笈,先前所缺的部分補足,溫去病這一回走得比之前更遠,全身各處筋肉變異,不住突起又平復,像是一片正在造山運動中的大地,每一步的演化,都伴隨著冷汗直流與椎心之痛。

……果然,九陰易脈法雖然神妙,能助武者繞過鬱結經脈,逆行走通,但基本上,只是給那種僅一兩條經脈出事,不是給我這種全身經脈斷光的死人用。

易脈法對我,能治標不能治本,真氣走不到最後……溫去病清楚感覺到,體內多股真氣,不住移筋易脈,尋找出路,想要匯合,可不管怎麼繞,就像是缺了最後幾塊的拼圖,如無頭之蛇,湊不在一起,卻在經脈中左沖右撞,激得筋肉突起,隨時都會炸裂。

都已經到這一步,如果沒法完成周天循環,運轉起來的真氣就無法累積,前功盡棄,但要勉強硬幹,失敗的機會遠遠大過成功,即使能無視正承受的痛楚,溫去病一時也抉擇不下。

再一點,只要這一關能過去,周天建立,我就能……但如果沒了命,不就什麼希望也沒了?我的責任……不能因為貪心而拋下……心思混亂,溫去病咬緊了牙關,驀地,一縷縷銀光,將他整個人籠罩起來,如同置身月下。

光的源頭,是猶自拿在手上的九陰玉簡,莫名被發動,將內中所蘊藏的海量月華,傾泄而出。

這些月華,本來是引發真意傳承時,輸入修習者體內,滋養血肉,輔助修練的設計,但此刻沒有引發真意,玉簡中蘊含的月華卻直接發動,灌入體內,滋養血肉。

男屬陽,女屬陰,月光精華對女體是大補之物,用來滋養男性雄軀,效果其實不大,可對於乙太屍蠱,那就是超級大補,剎那間,體內血如泉涌,化萬獸奔騰,瘋狂在各處經脈竄走,引導真氣,本來無路可通的斷處,硬生生被突破,瞬間全身真氣貫連,周天運行完成,自行建構出新的氣脈,連結穩固。

完成了一股狂喜,溫去病睜開雙眼,虎目中神光炯炯,雖然這只是治標不治本,但時隔數年,自己總算能夠重新動武重新修練,真正有了一個新的開始,連所剩無多的壽元,都得以延長。

……得救了不枉萬里迢迢而來,這一次果真不虛此行,然而,這念頭才剛生出,這空間內陡然一震,強光閃爍中,幾道人影慢慢清晰,正是韓星魂歐陽晚等人……入侵者終於現身了。